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蒼風皇室在排位戰的名次雖然向來不佳,但那畢竟是皇室!是蒼風帝國的最高政權掌控者。因而“蒼風皇室”名字一出,立刻引起了全場關注。但“雲澈”的名字之後,凌無垢的目光便從名冊上離開,沒有念出下一個名字。

    就只有這麼一個名字。

    “到我了。”雲澈直接站起,走向測玄石。

    周圍,頓時響起片片竊竊私語聲。

    “嗯?什麼情況?就他一個人?”

    “好像是這樣……我靠!皇室這次就派了一個人來參戰?該不會是受到皇室動亂的影響吧?”

    “噓,別亂說話,興許這個人玄力極高,皇室一個人就足夠了。畢竟,勢力排位是依照個人的最高排位來。”

    雲澈從座位上走下,走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冰雲仙宮的坐席處,一直恬靜無聲的夏傾月美眸睜開,帶着一抹深深的訝然看着雲澈,口中發出一聲低低的呢喃:“他……怎麼會是……他……”

    在雲澈走出的那一刻,楚月嬋身體周圍的冰華頓時出現了剎那的紊亂,眼眸也有了瞬間的失神,但馬上,一切又歸於平靜。她側過目光,不再看向雲澈,無人知道她心裏在想着什麼。

    “嗯?”楚月璃凝視着雲澈,神色變得越來越狐疑,在雲澈站在測玄石前時,她側過臉,向夏傾月道:“傾月,你有沒有覺得他像一個人?”

    “雲澈……蕭澈……蕭澈……”夏傾月徐徐低語,然後螓首輕搖:“真的很像,但不可能是他。他的玄脈盡廢,不可能恢復,更不可能,和皇室有什麼牽連……”

    楚月璃再次看了雲澈一會兒,輕語道:“不錯,的確不可能是他。但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長的如此相像的兩個人。”

    “你見過這個人?”楚月嬋忽然側目問道。

    “不,”楚月璃搖頭:“不過,他倒是和我見過的一個人很像。”

    “誰?”

    “就是傾月當年執意要嫁的那個人。那個人名爲蕭澈,此人叫雲澈,不但和那人長的極像,就連名字都一樣,倒也是個驚人的巧合。”楚月璃解釋道。

    楚月嬋:“!!!!!”

    “姐姐,你怎麼了?”忽然感覺到楚月嬋的氣息一下子變得有些混亂起來,楚月璃連忙側首,驚訝的問道。

    “沒有什麼。”楚月嬋閉上眼睛,聲音清冷的道。但馬上,她的右手處忽然“砰”的一聲,座椅的扶手已在飄動的冰華中變得粉碎。

    “姐姐?你……”

    “不許多問,我沒事。”楚月嬋美眸閉合,冷冷的回斥道。

    在冰雲仙宮,除了宮主,楚月嬋有着無上的地位和威嚴,同爲冰雲七仙,又是楚月嬋妹妹的楚月璃同樣對她充滿了敬畏,雖然心中的疑竇越來越重,但她也沒敢再繼續問下去,只能在心裏反覆的思索着。

    雲澈——17歲——真玄境十級。

    這個結果一出,全場頓時噓聲一片,隨之,四處開始響起一片接一片的暗笑聲,而當週圍都是暗笑,那麼暗笑也就成爲了肆無忌憚的明笑,各式各樣的大笑聲、嘲笑聲充斥了全場,就連一些德高望重的長者,在看到這個結果時也不禁啞然失笑。

    “噗……真玄境……這一屆的排位戰居然還出現了真玄境,連一個真玄境的都有勇氣來參加這屆排位戰?噗哈哈哈哈……”

    “蒼風皇室就派了這麼一個弟子來參戰,還以爲會多麼驚人……臥槽!果然驚人,居然是真玄境!蒼風皇室這次是來搞笑的嗎?”

    “這次再也不用擔心自己是倒數第一名了,哈哈哈哈!”

    “好像還從來沒聽說過排位戰出現過真玄境,蒼風皇室這是誠心的不要自己臉皮了?嘖嘖嘖嘖,這次蒼風皇室要是不排倒數第一名,我直播吃翔!”

    “唉,居然出現了個真玄境,感覺整個排位戰的檔次都被拉低了。我都替他臉紅……不過這小子居然還真的敢站出來,嘖嘖,倒也不是一般人物,這臉皮簡直比我的屁股還厚。”

    十七歲的真玄境十級,就天賦而言已是不錯,在這排位戰中的所有弟子中,也能勉強排個下游,二十歲時,說不定能達到靈玄境三級左右的境界。那時候若來參加排位戰,任誰都不會嘲笑。所有人嘲笑的不是他的天賦,而是他一個真玄境,居然也有臉面,有勇氣來這天下青年才俊集結的排位戰……就算自己不要臉皮,所在的皇室也該要吧?

    縱觀往屆排位戰,還真的從未出現過真玄境。雖然排位戰並未規定參戰弟子的玄力強度,但,若是16歲到20歲的年齡段,連三個靈玄境的弟子都挑不出,那也就根本不配參加這排位戰,甚至不配得到邀請。一些宗門大幅度衰落後,若真的挑不出三個靈玄境的弟子,那要麼放棄排位戰,要麼縱然只帶兩個、甚至一個靈玄境的弟子來,也不會拿一個真玄境的湊數。

    而此屆,歷史就這麼被打破,一個真玄境界的參戰者出現了……還是代表的蒼風皇室……還是蒼風皇室唯一的參戰者。很多人瞠目結舌,更多人笑的前仰後合,一種宗門和自身實力上的強烈優越感油然而生。而且由於對比的還是權傾蒼風的蒼風皇室,這種優越感更是格外的強烈。

    “他竟然……真的來了。”天劍山莊那邊,凌雲面帶驚奇的道。

    “哇!竟然已經真玄境十級了!真厲害。”與周圍的嘲笑聲完全不同,凌傑的嘴巴大張,滿臉吃驚。

    “哦?”他們的反應讓凌月楓側目:“你們認識這個人?”

