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咚咚咚……”

    雲澈的聲音剛落下沒多久,一個很輕的腳步聲便在門外落下,隨之響起不輕不重的敲門聲。

    蒼月的呼吸一下子屏住,她現在面色潮紅,長髮凌亂,上衣更是被雲澈撩開,露出上身大片的雪肌,怎麼都不可能見人。她屏住呼吸,用盡可能平穩的語氣道:“是誰?”

    外面,傳來了焚絕城淡雅溫和的聲音:“是我,焚絕城。”

    “嗯?”雲澈目光瞥了一眼外面,然後看着蒼月的眼睛,似笑非笑。

    雲澈的目光讓蒼月心中有了絲絲慌亂,生怕他誤會了自己和焚絕城有什麼,馬上用冷硬的語氣回道:“焚少主這麼晚來,有什麼要事?”

    焚絕城微笑道:“剛纔夜遊山莊,碰巧經過這裏時看到公主殿下房裏的燈還亮着,想着公主殿下這麼早應該還沒休息。今夜剛好是月圓之夜,天劍山莊的圓月別有一番奇妙的味道,若是錯過就可惜了,若是公主殿下有空,絕城不知可否冒昧邀請公主殿下一起賞月?”

    雲澈的嘴角抽了抽,直恨的牙癢癢……自己正和公主殿下親熱,馬上就要有進一步發展了,這貨居然過來請她去賞月……賞你妹的屁股!

    一邊想着,雲澈的雙手猛一用力,將兩團雪膩的飽滿滿滿的抓握在手中,手指根根深陷其中。

    “啊……”蒼月的口中一聲嬌呼,這聲嬌呼急促而嬌媚,能一瞬間刺激的男人腎上腺瘋狂悸動,這絲聲音也落在了焚絕城耳中,他連忙道:“公主殿下,你怎麼了?”

    蒼月抓住雲澈的手腕,羞急的看了他一眼,努力平靜的道:“感謝焚少主好意,只是我對賞月毫無興趣,焚少主若無其他事,就請回吧。”

    她說話間,雲澈的雙手也使壞的亂動起來,雙手又抓又揉又捏,直讓蒼月氣喘吁吁,只能死死咬着牙齒,強忍着不發出一絲聲音。

    焚絕城沉默了一小會兒,嘆息了一聲道:“公主殿下,有一些話,絕城一直想當面和你說,希望公主殿下可以給絕城這樣一個機會,說完之後,絕城一定馬上就走,絕不煩擾公主殿下。”

    雲澈的一隻手在這時悄然向下,撩開蒼月的長裙,手直接深入其中,沒有任何阻隔的撫摸在她纖長柔滑的美腿上,並且沿着完美的腿部曲線一路向上……

    蒼月全身如觸電般一顫,她又羞又急,雙手一邊用力推擋着雲澈向她腿心靠近的壞手,一邊以強大的意志力用平靜的聲音迴應焚絕城:

    “我已經睡下了,有什麼事,明日再說。焚少主請離開吧……”

    在雲澈越來越過分的侵犯下,她的聲音已隱帶顫抖。焚絕城雖然多少聽出一些,但並沒有放在心上,他怎麼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正軟語相求的公主此時正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上下其手。

    他保持着足夠的耐心和君子風度,沒有急攻進切,而是平和的道:“打擾公主殿下休息,絕城萬分愧疚,我知道公主殿下因爲一些事對絕城有所偏見,但絕城對公主的心意,天地可鑑,日月可證,若公主殿下願給絕城機會,公主殿下的所有心願,絕城都會傾盡一切與公主一起達成,還望公主殿下不要一次次拒絕城於千里之外。”

    蒼月:“……”

    焚絕城說完,退後兩步,然後不再停留,腳步緩慢的離開。走出院子後,他仰起頭,看了一眼夜空,閉上眼睛,淡淡的自言自語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焚絕城,沒有人有資格擁有你。畢竟,你是唯一的皇女,更是唯一一個讓我焚絕城如此願意有耐心的女子。”

    焚絕城一走遠,蒼月便已被雲澈重新撲倒,在被褥翻騰和蒼月接連不斷的嬌呼之中,她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雲澈全部剝下,如羊脂白玉般的完美身體完美暴露在他的眼前。

    蒼月縮在牀角,拉過被子勉強遮住胸前的春光,水眸盈盈,可憐楚楚的道:“我和焚絕城,真的沒有什麼人,你……你不會生氣了吧。”

    “哼,還說沒什麼。”雲澈佯裝板起臉:“小半夜的,居然找到你臥房來,一定是你告訴他的。”

    “嗚……不是,真的不是,一定是他從天劍弟子的口中聽來的。”

    “是嗎……想證明的話,就拉開被子,乖乖的讓我吃了。”雲澈抓住被子的另一角,色迷迷的道。

    “啊——”蒼月一小聲驚叫,拉着被子的手下意識的一緊,滿臉通紅,可憐兮兮道:“不要!等……等比完賽好不好?比賽之後,你想怎麼對我,都……都……”

