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獨眼龍的手準確無誤的抓在重劍寬大的劍柄上,但他還沒來得及笑出聲來,便感覺一股猶若千鈞的重壓從手臂上猛然傳來。

    咔嚓!

    三千九百斤的重量,又是空中墜下,獨眼狼的手臂瞬間被砸的斷裂,重劍落勢不減,直線砸落在他的胸口,只聽“砰”的一聲。獨眼狼在慘叫聲中被狠狠的砸倒在地上,在重劍的重壓之下,連半個身體都在“轟”的一聲悶響中陷入了下方的土地之中,胸骨更是同時斷裂十幾根,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其實,若是獨眼狼提起全身玄力,鑄好玄力防禦,擺好姿勢的話,就算接不住重劍,也不至於被砸掉半條命。但面對一個少年隨手丟來的劍,任誰也不會提起全部的玄力去接。

    正在嘻哈中的黑龍強盜們全部傻眼,一雙雙眼珠子都差點蹦出眼眶。雲澈雙手抱胸,冷笑了起來:“我這把劍,好玩嗎?”

    “你……你……”重劍依然壓在胸口,壓的獨眼龍胸腔下陷,完全窒息,一口氣都無法喘上來,他瞪大眼睛,艱難的吐出兩個字,便眼白一翻,昏死過去。

    壓在獨眼龍胸口的彷彿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座沉重的小山。

    眼前這一幕所有人始料未及,愣是半天都回不過神來。黑龍也是眼睛圓瞪,心中對這個本以爲是隻大肥羊的少年猛然生出巨大的警覺……能將有着真玄境五級實力的獨眼龍砸成這樣,那把大劍,至少要三千多斤的重量。

    這樣的重量,黑龍自問自己揮舞起來都格外吃力,而這個明明只有真玄境四級的少年,卻可以臉不變色的隨手丟出去……那得多麼恐怖的臂力。

    “全部上……殺了他!”

    ωwш Tтka n C ○

    黑龍在處處都是死亡的死亡荒原混跡了近十年都不死,自然不是庸碌愚蠢之輩。即使雲澈所表露的玄力氣息在他的玄力下可謂不足爲慮,但心中的警覺讓他依舊果斷下達了全體圍攻的指令。

    將雲澈團團圍住的黑龍強盜頓時從驚呆中齊齊驚醒,然後一聲呼喝,全部拿出武器,蜂擁而上。被按制在地的木小玲在這陣勢之下驚叫一聲,閉上了眼睛,不忍看到雲澈被砍到血肉橫飛的悲慘畫面。

    這些強盜玄力修爲最低的也有真玄境五級,高的則達到了真玄境十級,在這死亡荒原的外圍,這是一支實力相當恐怖的強盜隊伍。雲澈的臉色一沉,右手一招,玄力涌動,將三千九百斤的霸王巨劍硬生生的從眼獨眼龍身上吸回到了手中,然後重劍橫起,原地猛然旋轉揮舞……

    呼!!

    這簡簡單單的重劍揮舞,竟捲起一陣巨大的龍捲風暴,飛沙漫天中,那些黑龍強盜還未能近身,便全部感覺到一股不可抗拒的暴風迎面而來,將他們的身體強橫的帶起,讓他們在空中連續兩三個後空翻,狠狠的栽到了地上,無一例外,有一些連手中的武器都被遠遠的沖走。

    “什……什麼!!”黑龍和副團長白龍同時後退好幾步,臉上大驚失色。那是何其霸道恐怖的一劍,沒有碰到任何人,沒有使用任何玄技,僅僅以劍揮舞帶起的劍風,就將所有人衝翻在地!

    而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黑龍與白龍驚的險些肝膽碎裂。

    雲澈根本懶得在這些人身上多浪費一秒的時間,他重劍一砸地面,劍身之上燃起熊熊烈焰,眉心部位,金色的鳳凰印記釋放出灼眼的金色光芒。

    “焚…星…妖…蓮!!”

