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年時間,在無數玄獸的追殺之中,殺死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隻玄獸,而且這些玄獸的等級每一個都遠遠高於他,這個試煉的難度和坑爹程度何止是殘酷,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

    最讓雲澈氣憤的是……你好歹再加上一個湊個整數啊!非要弄個99999是幾個意思!

    太古蒼龍的聲音落下,周遭的氛圍也忽然之間由清新,變成了陰森。

    無數的玄獸吼叫聲在遠方響起,雲澈的周圍,也晃動起幾十個玄獸的影子,它們的氣息都牢牢將雲澈鎖定,然後全部向這邊衝來。

    這些玄獸所釋放出的玄力氣息,沒有一個低於靈玄境。

    一轉眼的工夫,雲澈便已被大量玄獸包圍。太古蒼龍的聲音說過,這裏的玄獸會在它的氣息引導下主動靠近向雲澈的方向,在發現他後,會進行不死不休的追殺,這些話當然不是說着玩的!

    雲澈迅速單手抽出龍闕,迎向了這些玄獸,龍闕揮動間帶起道道飛舞的鳳凰之炎,將周圍的玄獸一次次逼退。只是,這些玄獸的實力,要遠遠的勝過第一關試煉中的巖龍戰士,幾十只一起涌上,壓力還要大大超過幾百個巖龍戰士的圍攻,而且,隨着雲澈的搏殺,玄獸的數量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快速的增多着,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玄獸從周圍奔來。

    幾十息的時間,雲澈所受到的壓力便已沉重的讓他近乎窒息,又是幾十息之後,他已是險象環生。他牢牢護住楚月嬋,求茉莉求助道:“茉莉,現在該怎麼辦!”

    “只有一個辦法了。”茉莉沉着的道。

    雲澈精神一振:“什麼辦法?”

    “當然是逃跑!”茉莉怒了:“你再不逃跑在這裏等死嗎!本公主教你的星神碎影難道是擺設不成!”

    “……”

    “喝!!”

    雲澈的身上火焰爆開,一個小型的焚星妖蓮層層綻放,將周圍的強大玄獸羣快速逼退,趁着火光的遮掩,他高高躍起,以鳳翼天穹長距離衝刺後,又以星神碎影連續幾個瞬身,終於脫離了玄獸的包圍圈,他將龍闕收到天毒珠中,身體頓時變得無比輕盈,隨之玄力集中於腳下,抱着楚月嬋一路狂奔而去。

    “這次的試煉,無論敵人的強度,還是危險的程度,所需要的時間,都要遠遠勝過第一關試煉。”茉莉聲音沉重的道:“雖然,你通過這關試煉的方法是擊殺99999只玄獸,但以這裏的可怕程度,你隨便動一隻玄獸,都會將周圍所有的玄獸驚動,然後便會落入危險境地——何況你還帶着個拖油瓶!所以,你在這裏的絕大多數時間不是獵殺,而是逃跑!”

    “你這幾個月以來,所有的修煉都集中在重劍和大道浮屠訣上,卻沒有顧及我教你的星神碎影!你想通過這一關的試煉,就必須先練好保命的能力。想要在這個全是靈玄獸的危險之地好好保住性命,就必須在最短時間內,把星神碎影給我修煉到‘二重影’的第二重境界!”

    “給你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內,要停留在儘可能安全的地方,而且除非萬不得已,不要出手攻擊任何玄獸,這樣至少你能安全的多。這段時間,你必須把星神碎影修煉至第二重境。”

    “連大道浮屠訣你都能這麼短時間內突破至第二重境,以你的悟性,這個目標,對你應該並不難!待你可以變幻出二重影,有了更強的保命逃跑能力後,你再開始獵殺這些玄獸……明白了嗎!”

    “……明白了。”茉莉的話,雲澈半點都不反對。剛纔被幾十只靈玄獸包圍時的沉重壓力和危機感,讓他現在都還心有餘悸。

    有一句話,茉莉說的絲毫不錯……想要通過這一關試煉,首要的是先保住自己的命!

    ———————————————

    蒼風皇城,攬月宮。

    蒼月公主一身盛裝,立於荷花池畔,看着水中自己嬌美無雙的倒影,目光一陣迷然,不知在想着什麼。

    一個宮女快步走來,欠身恭敬道:“公主殿下,蒼風玄府秦府主求見。”

    蒼月目光從水面移開:“快請。”

    不多時,秦無傷便獨自一人走來,向蒼月躬身行禮:“秦無傷,拜見公主殿下。”

    “秦府主不必多禮……秦府主,你這次來,是不是有了雲澈的消息?”蒼月,也就是藍雪若聲音裏透着明顯的急促。

    秦無傷緩緩搖頭,然後嘆息一聲:“慚愧,至今沒有探得他的半點消息……唉,公主殿下,請恕我直言,死亡荒原那種地方,就連我也不敢輕易踏進。五個月前,有不少人看他進去過,但從未有人見他出來。在那個地方,隕落的天才實在太多太多,整整五個月……唉,公主殿下就不要再執着了。”

    “不會……絕對不會的!我相信他一定沒事!”蒼月的聲音開始微微顫抖,雖然她一直都在努力壓抑,但情緒依舊開始失控,眼眶中的水霧也不受控制的瀰漫起來:“他向我保證過……一定會平安無事……一定會在半年內回來……他一定沒事的……一定只是不想被我們找到……一定是……”

