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月淡淡一笑,道:「感謝焚少主盛情,蒼月一切安好,焚少主無需掛心。不知焚少主此次前來,所為何事?」

    焚絕城也是微微而笑,溫文而直白說道:「聽聞公主殿下這兩年一直在各大分支玄府歷練,絕城記掛之餘,也無比欽佩,雖然做夢都想著能多見上公主幾次,但又怕驚擾公主,所以一直壓抑在心。如今終於能再見到公主,絕城實在開心不已。公主殿下比之兩年前,更加美麗尊雅,傳說中的天仙化人也不過如此。在絕城看來,公主殿下的美麗,是蒼風皇室,乃至整個蒼風帝國的天賜瑰寶。」

    「我替皇妹謝過焚少主的誇讚。皇妹是我皇室瑰寶這句話,我也是深以為然。」蒼朔笑眯眯的道,他眸光一轉,不著痕迹向後方的隨從使了個顏色。那個隨從立即心領神會,馬上上前,裝模作樣的在他耳邊耳語一番。

    「請恕蒼月拒絕。」蒼朔的話剛一說完,蒼月便直接推掉:「非是蒼月不願,父皇之前讓人傳旨,囑我這個時辰去寢宮商議要事,父皇之命蒼月不敢違背,還望皇兄和焚少主不要見怪,蒼月先失陪了。」

    蒼朔眉頭大皺,焚絕城卻只是淡然一笑,在蒼月從他身側走過時,他忽然回身道:「公主殿下,絕城到來皇宮時,無意間聽聞公主似乎正在全力找尋一株名為『焚魂花』的異花,不知道公主可已尋到?若是還未尋到的話,絕城倒是剛好知道哪裡有焚魂花的存在。」

    焚絕城微笑道:「蒼月公主的請求,絕城當然不會拒絕。絕城知道的這株焚魂花,剛好就在我焚天門的修鍊之地——烈陽天域中。」

    焚絕城雙目微眯,近乎貪婪的看著蒼月絕美與尊然到極致的容顏與身姿,放輕聲音道:「這件事,絕城無法做主。烈陽天賦之中,千年也只生長了一株焚魂花,全宗門上下都將它視作至寶,斷然不可能轉讓給他人,不過……」

    焚絕城的話聽似溫雅含蓄,實則直白之中帶著一絲逼迫。讓一個外人成為焚天門內部之人,或者成為門下弟子,或者嫁到焚天門中。

    蒼月如此乾脆而堅決的反應出乎了焚絕城的預料,他神色一僵,看著蒼月離開的背影,眉頭也緩緩沉了下來。

    「是比之前更倔了,至少當初,她縱然拒絕,也很是委婉,現在,卻是這麼強硬,好像在告訴我不要有任何幻想。」焚絕城似是自嘲,似是惱怒的笑了笑。

    「哦?」焚絕城目光一轉。

    「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哼!」焚絕城的雙眉死死鎖起,全身湧起濃郁到驚人的煞氣:「本少主看上的女人,居然也有人意圖染指……他最好是死了,否則,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這也是雲澈進入這裡的第五個月。

    雲澈把楚月嬋輕輕的放在小溪邊鬆軟的草地上,然後蹲在溪畔,看著溪水中的游魚笑眯眯道:「小仙女,我們又有魚湯可以喝了……嗯,今天我們喝什麼味道的魚湯呢?」

    雲澈將左手中的魚丟到草地上,頭也不抬,右手閃電般伸出,一把抓在了那隻蟹鉗的邊緣,手上一用力,帶著整隻殺人巨蟹猛然甩向旁邊的一塊河石。

    殺人巨蟹是靈玄境二級的危險玄獸,有著恐怖的雙鉗,其殼更是堅硬無比,尋常的靈玄境玄者都難以傷及。但云澈一輪重擊下來,隨著十三聲交疊在一起的爆裂聲,十三個殺人巨蟹的背殼全部炸裂,狂暴的玄力頓時湧入,將它們的命脈瞬間沖斷。

    「八萬三千九百四十七個。」隨著十三個殺人巨蟹的滅亡,雲澈腦海中的數字也隨之刷新。看著滿地四腳朝天的死蟹,雲澈捏了捏下巴,嘀咕道:「不知道這些大螃蟹能不能熬湯……」

    灶火剛燒起,麻煩便接踵而至,他腳下的草地一陣不正常的微動,不等地下的東西出來,雲澈的手便猛然插入地面,將一隻正要攻擊的靈玄獸鐵甲地龍硬生生揪了出來,然後三兩下把它的身體打成一個死結,遠遠丟了出去……可憐這隻鐵甲地龍堂堂低等靈玄獸,身體硬若精鋼,在雲澈手中卻跟一根普通的麻繩一樣,雲澈的玄力等級雖然低,但他的臂力,卻是靈玄境高級的玄者都萬萬不能相比的。

    「八萬三千九百四十八個。」雲澈低念了一句,剛念叨完,手臂便忽然向上揮出,一道鳳凰之炎飛射而出,將上空剛要俯衝而下的兩隻風暴烈鷹給轟了下來。

    以鳳凰之炎的炙熱,不到六十息的功夫,魚湯便已燉好。

    楚月嬋睜開美眸,分開嫩唇,用很小的力氣,一小口一小口的飲著魚湯。在她剛飲下第一口時,天空便傳來一陣怪叫,六隻長著長尾,全身青綠的怪異大鳥從不同方向飛撲而下,直取雲澈。

    啾啾啾啾……

    因為這種情形,他們五個月來每天都遭遇著,早已習慣,她更是完全相信著雲澈能完美的抵擋下來。

    這一關的試煉難度,比之第一關要高出十倍不止。其可怕的不是玄獸過高的等級,亦不是其驚人的數量,而是那不間斷的攻擊!地面、地下、水中、空中,隨時都可能有玄獸襲來,精神哪怕有一秒的鬆弛,都有可能喪命。這種情境之下,堅持一兩天或許容易,三四天也可勉強,但時間再長,就算身體撐得住,精神也會崩潰……若換做常人,哪怕玄力比雲澈高出一倍,也幾乎不可能堅持下來。

    因為,他的上一世,就是在追殺中度過。無盡平原的玄獸追殺固然恐怖,但他上一世,承受的可是全天下所有至高宗門,所有至尊強者的追殺!而且持續了整整七年。七年之間,他的警覺性、感知力、反應力、反追殺能力,也在那樣的追殺中被錘鍊至極端恐怖的境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