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些人實在是太過分了。全都在冷嘲熱諷……哼,排位戰開始的時候,雲師弟一定會讓他們都乖乖的閉上嘴巴。」蒼月毫無公主風範的憤怒道。周圍的嘲笑和諷刺全部指向雲澈和蒼風皇室,讓她比自己被人嘲笑還要難受的多。

    「不需要介意,這也是最正常的情況。」秦無傷的神色倒是毫無變化,平和的道。在他看來,不被嘲笑反而是不正常的。如果這件事發生在別的宗門身上,或許連他,縱然不笑出來,心中也會自然而然的輕視。

    「姐夫,抽到了多少號?」雲澈回來時,夏元霸迫不及待的湊上來問道。

    雲澈展示了一下拿到的牌子,上面標識的數字是:1505。

    看清號碼,秦無傷解釋道:「這個號碼,決定你在第一場小組賽所分到的賽場和出戰順序。1505,代表你被分到第15號小組,在15號論劍台進行比賽,第一場對戰是第五個場次,第一個對手,是1545號。」

    「第一輪小組戰持續三天,共分成三十個小組,每一個小組約五十個左右的參戰弟子,每一組的五十個參戰者都要進行滿十二場對戰,每一組勝場數排名前十的弟子,總計三百名弟子則進入第二輪的小組戰。未入第二輪小組賽的一千二百弟子則轉移至次賽場進行排位戰,不過這次賽場的排位戰,除了所屬宗門,就沒有多少人關注了。」

    說到這裡,秦無傷淡淡的嘆息了一聲。因為蒼風皇室在排位戰的第一輪小組賽后,都是轉入次賽場,至少從他出生到現在的這幾十年內,蒼風皇室從未有人能進入第二輪小組賽。百強之夢,遙遙無期,遙不可及。

    「第二輪的小組賽一共三百弟子參戰,同樣持續三天,每一個弟子要打滿十五場!然後根據獲勝場次進行排位,直接排列出前一百位和前三十二強。然後,百名之外的弟子同樣轉入次賽場,三十三位至百位就此排列完畢,若有不服者,可在次賽場向名次高於自己的參戰者進行挑戰,被挑戰者必須應戰,若是挑戰者勝了,便取代其排位……主賽場,則是進行勝場數最多的三十二個參戰弟子的最終淘汰賽。」

    「這些排位,都是參戰弟子的排位。勢力的排位,將根據弟子的最終名次來進行排位。」

    夏元霸點了點手指頭,然後瞪大眼睛道:「這麼說,若是進入了第二輪小組戰,就要在六天之內,打滿整整二十七場,這麼多!」

    蒼月一臉凝重的道:「對啊。排位戰的賽事氣氛一直都很緊張。不過,第一輪小組賽的節奏很快,很容易出現實力相差懸殊的對站者,很快就能結束戰鬥。每一個小分組一天進行幾十場甚至上百場比賽都是很正常的。雲師弟,一定要加油,別忘了我們之前約定好的目標……個人排入前一百位!」

    「嗯,我當然沒忘記。」雲澈微笑著點頭,目光集中在場中一個個參戰弟子的臉上……若能進入百強,他必能震驚全場,讓所有嘲笑他的人瞠目結舌,同時,也能讓他聞名天下,讓蒼風玄府吐氣揚眉,讓蒼月和秦無傷欣喜無限……

    但,他的目標,可完全不是這區區的百強!

    論劍台上,所有參戰弟子的玄力測試終於完畢。凌無垢又用很長的時間宣讀了排位戰基本流程和基本規則,隨後,這一屆的蒼風排位戰,終於正式開始。

    「……交戰之中,倒地超過十息,或主動認輸者便意味戰敗!無論因何種理由,超過三十息未上台者,視為主動認輸……現在,老夫宣布,今屆蒼風排位戰,正式開戰!」

    隨著凌無垢的聲音落下,大片的玄力波動從四周傳來。三十個小論劍台之上,同時出現了一個透明的玄力屏障。這些玄力屏障可以隔絕雙方交戰時的玄力餘波以免波及到周圍,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定了雙方的交戰區域。

    三十個早已準備多時的中年人也飛身而起,分別落在了三十個小論劍台邊,他們便是第一輪小組賽的三十個裁判。而這三十個人,全部都可以「玄渡虛空」,意味著他們全部是天玄境的強者,這個事實,讓不少坐井觀天的青年弟子直接驚掉下巴。

    三十個小劍台均勻的分佈在中心主劍台的周圍,以在場玄者的目力,在坐席的任何位置只要稍移目光,任意一個小劍台的狀況都可以一覽無遺。

    隨著玄力屏障和三十個裁判的出現,六十個弟子的號碼牌同時閃爍起光亮,三十個裁判穿透力極強的呼喊聲也同步響起,很快,每一個劍台的第一場比賽,六十個交戰對手很快便登上劍台,排位戰正式開始。

