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雲澈冷不丁的這句話讓藍雪若小怔了好一會兒,然後直接點頭:「如果你願意的話,當然可以啊,畢竟無論結果如何,參加排位戰都是一場很好的歷練,也可以為三年之後的參加打下很好的基礎。只是,皇室只能有三人參加,而且這三人需要通過公正的比賽選拔而出我也並沒有絕對的決定權。所以,雲師弟如果真的想參加這一屆的排位戰的話,就要在半年之內,進入內府天玄榜的前三名。」

    雲澈目前取代慕容逸在天玄榜的排位,位列第七十三名,半年之內從七十三名踏進前三名,任誰聽來都會覺得不可能實現……也沒有人會相信,天玄榜的第七名薛浪和第三十六名封白衣已經死在了雲澈的手上。

    也就是說,雲澈目前的實力,至少要在第七名之上。

    「我知道。」雲澈點頭,目光柔和而堅定的看著藍雪若:「我會爭取到參加排位戰的資格,而且這一次的參加,我並不是為了歷練,而是無比認真的想要參加……所以,師姐,接下來,我會離開一段時間。」

    「離開?」藍雪若眸光一動,然後匆忙抓住雲澈的手:「你要離開去哪裡?為什麼要離開?」

    雲澈反手把藍雪若的小手握住,輕輕的說道:「師姐,還記得我那晚對你說的話嗎?我說,我會給予你可以依靠依賴的肩膀,替你抗下哪怕再重的擔子……只是,雖然我有這樣的心,但現在的我太弱小,根本沒有這樣的肩膀。你所承受的東西,我甚至都無法去插足,否則非但不能為你承擔,反而會成為你的拖累和牽挂,甚至有可能成為你的軟肋。」

    「在接到太子和三皇子的同時邀約時,秦導師勸過我主動疏離你,因為只有這樣才是對你最好,對我自己也是一種保護。但這種事,我永遠都不可能做。如何應對太子和三皇子的共同邀約,我這幾天想了很多,最終,在權衡我目前擁有的所有東西之後,即使我心再高,氣再傲,也無法不承認,現在的我,根本沒有能力和資格介入到皇室的動亂之中,更無法為你分擔什麼。至少,太子和三皇子若想要我死,都是易如反掌。」

    「所以,他們的邀約,我無法做出選擇,即不能選擇其中一方,更不能同時選擇和同時不選擇,我唯能做的,就是不做選擇,悄無聲息的離開。」

    這是雲澈在這幾天的深思熟慮之後,做出的選擇。

    身為一國之太子和皇子,手下的勢力之大,高手之大,絕非常人所能想象。他離開流雲城之後,大部分時間都是處在年輕一代的圈子,還可以出類拔萃。但皇室之爭,卻全然不是年輕一代的圈子可比。就玄者而言,太子和三皇子手下,地玄境界的強者不會下於數百人,天玄境界的強者也必然存在,甚至還有可能涉及到王玄境界,靈玄境界的更是不計其數。雲澈無論選擇了誰,都會等同被捲入到這個圈子之中。他毫無勢力,玄力在這其中又低微不堪,有的,只有在年輕一代的影響力,在這其中除了徒增藍雪若的擔憂和牽挂,又能捲起什麼風浪?

    而這些,身為皇室公主的藍雪若看的比雲澈更透徹。

    她的嘴唇動了好幾次,一次又一次的欲言又止。這些天,她一直擔心雲澈被捲入其中,離開,對他而言是最安全的選擇。但,她又根本不捨得雲澈的離開,因為她現在已經無法想象看不到他的日子。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雲澈已成為了她的心靈支柱與寄託,如果他就此離開,她將無所適從。

    最終,她選擇了點頭,輕輕的說道:「離開也好……不,是最好。如果你只是普通的內府弟子,他們縱然會拉攏,也不會那麼的急切和強烈。但你現在在皇城的影響力太大,你的選擇,將會很大程度上引導年輕一輩玄者的傾向,所以,你無論選擇誰,都會徹底捲入其中,同時,遭到另一方的記恨……甚至暗殺。」

    「這些天,我一直也好想勸你暫時離開皇城……可是,可是我又捨不得你,在皇城之中,我的心始終無法安定下來,如果連你也從我身邊離開,我……我……」藍雪若緊緊抓著雲澈的手,咬住了嘴唇。

    雲澈搖了搖頭,道:「師姐,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暫時離開,而且離開的時間不會很長。其實,我之所以想要離開皇城,逃避太子和三皇子的邀約只是一半的原因,另一半,是我想出去歷練。蒼風玄府的確是無數玄者夢想的修鍊之地,但這個地方太.安逸,有壓力,卻沒有逼迫,有受傷,卻沒有死亡威脅。我需要一個更加能歷練我的地方,可以讓我早點擁有能讓你依靠的肩膀。半年……師姐,給我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後,我一定回來,帶著一個更強大的自己回來。」

