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會遇到這樣的對待,秦無傷絲毫不覺得意外。他本以為蒼月會帶幾個高手護衛隨行,所以自己除了三個參賽弟子,沒敢擅自帶任何人,沒想到蒼月卻是孤身前往,三個弟子又被雲澈打殘兩個,逼走一個,後來算上夏元霸,也才四個人,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諦笑皆非。

    他上前道:「這位小兄弟,在下秦無傷,此次便是參加排位戰而來。」

    「你們四個……是來參加排位戰?」守在山門前的天劍弟子都愣了一下,凌海崖在這時注意到了蒼月,一愣之後,連忙道:「這位,可是蒼風皇室的蒼月公主?」

    「正是。」蒼月微微頷首,同時把邀請函與名單寄上:「我們四人是代表皇室,參加這一屆的排位戰而來,這是我們的邀請函以及名單。」

    名單上當然也只有四人:秦無傷、蒼月、夏元霸、雲澈。

    而且參賽弟子欄里,只有「雲澈」一個名字。

    凌海崖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後讓到一邊,禮貌的道:「原來是皇室貴客到來,剛才失禮,還請見諒,四位貴客請進,前方十里,便是山莊所在,莊主和莊主夫人已親自再親自再等候,請。」

    四人過了山門后,守門的幾個弟子都是面面相覷。

    「只帶一個參賽弟子,還只是個真玄境……話說我所知道的這些屆排位戰,好像還從來沒有真玄境的參賽弟子。」一個弟子道。

    「自從蒼萬壑重病之後,他的權勢被太子和三皇子趁機暗中搶奪拉攏瓜分,皇室風雲動蕩,估計也沒心思管什麼排位戰了。皇室的成績一直慘淡,這一次,估計是破罐子破摔了。能讓蒼月公主親自帶隊,估計也只是為了彰顯對我們山莊的看重。」

    「有兩點是肯定的。」凌海崖說道:「這一屆的排位戰,皇室的成績將不僅僅是慘淡,估計倒退第一非其莫屬。第二嘛,明天上午的年齡與玄力測試,皇室估計要鬧個大笑話了。唉,想當年我們天劍山莊的先祖和皇室先祖互為兄弟,相互扶持,一個手掌天下權,一個手掌天下勢,如今,我們天劍山莊雄冠蒼風,無人可及,皇室卻日漸衰落,也就在尋常百姓那裡尚有權威,在那些勢力強大的宗門眼裡,日漸沒有威懾可言。這一次將被更多的人看不起,還真是可嘆。」

    雲澈四人走進山道,雖然這裡距離天劍山莊還有十里之遙,但已能清楚的感覺到前方傳出的磅礴中帶著凌然的氣息。

    「不愧是天劍山莊,這種氣息,讓人感覺彷彿有千萬把劍在身邊飛舞。」雲澈感嘆著道。

    「哇啊啊……我做夢都沒有想到,居然有一天可以親自到來天劍山莊。我以前最崇拜的司空表叔,都沒有到過天劍山莊。」夏元霸一路上看上看下,望東望西,兩隻眼睛一直瞪到最大,根本都不捨得眨一下。

    夏元霸激動的樣子,讓蒼月不自禁的勾唇一笑,她對雲澈道:「雲師弟,天劍山莊不比別的地方,這裡可以稱得上蒼風帝國的聖地,也是唯一的聖地。天劍山莊的弟子,即使是最底層的,在外界也是天才級別。之前看守山門的那些弟子,實力都在靈玄境,二十幾歲的靈玄境,在各大分支玄府,都有資格成為導師,但在天劍山莊,卻只是守門弟子。天劍山莊的底蘊之豐厚,實力之龐大,絕非常人所能想象。」

    「師姐,我明白,你放心,如果受到什麼譏諷挑釁,只要不觸及我的底線,我都會退避。」雲澈微笑點頭道。他明白蒼月說這些的意思。因為蒼月知道他是個絕不吃虧的人,他的玄力等級,在這一千多個參賽弟子中,只是墊底的墊底,很容易受到嘲諷,如果他就地反擊的話,萬一惹怒了天劍山莊,縱然是蒼月親自出面,也不一定能控制下來。

    不過,他的前提,是不觸及他的底線。至於這個底線,當然由他自己來控制。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過那是對君子而言,他可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君子。

    同一時間,冰雲仙宮一行五人已臨近天劍山莊的大門。

    「姐姐,除了之前你為了取三顆冰系天玄獸的玄丹為傾月煉製『冰心玉液』外,十幾年從未出過冰雲仙宮。為什麼這一次會主動提出來這屆的排位戰?」楚月璃美眸微轉,問出了自出宮開始就沉積在心中的疑問。

    楚月嬋眸光如晶,毫無波瀾,聲音更如風拂玄冰,輕柔中透著刺骨之寒:「避世太久,想看看如今的年輕一輩是更加興盛,還是已沒落。」

    楚月璃卻是微搖頷首:「姐姐,這個世界上,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你的這個理由,或許別人會信,但我又怎麼可能會信呢。」

    楚月嬋:「……」

    「你半年前忽然離宮,上個月才回來。回來之後便經常心神不寧。姐姐的冰雲訣與冰心訣都已達第六重境,如果不是發生了天大的事,斷然不至於如此。姐姐這次又忽然提出要親自到來天劍山莊……」

