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沉默了很久,心中唯有震驚。~~~~

    那個時候,他雖然確定夏傾月的玄力絕對不止初玄境十級,但對她真實玄力的猜測,也只是入玄境,最多入玄境巔峰,但沒想到,那時的夏傾月,竟和現在的自己一樣是真玄境十級!距離靈玄境也只差一步之遙而已。

    那時候他根本不可能想的到。因為對一個流雲小城來說,十六歲的真玄境巔峰,簡直比神話還要虛幻。

    如果那個時候,她直接把自己十六歲便已真玄境十級的玄力展示出來,那麼轟動的,將不僅僅是一個流雲城,周圍所有的城,包括蒼風皇室都會被深深驚動,那時,夏傾月就根本別想安心的停留在流雲城之中。

    也難怪冰雲仙宮竟會看中夏傾月,她的天賦,竟然驚人到如此程度!

    「原來如此,應該是你的師父怕你的玄力太過驚世駭俗,所以用什麼方法幫你掩下,讓你的玄力氣息只有初玄境十級,對吧?」

    夏傾月微微點頭。

    「第三個問題,」雲澈的目光直視夏傾月,平靜之中帶上了些許的侵略性:「我想知道,你在冰雲仙宮的這段時間裡,有沒有偶爾會想起我?」

    「……」夏傾月沉默了,少頃,她轉過身去,輕聲道:「時間已不早了,明日還有比賽,早些休息吧,傾月也該回去了。」

    說完,不等雲澈回應,她已蓮步輕移,隨著雪衣的輕輕飄起,她的身影已快速遠離……走的毫不猶豫。

    雲澈沒有追趕,他微一提氣,用足夠被她聽到的聲音輕喊道:「明天之後,我一定會進入到最後的三十二位戰!如果在三十二位戰上我們相遇,我希望,你一定不要對我手下留情!!」

    他的聲音緩緩盪開,夏傾月的身影,也已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

    蒼風排位戰第六天,也是第二輪小組賽的最後一天。

    目光聚焦最多的,依然是雲澈所在的比賽,所有人都想看看,這個玄力在所有參戰弟子中倒數第一的人,怪胎級別的超級黑馬,究竟能在這場排位戰中走到多遠的距離。

    自昨日第二輪小組賽的十連勝后,雲澈的連勝並沒有在今天的小組賽中止,而是在一片又一片的驚呼聲中,一場接一場的繼續著。

    第十一場:

    「……蒼風皇室雲澈勝!」

    秦無傷激動的雙手握緊,恨不能毫無風度的振臂高呼。

    第十二場:

    「……蒼風皇室雲澈勝!」

    秦無傷激動的站起,嘴唇一陣哆嗦,雙手在顫抖間都不知該放到哪裡。

    第十三場:

    「……蒼風皇室雲澈勝!」

    秦無傷的黑鬍子都開始顫抖起來,他的口中一遍遍的叨念著:「前五十……前五十……前五十了……」

    個人排位進前五十名,這是他曾經連想都不敢想的排位!他一直以來的夢想和蒼萬壑一樣,不過是希望勢力排名能進前百位,而如今,雲澈一個人,已讓整個皇室取得了比夢想的目標要高出不知多少倍的排位……他可以想象的到,蒼萬壑得到這個消息時會激動成什麼樣子。

    …………

    第十五場,也是最後一場:

    「……蒼風皇室雲澈勝!」

    「蒼風皇室參賽弟子云澈,第二輪小組賽十五場全勝,直接晉級明日淘汰賽!」

    裁判宣布這個成績時,用一種無比驚異的目光看著雲澈……十五連勝,在歷屆排位戰中,四大宗門之外的弟子取得這個成就的極少,但也不是沒有。而,以真玄境十級的玄力取得十五連勝……

    裁判的心中瘋狂的翻騰著一句話……這是開的哪門子國際玩笑!是我瘋了還是整個大陸都已經瘋了!

    雲澈之外,夏傾月、凌雲、焚燼、蕭狂雷等四大宗門的弟子也都是以全勝成績結束第二輪小組賽,也都不需排位,直接晉級明日的淘汰賽。

    「全勝……三十二強……就算明日的淘汰賽,他取得倒數第一名,個人排位也保底是第三十二位……」秦無傷的屁股已很久沒碰觸到座椅,激動的根本無法坐下,他口中夢囈般的念叨著,每一個字都帶著深深的顫音。這一刻,他深深的感覺到自己一定是在做夢,又深深的害怕的這只是一場夢……

    相比之下,蒼月要平靜的多。畢竟,她不像秦無傷那般承受了很多屆排位戰慘淡成績所帶來的恥辱、憤慨和不甘,亦沒有他那麼多年一直夢想著吐氣揚眉的渴望。看著雲澈擊倒一個又一個的對手,走向越來越高的高度,引發全場越來越高的驚呼,她心中的喜悅、自豪、滿足感滿滿的,回想著當初和他在新月城的相識,和後來的點點滴滴,她不自覺的微笑起來。

    他是一個總能帶來希望、驚喜和奇迹的人……

    和他的相遇,是我這輩子最幸運,最奇迹的邂逅。

    「真是個讓人始料未及的結果,我本以為已經很是高估他,沒想到,卻依然大大的低估了。他竟然以全勝的成績進入了前三十二位。以真玄境取得這樣的成就,可謂前無古人,今後,也基本不可能再出現一個了。」看著十五場連勝後走下論劍台的雲澈,凌雲峰由衷的感嘆道。

