🏡
PTT小說網
x
    「你聽說過丹陣嗎?」雲澈一臉神秘的道。

    「丹陣?」

    「丹陣是一種無形之陣,是一種用來淬鍊丹藥的特殊陣法。我的師傅說過,以鼎爐、業火煉藥,是一種最普遍,但也很低級的煉藥方式,因為這種方式會導致藥力的大幅度流失,而且會伴隨著很高的失敗可能。但使用丹陣則不同,以陣法直接萃取融合,基本上不會產生藥力流失,失敗的可能性也很小,所用的時間,更是短的多。我剛才所用的,就是這種丹陣。」

    雲澈面不紅心不跳的說完……不過,這些也並非完全是瞎扯,這個世上的確存在著丹陣這種東西,他在滄雲大陸的師傅就會使用,這片天玄大陸或許也存在著會使用丹陣的奇人異士,但丹陣運用的再熟練,再高等,其淬鍊能力,也根本不可能和玄天至寶天毒珠相比。

    小仙女月眉微蹩……丹陣這兩個字,讓她並不感覺完全陌生,而是似乎有那麼一絲絲印象。而印象如此模糊,說明丹陣極少出現,也就是說會使用丹陣的人極其之少,至少蒼風大陸第一神醫古秋鴻就不會使用,她宗門之內的首席丹藥師也同樣不會使用……連提都沒有提及過。

    但眼前這個少年,卻在舉手投足之間,將一堆材料淬鍊成三顆散發著王玄氣息的丹藥……他口中的「丹陣」,讓她縱然震驚,也無法不相信。

    「讓我看一下你的丹藥?」

    小仙女向雲澈伸出了一隻冰雪柔荑,還未等雲澈答應,一陣冰冷的氣息盪起,一枚龍血辦寶丹已被她吸入手中。

    纖指拿起龍血寶丹,感應了一番其中所蘊含的氣息,小仙女的眸光再次微微動蕩。這枚龍血寶丹里所蘊藏的,的確是龍的氣息無疑,而且是王玄之龍的氣息。

    龍是萬獸之尊,且不論各種凡龍和次龍,在上古傳說中所存在的神獸之中,龍同樣為尊,地位要勝過同為神獸的鳳凰、天狼、金烏等。龍的軀體之強橫,世間沒有任何生靈可以比擬。其血、骨、鱗、臟、皮肉……無一不是世間至寶,但由於太過強橫,不經過複雜的淬鍊調和,決不能輕易作用在人的身體,否則不但得不到什麼益處,反而會引起損傷。

    來自王玄之龍的東西更是如此。

    但這枚丹藥之中的龍息卻非常的柔和,並均勻的融入到各種藥材之中,變得很是符合人體機理,雖是王玄之龍的氣息,但或許一個靈玄境的玄者,都可以將之在體內煉化。

    這顆丹藥,縱然在她的眼裡,都非同小可。

    隨著小仙女手指一動,龍血寶丹又飛回雲澈的手中,她美眸注視著雲澈,平靜的道:「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自稱神醫,醫術也的確奇高,我身中的本源劇毒,你都能揮手之間化解,醫聖古秋鴻在蒼風皇帝蒼萬壑體內種下的蠱毒,你也輕易探出,你居然還懂得『丹陣』,隨隨便便就能煉製出這麼高等的丹藥……你的這些能力,隨便一種,都足以驚世駭俗,只要你想要進入宗門,我相信蒼風帝國的所有宗門都會盛邀你的加入,並許你極高地位和無盡榮華,為什麼你卻屈身於一個小小的蒼風玄府之中?還只是個普通的內府弟子?」

    「一入宗門,終生不得離開,否則就是叛離,只能一輩子為一個宗門而活。這對我來說,和進入了一個牢籠沒什麼本質上的區別。我追求的,是絕對的自由……」

    後半句雲澈沒有說出來,那就是……絕對的掌控。而無論前者和後者,先決條件就是擁有強大的力量。這並不是因為他喜歡權利和俯視,而是他已經失去了太多,再世為人之後,他已不想再失去。

    小仙女神色不變,對他這番滿含傲氣的言語毫無反應。她又問道:「既然你追求自由,那你擁有的這些能力為什麼要讓我知道?你就不怕我給你散播出去?若是被那些宗門知道了你擁有如此厲害的醫術和煉藥能力,而你又沒有自保和抗拒的能力,到時候,你縱然是想要自由和安定都不可能。要麼順從,要麼被迫順從。」

    「因為我相信你啊。」雲澈微笑了起來:「像我這樣的人,以你所在的層面,根本不需要多看我一眼,但就是我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當初在重傷之後,你沒有就此離開,反而一直守了我好幾天,還用你的玄功為我愈傷……又在離開兩個月後如約回來,昨夜更是在我遭遇危機的時候出手救了我的命。這些都說明,雖然你外表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內心很善良。而且,像小仙女這麼漂亮的人,就算別人說你是真正的仙女,我也一定會信,怎麼看都不可能像壞人。」

