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雲澈淡淡的道。

    如果對方是個高出他數級的人說這話也就罷了,但這話來自一個只有真玄境的人,無疑讓他直接大怒,不再廢話,雙錘揮舞,捲起兩股兇猛異常的風浪,直轟雲澈胸前。

    雷震天的霹靂雙錘每一個都重達八百斤,但在他的手中卻揮舞的無比輕靈,帶起的風聲更是格外沉重。

    砰!砰!砰!砰!砰!砰!

    兇狠無比的連環六錘,全部被雲澈用手背擋下,那密集的碰撞聲完全不像是軀體與重錘的碰撞,倒像是重錘轟砸在磐石之上。這六錘下去,雷震天的臉上浮現驚容,兩個加起來一千六百斤的霹靂雙錘,加上自己的天生神力,居然被對方連續徒手接下!

    而且接下之後,他的手背別說受傷,連紅痕都沒有留下。

    他的身體難道是鐵打的嗎?!

    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接下去!!

    雷震天目光一陰,全身的玄力瘋狂的流動,身體如風火輪般快速旋轉,帶動着霹靂雙錘如暴風般轟砸着雲澈,一下比一下兇狠。

    砰砰砰砰……

    幾個呼吸的時間,幾十錘瘋狂砸落,卻依然沒有沾到雲澈的一絲衣角,全部被他用手背手腕給擋下。雷震天越打越驚,終於一聲大吼,宗門玄功在一瞬間傾力爆發:

    “霹靂雷霆!!”

    霹靂雙錘忽然同時轟下,壓迫力足足比之前強大了數倍,雲澈眉頭一皺,沒有硬接,身體迅速後閃三個身位,雙錘擊空之後,忽然相撞,一道霹靂帶着密度極高的雷電之力驟然迸出,直衝雲澈的面門。

    咔嚓!

    一道平地雷霆在震耳欲聾的響動中炸開,將大片的地面轟的焦黑一片,而云澈已遠遠的後躍出去,落地之時,手臂一招,霸王巨劍已被他雙手握於身前。

    這場排位戰,他終於亮出重劍。

    “我靠!好大的劍!這就是他的武器?”

    “難道是傳說中的重劍?他竟然以重劍爲武器?他揮舞的起來嗎?”

    雲澈的重劍一出,頓時引起大片的驚奇和竊竊私語聲。在論劍臺上,雷震天的臉色卻一陣動盪,因爲他發現,在雲澈拿起重劍時,他整個人完全的變了。

    重劍過於龐大,無論重量、還是大小上,都極難駕馭。但,如此大的一把劍被他抓在手裏,看上去卻是那麼的和諧,沒有哪怕一絲的不協調感,彷彿這把劍就是爲他而生,與他融爲一體,不是被他抓在手裏,而是長在他的手裏,本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雲澈的氣場,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前,他看到的雲澈平淡中帶着些許神祕莫測,但毫無鋒芒,但當他拿起重劍,他卻彷彿看到了一座高不見頂的巍峨大山立於身前,一種“根本不可能戰勝”的念想在心底快速滋生,讓他握着雙錘的手越來越緊,卻久久不敢上前。

    這是個什麼怪胎……重劍類武器,我曾嘗試過,卻完全不能駕馭,只能放棄,這個人不但手持重劍,而且居然能和重劍契合到這種程度……以重劍的特性,就算是一個天才,也起碼要百年甚至幾百年才能到達這種境界……

    一邊想着,雷震天更是汗流俠背。

    “接我一劍!”

    雲澈重劍橫起,身體一晃,五丈距離一瞬間拉近。雷震天迅速收斂心神,大吼一聲,力貫雙臂,傾盡全力的迎擊上去……手持重劍卻移動的這麼快,說不定,這個重劍只是外形巨大,實則比輕劍重不了多少。

    當霹靂雙錘與霸王巨劍相撞時,雷震天才意識到他心中所想只是一個可笑的“錯覺”。一股股遠遠超過他預想的磅礴大力從前方傳來,讓他握錘的雙手連同雙臂一瞬間失去知覺,他整個人也如被狂風捲起,高高的飛了起來……

    砰!!!

    雷震天狠狠的撞在了後方的玄力屏障上,翻滾着落下,摔了個七暈八素,他好不容易站起來時,手裏的霹靂雙錘卻早已不知被丟到了哪裏。

    “還打嗎?”雲澈把重劍往地上輕輕一頓,劍尖所指,堅硬無比的論劍臺直接崩出一道裂痕。若他沒拿出重劍,雷震天倒是勉強可以和他一戰,但他拿起重劍時,雷震天就成了一盤菜。

    可以說,空手的雲澈和拿起重劍的雲澈,綜合戰力處在兩個完全不同的層面。

    想起剛纔那一股足以排山倒海的力量,雷震天雖然並沒有受什麼實質性的傷,但卻再也生不出繼續戰下去的勇氣,一垂首,低低的道:“我認輸……就憑你能駕馭我拼命努力都駕馭不了的重劍,我就輸的心服口服!”