    低吟聲中,雲澈遍身燃火,爆燃的鳳凰之炎瞬間竄起數米之高,然後以他的身體爲中心層層散開,怒然盛開一朵妖豔無比的火焰蓮花,瞬間籠罩了周圍二十多丈的距離,致命的鳳凰之炎,將所有倒地的黑龍強盜都無情的席捲其中。

    十幾聲交疊在一起的慘叫於巨大火蓮中響起,悽慘的猶如來自九幽地獄的哭聲。但焚星妖蓮並沒有因此而憐憫,依然在無情的綻放着,層層疊疊的火焰之舌逐漸盛開成越來越大的熾熱火蓮,包裹着一個個在絕望中痛苦翻滾,直至完全化成灰燼的身影……

    這時雲澈第二次釋放焚星妖蓮,但其威力,要比第一次釋放時強出數倍。

    黑龍和白龍十幾年來搶過無數的人,也殺過無數的人,和“膽小”二字絕對沾不上關係,但在眼前將他所有小弟轉眼間焚燒成碎渣的火焰面前,他們的臉色蒼白無比,牙齒在打顫,雙腿在哆嗦,全身的肌肉都在劇烈的痙攣着。

    “大……大哥……”白龍站到黑龍面前,用顫抖的聲音道。

    “走……我們快走!!”

    黑龍倒退兩步,然後猛然的轉身,向後逃竄而去。白龍一愣,也連忙跟在身後潰逃……兩個過着刀口舔血日子,玄力高至靈玄境一級的中年玄者,竟被一個只有真玄境四級的少年給嚇破了膽,落荒而逃。

    他們沒能跑出多遠,火蓮之中,一個身影飛射而出,轉瞬追及到他們的上方,巨大的重劍帶着沉重的威勢,從他們的頭頂砸落。

    黑龍和白龍轉身回頭,大吼一聲,兩把長刀瞬間傾注了他們所有的玄力,一起迎了上去。

    一個真玄境四級,對轟兩個靈玄境一級的玄者……這是隻有瘋子和不想活的人才能做出的事。但面對兩個人同時的全力迎擊,雲澈的眼神只是微微動了一下,卻絲毫沒有避開的意思,而是直直的迎了上去,只是劍勢,一瞬間狂暴了近十倍……

    如果此時他手中是其他種類的武器,他縱然有大道浮屠訣在身,也絕對不敢這麼做。

    但,他手中的是重劍。

    正面對撞,誰堪及的上重劍!!

    三枚龍血寶丹帶來的體質增強和玄力提升之下,他完全自信如今的自己已經可以毫無壓力的抗下凌傑之前讓他狼狽不堪的天威絕劍,又何況兩個靈玄境一級玄者的合擊。

    “隕月沉星!!”

    當!!!!

    一陣刺耳無比的震響,黑龍和白龍的兩把長刀全部斷成數截,巨大的衝擊力之下,兩人就如兩個皮球一般遠遠的滾了出去,停住之時,兩人抓着自己的右手腕痛苦哀吼……他們的右手從肉到筋到骨大面積碎裂,血流如注,幾近殘廢。身體更是在麻痹中半天無法站起,全身的骨骼在那劇烈的力量衝擊下幾乎散架。

    雲澈後翻落地,又後退了幾小步,便將反震力輕鬆卸掉。

    靈玄境,在剛入蒼風玄府時,是何其高等的存在,整個蒼風玄府的弟子中也只有三個人達到此境界,可以說他連挑戰的資格都沒有。但此時,一招重劍下的隕月沉星,竟輕輕鬆鬆砸翻了兩個。

    “邪神訣”下的玄力暴走和狂暴玄技,“大道浮屠訣”給予的逆天軀體、“鳳凰頌世典”帶來的毀滅之力,“天狼獄神典”給予的重劍神威……

    雲澈的這四種力量,前兩者來自於上古真神——邪神與荒神,前兩者來自於上古神獸——鳳凰與天狼。四大神力,齊聚於一個凡人之軀,給予雲澈的,是足以超越一個大境界挑戰的力量!