    她一連說了六個“一定”加一個“絕對”,不知是爲了說服秦無傷,還是爲了說服自己。

    雲澈離開後不久,她就無法壓抑住思念,向雲澈傳音。但無論是千里傳音符,還是珍貴無比的萬里傳音符,都毫無迴應。後來,她終於探知到了雲澈的行蹤……死亡荒原前方,有不少人見到一個揹負漆黑大劍,年紀十六七歲的男子獨自進入了死亡荒原。他所住的那家客棧的掌櫃,更是進一步證實。

    但卻從未有人見他出來過。

    如果她當初知道雲澈要去的地方是死亡荒原,她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他離開。因爲那是個處處透着死亡的噩夢之地。每年死在其中的人不計其數,包括無數對自己的實力有着絕對信心的絕頂天才。

    這樣的消息,讓蒼月的精神一度幾近崩潰……到了現在,已經整整五個月過去,依舊沒有人見到他從裏面走出。就連那些深入到靈玄獸領地的高手團隊,也從未見過他。

    而進入死亡荒原整整五個月沒有走出,且毫無蹤影,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葬身其中,就連屍身都被玄獸所毀掉或者吞食。

    秦無傷心中默然嘆息,對於雲澈的隕落,他也是惋惜不已。他馬上轉移話題道:“公主殿下,方纔我面見皇上,請示這一屆蒼風排位戰的事宜,皇上讓我直接和公主殿下商議便好。距離排位戰的開始,就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代表蒼風皇室出戰的玄者必須定下了。不知公主殿下可已有內定人選,也或者,和往年一樣,通過比賽從內府的弟子中選拔?”

    蒼月側過目光,待心情終於平復一些後,才目光恍然的道:“秦府主,再等等……再等半個月,如果……如果還是沒有他的消息,就和往年一樣進行內府選拔。”

    “可是,那樣的話,時間上會……”話說到一半,秦無傷看到蒼月臉上的悽然神色,心中一陣痛惜,把“太過倉促”四個字給嚥了回去,恭手道:“我明白了,一切就按公主殿下的意思,關於雲澈,還望公主殿下看開,如今,太子和三皇子行爲日益猖獗,你是皇上最後的依靠,千萬要保重自己……唉,告退。”

    秦無傷身爲蒼風玄府的副府主,自然不會是傻子。雲澈初入蒼風玄府時,蒼月對雲澈的各種特別關照,他尚可以理解成是爲了讓他代表皇室參加蒼風排位戰而對他的重視,而之後,她每隔幾天,都會親自前往內府去看望他,這些事別人不知道,身爲玄府府主自然不可能不知。在得知雲澈進入死亡荒原後,她的各種反應,都讓秦無傷越來越明白,她顯然是對雲澈動情了,而不僅僅是單純的“重視”。

    “……秦府主慢走。”

    目送着秦無傷離開後,蒼月螓首轉過,緩緩的閉上眼睛……

    雲師弟,爲什麼你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你真的永遠留在那個死亡的荒原之中,再也出不來嗎……

    蒼風排位戰快開始了,你說過,你要直接參加這一屆的蒼風排位戰……可是現在,你在哪裏……你讓我習慣了你的存在,讓我本若浮萍的心靈,因爲你而有了依戀、依靠和歸宿感,爲什麼卻又這麼急匆匆的消失在我的世界裏……

    如果這一次的蒼風排位戰,你沒有出現……那麼,父皇殯天之後,我會親自去死亡荒原尋找你……如果無法找到你,我就陪着你……永遠留在那裏……不會讓你孤單……

    兩隻纖手悄然握緊,華貴的鳳袍與鳳冠之下,溢出着絲絲縷縷的悽婉氣息。

    這時,一個青年男子放肆的聲音傳了過來:

    “哈哈哈哈,皇妹,你果然在這裏。皇兄看你來了,你快看看,皇宮把誰給你帶來了。”

    這個聲音,讓蒼月的月眉微微一斂,臉上的神情從悽傷瞬間轉爲平靜,她轉過身來,看向了說話的人和他身側與他並肩而站的人,眼神毫無波瀾,聲音更是平靜如水:“三皇兄,焚少主,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四個字淡的就如一縷輕風,沒有任何“久別再見”的訝異或驚喜情緒。

    三皇子蒼朔看上去二十七八歲,他身邊的人則比他小上一些,只有二十二三歲的樣子,但卻與這個皇室皇子並肩而站,身上與生俱來的高貴與傲然之氣,更是完全不弱於蒼朔,反而還要勝過。

    他向前一步,微微欠身,看向蒼月的雙目中絲毫不掩飾那如烈火一般熾熱的愛慕:“焚天門焚絕城,拜見美麗高貴的蒼月公主殿下。聽聞公主殿下在八個月前便已回宮,但這段時間絕城一直在烈陽火域閉關修煉,兩日前才得出關。還望公主殿下不要怪罪。”

    “哈哈哈哈,”蒼朔笑了起來:“焚少主一出關,便迫不及待,日夜兼程的趕來看望皇妹,這份盛情,着實讓人感動和豔羨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