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焚絕塵一入蒼風玄府,便長居內府天玄榜第一,無人撼動。再加上他驚人的身世背.景,在蒼風玄府,他在很多弟子眼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只有仰慕和嚮往,從未有人敢招惹。

    雲澈的這番話一出,焚絕塵卻絲毫不動氣,連一絲情感波動都沒有。因為在他眼裡,眼前這個人根本沒有讓他動氣的資格。他的口中,淡淡吐出三個字:「就憑你?」

    「唉,你們兩個……」

    這種事,無論對面的是誰,他都絕不會善罷甘休。

    「有沒有資格,是我說了算,而不是你說了算。」雲澈的聲音也冷了下來,他走向焚絕塵,沉聲道:「看來,你是不打算道歉了。很好,我已經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肯要……現在,我不但要你向元霸道歉,還必須下跪叩首!」

    「找死!!」

    砰!!

    而雲澈則是站在原地,別說腳下,就連上身都沒有一絲后傾。

    而自己身為靈玄境五級,卻被一個真玄境的弟子一招逼出狼狽相,這對他而言,可是從來沒有過的恥辱。這對他深入骨髓的傲氣而言,無疑是一種沉重的踐踏。他全身釋放出磅礴的怒氣,一雙眼睛變得無比冰寒。

    「找~~死!!」

    「亮出你的武器,我會給你一個……光榮的死!」焚絕塵臉色陰沉道。

    「找~~~死~~~」

    哧啦!!

    這個舉動,讓秦無傷、蒼月、夏元霸都是大驚失色。看雲澈的樣子,分明是要空手去接焚絕塵的赤炎刀!

    而焚絕塵是什麼人?他的玄力非但不比雲澈弱,反而強出他五個等級!而且,他手中的赤炎刀,可是一把不堅不催的地玄器!上面燃燒的焚天之炎,更是足以將鋼鐵融化……這一刀如果砍實,不要說人的身體,就連精鋼都能一斬而斷。

    蒼月目露驚恐,失聲喊道。秦無傷也是心中大急,但他與兩人距離太遠,縱然他是天玄境的超級強者,也根本來不及出手阻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雲澈的右手就這麼抓在了焚絕塵的赤炎刀上……

    而更準確的說,是雲澈的手,牢牢的抓住了赤炎刀的刀刃,讓赤炎刀再也無法下落半分。而停止的不僅僅是赤炎刀,隨著雲澈目光一閃,赤炎刀上的火焰就如快速退去的潮水,轉眼之間全部熄滅,不留一絲火苗。

    雲澈將赤炎刀向後隨手一扔,閃電般沖向剛剛趴倒在地的焚絕塵,重重一腳踏在了他的後背上,讓他剛剛重新提起的玄氣直接潰散。

    這個結果,所有人始料未及。不要說夏元霸和蒼月,就連秦無傷都驚呆當場。來**天門,一直雄霸蒼風玄府的焚絕塵,竟然在只有真玄境的雲澈手下敗了……而且是慘敗!他的焚天一刀別說傷到雲澈,竟被他一隻手空手給接了下來!

    「雲~~澈~~~我殺了你!!」焚絕塵口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全身釋放著狂亂無比的殺氣。

    「不……不用了,已經……已經夠了。」夏元霸吞了一口口水,連忙拒絕,心中不知更多的是激動還是驚恐……自己的姐夫,居然輕鬆就戰勝了焚絕塵!內府天玄榜第一的焚絕塵,竟然給自己磕頭……

    「我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在我面前玩火?雲澈一聲冷笑,腳下一動,衝天而起的火焰忽然逆反,直接撕裂焚絕塵的玄力防禦,灼燒在了他的後背上。

    焚絕塵雙眼圓瞪,口中發出痛苦至極的嘶吼聲。雲澈稍稍低下身,目光俯視,冷冷的說道:「焚絕塵,你不必叫的這麼不甘心,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辱人者,人恆辱之。呵……聽我說這幾句話,你是不是在想侮辱一個只有初玄境,沒實力沒背.景,在你眼中只是『下等人』的人根本不算什麼事?」

    「我是真不明白,你焚絕塵有什麼可傲可狂的。我聽說,你是被你的二哥焚絕壁打的慘敗,而來的我蒼風玄府……從那時候起,你就不過是一個輸不起,然後夾著尾巴躲到蒼風玄府來的失敗者!」

    雲澈的話,每一個字都像一把刀子剜進焚絕塵的心。雲澈說完,一腳飛起,將焚絕塵遠遠的踢飛出去。

    說完,他拖著一身劇痛,帶著一股死死忍住的殺氣與怨恨,一瘸一拐的離開……他走去的那個方向,不是居所,不是聚玄塔,而是內府的出口方向。

    「秦府主,抱歉,又給你趕走了一個參戰的弟子。」雲澈歉意的向秦無傷道。

    「我這可是為了他好。就他這種性情,今天不吃這個小虧,來日必定吃大虧。哼,他畢竟還是太年輕了。」雲澈淡淡的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