    雲澈笑了起來,他一把拉開被子,鑽了進去,輕輕的抱住蒼月溫軟柔滑的身體,但並沒有下一步的動作:“這可是師姐親口說的,到時候,可不許反悔。”

    “嚶……”蒼月雙手捂胸,把螓首埋在雲澈胸前,再也不敢擡頭看他。

    蒼月房間的燈光熄滅。庭院的一角,一直坐在那裏打坐,雲澈和焚絕城都沒有發現的秦無傷搖了搖頭,低低的念道:“唉,讓人羨慕的青春啊……”

    ————————————

    次日上午9時,天劍山莊論劍臺。

    論劍臺的主劍臺與三十個小劍臺都呈正圓狀,主劍臺百丈之長,小劍臺則有近二十丈。論劍臺是天劍山莊弟子論劍比試之地,也是蒼風排位戰歷來的論戰之地。此時,劍臺周圍的坐席之上已坐了滿滿的一圈人,每一小片坐席前,都立着一個牌子,標註着所在勢力或宗門的名字。

    每一個牌子的後方,一般都是坐着七個人。唯有蒼風玄府的牌子之後,只坐了寥寥四個人。

    “九時了,馬上就要開始了。”秦無傷低聲道。

    就在這時,一陣嘹亮的劍嘯聲忽然從上空傳來,人們的目光下意識的擡起,赫然看到上百丈距離竟不知何時出現了上百把飛劍,這些飛劍如有靈性一般在空中肆意飛舞,聲聲劍嘯劃破長空,凌厲至極。這些飛劍環繞整個論劍臺數周後,停留在了主坐席的上空,然後整整齊齊的懸浮在那裏,飛劍之下,一個鬍子花白的老者緩步走出,向前一抱拳,朗聲道:“老夫天劍山莊洗劍閣長老凌無垢,幸會天下英雄與青年俊傑,謹此代表天劍山莊上下,感謝各位賞臉光臨天劍山莊。此次蒼風排位戰……”

    “這個凌無垢外號‘無痕劍’,看上去只是個普通老者,但據說已達天玄境八級,我遠遠不是他的對手。他已主持了多屆排位戰,性情公正嚴明,不苟言笑,即使是在天劍山莊之內,都有着極高的威望,連凌月楓都對他敬重三分。”秦無傷低聲向雲澈和夏元霸解釋道。

    “哇!比秦府主還要厲害?”夏元霸嘴巴張大,一臉震驚。在他進入蒼風玄府,知道秦無傷居然是傳說中的“天玄境”時,一直都把他當做神仙一般的存在。

    “呵呵,在這蒼風帝國,比我強的人太多太多了。”秦無傷笑了笑:“我如今只有天玄境三級,與這凌無垢相差太遠,十個我,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到了天玄之境,每一級的提升,就如在登天一般,艱難無比,所耗費的時間的努力,還要遠勝跨越靈玄境整整十個等級。而且天玄境五級以下與五級以上,又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境界。五級以下,那些鼎盛宗門都可見到,五級以上,縱然是四大宗門都寥寥無幾,那纔是真正的強者……聞名天下的‘冰雲七仙’,玄力便全部在天玄境五級以上。不過不計算冰雲宮主和避世強者的話,冰雲仙宮實力強至天玄境五級以上的,也唯有這七個人。”

    說話間,凌無垢的一番賽前套路話也已說的差不多。這時,他的聲音陡然高了起來,字字震耳:“本屆蒼風排位戰的見證者,是來自天玄大陸四大聖地之一——天威劍域的凌坤長老!以凌坤長老的實力與出身,相信無人會質疑凌坤長老的資格與權威。”

    “天威劍域”四個字一出,頓時震驚四座,尤其是首次來到排位戰,以前只在傳說中聽過“天威劍域”之名的人更是心中顫蕩,呼吸一下子屏住……天威劍域,那可是如神話般存在的四聖地之一啊!縱然是那些宗門霸主,在這四個字之下,都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無比的威壓感。

    來自聖地的見證者,那該是何等的境界……誰敢在這排位戰中造次?

    早就聽聞天劍山莊與天威劍域有所牽連,這個來自天威劍域的長老也姓凌,也無形中向所有人證實了這一點。

    “天威劍域?那是什麼地方?”周圍人的反應讓夏元霸一陣大惑不解。

    “……一個比天劍山莊還要厲害千百倍的地方……不要再多問。”雲澈小聲道。

    “啊!?”夏元霸的一雙眼睛頓時瞪的比牛眼還大。

    凌無垢喊話時,一個身穿青衣的中年人在他身邊站起,微微點頭示意。在他起身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如同被什麼東西強行吸引,完全不受控制的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此人年紀看上去四五十歲,身材平庸,長相平庸,面無表情,人們明明看到了他,但除了眼睛,神識卻完全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彷彿他只是一個虛幻存在的泡影。

    在他坐下時,所有人的目光也如同被什麼東西排開,全部落在了別處。頓時,每個人的心中都生出了深深的駭然和敬畏……不愧是來自聖地的人,這個凌坤所處的境界,怕是他們根本無法理解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