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些嘲諷的、蔑視的、起鬨的、評頭論足的……在這一刻全部傻眼,就連焚絕壁和焚絕城的神色都出現了剎那的僵硬。

    雲澈第一擊敗付巖傑,他們還可以理解爲是付巖傑輕敵加倒黴,被雲澈無比巧合的擊中了要害從而瀉力。但剛纔,付殷傑的那一刀,任誰都看得出用了全力,絲毫沒有留手,那凌厲的刀風幾十丈外都能聽的一清二楚,這樣的全力一刀,同級對手一般只能選擇迴避,硬擋都不一定能完全擋下來。

    而云澈非但沒有躲避,反而空手迎擊,一瞬便用手掌將灌注玄力的巨刀給震碎,同時又是一腳……僅僅是輕描淡寫的一腳,便讓付殷傑瞬間潰敗,當場昏迷。

    就算是白癡,也不可能再以爲這僅僅是巧合。

    至少,那些用居高臨下的姿態不斷嘲諷、起鬨、秀着優越感的宗門弟子,沒有一個能做到。他們集體收聲,再也吐不出半個蔑視的字眼,全部呆呆的看着雲澈,原本輕視和傲然的目光,此時變得一片呆滯,甚至還帶了微微的忌憚和畏懼,臉上更是火辣辣一片。

    “他……他真的是真玄境?”

    “可能是測玄石出現問題了吧。”

    “付巖傑秒敗,付殷傑秒敗,兩人一個靈玄境二級,一個靈玄境三級……那樣的力量,怎麼可能只有真玄境?”

    雲澈的第二戰,他結束的乾淨利落。原本,他還想在小組賽上儘量表現的委婉些,省得被太多人注意上,但沒想到,比賽剛一開始,便有人已準備暗算他,而且還是來**天門的暗算。既然如此,他也沒必要收斂什麼了。他秒敗付殷傑,給了所有蔑視他的人一個狠狠的耳光,同時也在向焚絕城宣告……想要暗算我雲澈,起碼先找個足夠資格分量的!

    “父親,你看到沒有?”目睹了剛纔那短暫至極的一戰,凌雲轉過目光,低聲道。

    “嗯,”凌月楓緩緩點頭:“的確驚人,還要超過我的預料。”

    少許,他又淡淡的加了一句:“或許比我現在重新預料的,還要驚人。說不定,他有殺入百強的實力!一個真玄境玄者踏入排位戰百強,這會創造一個無比驚人的歷史。”

    凌雲徐徐點頭:“我也這麼認爲。我非常好奇,他只是一個蒼風玄府的弟子,斷然沒有資源和玄功上的優勢,卻可以把玄力運用出遠超玄力等級的威力……他究竟是怎麼做的?難道真的是天賦異稟到這種程度?”

    在排位戰正式開始之前,雲澈便受到了極高的關注度,連續兩場的秒勝之後,他受到的關注度更是直線上升。只不過前者的關注帶着蔑視的性質,後者,則是震驚和難以置信。一個真玄境的弟子竟然連敗兩個靈玄境的對手,還都是秒敗!不僅僅是那些年輕弟子,就連陪同而來,叱吒風雲的長者,心中也都生出了不小的驚詫。

    雲澈的第三場比賽開始時,周圍再也沒有了起鬨聲,關注這場比賽的人數也再度暴漲。這次的對手玄力處在靈玄境三級,但已完全沒有了勝券在握的姿態,反而謹慎了許多,在連番試探之後,才揮舞武器,捲動玄力攻向雲澈。

    對於他的攻擊,雲澈看都不看,右臂直線伸出,摧枯拉朽般直接穿透對手的重重劍影和玄力防禦,正中他的胸口正上方,將他打的凌空連翻十幾個跟頭,落地時已頭暈目眩,手中的長劍也不知飛向了哪裏。

    “多謝……手下留情,我認輸。”對手晃晃蕩蕩的站起身來,向雲澈感激的一拱手,然後認輸下臺。他很清楚,雲澈剛纔那一擊完全可以將他輕鬆轟成重傷,但他空中的接連翻滾,讓他所受的強橫力量也被層層卸掉,落地之時基本毫髮無傷。

    “蒼風皇室雲澈勝!”

    第三戰,依舊秒勝!

    這次,所有看向雲澈的目光中,再也沒有了一絲的蔑視和嘲笑……唯有震驚和深深的難以置信。

    或許是運氣好,雲澈這一組並沒有什麼高手,連個像樣的中手都沒有,一天下來,雲澈共打了五場比賽,每一場都是輕鬆獲勝。每一次的勝利,也讓他的名字更深的印入所有人的心中。

    每一屆的排位戰,都會有一個或多個的黑馬出現,但從未有過如此誇張的黑馬!真玄境的實力,所有參賽弟子中的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都有着一個大境界瓶頸的差距,卻在第一輪小組賽,五戰五勝!