    「已查清了,雲澈的賽場是第15號劍台,號碼為1505,接下來的幾個對手已全部讓人交代過,在打不死的情況下,能下多重手就下多重手,保證他撐不過第二場,就會掉半條命……不,說不定第一場,就缺胳膊少腿了。」焚絕壁回到座位,在焚絕城耳邊低聲道。

    焚絕城目光瞥了一眼十五號論劍台,緩緩點頭。

    雲澈的坐席剛好距離十五號論劍台很近,他的第一場比賽排在第五場,他並沒有馬上到十五號劍台旁等待,而是坐在座位上,默默的看著周圍的賽事。

    五百多個勢力,有的主劍、有的主刀、有的主槍、有的主鞭……各種武器都可見到,各種玄力屬性更是紛雜,各種或沉重、或輕靈、或花俏的玄技讓人應接不暇。

    至少,夏元霸已經深感兩隻眼睛完全不夠使。

    目前,只是第一輪的小組賽,也是整個排位戰最基礎的一輪比賽,但此時的每一場比賽,到了外面都是豪華至極的對決。因為交戰的雙方,可都是二十歲以下的靈玄境,都是不折不扣的絕頂天才!這是一場,只屬於頂級天才的排位之戰。

    「快看!是姐姐!」

    夏元霸在這時一聲驚呼,指向了九號論劍台。

    一刻鐘過去,九號論劍台已進行完了三場比賽,第四場,面帶輕紗,未露容顏的夏傾月出現在了論劍台之上,也讓九號論劍台瞬間成為了全場的焦點……四大宗門的任何一個弟子出場,都必成焦點。

    夏傾月的對面,一個二十歲的青年走上來,不過他的臉色非常之不好看,心中更是暗暗叫苦,他有著靈玄境四級的玄力,在第九組之中也是處在中上游,但沒想到第一個對手,居然就是冰雲仙宮的人。

    但對方是個只有十七歲的少女,他實在拉不下面子認輸,只好硬著頭皮拔劍:「幻劍門韓雲之,請仙子賜教!」

    聲音落下,他腳步向前,一劍刺出,一出手,便是他的最強絕招「三生劍」,激蕩的劍氣凝結出三朵劍花,呈三角之勢攻向夏傾月。

    夏傾月眸光淡然,腳步未動,迎著韓雲之的劍勢,白雪一般的右手輕輕一拂……

    呼!

    寒風吹面而過,就如無數把刀子切割在韓雲之的臉上,他的劍勢在一瞬間完全潰散,全身如同陷入寒冷到極點的冰寒煉獄中,四肢變得無比僵硬,他保持著揮劍前沖的姿勢停滯在了那裡,不要說繼續揮劍,就連手指都幾乎無法移動。

    一層華麗的白霜在轉眼之間,從他的劍尖,蔓延至他的全身以及發梢。

    所有第一次見識冰雲仙宮「冰雲訣」之威的宗門弟子都全部驚呆。

    「我……認……輸……」韓雲之嘴唇顫抖,無比艱難的說出三個字。他本以為,自己雖和對方差四個等級,但起碼也能支撐上五六個照面……但沒想到,他連和對方照面的資格都沒有。

    「幻劍門韓雲之認輸,冰雲仙宮夏傾月勝!」

    隨著9號論劍台裁判的高聲宣判,韓雲之身上的寒霜也隨之消失,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大喘好幾口氣后,才無比敬畏的看了夏傾月一眼,腳步虛弱的走下論劍台。

    天劍山莊、冰雲仙宮、蕭宗、焚天門並稱四大宗門,卻並沒有再拉上一個湊數來並稱「五大宗門」,那是因為,四大宗門之下,根本連個有資格湊數的宗門都沒有。他們與其他宗門的差距,就好比雲泥之別。底蘊、資源、功法強度……這些,造就了四大宗門的威名,也造就了他們和其他宗門的巨大差距。數百年來,排位戰的個人排位前十名,向來都是被四大宗門的弟子包攬,沒有一個其他宗門的弟子可闖入……從無例外。

    「好厲害……姐姐竟然這麼厲害了。」夏元霸眼睛圓瞪,直到夏傾月走下論劍台,都沒有眨一下,過了一會兒,他又獃獃的問道:「姐夫,你看到了沒有,姐姐居然已經這麼厲害了……你……你能打過姐姐嗎?」

    「呵呵,當然不可能。」秦無傷笑著回應道:「若我沒有猜錯,你的姐姐,應該是冰雲仙宮這幾年重點培養的核心弟子。這樣的天之驕女,根本不是我們蒼風玄府所能相比的。」

    雲澈則是面色平靜的看著比賽,沒有說話。

    這時,第15號御劍台,傳來裁判高昂的喊叫聲:

    「15組第五場,蒼風皇室『雲澈』——對——南域瓊雲派『付岩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