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焚星妖蓮的火逐漸熄滅,兩百多個岩龍戰士連同它們的武器全部被燒成焦黑色,然後在破碎中倒下。周圍再度恢復了平靜,只能聽到雲澈粗重的喘息聲,以及汗珠和血液落在地上時的輕微「滴答」聲。

    重劍在「轟」的一聲中倒在了地上,雲澈費力的直起身來,讓小仙女重新依在自己肩膀上:「你沒事吧?有沒有傷到你?」

    小仙女完好無損,別說受傷,就連碰都沒有被碰到一下。看著雲澈蒼白的臉色,她清楚的知道,如果雲澈不是為了保護她,身上根本不會受傷,剛才的兩百多個岩龍戰士,也不至於差點將他逼到絕境。

    「你的……手……」小仙女動了動嘴唇,艱澀的道。

    左手臂鑽心的疼,雖可勉強抱住小仙女,但已根本不可能把持重劍。他搖了搖頭,一臉輕鬆的笑道:「沒事。那些刀都是岩石做的,很鈍,也就傷到了點皮肉。」

    「放開我……否則……你會死!」小仙女的聲音虛弱而冰冷。她雖然身體殘廢,氣息虛弱,但視覺和聽覺並沒有廢掉。剛才三把刀刃切入骨骼的聲音,就響起在她的耳邊,她又怎麼會聽不清楚。

    雲澈吃下一顆中回天丹,然後抓起一把藥膏塗抹在左臂的傷口上……如果不是大道浮屠訣帶來的脫胎換骨,他的手臂,估計已被那三刀砍成好幾段。聽了小仙女的話,他搖了搖頭:「除非我死,否則我絕對不會放棄你的。你不要把自己當成累贅,因為在這個地方,你是我最大的動力和和唯一的意志支柱。再說,我們不是已經挺過來了么。這第一關的試煉,我們應該已經……」

    雲澈的話剛說過一半,他的周圍,一大片……比上一波還要多一倍的岩龍戰士在閃爍的黃光之中現出身形。

    龍神試煉第一關,第九波……五百一十二個岩龍戰士!!

    雲澈的聲音斷在那裡,再也無法繼續說出一個字。他的手向下,抓在了重劍的劍柄上,將陷入地面的重劍重新抓了起來。

    視線之中,是比剛才多出一倍的岩龍戰士,比之前八波加起來還要多……如果這不是幻覺,那麼就是噩夢,真真正正的噩夢。

    這些岩龍戰士,前方的拿著刀、劍、槍,後方的則不再弔掛著流星錘,他們的手中,所持握的分明是看上去格外厚重的長弓!

    岩龍射手!

    比流星錘攻擊距離更遠,威脅更大的弓箭!

    「……小仙女,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雲澈抱著小仙女,扶著重劍站起,看著前方快速逼近,浩浩蕩蕩的岩龍戰士群,輕聲的問道。

    周圍的聲音,告訴了小仙女他們此時的處境。已經不知有多少年,她從不向外人透露自己的名字,更不要說一個後輩。但,此時聽著雲澈的聲音,她無論如何都生不出拒絕的力氣,在讓地面戰慄的踏地聲中,她虛弱的聲音緩緩傳出:

    「楚……月……嬋……」

    「楚月嬋……」雲澈輕念,然後微笑起來:「楚——楚楚動人,月——最美麗的天空皎月,嬋——美麗的女子,楚楚動人的月中美女,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比它更適合你的名字了。我一直稱呼你小仙女,真是一點都沒有叫錯……所以以後,我還是繼續喊你小仙女吧。」

    楚月嬋:「……」

    「事到如今,我已經分不清這究竟是一場試煉,還是一個根本不可能逾越的陷阱。」雲澈的重劍舉了起來,指向踏進五丈之內的岩龍戰士:「但是,無論是我,還是你,都不能白白的死在這裡……我不會死,更不會允許你死……所以,你要用力的……給我力量!!」

    「喝!!!!」

    一聲大吼,雲澈身上的氣息瞬間變得狂暴,眼神變得兇狠,全身血液瘋狂沸騰,他的精神、意志、信念、靈魂也彷彿全部燃燒了起來……這兩生,他遭遇的險境多不勝數,絕境,也很多很多,眼前這讓人絕望的陣容讓他心悸……但心悸的原因,完全是因為小仙女,拋開要護住小仙女這一點,他心中燃起來的,竟是絲絲的興奮。

    一種在經歷無數次驚險和絕境后,在他靈魂中一點點扭曲的興奮感……

    「儘管來吧……來多少,我就殺多少!!」

    雲澈發出低沉的吼聲,在釋放「焚星妖蓮」后本該枯竭的身體,不知從哪裡又生出狂暴的力量,他沒有後退,反而抱緊小仙女,一頭扎進去了浩浩蕩蕩的岩龍戰士隊伍中。

    砰!!

    一劍,整整四個岩龍戰士被掃飛。

    轟!!

