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進了山門,前方是一條長達十里的山道,山道盡頭,便是天劍山莊所在。蕭宗七人進入山門后,腳步邁出的速度有意識的出現了偏差,彼此之間出現了越來越的距離。蕭絕天和蕭狂雨、蕭狂雷走在前面,蕭薄雲與蕭震走在中間,蕭無機與蕭楠則落在了後方。

    但在蕭宗之中,蕭狂雲卻最是受寵,畢竟,他是蕭絕天唯一一個正妻所生的兒子。

    「孩兒明白,定不會讓父親和宗門失望。」蕭狂雷點頭道,臉上露出一抹剛毅。

    「父親放心,我知道該怎麼指導三弟。」蕭狂雨淡淡一笑道。

    蕭震重重點頭:「父親放心,孩兒一定不會讓同門失望,更不會讓父親失望。」

    「是!」蕭楠恭敬的應聲,然後道:「爺爺,孩兒在前些日子出關時,偶爾聽聞您老給月蕊欽點的夫婿……好像是叫蕭洛城,被人廢掉了?這件事可是真的?」

    「哼,廢了就廢了吧,他也就皮囊耐看點,我們蕭宗數百分宗,要找個比他強的還不信手拈來。可笑的是,新月分宗的人竟說是一個才十六歲的少年人假冒神凰帝國的『邪心聖手』皇甫鶴廢了蕭洛城,還偷走了宗門寶物庫里的所有東西,簡直把我當傻子愚弄,真是可笑之極!他們從黑月商會得到了一枚王玄龍丹,連黑月商會都已承認,他們卻一再說那不過是假的,最後還拿出個次玄獸的玄丹來糊弄我,簡直豈有此理,我沒當場廢了那分宗一眾人,已是仁至義盡。」

    「原來還有這樣的事。一個小小新月分宗,竟然懷有王玄龍丹這種至寶而不上供,爺爺屈尊降貴親自前往,居然還一再欺瞞爺爺,簡直是罪不可恕,也虧的月蕊沒有嫁過去。」蕭楠附和道。

    「是,爺爺。」

    山門前,一行五人的出現,瞬間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

    五個女子的年紀看上去都很年輕,除了走在後面,面戴白紗的少女應該只有十六七歲外,其他四個女子看上去也都只有二十歲上下。五個女子一前一後共有兩個人面部遮著輕紗,掩住了她們的容顏,只露出水晶般的美眸。其他三個女子的容顏毫無遮掩,無一不是極美。三張絕美的嬌顏都蒙著一種深深的清冷。她們不施粉黛,肌膚卻如雪玉一般白皙柔滑,讓人看到她們的一瞬間,便會下意識的想到「冰肌玉骨」、「雪顏朱唇」幾個字。

    遠遠的看著她們,便會清晰的感覺到一股飄渺仙氣混合著寒冷氣息直滲胸腔……她們的右手邊,一個同樣走向山門的宗門隊伍在看到她們的那一刻全部不約而同的停住腳步,痴痴獃呆的看著她們,如同所有人的魂魄都被一瞬間全部抽離。

    說完這些話,這個天劍弟子恨不能當場抽自己兩個耳刮子。山門迎客,這是關係到山莊顏面的大事,所以特意挑選了他這個足以應對任何場面的重要弟子,在面對蕭宗和焚天門的宗主級人物時,他都是不卑不亢,面不改色,但面對冰雲仙宮的仙子,他終於還是心神大亂,畢竟,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站在前方,沒有戴面紗的絕色女子拿出邀請函和名單,交到了天劍弟子的手中。看到那隻近在眼前,如雪如脂的玉手,天劍弟子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起來,他這輩子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女人的手還可以漂亮到這種程度。他甚至有了一種只要能摸一下這隻玉手,縱然死了也甘願的感覺……但再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付諸行動,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捏住邀請函和名單的邊緣一角,將它們接了過來。

    反應慢了半拍的天劍弟子下意識的抬頭看向那個戴面紗,目光冷若冰晶的女子,一接觸到她的目光,他全身激靈了一下,頓時意識到自己已經嚴重失態,慌忙又垂下頭,恭敬道:「冰嬋仙子之名,如雷貫耳,請恕晚輩失態。五位貴客,請進……」

    一直等她們走遠,天劍弟子才完全回過神來,有些痴痴獃呆的看了她們遠去的背影一眼,一時間有些魂不守舍。這時,他身邊的弟子忽然道:「海崖師兄,你剛才喊的是……冰嬋仙子?難道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楚月嬋?」

    「要不要馬上向莊主彙報?莊主知道楚月嬋竟然來了,一定會激動的……」

    「那,那我該怎麼彙報?」

    「哦,好。」天劍弟子連忙轉移位置,拿出傳音符,將消息傳到了庄中。

    「是。」凌海崖簡單幹脆的點頭。

    一**的宗門隊伍不斷到來,每一個隊伍雖都只有七人,但長者,無不是名動一方的霸主級人物,年少者,也無不是響徹一方的頂級天才。這幾日,這些名動天下的風雲霸主,以及位於青年一輩最頂峰層次的青年俊傑,將聚集這天劍山莊,在排位戰上一決高下。

    而這四個人,便是秦無傷、蒼月、雲澈、夏元霸。

    只有四個人,除了那個長者,另外三個年輕男女玄力上只有兩個真玄境,另一個居然只有初玄境,在這群英薈萃的天劍山莊,簡直慘不忍睹。任誰都不會相信他們會是來參加蒼風排位戰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