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雲澈的調理之下,楚月嬋的經脈雖然都沒有恢復,但身體狀況已好了很多,原本蒼白如紙的臉已有了淡淡的血色。{只是她全身依舊處在癱瘓狀態,只有右臂和右手能小幅度活動。在這個極度危險的地方,雲澈為了保護好她,與她寸步不離。

    楚月嬋每一餐都不宜吃太多,一小碗魚湯已足夠。喝完魚湯的楚月嬋輕輕的閉上了眼睛,伏在了雲澈的胸前,神情很是寧靜安然……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這種安心感,還要勝過她在宗門秘境潛心閉關時。

    這五個月以來,她一大半的時間都是處在睡眠之中,比睡眠更多的時間,則是伏在雲澈的懷中。從最初的排斥,到逐漸的適應,再到完全的習慣,而習慣之後,則會不知不覺發展成依戀……但「依戀」的概念,楚月嬋完全不知道。因為她在雲澈之前,她從未和任何一個男子獨處過,更不要說什麼親密接觸。而這一次,卻是形影不離,肌膚相親近五個月,這對曾經的楚月嬋來說,是根本無法想象的。

    此時她面對雲澈是怎樣的心境,沒有人知道,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安心的睡一會兒吧,再過不久,我們就能離開這裡了。到時候,你的所有力量都可以恢復。」雲澈輕拍著楚月嬋的粉背,聲音輕柔的如同在哄著一個即將酣睡的嬰兒。

    沒過太久,楚月嬋的呼吸變得均勻輕緩,已淺睡過去。

    雲澈把手邊的東西收起,抱著楚月嬋站起,看著前方道:「茉莉,我們在這裡多久了?」

    「今天是第一百四十一天。」茉莉準確無誤的回答。

    「……這麼說,距離蒼風排位戰,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雲澈皺了皺眉,心中升騰起些微的焦躁。他答應過藍雪若,半年之內一定回去,如今,時間已經過去五個多月,他還是被困在這試煉之地中。五個月過去,他已經適應了這裡,要完成這一關的試煉,需要的僅僅是時間。但要離開這裡,還要擊殺一萬多隻玄獸。這些玄獸都不是想殺就隨便能殺的,任何一隻,可都是真真正正的靈玄獸。

    而且第二關試煉之後,還有第三關試煉。

    出了試煉之地,還需要很長的時間走出死亡荒原,出了死亡荒原后,縱然日夜兼程,回到蒼風皇城也要至少五天的時間……

    如果他不儘快的離開這裡,將無法趕上蒼風排位戰,也就無法兌現對藍雪若的承諾。

    「看起來,必須加快進度了,拼了命,也要在十天之內殺完剩下的玄獸!」雲澈沉眉道。

    「十天?哼,開什麼玩笑!你要完成試煉,還需要滅掉一萬六千隻玄獸,若要十天完成,每天至少要滅掉一千六百隻!你這五個月平均每天斬滅六百隻玄獸,這已經是你用盡全力的極限速度,十天滅掉剩下的一萬六千玄獸,絕無可能……你若心焦冒進,失了冷靜,反而可能會被玄獸反殺。」茉莉警告道。

    雲澈無言以對。

    「吼!!」

    忽而,一聲震耳咆哮聲從他的身後遠遠傳來,這個聲音讓雲澈的眉頭一皺,然後暗暗的罵了一句:「靠!怎麼又是這傢伙,簡直陰魂不散!」

    說完,雲澈想也不想,拔腿就跑。沒過多久,一隻體型巨大的獨角玄獸竄過他之前所站的位置,帶著一股狂風向他追去。

    雖然在這裡停留了近五個月,而且每日都是在和等級遠勝自己的玄獸的廝殺中度過,但云澈的玄力依舊停留在真玄境四級。絕不是他的玄力始終沒有突破的跡象,而是一直被他死死壓著,不讓突破。因為玄力突破時,他會有一小段時間無法行動,且不能被任何事物打擾,否則極易造成玄脈損傷。在這個處處險境的無盡荒原,他突破時不但無人守護,楚月嬋也將和他一樣處在危險的境地,所以玄力的突破一直被他死死壓制著。

    否則,以他每日每夜的越級廝殺,再加上五十四玄關全開,五個月的時間,玄力提升至真玄境八級都毫不誇張。

    雖然一直沒有突破,但被壓制的玄力也日漸渾厚,縱然沒有四大神力在身,他的玄力,也要遠超普通的真玄四級。

    追他的這隻玄獸,名為霸王獨角獸,是只靈玄境六級的玄獸,有著剛猛的力量和強硬無比的軀體,再加上雄厚的玄力護身,雲澈縱然以龍闕都難以傷的了它。如果雲澈身邊沒有楚月嬋,他還可以與之周旋,但他一手必須懷抱楚月嬋,只能單手握劍,拍馬也不可能是這隻霸王獨角獸的對手。

    所以一遇到這傢伙,雲澈都是掉頭就跑。

    星神碎影是瞬身玄技,而不是持久加速類玄技,所以並不能讓雲澈的移動速度大增,但云澈平時身負八千斤重劍,他想要逃跑時,只需把重劍往天毒珠里一扔,便感覺身體輕的幾乎要自己飄起來,跑動起來更是風馳電掣,甩掉這隻霸王獨角獸不過是分分鐘的事。

