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起來,你應該是遇到了某個奇人,使得你脫胎換骨,這也是屬於你的造化。”楚月璃微微頷首:“如此一來,相信傾月也會更加放心。不過……”她的眸光變得冰冷起來:“我希望你不要忘記傾月冰雲仙宮弟子的身份,更不要忘記我冰雲仙宮爲什麼會允許她與你完婚。我不希望你擺脫殘廢之身後,滋生其他什麼不該有的想法。”

    雲澈淡淡一笑,道:“前輩放心,弟子對傾月只有無限的欣賞和無限的感激,斷然不會做出任何讓她爲難的事。”

    這句話雖然是在應承楚月璃的話,但背後還隱藏着另一層意思……不做會讓她爲難的事,至於不會讓她爲難的嘛……

    楚月璃眸光看了楚月嬋一眼,她知道楚月嬋性子孤冷,從不喜歡與外人久處,當下說道:“我們走吧。”

    “元霸,照顧好自己和父親。”夏傾月向夏元霸輕輕一語,一雙美眸從雲澈的臉上一掃而過,便隨着楚月嬋與楚月璃離開。

    “啊啊……姐姐,我還有好多話要和你說!”

    雲澈一把拉住有追上去趨勢的夏元霸,搖頭道:“好了元霸,不要過去了。自從她入了冰雲仙宮,便已不再是你們夏家的人,而是屬於冰雲仙宮了。冰雲仙宮不像我們所在的蒼風玄府,一旦進入,便終生是冰雲仙宮的人,縱然哪一天死去,也只會長眠於宮中。”

    “哦。”夏元霸似懂非懂的點頭,然後又咧着嘴笑了起來:“沒關係,至少姐夫還在。姐姐在那裏纔不到兩年,就變得這麼厲害,她一定很開心的。”

    “……”夏元霸這大心臟,冷不丁的就會讓雲澈久久無言。

    “聽說,這次冰雲仙宮帶隊的是冰璃仙子楚月璃和已經許久沒有出面的冰嬋仙子楚月嬋。楚月璃身邊的那一位,應該就是當年讓無數青年俊傑魂牽夢縈的楚月嬋了。”蒼月走過來說道:“可惜她戴着面紗,真想看看讓我父皇唸叨了半生的‘蒼風第一美女’究竟有多美。”

    “這位冰嬋仙子,倒是和傳聞中的一樣清冷孤傲,僅僅是看她幾眼,就如一種靈魂都快要結冰的感覺,讓我都根本沒有勇氣上前和她說話。”蒼風輕輕拍了拍胸脯,楚月嬋那冷然無雙的姿態,讓她的印象無比深刻,她小心的道:“不過好奇怪,傳聞她一般都是留居在冰雲仙宮之中,經常連續幾年甚至十幾年都不出來,別人想見她一面,比登天還要難,爲什麼這次會來這一屆的排位戰呢?”

    “……興許,是她在冰雲仙宮悶久了,想出來散散心吧。”雲澈隨口道。然後在心中幽幽一嘆,剛纔,他不斷的看向楚月嬋,想與她有目光上的碰觸,哪怕對方只是冰冷無情,甚至毫無感情的眸光……但楚月嬋始終目不斜視,冷若冰雕,面紗之下的雪顏更是一片沉靜,完完全全的無視了他的存在。

    這種無視,比無情還要無情。

    “不過,我老感覺,楚月嬋好像一直在偷看你。”蒼月忽然說道。

    “偷看……我?”雲澈的嘴巴張了張:“她明明站在那裏動都沒動過,你怎麼知道她在偷看我?”

    蒼月螓首一歪,想了好一會兒後,滿臉認真的回答道:“女人的直覺。”

    雲澈:“噗……”

    ——————————————

    “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一個原本徹徹底底廢掉的人,時隔不到兩年,竟然在這排位戰上一鳴驚人。看來在冰雲仙宮的這些年,我着實有些坐井觀天了。”

    楚月璃感嘆着道,顯然雲澈的脫胎換骨給她造成了極大的震撼。

    “姐姐,你是否知道這世上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一個玄脈從小就廢掉的人完全恢復?”楚月璃向楚月嬋問道。但她等了好一會兒,卻沒有得到回答。楚月嬋目視前方,眸光如一潭清澈的死水般毫無波瀾,彷彿根本沒聽到她在說什麼。

    “姐姐?”

    楚月嬋依舊毫無迴應。

    楚月璃沒有再出聲……自從楚月嬋忽然離宮半年回來後,便如忽然換了一個人般,作爲最爲了解她的妹妹,她也已完全猜不透她在想着什麼。

    她的身後,水無雙和舞雪心正一左一右圍着夏傾月竊竊私語着。

    “夏師妹,那個真的是你的弟弟?你們姐弟的差別好大,你這麼柔柔弱弱,你的弟弟卻像個小巨人。”

    “那個雲澈就是你嫁的那個人?居然會在這裏碰上,好讓人驚奇。不過,他長的還蠻好看的……夏師妹,你之所以堅持要嫁給他,是不是對他也有一點點喜歡呢?”