    也註定了他必定驚世駭俗!

    對於此時的雲澈,不要說兩個靈玄境一級,縱然是一個普通的靈玄境四級,也有戰勝的可能。

    沒有給黑龍和白龍喘息的機會,雲澈一個箭步向前,重劍掄起,砸向已暫時失去行動能力的黑龍和白龍。

    “等……等一下……”

    黑龍瞳孔收縮,但他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雲澈的重劍已同時砸落在他和白龍的身上。

    砰!!

    一聲爆響,兩人的身體同時被砸斷,漫天灑血的飛了出去,死無完屍。

    雲澈面不改色,收起重劍,也不看兩人的屍體一眼,腳步緩慢的走回到了孫周和木小玲兩師兄妹面前,停住腳步,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們。

    “謝……謝謝恩人再次救命之恩。”

    可怕的黑龍傭兵團在眼前少年的舉手投足之間便成了一地焦屍,就連團長也轉眼間斃命,發生在她眼前的場景對她的衝擊實在太大,讓她恍若在夢中,跟雲澈說話時結結巴巴,看他的目光,半是崇拜和感激,半是恐懼。

    “謝謝……謝謝恩人大恩!”孫周也慌忙喊叫道,聲音急促而顫抖。

    雲澈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是你把他們引到我這裏來的?”

    這一句話,讓孫周頓時汗如雨下,倉皇的搖頭道:“不不不不!恩人……恩人你聽我解釋!適才我和我師妹落到這些惡人的手裏,我怕他們傷及我和我師妹的性命,纔不得不出此下策。所幸恩人神威無敵,消滅了這些恩人,請恩人大人不記小人過,饒恕了我們師兄妹,我和師妹一定感恩戴德,永世不忘。”

    “哦?是嗎?”雲澈冷笑了起來,他目光瞄了瞄木小玲,嘴角咧開,眼神忽然變得淫邪起來:“你這師妹,看上去不錯嘛,應該還是個處子吧。”

    雲澈的話,再配上他的眼神,孫周哪還不明白什麼,想也不想,激動的道:“是!是!我師妹至今還是個處子……恩人要是喜歡,儘可拿去享用,相信師妹也一定心甘情願。”

    對於孫周又一次說出這樣的話,木小玲已經連失望都不屑再有,唯有一陣悲哀的冷笑。

    雲澈目中的淫邪瞬間消失,化作一片冰冷,他忽然向前,一腳將孫周踢翻在地,然後腳步踏前,踩在了他的脖頸之上。

    “恩人,你……”孫周瞪大了眼睛,他剛出聲,雲澈的腳下便微一用力,讓他白眼一翻,後面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像你這樣的垃圾,活在世上真是玷污空氣,還是送你去見閻王吧!”

    聲音落下,雲澈的腳下傳來“咔”的一聲,孫周雙眼一凸,就此殞命。

    “啊——”木小玲一聲尖叫,滿臉的驚恐:“你……你……你爲什麼要殺他!他雖然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但他又沒殺過人……罪不至死……你爲什麼要殺他?”

    雲澈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這個師兄,平時在宗門裏應該是人品資質口碑俱佳吧?但今天面對死亡,他露出了各種醜態,你覺得,如果他活下來的話,會允許自己的這些醜事被別人知道嗎?而你另外兩個一起出來的師兄已經死了,知道這些事的,就只剩下你一個。”

    聽到這裏,木小玲的臉色已經一片蒼白。

    “他看上去對你還有所企圖。那麼,他接下來的會做的,就是將你先奸後殺,然後回到宗門說你們在死亡荒原遭到惡人或玄獸殺害……他的醜事就一點都不會敗露,依然是宗門裏人人尊敬仰慕的師兄,而你卻是受盡屈辱而死……你還要問我爲什麼殺他嗎?”

    說完,雲澈不再停留,向北離開。

    木小玲呆立在那裏許久,才緩緩軟倒在地上,低聲呢喃道:“謝謝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