    凌雲微微點頭:“他就是小杰上次眉飛色舞和你描述過的那個人。上次見他,是在半年前,那時他的玄力只有靈玄境三級,卻硬擋下了小杰的三劍。如今才半年過去,他居然已是真玄境十級。這樣的進境速度……還要遠勝當年的我。”

    “什麼?”凌月楓的臉上閃過一抹驚詫。開始用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目光審視雲澈。

    “真玄境三級可以擋下當時靈玄境三級的小杰的三劍,他的實力,完全不能以表面上展露的玄力來衡量。我相信他和我、小杰一樣,完全有能力跨越數級戰勝對手。”凌雲平淡的道。

    “玄力強度,的確不能完全代表實力的強度。”凌月楓微微點頭,“但卻是最爲重要的實力標誌。一個人縱然能越級挑戰,又能跨越幾個等級呢?地玄境之下,三級,便基本是極限的極限了。他若如你所言,的確是個讓人注目的天才,但可惜,他來的太急了。”

    “是啊,他的確是太急了。”凌雲深以爲然的點頭:“當初我見他時,也曾向他,和蒼月公主暗示過,讓他代表皇室,參加下一屆的排位戰,那時二十歲的他,必能代表皇室,在這排位戰上一鳴驚人,沒想到,這一屆他便來了。”

    周圍的噓聲、冷笑、嘲諷,都在他的預料之內。不過這些東西,又怎麼可能激起他內心的波瀾。他抽取了自己的號碼後,便面不改色的走下,眼神、神情無不坦然自若,彷彿這一切都與他毫無干系。

    這番表現,讓凌月楓對他的評價又高了幾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蒼風皇室居然派出一個只有真玄境的貨色,誠心是來丟人現眼的嗎?哈哈哈哈,白瞎美麗高貴的蒼月公主親自帶隊了……”焚絕壁大笑間,忽然發現焚絕城的臉上非但沒一絲笑容,反而一片僵硬:“嗯?大哥,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焚絕城的眉頭一點點沉下,聲音也陰沉的嚇人:“那個人……是叫雲澈?”

    “對啊。難道大哥知道這個人?”焚絕壁也收斂笑聲,神色變得鄭重起來。作爲焚天門少主,蒼風帝國從未有人敢招惹焚絕城。焚絕城這樣的臉色,他已經好幾年沒見過了。

    “雲澈……呵,很好,真是太好……太好了!”焚絕城的聲音與臉色越來越低沉,甚至逐漸開始蔓延起一股冰冷的殺氣,他抓着座椅扶手的雙手也已是青筋暴起,顯然內心已憤怒到了極點。

    當初,他從三皇子蒼朔口中知道了“雲澈”這個名字,雖然蒼朔告訴他雲澈已經死了,他還是讓人調查了一番,發現雲澈果然和蒼月公主走的極近,但死在死亡荒原也是事實。

    但現在,這個雲澈卻活生生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只有這麼一個參賽弟子,還只有區區真玄境,蒼風公主卻親自帶隊,若說蒼月不是爲了陪這個雲澈而來,打死他都不相信。

    而這些,倒還不足以讓他如此憤怒。

    他想起昨天夜裏,他站在蒼月公主門前時所聽到的異樣聲音,以及蒼月最後的話裏所攜帶的微微顫抖……當時他只是微覺奇怪,但全然沒放在心上,因爲他沒有任何理由去往那個方面想。但此時想來,那分明是某種驟然受到刺激的呻吟……還有被撩撥到情動時的聲音……

    砰!砰!!

    焚絕城座椅兩邊的扶手被他同時捏碎,他緊攥的雙手指節發白,“咔咔”的骨骼錯位聲讓人心驚膽戰,一張臉,更如剛吃過大便一般難看。

    “大哥,你到底怎麼了?我還從來沒見你氣憤成這個樣子。”焚絕壁吃驚的道。

    焚絕城深吸一口氣,低低的道:“讓人在最短的時間內查到那個雲澈所抽到的號碼……然後聯繫他所在組裏的交戰對手……讓他們對雲澈給我全部下重手!就算不能當衆殺了他,也必須讓他給我徹底殘廢!最好,給我順便毀了他的臉!”

    焚絕城的樣子,讓焚絕壁不敢再問下去,他深知焚絕城雖平時看上去溫文爾雅,但若真怒起來會是多麼的可怕。他直接點頭應聲:“好,一個小小的真玄境,廢他如同殺雞!我馬上讓人去辦。等出了這天劍山莊,要他死還是要他求死不能,還不是大哥一句話的事。”

    焚絕城再次狠狠吸了一口氣,胸腔中的怒火卻依然無法平息分毫,他在心中低低的沉吟道……蒼月,我本以爲你是那麼的冰清玉潔,冷豔無雙,高貴無端,有資格讓我忘記焚天門少主的身份去俘獲你的身心,沒想到,沒想到……你給了我這麼大的驚喜……也給了我這麼大的憤怒和屈辱!

    ——————————————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