    一劍,又是五個岩龍戰士被砸成十段,就連後方的岩龍戰士也撞倒一片。

    明明應該力竭的他,此時揮劍的速度卻更加的迅速,力道更加的兇猛。他的重劍就如不斷旋轉的死神鐮刀,瘋狂的收割著一片片岩龍戰士的生命。

    天毒珠中的茉莉一陣驚訝。雲澈的身體狀態,她最為清楚,之前連重劍都幾乎拿不穩,又怎麼會忽然爆發出遠勝之前的力量。她緊皺眉頭,細細感知了一下雲澈此時的狀態,小臉上的驚容,也隨之擴大。

    這股力量,竟然是用意志力,硬生生的從生命力中壓榨出來的!!

    茉莉無法知道他究竟是怎樣做到的這一點,要從生命力里壓榨力量,這不知需要多麼龐大的意志力和執念才能做到。但她很清楚,這樣的做的後果是無比嚴重的……因為,雲澈此時的行為,分明是在瘋狂的透支自己的生命!!最直接的後果,就是他的壽元大幅度縮短受損,今天之後,他也將大病一場,輕則長達數月全身無力,無法下床,重則全身機能衰竭,永久不可恢復。

    此時的雲澈,就如一頭暴怒的雄獅沖入了羊群之中,他衝到哪裡,哪裡就會留下大堆破碎的屍體。

    漫天的破空聲響起,一大箭矢齊射而至,形成一片大範圍的箭雨。

    噗……

    雲澈的右肩中了三箭。

    噗噗噗……

    雲澈的後背又連中三箭,其中一箭險些觸及后心要害。

    到了這種絕境,面對五百多個岩龍戰士,雲澈做出了最正確,也最瘋狂的選擇,那就是將絕大部分的意念,都集中在了攻擊上,防禦方面,基本只停留在小仙女身上。因為他殺的越快,壓力才會越小。穿梭於敵群之中,他近乎瘋狂的砍殺著,如狂風掃落葉般清掃著這些岩龍戰士。咆哮聲、撞擊聲、爆裂聲震耳不息。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雲澈已經是身中十二箭,被刺了十二槍,砍了九劍十三刀,後背、肩膀、前胸,多了一個又一個的血洞,隨著他劇烈的動作,這些血洞已不僅僅是流血,而是不斷的噴著血液,觸目驚心,全身的衣服,也早已被鮮血完全染紅。

    對雲澈威脅最大的。無疑是那些後方的岩龍射手。雲澈身上的傷,絕大多數都是為了躲避足以致命的箭矢所至。這些岩龍射手,也必須是首要擊殺的對象。但岩龍戰士層層疊疊,壓制的他根本無法衝到岩龍射手的面前。他所擁有的玄技之中,能做到遠距離傷害的,也只有天狼斬……但天狼斬的消耗實在太大,他若真的實用,就徹底的油盡燈枯了。

    必須把這些岩龍射手解決,否則傷再重下去,還沒殺完這些岩龍戰士,自己就已經死了……

    目光鎖定著外圍的岩龍射手,雲澈的眼神越來越低沉,身體的表面,也緩緩升騰起一圈燃燒的火焰。忽而,他的目光猛的一閃,全身的火焰全部涌到了重劍之上,然後隨著重劍的揮舞遠遠的甩出。

    啾~~

    隨著一聲嘹亮的鳳鳴,一個巨大的火焰鳳凰從雲澈的重劍上飛射而出,穿過一個個岩龍戰士的軀體,落入二十丈之外的岩龍射手群中,然後轟然爆開,衝天的火光之中,十幾個岩龍射手被遠遠炸飛,身體在半空中變得粉碎。

    「竟然……竟然將鳳凰頌世典的殘訣,融入到了天狼獄神典的總訣之中……衍生出重劍與鳳凰之炎結合的玄技!」天毒珠中的茉莉失口驚呼,然後一聲呢喃:「竟然能將這兩種尋常人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參透的神訣結合,還是在這種近乎絕境的狀態之下,還一次成功……這到底是多麼妖孽的悟性!!」

    這是雲澈第一個自創玄技,看著那十幾個被炸飛的岩龍射手,他低喃出了這個玄技的名字……

    「鳳凰破!」

    比起焚星妖蓮大範圍無差別焚滅攻擊,鳳凰破範圍小上很多,但可以定位遠程攻擊,而且消耗相比之下要小很多很多。雲澈嘴角咧起,全身又一次湧起一股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力量,燃火的重劍在揮舞之中,甩出一隻又一隻低鳴的火焰鳳凰,這些火焰鳳凰沖斷近身岩龍戰士的身體,飛向遠處的岩龍射手,將本就數量不多的岩龍射手片片轟滅。

    他身上的傷越來越重,流出的鮮血,不知不覺已臨近全身血液的三分之一。他的衣服被染透,小仙女的衣服也被染紅一大半,但他的臉色沉靜的可怕,動作依舊兇猛,彷彿根本感覺不到痛,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經受到了多麼可怕的創傷。

    他的壓榨自己的生命,也壓榨著自己的極限。他的極限在哪裡……1058

    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