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月仙宮一行人進入後不久,蒼風玄府的四人便也進入莊中,此次並未碰面。入莊之後,他們很快就被迎入已安排好的住處。而這個暫住地的規格,遠遠超出了雲澈和夏元霸的預料。

    因爲這並不是什麼簡單的客房,而分明是一個雅緻的小院……啊不,大院!院裏足有八間獨立房間,院內有樹、有亭、有水,還有一個擺放着十幾種武器的武器架。

    “哇!這不是真的吧……我本來以爲至少要兩個人擠一個房間,沒想到,居然這麼大,這麼豪華。”夏元霸看着這個大院,不斷的驚呼着。

    “不愧是天劍山莊,光這待客的手筆,就不是其他宗門可比的。”雲澈也驚歎道。

    秦無傷呵呵一笑,道:“前來參加排位戰的勢力足有五百多個,每一個勢力,都會有一個這樣的一個院子,院子裏的房間也都不會少於八個,也就是讓每一個來客都可以有一間獨立的房間。以天劍山莊之大,別說五百個隊伍,就算再來五百個,這樣安排也完全不成問題。”

    “幾位貴客,請選擇好自己的房間,晚些時間,我會把餐點送到各位房間中。未恐賽前有不必須的衝突,便不安排聚餐,還請見諒。”帶他們進來的那個天劍女弟子禮貌的道。

    四個人,八個房間,選擇起來自然有很大的餘地。秦無傷選擇了右邊第二個房間,夏元霸選擇了右三,雲澈選擇了左四,蒼月則選擇了左三。四人中間只隔了正衝院門的那間房。

    雖只是客房,但裏面的裝飾卻相當不簡單,比蒼風玄府內府弟子房都要奢華數倍有餘。

    有空間戒指的存在,他們自然不會有類似行李之類需要放置收拾的東西。秦無傷道:“雲澈和元霸都是第一次來天劍山莊,機會難得,時間也尚早,不如你們便在山莊裏逛逛吧,好好感受一番蒼風第一山莊的恢宏。”

    “好!”雲澈和夏元霸同時點頭。

    蒼月馬上道:“我也去。我三年前來過一次,一些地方還依稀記得,特別是御劍臺,剛好可以帶路。秦府主,你不在山莊裏走走嗎?”

    “我就算了,這些年也來過不少次了,可不想再見到那幾張滿是嘲諷的臭臉。”秦無傷呵呵一笑道。

    秦無傷口中所說“那幾張滿是嘲諷的臭臉”是指什麼,蒼月當然清楚,她安慰道:“秦府主,你放心,這次雲師弟一定能讓我們狠狠的揚眉吐氣。”

    “好,”秦無傷笑着點頭:“你們去吧,我正好打打坐,這山莊裏迴盪不絕的劍氣,每一次都讓我受益匪淺。”

    三人出了院門,視線中人影晃動。賓客的居住地比較集中,大抵都在附近,隨着排位戰的到來,這處賓客區也自然熱鬧起來。一些舊識停下腳步,互相攀談。互不相識的人照面時也會微笑問好……在天劍山莊之內,這些平時尊傲不凡的霸主級人物,無論年長的還是年輕的,都會收斂傲氣,變得謙遜有禮,因爲在自己的地盤上可一手遮天的人,在這裏或許只能淪爲平庸,甚至底層,誰都不敢確定自己迎面走來的人是不是能兩個指頭就捏死自己。

    而且,蒼風帝國境內,敢在天劍山莊撒野的人還沒出生過。

    “你們想先看御劍臺,還是論劍臺呢?御劍臺上有幾千把劍,而且每一把劍都不是凡品。天劍弟子想獲得御劍臺上的劍,就必須將選中的那一把劍征服。數千把劍齊飛的狀況景象,保證你們看了一輩子都忘不掉。”蒼月目光閃閃的道:“論劍臺呢,就是進行排位戰的地方,共有一個主劍臺和三十個小劍臺。排位戰的小組戰都會在小劍臺進行,最終的三十二位排位戰會在主劍臺進行。”

    蒼月剛說完,她的身後,忽然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蒼月公主?”

    雲澈循聲擡頭,看到一行七人正向這邊走來。這七個人三老四少,都是一身紅衣,胸前繡着一團赤火圖案。七人之中年紀最長的那一個已是頭髮鬍子花白,一張老臉和微現渾濁的老目都沉澱着大量的滄桑。但他身上隱隱釋放的玄力氣息卻是渾厚無比,讓不少經過的人在看向他時都露出深深的震驚和忌憚之色,腳步也會下意識的繞開,不敢稍有靠近。

    而這個老者,讓雲澈有了一種熟悉感,微一思索,他便想起自己在什麼時候見過這個人……

    赤龍山脈,炎龍的居所……企圖打炎龍主意的焚天門五人之中,被其他四人稱作大長老,有着半步王玄實力的焚莫離!

    也就是說,這七個人,是焚天門的人。

    而發出聲音的那人是一個年紀二十三歲上下的青年人,他微笑看着蒼月,目光驚喜和……迷戀。

    聽到這個聲音,蒼月的眉頭一皺,側過身來,禮貌的道:“原來是焚少主,幸會。”

    焚絕城走了過來,臉上更是帶着喜悅與優雅共存的微笑,他向蒼月微微一禮,笑着道:“該說幸運的是絕城,因爲絕城終於賭對了。絕城這次毫不容易爭取到來天劍山莊,唯一的原因,就是爲見公主殿下鳳顏,果然,公主殿下的確親自到來,絕城真是歡喜不已。”

    焚絕城的目光**裸的落在蒼月的身上,對她身邊的雲澈和夏元霸看都沒看一眼……一個真玄境,一個初玄境,讓他開口詢問的資格都沒有。

    “焚少主有心了,”蒼月勉強的一笑:“我還要帶兩位朋友在莊中轉轉,若無他事,我便告辭了。”

    焚絕城也不糾纏,微一欠身:“那就不耽誤公主殿下時間了,晚些時間,絕城再來拜會。”

    蒼月隨意的一點頭,便帶着雲澈和夏元霸離開。

    “呵呵,大哥,第一次見你對一個女人這麼有耐心。嘖嘖,都已經整整三年了。我倒是真想知道你這次的耐心能到什麼時候。”

    焚絕壁走過來,笑眯眯的道:“不過這個蒼月公主倒也真不一般,連大哥你都看不上,難道她想嫁的人,是天上玉帝不成?嘿……你要是哪天不想玩這個遊戲了,只要你一句話,我親自去把她給綁了送你牀上去,咋樣?”

