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名字一響起,蒼月反應的比雲澈還快,她一下子抓住雲澈的手,聲音又是緊張又是激動:「雲師弟,到你了。」

    「馬上回來。」雲澈隨口丟下一句,離開坐席,走上了論劍台。

    「快看!蒼風皇室那小子上去了!」

    「我記得那個付岩傑好像是靈玄境二級,估計三招就能把他打趴下……啊啊啊啊!為什麼我沒有被分到第十五組,不然的話,就算其他十一場都敗了,起碼還能虐這個蒼風皇室的小子爽一把。」

    雲澈對周圍的聲音充耳不聞,他正默然的看著眼前的對手。他的第一個對手膀大腰圓,體格健壯,手裡拿著一把足有八尺長的大砍刀,不過這些都不是雲澈關注的點,雲澈所在意的,是這人嘴角那一絲冷笑,和眼中不斷閃動的暴虐。

    「比賽開始!!」

    冷笑聲中,付岩傑也不等雲澈拿出武器,疾步向前,他的身體健碩,手中的刀也相當巨大,但速度卻絲毫不慢,他低喝一聲,大刀掄起,捲動著玄力狠劈向雲澈的左臂。

    「很好。」焚絕城嘴角一動,冷冷一笑。

    雲澈目光一凝,然後勃然大怒……斷我手臂都可以原諒,掉我半條命也都可以忍,但尼瑪居然想毀我的臉!!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嬸子也不能忍!

    「我靠!這傢伙找死!」

    但,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怔在那裡……雲澈強行突進,攻擊付岩傑的小腹后,付岩傑處在上空的刀卻沒有順勢落下,而是僵在了那裡,直到雲澈施施然直起身來,然後退步兩步,他的手臂依然沒有落下。

    付岩傑手中的刀掉落在了地方。

    雲澈剛才那一下肘擊雖然沒有擊退付岩傑半步,但強橫的力量已分散成無數束狂暴的湧入他的體內,讓他在巨大的痛苦之中一瞬間失去了戰鬥力。如果不是因為這裡是賽場,雲澈不想因此有被剝奪比賽資格的可能,就憑他要毀自己的臉,他必將這個付岩傑完全廢掉。

    付岩傑依舊蜷縮在地,連一個清晰的字眼都無法說出。

    雲澈不緊不慢的走下論劍台,付岩傑依然蜷縮在那裡,久久無法站起。過了好一會兒,他的兩個同門才面紅耳赤的上去將他給拖了下來。

    「什麼情況?付岩傑竟然敗了?」

    「嗯,好像也只能這麼解釋了。不過這付岩傑居然敗在一個真玄境的手下,也實在是丟臉到家了。」

    焚絕城……呵,原來是他。雲澈冷然一笑,聯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頓時瞭然於胸。

    「切。」焚絕壁卻是不屑之極:「再怎麼樣,也不過是個可笑的真玄境而已。付岩傑顯然是輸在太過輕敵和倒霉了。不出意外的話,雲澈下一場的對手,剛好是付岩傑的雙胞胎兄弟,他的玄力可比付岩傑要高上一級,絕對不會再讓雲澈有任何的僥倖。」

    「十五組第三十五場:蒼風皇室雲澈——對——南域瓊雲派付殷傑!」

    嗯?怎麼這麼巧又是南域瓊雲派?而且這名字,也是相當耳熟啊。

    「老子就是付殷傑!你剛才居然重傷了我的孿生弟弟,老子廢了你!」付殷傑舉起大砍刀,憤怒的吼叫道,不算太大的一雙眼睛里滿是凶戾的煞氣。

    「付殷傑,趕緊把這小子揍一頓給你的弟弟解恨!他那場都輸到姨姥姥家去了。」

    雲澈的目光淡淡的掃視了一下周圍,焚絕城的陰沉冷笑、一些自認為優越的宗門弟子那滿是嘲諷的嘴臉,還有眼前付殷傑那兇狠而蔑視的眼神,他盡收眼底。嘴角一動,雲澈微微的冷笑了起來。

    就憑你們,也配對用輕視的姿態對我評頭論足?也配嘲笑我?

    「我要廢了你!!」裁判的聲音一落,付殷傑便舉起巨刀,大吼著沖向雲澈。在外人看來,這是因為雲澈讓付岩傑大失顏面,還傷的不輕,因而付殷傑這番憤怒再正常不過。但云澈卻是很清楚他的「怒」是因為什麼。

    雲澈不屑的一笑,在不少人的驚呼聲中,直接空手迎著付殷傑的巨刀撞了上去,手背瞬間撞擊在了大刀的刀背上。

    隨著一聲刺耳至極的破碎聲,付殷傑灌注著雄厚玄力的大刀直接崩裂成數截,還沒等付殷傑驚叫出聲,雲澈的右腳已飛起,踹在了他的胸口。

    付殷傑的身體沿著玄力屏障滑落在地,癱在地上,已是昏死了過去。

    「哼!」雲澈淡淡的一聲冷哼,看也不看一眼付殷傑,面無表情的走下論劍台。

    【咱們的24小時訂閱一直都是龜速上升的……但這兩天居然忽然停滯不前了!啊啊啊啊……這不科學啊!親們,求點訂閱數據開心下~~~~(>_)~~~~】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