    時間漸至黃昏,第一天的賽事也就此落下了帷幕。三十個論劍臺,足足進行了兩千多場比賽,這麼多場之中,必然不乏精彩絕倫和驚險萬千的比賽,但,第一天的比賽結束後,被談論最多的卻不是這些,而是那個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的超級黑馬——雲澈。

    不對……若一個其他宗門弟子,戰勝了來自四大宗門的同級弟子,這樣的可以稱之爲黑馬。但云澈的玄力等級卻是實打實的擺在那裏,卻連番跨越數級戰勝對手,這已不能稱之爲黑馬,而是一個足以讓所有人驚然的怪胎。

    “哈哈!姐夫,你都不知道那些人的表情有多麼的精彩,看他們的樣子,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嘿嘿,我就知道,姐夫一出手,一定能把他們嚇一大跳。”夏元霸眉飛色舞的道。那興奮的樣子簡直像是自己在排位戰獲得大勝一樣。

    “我看過第十五小組的資料,裏面並沒有什麼強者,至少四大宗門的弟子一個都沒有,只能說我們運氣不錯。”秦無傷平靜的道:“所以,雲澈,不要因爲今天幾場勝的太容易就沾沾自喜,你今天遭遇的對手,實力都處在下下游,沒有一個有資格進入前七百。”

    “我明白。”雲澈點頭。

    這時,他們的前方,五個一身白衣,冰靈飄動的仙影徐徐走來,一眼望去,就如看到五個碧波仙子踏雲而來,讓人有了剎那如臨仙境的感覺。

    看到她們,雲澈微怔,下意識的停住腳步。

    “啊……是姐姐!”

    “姐姐,姐姐!”

    和夏傾月這樣的傾國美女一起長大,再加上大腦少好幾根筋,夏元霸對美女有着相當強大的免疫力,這些冰雲仙宮的絕色女子配上她們的超凡氣質,足以讓閱歷豐富的長者都長時間失神,就更不要說血氣方剛的少年人。但夏元霸卻完全沒這方面的困擾,直接驚喜的呼喊一聲,奔着夏傾月小跑了過去,對她周圍的冰宮女子幾乎視而不見。

    “元霸?”夏傾月美眸一訝,停住了腳步,對在這裏碰到夏元霸措手不及,看着長的更加高狀的弟弟,她眼眸中的清冷全部離散,聲音帶着驚訝柔柔的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夏元霸巨大的身軀停在夏傾月面前,滿臉的激動。夏傾月之前一直留於家中,夏元霸還是第一次和夏傾月分離那麼長時間,免不了想念牽掛,現在終於碰面,他當然是喜不自勝:“姐姐,我和姐夫都已經不在流雲城了,我們先是到了新月城,又在八個月前一起去了蒼風玄府,我這次是陪姐夫一起來參加排位戰的,就知道會遇到姐姐。姐姐你現在變得好厲害,你今天的每場比賽我都看了,要是老爹知道你現在變得這麼厲害,一定會高興壞的……姐姐你在那邊過的好不好?有沒有人欺負你?什麼時候回家……”

    興奮的夏元霸一大堆話向着夏傾月倒了出來。他口中的“姐夫”讓夏傾月身邊的水無雙與舞雪心同時側目,齊齊露出異樣的神色。

    “……”夏傾月目光一恍,看向了就在前方的雲澈:“元霸,難道他……是……”

    “呃?”夏元霸看了一眼雲澈,又看了一眼夏傾月,摸了摸腦袋,瞪大眼睛道:“他是姐夫啊。才一年半沒見,姐姐就認不出來了?奇怪,姐夫這兩年的樣子明明沒怎麼變啊。”

    夏傾月:“……”

    夏元霸的話,楚月璃同樣聽的一清二楚,她眸光一轉,微帶驚色的看着雲澈:“你就是流雲城和傾月完婚的那個蕭澈?”

    “啊?”水無雙和舞雪心同時一聲不受控制的驚呼,瞪大美眸看着雲澈。

    唯有楚月嬋,雖然也停住了腳步,但卻眸光冷凜,目不斜視,宛若**於塵世之外。

    雲澈這個超級黑馬今天引起了全場的關注,自然也包括冰雲仙宮。但對於夏傾月和楚月璃來說,雲澈雖然和她們所知道的蕭澈長的幾乎一模一樣,但卻從未認爲雲澈就是蕭澈,因爲兩人的差距實在太大太大,大到了可以說處在兩個完全不同,也不可能有交集的世界,她們都堅信,這個雲澈,不過是和蕭澈長的極其相似而已。

    水無雙和舞雪心更是沒有想到,這個她們議論了好久的人,居然就是夏傾月所嫁的那個夫君。可是,她嫁的那個人不是據說玄脈殘廢,終生只能是個廢人麼?怎麼會……

    雲澈向前一步,恭敬道:“蒼風玄府弟子云澈,幸會冰雲仙宮幾位仙子。弟子在流雲城時,的確名爲蕭澈,但如今,弟子姓雲名澈。”他目光轉向夏傾月,微微而笑:“傾月,好久不見。”

    夏傾月微微頷首,作爲迴應,姿態清淡柔雅。

    從雲澈口中得到肯定回答,楚月璃眸光動盪,滿是震驚。

    當初蕭澈被趕出蕭門,她在上空目睹了整個過程。那時的蕭澈依舊是玄脈殘廢,而且是那種從小延續到成人,根深蒂固的殘廢,根本不可能修復……而,就算那之後的第二天,他就有了天大的奇遇,讓玄脈得以復原,也纔過去了十八個月而已。恢復的玄脈,必然從頭練起,也就是說,雲澈從零開始到如今的真玄境十級,只用了十八個月!!

    這是縱然身爲“冰雲七仙”的她,也難以完全相信和接受的事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