    「嗯。」凌雲緩緩點頭。

    「不過,他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不得不說,運氣也佔了很大一部分。畢竟,兩輪小組賽,他都沒有遇到大宗門,尤其是我們四大宗門的弟子,否則,根本不可能一直連勝下去。但拋開這一點,他能以真玄境的實力走到這一步……後生可畏啊。」

    「父親,但凡能越級戰勝對手的,無外乎三種可能,一種是玄力運用的天賦極高,能發揮出玄力兩倍甚至多倍的威力,第二種是玄功玄技的強度極高,足以碾壓對手,第三種,則是天賦異稟,天生擁有神力、剛體或劍意之類特殊屬性。其中最多的,是玄功玄技的強度碾壓……父親,你能看的出他用的是哪種玄功嗎?」凌雲慎重的問道。

    凌月楓卻是搖頭:「他的玄功,我完全看不出,他無論拳腳,還是重劍,玄力的釋放都是剛猛無匹,直放直收,給我的感覺反倒像是只有單純的玄力,而沒有任何玄功的存在,但就是這單純的玄力,強度之上卻遠遠的超過真玄境的界限……能跨越如此大幅度戰勝對手,我也是平生僅見。看來戰後,我有必要找他聊上幾句了。」

    凌雲微帶驚訝的看了父親一眼。自他出生到現在,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父親對一個青年人產生如此的好奇。不過雲澈,也的確有這樣的資格。

    第二輪小組賽后,根據勝場數,直接決出排名前一百位的宗門弟子,其中,排名前三十二位的弟子在明日的主劍台進行最後的淘汰賽,百位之後,以及三十三位到第一百位,分別轉入不同的次賽場,進行所在名次區間的排位戰。

    淘汰賽,排位戰的最後一個階段,也是整個排位戰的核心所在,因為這是從一千五百多個參戰弟子中,所決出的最強三十二人!代表著蒼風帝國如今年輕一代最最巔峰的實力!淘汰賽雖只有三十二人,卻持續整整五天,比任何一輪小組賽都長。賽場也不再是小劍台,而是龐大的中心主論劍台。

    ————————————

    翌日清晨,天剛蒙蒙亮,天劍山莊論劍台便已熱鬧起來。

    蒼風排位戰最後的三十二位戰,終於開始!

    主論劍台中心暫時立著一塊巨大的玄石,上面顯示著進入三十二位賽的三十二個人的名字,以及其所在的宗門。這三十二個名字中,四大宗門的十二個弟子,全部在列,一個不少。

    而在這排位戰歷史上,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如果上面少了哪怕一個,反而是不正常的。四大宗門與其他宗門的差距之大,由此可見一斑。所以,這最後的三十二位戰,還有一個名字叫「四大宗門爭霸戰」,毫不誇張。

    「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們蒼風皇室的名字,居然會有出現在上面的一天。」秦無傷看著場中的那塊巨大玄石,神色之中竟帶著深深的虔誠。他昨夜激動的一夜未眠,今晨又早早的來到這裡,激動的心情無論如何都無法壓下。

    玄石上的名字一個比一個震撼,宗門的名字也一個比一個驚人,秦無傷相信,雲澈在這場排位戰的步伐,也就到此為止了,因為其他三十一個人,每一個都根本不是他之前所遭遇的對手可比。但縱然他第一場就敗了,這場排位戰的收穫,也已無比之遠的超出預期,他沒有什麼不滿足的了。

    「請參加三十二戰的參賽弟子上台抽取對戰順序!」

    三十二位戰全程只有一個裁判,那就是凌無垢。隨著凌無垢的一聲大喊,三十二個人依次上台,抽取了自己的對戰號碼。

    「雲師弟,是幾號……啊?居然是……一號!」

    蒼月拿過雲澈手中的牌子,上面的數字,赫然是個大大的「一」。

    也就是說,今天的比賽,雲澈首輪便會上場!

    「第一個就第一個吧,也省的等到不耐煩。」雲澈無所謂的道。

    「雲澈,你能進到三十二位戰,已經非常非常了不起了。」秦無傷開口道:「不過,三十二位戰,每一個對手都非同小可,尤其是四大宗門的弟子,你之前沒有遇到過,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可怕。所以,在今天的比賽上,如果覺得無法戰勝,早點認輸也一點都不丟人,你已經創造讓所有人震驚的奇迹了,千萬不要過於逞強,否則萬一受到對手的惡意創傷,就不妙了。這一屆的排位戰,你走到這裡,已經足夠了,下一屆的排位戰,才是你真正的舞台。」

    雲澈點頭:「秦府主,你放心,該進的時候我一定進,該退的時候,我也不會無腦逞強。」

    「那就好。」秦無傷笑著點了點頭。

    握著自己的號碼牌,看著前方龐大的中心論劍台,承受著一束束意味各異的目光,雲澈真切的感覺到,這場排位戰到了現在,對他而言完全不是秦無傷所表達的終點……

    而是真正的開始!!

    【沒錯,排位戰才剛剛開始,之前的小組賽都是走(cou)過(zi)場(shu),真正的比賽現在才開始。話說,在火星的上上一本書里,豬腳和花祈夢在論戰的決賽對決上整整打了十幾章……我在想,要是接下來的比賽每一場都來個十幾章,嗯……我相信你們一定不會打死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