    「天劍山莊已到,不該問的事,不許再多問。」楚月嬋冷冷出聲,將楚月璃的話打斷,聲音中的冷意讓後方的三個冰雲弟子全部心驚膽顫。

    楚月璃頓時收聲,再不敢問。天劍山莊的大門,也在這時出現在眼前。

    「傾月,把這個戴上,不到最後時刻,不許拿下來。」楚月璃轉過身,將一串冰結項鏈放到那個佩戴面紗的少女手中。

    「是,師父。」少女接過冰晶項鏈,將它環在雪頸之上。

    凌月楓五十有餘,但看上去頂多不過三十歲。到了王玄之境,壽命將長達四五百歲,五十歲對一個王座來說,不過是青春的起始。

    凌月楓面如冠玉,膚凈無須,長相俊雅,氣質溫文平和,沒有一絲劍道至尊的凌然之氣。一雙手宛若白玉,完全不像是經常握劍的手。面對來客,他不但親自門前迎接,而且面帶謙和微笑,舉止溫軟有禮,更無一絲蒼風第一霸主的驕氣與傲氣。一些參賽而來的年輕女弟子見到他時都是目露傾慕甚至痴迷。

    他身邊站著一個看上去年紀三十齣頭的華服女子,她便是凌月楓的唯一妻室軒轅玉鳳,也是凌雲與凌傑的生母。她氣質雍容,貌美如花,雖然就長相而言也是千里挑一,但若與楚月嬋相比,只能是人間女子與天上仙女的區別,差了至少十萬八千里。

    能讓痴戀楚月嬋的凌月楓最終娶軒轅玉鳳為妻,當然不可能因為她的相貌,而是她的家世背.景……只是,他們成為夫妻二十多年,從未有人敢問及天劍山莊莊主夫人的背.景來歷,更無人敢去調查。因為她的姓氏「軒轅」,讓人單單是想起,心中都會湧起一股深深的怯意。

    因為,那是天玄大陸四大聖地之中,某個聖地之主的姓氏。

    「冰雲仙宮楚月璃,攜師姐楚月嬋,弟子水無雙、舞雪心、夏傾月特來拜會天劍山莊,並代宮主向凌莊主及凌夫人問好。」面對迎客的凌月楓與軒轅玉鳳,楚月璃走在最前,向凌氏夫婦微微一禮。

    早在他們走來時,凌月楓的心神便已大亂,因為他看到了楚月嬋。縱然楚月嬋面帶冰紗,縱然他和楚月嬋已三十一年未見,但她的那雙眼睛他依舊一眼就認出,只是,他並不敢確定,因為他不相信楚月嬋會親自到來天劍山莊,直到楚月璃親口說出「楚月嬋」的名字,他才敢於相信。

    三十一年過去,沒有人會想到,他對她也魂牽夢縈了整整三十一年,縱然娶妻生子,且兩個兒子也都到了婚娶年齡,他依然沒有讓那個美到極致的影子從內心和靈魂深處走出。

    這個天下第一霸主,這幾十年來第一次心神大亂,楚月璃報完家門后,他竟足足呆了三秒,才自愧的笑了一下,還禮道:「歡迎五位仙子光臨鄙山莊,我與貴宮主也已數年未見,不知她可還安好?」

    「宮主一切安好,謝凌莊主掛心。」楚月璃微微頷首。

    「哦?這一位,就是名揚天下的『冰嬋仙子』楚月嬋?」軒轅玉鳳把目光落在了楚月嬋身上,臉上也露出意味深長的笑:「玉鳳數十年前便已聽聞過蒼風第一美女冰嬋仙子的大名,沒想到今日竟能有幸一見。不知冰嬋仙子可否取下臉上面紗,讓玉鳳可以一睹蒼風第一美人的風采,也可了卻一件平生所願?」

    蒼風第一霸主之妻的話,整個蒼風帝國有幾人敢不應?但這些話明明是對楚月嬋所說,楚月嬋的眸光卻無一絲偏斜,清冷的目光直視前方,毫無盪動,彷彿根本沒聽到她在說什麼。

    軒轅玉鳳的月眉驀然一蹩。

    凌月楓呵呵一笑,開口道:「夫人,幾位仙子是我們的貴客,我知夫人心切,但還未迎進門便有所求,實在是有些怠慢了。」

    軒轅玉鳳微笑點頭:「的確是我心急了,還望冰嬋仙子勿要介意。幾位仙子請進,自會有人為幾位安排好住處,如有什麼需要,可儘管告知庄中弟子,若有怠慢之處,還請海涵。」

    「夫人客氣了。」楚月璃再次一禮。一行五人就此進入天劍山莊之中。

    軒轅玉鳳的臉色,也在她們入庄之後拉了下來,她目瞥凌月楓,冷笑道:「凌月楓,你還真是用情至深。當年你苦求十年,連她的影子都沒見到,如今我們結髮夫妻二十多年,你居然還沒忘記她!這次她自己送上門時,你是不是正心花怒放呢?」

    「夫人,你這話可誤會我了。」凌月楓抓住軒轅玉鳳的手,苦笑著道:「當初年少,總要做出一些少年人會做的傻事。我們完婚二十一年,當初的單純嚮往,又怎麼及得上我們二十多年感情之萬一。我凌月楓這一生有妻如你,已再無所求,二十多年連妾室都沒納過,又怎麼還會有他想。我剛才失神,只是想起當年做的傻事,多少有些感慨罷了。」

    軒轅玉鳳反握住凌月楓的手,臉上的陰雲一消而散。只是,她不知道,凌月楓口中所話時,心中的聲音更要比口中的聲音激烈十倍百倍……

    她竟然來了……她竟然來了……

    我終於又見到她了……

    ————————————————

    【老提凌月楓迷戀楚月嬋的情節會不會覺得啰嗦……其實,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導火.索(我勒個去,連這三個字都禁!)。】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