    “雷震天認輸,蒼風皇室雲澈勝!!”

    關注着這場比賽,等着看雲澈慘敗的人們再一次狠狠的傻眼。

    居然連雷震天,都敗在了這個來自蒼風皇室,玄力只有區區真玄境十級的弟子手上!!

    這樣的結果,只能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雲澈的第二場比賽,是一個靈玄境五級的槍系玄者,這次,雲澈直接手持重劍出場,三個照面,便將對手的長槍給砸飛,第四個照面人也給砸飛了出去……

    “……蒼風皇室雲澈勝!”

    第三場…………

    “……蒼風皇室雲澈勝!”

    第四場…………

    “……蒼風皇室雲澈勝!”

    第五場…………

    第六場………

    第七場……

    第八場…

    ………

    ……

    雲澈的比賽,受到的關注度開始越來越高,到後來,只要他一上論劍臺,縱然其他論劍臺上有四大宗門弟子的比賽,絕大多數的目光,也會直接轉到他在的論劍臺上,然後看着他勝利……勝利……勝利……再勝利……還是勝利……他們看向他的目光也一變再變,驚訝……吃驚……震驚……驚駭……到最後都幾乎麻木。

    他們每個人都猶記得排位戰第一天,雲澈上臺測試玄力時,那響徹全場的鬨笑聲,但現在,他卻用一場又一場,每一場都可以被冠以“不可能”和“奇蹟”標籤的勝利回敬那些嘲笑他的人一個又一個響亮的耳光。

    每一場比賽一開始,人們都會以爲他這一場肯定會敗了,但他依然會勝……人們開始想看他的首敗會在那一場,但他們依然失望了,第一輪小組賽,雲澈十二場全勝,如今第二輪小組賽一場又一場的過去,他依舊一路勝過來,沒有讓他們等到一場敗績。

    如果這是個靈玄境頂峯,或者哪怕只有六七級的玄者,那麼一路勝過來,所有人會驚歎,但不會覺得無法接受。但這個雲澈……他卻是隻有區區的真玄境玄力!一個他們認爲根本不配參加排位戰的玄力境界。

    卻橫掃了一個又一個靈玄境的絕頂天才!

    也橫掃了他們的認知。

    щшш▪тTk Λn▪C〇

    隨着雲澈勝場越來越多,秦無傷的神色也越來越激動。當雲澈的第十場對戰勝利時,他激動的從座位上站起來,頃刻間老淚縱橫……因爲有了這十勝場,就算後面的五場全敗了,個人排位也足以進前一百位!蒼風皇室的勢力排位,更是有可能直接進入到前五十位!!

    這不僅打破了蒼風皇室在排位戰上從未進入過前百的歷史,而且是狠狠的打破!

    蒼月雙手捂着嘴脣,同樣已是淚染雙頰。她看着從論劍臺上走下的雲澈,視線變得越來越朦朧,心中一遍遍的呼喊着:父皇,你看到了嗎?雲師弟已經帶着我們衝進了前一百位……父皇,你的夢想真正的實現了,我們蒼風皇室這一次揚眉吐氣,再也不會被人恥笑……父皇你看到了嗎……看到了嗎……

    有人歡喜,也有人暴怒。焚天門坐席處,焚絕城一臉陰沉,肺都快要氣炸了。他現在非常的後悔親自到來這天劍山莊,否則也不至於惱怒到極點卻又無法親自動手,壓抑的幾乎想死。他想看到雲澈出醜,想看到他被對手暴虐,但,他看到的卻是雲澈一次又一次的出風頭,一次又一次的賺足所有的眼球,甚至把四大宗門弟子的風頭都給壓了下去。

    這兩輪小組賽,簡直都成了他個人的表演賽!!

    “大哥,你完全不必要爲了這麼一個小人物生這麼大的氣。”焚絕壁慢悠悠的道:“他能贏到現在,我只能說是他的運氣實在太好了,第一輪小組賽,被分到了平均實力最差的一個組,這第二輪,嘖嘖,你看看他都遇到些什麼渣渣對手?到目前爲止,最強的才靈玄境六級,要是隨便遇上個排位前十的某個宗門的弟子,早就被揍的親媽都不認識了。”

    “哼!”焚絕城斜眼看他一眼:“你在真玄境十級的能力,能戰勝靈玄境六級的對手嗎!”

    焚絕壁一時語塞,然後又無所謂的撇了撇嘴:“你要是這麼說的話,他的確是個怪胎。不過現在,我倒是希望他再繼續贏下去,一直贏到……勝場數排到前三十二位。”

    焚絕城目光一閃:“你是說?”

    “嘿嘿!若他真排進前三十二位,進入了淘汰賽,再不幸遇到我的話,嘖嘖……”焚絕壁舔了舔嘴角,臉上露出毒蛇般的笑:“我有的是辦法讓他這個怪胎變成廢物。親手毀掉一個怪胎級天才的快感,大哥你是知道的,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美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