    夏傾月輕輕搖頭:“我嫁給他,只是爲了父親當年的承諾,和他的父親當年的救命之恩,我既然已入了冰雲仙宮,又怎麼會對他產生感情呢。”

    說到這裏,她的腦海晃過了剛看到雲澈時,他和一個一身宮裳,氣質清雅,長相極美的女孩親密走在一起的畫面,心中忽然出現了一絲不舒服……但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很輕很輕,而且一閃即逝,之後便不再出現。

    ————————————

    第二天和第三天,蒼風排位戰第一輪小組賽繼續進行。

    這一輪小組賽,雲澈的確是相當幸運。他所在的這一組五十人中,不但沒有四大宗門的弟子,而且最強者也只有靈玄境五級,但六個靈玄境五級的宗門弟子,他一個都沒碰上。三天時間,他打完十二場,遇到的最強者也只有靈玄境四級……他以十二場全勝的成績出線,進入前三百位,殺入了第二輪小組賽。

    這個成績,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我靠!雖然我承認這個真玄境的傢伙比預想的強的多,居然能越級挑戰,但居然殺入了第二輪小組賽,還是全勝……這尼瑪也太誇張了吧。”

    “這傢伙命實在太好了,遇到的最強對手也才靈玄境四級。我的命怎麼就沒這麼好,遇到的全是一羣變態。我要是換成他,我也能全勝。”

    “得了吧,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你真玄境十級的時候和靈玄境三四級的人交手試試!?”

    “……”

    夏傾月、凌雲同樣是毫無懸念的以全勝的成績結束第一輪小組賽,他們的十二場比賽中,一大半都是對手直接投降,效率簡直不能更高。

    第一輪小組賽結束,夏元霸振臂歡呼,蒼風笑意盈盈,秦無傷則已是高興的合不攏嘴。雖然對雲澈殺入第二輪小組賽有着絕對的信心,但這一刻到來時,他依舊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因爲這可是蒼風皇室歷史上第一次進入第二輪小組賽!第一次有弟子進入前三百位!

    “我馬上傳音給皇上,他得到了這個消息,一定會很高興,興許心情大好之下,病情都會有所好轉。”秦無傷激動無比的說道,然後迫不及待的找了個角落傳音去了。

    “雲師弟,太好了。你創造了我們蒼風皇室在排位戰的歷史哦,父皇知道以後,一定會很高興很高興,如果再進入前一百位的話,父皇就算殯天,也會沒有多少的遺憾……雲師弟,真的謝謝你。”蒼月滿面紅暈,她輕握住雲澈的手,好看的眉毛在歡欣中彎成兩道美麗的月牙兒。

    雲澈剛要說話,忽然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氣拂過他的臉龐,他臉上笑意不變,反握住蒼月的手,輕柔的道:“那……師姐,你要怎麼獎勵我呢?”

    “啊?你想要什麼獎勵?”蒼月眨了眨美眸。

    “我想要師姐……親我一下。”雲澈稍稍側過臉,微笑着道。

    “啊?在這裏?”蒼月看了一眼四周,絕美的臉上一片粉紅色悄然瀰漫,她嘴脣微微翹了翹,忽的向前,在雲澈的臉上快速的吻了一下,然後又連忙低下螓首,心若鹿撞。

    不遠處,正看着雲澈和蒼月的焚絕城手中傳來“砰”的一聲,座椅的第二節扶手也被他盛怒之下直接捏碎。

    “大哥,怎麼了?”聽到聲響的焚絕壁回頭問道。

    焚絕城面部的肌肉抽搐,原本俊美的一張臉此時分佈着道道猙獰,雙目之中,更是充斥着讓人觸目驚心的陰毒:“我要把雲澈這個小畜生……碎…屍…萬…段!!”

    ————————————

    蒼風排位戰的第四天,第二輪小組賽正式開始。與此同時,第一輪被淘汰的一千二百弟子轉入後山的次賽場,進行三百位之後的排位戰,只不過,次賽場的排位戰,關注者就極少了,質量和氛圍上,更是和主賽場的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第二輪小組賽同樣在三十個小劍臺進行,雖然弟子數量壓縮至300人,但每個人卻要打滿整整十五場!同時,這一輪的比賽雖然依舊是“小組賽”,但卻不再分組,每一個人的對手,不再限於一個小範圍,而是在所有進入第二輪的弟子中隨機抽取。從而在最大程度上保證了公平性。

    但公平這種東西,從來沒有絕對的。雖然第二輪不分組,但每一場比賽選到哪個對手,還是要看臉。若是某個人原本有進百強的實力,但卻倒黴到十五場比賽的對手全部是四大宗門的人,那也只能抱頭痛哭,連個說理的地兒都沒有,而另一個人實力只在中游,所遇到的對手卻全部是下游的,估計都能混個全勝。

    當然,這兩種極端的狀況發生的概率極小,每人十五場,整體上還是很公平公正的。

    “七號論劍臺第一場,蒼風皇室雲澈——對戰——霹靂雷閣雷震天!”

    三十個論劍臺的對戰同時進行,雲澈的第一個對手已站在了他的身前,此人身體粗壯無比,年齡雖只有二十歲,但看上去卻像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壯漢,他雙手的武器,是兩把圓形巨錘。

    爆冷全勝進入第二輪小組賽的雲澈在這一輪毫無疑問受到了更高的關注度,看到他的對手時,所有人的心裏冒出一模一樣的想法:這次,這個雲澈敗定了。

    他能敗靈玄境三級,能敗靈玄境四級……但再怎麼妖孽,也該有個限度,而這個雷震天,是威震西北的霹靂雷閣的少閣主!玄力高達靈玄境六級!他雙手的霹靂雙錘,足以將一塊巨石轟成碎渣,若砸在人的腦袋上,直接就能砸個稀巴爛。

    “雲師弟,加油……”蒼月雙手抓着衣角,緊張的低念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