    半年時間,若是作為一個玄者的修鍊期,其實很短。雲澈會把時間壓縮到這種程度,一個原因是蒼風排位戰於半年後舉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怕若是時間太長,皇室出現了什麼太大變故,而他卻沒有在藍雪若的身邊。

    「那你……這半年去哪裡,想好了嗎?」藍雪若擔憂的問道。

    「還沒有,不過相信離開皇城之後,馬上就會找到。」雲澈一臉輕鬆的道。

    藍雪若努力將心中湧起的萬般不舍壓下,柔柔的道:「半年,也並不長。既然你已經選擇,我……我會在皇城,安心的等你回來。但是,無論如何,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更不要讓自己置身於危險……我之所以還留在皇宮,都是因為我無法丟下父皇。我昨天親自去了黑月商會……但即使是黑月商會,也從未有過焚魂花,如果這就是父皇的宿命,那麼,在父皇駕崩之後,我會捨棄公主的身份,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什麼皇室之爭,什麼弒父之恨,真的不重要,我之後的人生只要有你,就足夠了,所以,一定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好嗎?」

    雲澈內心劇烈一顫,伸出手臂,用力把藍雪若抱緊……她的這番話,足以讓雲澈永世不會負她。

    只是,對於藍雪若,對於雲澈,最大的壓力,從來都不是皇室紛爭,而是焚天門的焚絕城!

    「雲師弟,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現在。」

    「啊?」

    「我不會捨棄蒼風玄府弟子的身份,秦府主和元霸那邊,也請師姐幫我告知……半年之後,我就會回來……一定會回來!」

    ……………………………………

    帶上所有的東西,在藍雪若淚眼蒙蒙的目送之下,雲澈悄然的離開了蒼風玄府,離開了蒼風皇城。

    「為什麼會有了一個這麼突然的決定?」他的身後,響起了小仙女飄渺幽冷的問道。

    小仙女又一次主動和他說話,雲澈心裡很是舒坦:「也不算是很突然,離開的念頭,這兩天也有過很多次。」

    他雖有過念想,但一直很猶豫。他鐵定不會告訴小仙女他之所以會忽然這麼果決的離開……是因為她對夏傾月的陳述,給了他很大的刺激。

    「那你決定去哪裡?」

    雲澈眺望東北方,緩緩說道:「玄獸橫行之地……一千八百里死亡荒原!」

    「什麼?」

    「死亡荒原」這個名字,居然讓有著半步王玄實力的小仙女聲音里都帶上了驚然:「你居然要去那裡歷練?你可知道,那裡被稱作玄獸的天堂,玄者的地獄。每年死在其中的歷練者,不計其數。」

    「我知道,很小的時候就聽爺爺說起過。只是沒想到,我會有一天踏足那個地方。我想,整個蒼風帝國,沒有比那裡更適合曆練的地方。」雲澈很平靜的說道。

    「既然你已經有了要去的地方,為什麼不告訴她?」

    雲澈幽幽嘆息:「死亡荒原是蒼風帝國的三大凶地之一,其中的玄獸數量,要百倍於萬獸山脈。如果告訴了她,她將日夜牽挂我的安危,寢食難安。」

    小仙女沒有再發出聲音。

    雲澈將重劍負在背上,拿出事先買好的地圖看了一眼,腳步如飛,徒步行向了北方,很快便消失在了道路的盡頭,遠離了暗流涌動的蒼風皇城。

    他自傲,但絕不是莽夫。

    暫時的避離,只為更加強勢的歸來!

    ——————————————————————

    十天之後。

    死亡荒原,蒼風帝國凶名昭著的險地之一,南北縱橫一千八百里,東西橫貫一千六百里,荒原之中盤踞著無數的玄獸,且這些的玄獸的性情大多偏於狂暴。這裡的凶名和密集分佈的玄獸也吸引了大量的歷練者以及探寶者前來,但每年,亡命於其中的玄者數以十萬計。「死亡荒原」由此得名。

    夜幕如洗,明月高懸,一股森然的氣息常年籠罩著死亡荒原的周邊區域。遠處,不斷傳來玄獸悠長的吼叫聲,此起彼伏。

    一座座客棧坐落於此,每一家都住滿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玄者。再往前三十里,便是死亡荒原的區域,客棧里的客人,全都是想要一闖死亡荒原的人。

    夜幕之下,一個背負重劍,面色平靜的少年迎著森然的氣息緩步走來。

    「終於到了。」

    看著客棧窗戶里透出的燈光,聽著遠處那讓人悚然的玄獸咆哮,少年停住腳步,看著遠方,1058

    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