    「……哼,伶牙俐齒。」小仙女側過美眸,聲音雖是不屑,但眸光卻在不經意間舒緩了幾分。

    「小仙女,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雲澈忽然說道。

    「??」

    「你應該是……冰雲仙宮的人吧?」雲澈面帶試探的問道。

    小仙女沒有回答,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

    「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雲澈笑了一笑,然後一陣猶豫后,問道:「那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夏傾月的人,她應該也是你們冰雲仙宮的弟子。」

    小仙女眸光猛的一凝:「你認識傾月?」

    小仙女對「夏傾月」這個名字的反應讓雲澈嚇了一小跳,他點頭道:「嗯,認識,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因為我和她一樣,是在流雲城出生的,只不過後來聽說他嫁人了,嫁人之後沒多久,就離開了流雲城,去到了冰雲仙宮。」

    「沒有錯,傾月的確是我宮的弟子。不過關於她的事,你不需要再打聽了。」頓了一頓,她瞥了雲澈一眼,道:「如果你今年會代表皇室參加蒼風排位戰的話,你或許可以見到她。」

    「她會參加今年的蒼風排位戰?」雲澈訝然:「可是,她的年紀和我相仿,現在才剛滿十七歲,十七歲就參加,不會太勉強嗎?」

    他與夏傾月分離時,夏傾月的玄力是初玄境十級……就算她有所隱瞞,也最多是入玄境,以入玄境為起點,經過一年半的時間就去參加蒼風排位戰,這豈止是「勉強」。

    「哼,其他人自然不能,但傾月可以!上一屆,凌雲能以十七歲之齡登頂首位,我冰雲仙宮的夏傾月同樣可以!傾月的天賦和領悟力,可謂曠古絕今,無人可及,縱然是凌雲都絕對比不上。這一屆蒼風排位戰,傾月的對手只有一個,那就是凌雲!若傾月參與上一屆排位戰,我冰雲仙宮必是首位!而縱然面對三年後的凌雲,傾月也絕對不會輸。」

    說起夏傾月時,小仙女的神態和平時全然不同,淡然中透著深深的驕傲和期盼,當然,還有濃濃的自信。

    雲澈久久無言……凌雲的實力有多恐怖,他已聽藍雪若描述過。而此時從小仙女的話中,卻對夏傾月戰勝已經二十歲的凌雲有著莫大的信心。他給予了夏傾月天靈神脈,但天賦並不只有玄脈上的天賦,還有對玄力法則的理解力、掌控力、領悟力等等……

    當年凌雲取得排位戰首位時,夏傾月只有十四歲,才剛剛進入初玄境,而凌雲已是靈玄境九級。如今,凌雲必然已突破靈玄,踏入地玄之境,能在二十歲之前進入地玄境的,或許整個蒼風大陸年輕一輩,也唯有凌雲一人,如此之大的差距,冰雲仙宮不會不知道,但卻如此自信她能和凌雲一戰……

    雲澈的心臟不受控制的抽搐起來……如果這是真的,那麼自己這個傾月老婆的天賦,也著實太恐怖了一些。

    「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你也不需要相信。你昨日已經見過凌雲,也贊他『毫無破綻』,但可惜,這一屆的蒼風排位戰,便是他聲名隕落之時。」

    雲澈緩緩的點了點頭,小聲的說道:「原來她已經這麼厲害了……額,小仙女,你知不知道是哪個男人這麼好的運氣,居然能把這麼厲害的女孩子娶做自己的老婆?」

    「她嫁人,不過是想了結塵緣,也為了不想讓她的家族背負背信棄義之名。宮主驚於她的天賦,感於她的赤誠之心,更為了讓她毫無牽挂……再加上她嫁的那個人天生玄脈殘廢,一生只能是個廢人,傾月也發誓對他從無一絲情感,所以,她才因此破例成為我宮第一個成婚的弟子。她成婚之後,便馬上回到了冰雲仙宮,今後與她所嫁之人將永不相見。」

    雲澈:「……」

    「如你所說,那的確是個幸運的男人。縱然是千萬個他,也不可能配得上傾月,卻和傾月有了夫妻之名,也算是上天對他的莫大恩惠。」小仙女看了一眼雲澈,繼續道:「關於傾月,我能告訴你的便是這些了,你把你的諸多秘密展現在我眼前,這些話,也算是回報。」

    咚,咚。

    輕緩的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藍雪若的聲音:「雲師弟,你在裡面嗎?」

    敲門聲響起的同時,雲澈的眼前一片冰華飄動,小仙女已如消散的幻夢般消失在了那裡。

    雲澈走過去打開房門,還未等藍雪若說話,他就定定的說道:「師姐,我決定了,我要參加這一屆的蒼風排位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