    “不許胡鬧。”焚絕城冷哼一聲:“征服一個女人的快感,要遠遠超過得到一個女人。而且,雖然皇室漸衰,而且馬上要被我們掌控,但她現在畢竟是皇宮公主,豈是你想綁就能綁的,萬一因此惹怒天劍山莊,看你如何收場。”

    “天劍山莊頂多保一個蒼萬壑,我不認爲他們有心思管一個皇女的死活。”焚絕壁笑了笑,然後看着蒼月曼妙絕美的背影,緩緩用舌頭颳了一下嘴角。

    焚絕城目光轉向蒼月走出的那個庭院,剛好,爲蒼月他們安排庭院的那個天劍女弟子走了出來。焚絕城上前問道:“這位師妹,在下焚天門焚絕城,敢問蒼月公主殿下的房間是哪一間?”

    ————————————————

    夜幕開始降下,來參加排位戰的衆勢力也全部到齊。雲澈三人在天劍山莊可活動範圍內走了一圈後便回到自己房間。

    天劍山莊準備的餐點也格外豐盛,吃過晚點,時間已是戌時,雖然尚不太晚,外面的天還隱有光明,但天劍山莊的賓客區已是一片安靜。爲準備明日的排位戰,參賽弟子都是早早睡下,養精蓄銳,來陪同的長着也自然都不會出聲打擾。

    不過對雲澈來說,這個時間點睡覺實在有些過早了。他在牀上翻覆幾個回來後,一屁股坐起,然後推門而出,來到隔壁蒼月的房間前,蒼月房間裏的燈還亮着,她明日不參與比賽,自然也不需要那麼早睡。

    “咚、咚、咚”,雲澈擡手敲門:“師姐,是我。”

    門很快被打開,映出蒼月在月光和燈光共同照耀下雪白剔透的嬌顏:“雲師弟,明天就要比賽了,你怎麼還沒睡?”

    雲澈曖昧一笑,一言不發的走進去,把門一關,拉上門栓,然後忽然在蒼月的嬌呼聲中把她攔腰抱起,快步向牀邊走去:“當然是因爲想念師姐了。”

    “啊……可是你……你明天還要比……唔……唔唔……”

    她話還沒說話,嘴脣已被雲澈用力的吻上,人也被她壓在牀上,所有的聲音頓時化作嗚咽,她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便不自禁的閉上眼睛,沉浸在和雲澈的纏綿相吻中。

    蒼月的雙脣宛若花瓣一般嬌嫩,觸感柔軟而滑膩,雲澈吮吸的如癡如醉,他雙手放在她的腰間,舌頭長驅直入,與蒼月嬌怯的丁香小舌碰觸、交纏在一起。

    蒼月“嗚”的一聲,細巧的眉毛在緊張中輕輕發顫,貝齒下意識的輕輕咬住雲澈侵略口中的舌頭,呼吸吁吁,蓮香輕吐,徐徐拂在雲澈的臉上。

    纏綿之中,蒼月的臉上已不知不覺粉色遍佈,似開似合的雙目一片迷離。迷濛之中,她腰間的衣帶已被雲澈拉開,裙裳的玉石釦子也一一解開,雲澈的雙手長驅直入,襲入她的衣內,毫無阻隔的在她嫩滑的纖腰上游走起來。

    “嗚……”肌膚的直接接觸,讓蒼月的眼睫猛的一跳,美眸瞪大,口中嗚咽,身體更是下意識的掙扎起來,她螓首一側,總算逃過雲澈的脣舌,氣喘吁吁的道:“不……不要……你明天還要比賽……”

    “有師姐給我力量,明天我只會表現的更好!”說完他頭部壓下,再次把蒼月吻住,插在她衣內的雙手忽然向上,抓住了兩隻異常飽滿的柔軟雪丘,輕輕的揉捏起來。

    “嗚……嗚!”敏感部位受襲,蒼月的嗚咽和掙扎更加劇烈,但以她的力氣又怎麼能抗拒的了雲澈,很快,她的掙扎就越來越微弱了下去,不多時,一種陌生的奇異感覺在體內悄悄瀰漫開來,那雙正在侵犯她玉潔身體的手也似乎變得越來越熾熱,火熱的觸感透過肌膚傳入體內,讓她的身體內部彷彿忽然有了一團火在燃燒,纖柔的腰肢開始不自覺的輕輕扭動,鼻中發出無意識的喘息聲,紅暈滿面,眼瞳中更是一片醺醺然。

    這一刻的蒼月,嬌媚的不可方物。

    這時,毫無預兆的,雲澈的動作忽然停止,雙手依然輕輕的抓在蒼月的高聳的酥胸上,但嘴脣已離開蒼月的香脣,神色變得平靜,呼吸也收斂了起來。

    蒼月緩緩睜開迷離的眼睛,聲音綿軟如水:“雲師弟……”

    “噓……有人來了。”雲澈低頭在她脣上一吻,用極輕的聲音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