    雲澈在前面全力奔跑,腳下的土地飛快的倒退,將霸王獨角獸越拉越遠,這時,他的腦海中忽然傳來茉莉的警告音:「小心,前面有斷崖!」

    隨著茉莉聲音落下,一處斷崖也出現在雲澈的視線中。他雙眉一擰,速度驟減,雙腳死死踏地,一段長距離的滑行后,他終於險險的停在了斷崖的邊緣,不過馬上,他又暗暗鬆了一口氣。

    因為向下一看,這處斷崖並不高,不足五十丈,他可以輕鬆躍下,斷崖之下也不是什麼危險之地,而是一片茂密之極的樹林……或許說森林更合適,因為眼前一片樹海接雲連天,縱然站在高處,也完全看不到邊際。

    「平原地帶,怎麼還會有森林。」雲澈隨口低念了一句,正要跳下,忽而,一絲危險的勁風從他的右側傳來。

    雲澈目光一斜,右手閃電般的伸出,雙指死死捏住了一根細滑冰冷的東西。

    這是一條身長不足長,只有半根手指粗細的黑線蛇。它被雲澈牢牢的捏住了七寸,吐著漆黑的信子痛苦的搖擺掙扎著。

    「帝皇黑線蛇!」通曉天下萬毒的雲澈,一眼就認出了這隻毒蛇。

    帝皇黑線蛇很是細短,軀體脆弱,一個普通的小孩子若不小心一腳踩上去,都能把它踩死。但如此脆弱的小蛇,不但被冠上了「帝皇」之名,還是一隻貨真價實的靈玄獸!因為它雖然脆弱,但卻有著無比恐怖的毒性和速度,若被它的毒牙沾到,靈玄境以下,無論人獸,十息之內必死無疑。縱然是靈玄境,被它咬一下,若無解毒之法,也難以撐過半個時辰。再加上它身體細小,很難被發現,行動時便如一道黑色閃電,讓人根本無從防備,任何靈玄獸,甚至地玄獸見了它,都要繞道而行,避之唯恐不及。

    有天毒珠在身,雲澈縱然被它咬到,也不會有半點關係。他盯著這條帝皇黑線蛇,忽然轉過身來,面向已經追過來霸王獨角獸,將帝皇黑線蛇從右手交到左手上,以天毒珠瞬間將它的毒液全部給淬吸了出來,然後將它一扔,拿出了許久不用的虎魄劍,將毒液抹在了虎魄劍的劍尖上。

    「……天毒珠的毒力消失后,似乎還是第一次用毒。」看著虎魄劍的劍尖,他腦子閃過了當年毒漫全城,屍橫遍野的悲慘畫面,眼神悄然的暗淡了一分,隨之身若疾風,主動沖向了霸王獨角獸。

    見這個平日見了它就逃跑的人類這次居然主動迎上來,霸王獨角獸愣了一下,然後一聲吼叫,獠牙露出,向雲澈飛撲而來。

    嗖!

    霸王獨角獸的利爪劃過了雲澈的一道虛影,雲澈的真身橫向錯位,從它的左側一衝而來,凝聚玄力的虎魄劍在它的左側身體上狠狠的劃了一劍,留下一道兩寸左右,足以見血的傷口。

    雲澈停住身體,手中的虎魄劍已被收回,換做龍闕。

    以霸王獨角獸的巨大身體,這點傷壓根就算不上什麼傷。一撲而空的霸王獨角獸迴轉身,巨口大張,身體再度撲了上去,但剛衝到一半,它的前腳忽然一歪,整個軀體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後開始抽搐起來,它不斷四肢踏地,但卻無論如何都無法站起,逐漸的,它口中開始發出陣陣痛苦的嘶吼……那個小小的傷口之中,一滴滴的漆黑血液緩緩流出。

    雲澈衝上去,一劍便轟碎了它在劇毒侵蝕下已脆弱不堪的玄力防禦,然後連續七八劍轟在它的頭部,直到它再無聲息。

    「也不知道天毒珠的毒力什麼時候可以恢復。」雲澈不自禁的唏噓道。依靠一點點毒,他幾乎不費力氣的解決掉了這隻以前只能逃避的霸王獨角獸。毒的可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當年他以不到三十歲的年紀,卻可以在全大陸的追殺中活過整整七年,依靠的,就是天毒珠的毒力。在天毒珠的天毒之下,無數個實力遠勝雲澈不知多少倍的強者,甚至絕世強者,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如果天毒珠的毒力還在,在這個試煉之地,天毒瀰漫之下,別說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隻玄獸,就算是再加十倍,也能在一夕之間全部毒殺。」雲澈很是感觸的說道。

    天毒珠身為玄天至寶,它的逆天之處,又豈止是淬鍊。

    等等……天毒瀰漫?

    雲澈忽然精神一振,目光看向了斷崖下方的無際森林,少頃,他緩緩的笑了起來。

    「茉莉,你信不信,如果運氣好的話,我們今天就可以離開這個地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