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着三十二人全部抽得自己的號碼,三十二位戰的對戰順序,也出現在了玄石上面。

    這個對戰順序一出,頓然引發了衆人的紛紛議論聲。

    三十二位戰總分兩組,每組十六人。每一場對戰,便會淘汰一人,兩組最後勝出的兩人,將進行最終的對決,決出這次排位戰的首位和次位。

    但,這通過所有參戰弟子所抽取的號碼來進行劃分的兩組,平均實力上卻分明存在着相當巨大的差距!

    蒼風排位戰的最後,都會演變成四大宗門的排位戰,幾百年來都是如此,這次也不會例外,因而要比較兩組的實力,對比一下兩組人中四大宗門弟子的數量和質量便可一目瞭然。

    第二組,四大宗門的弟子共有七個人,分別是:天劍山莊的少莊主,在任何人眼中百分之百會奪得首位的凌雲,冰雲仙宮的水無雙、舞雪心、夏傾月,全部在這一組,兩外三人,分別是蕭宗的蕭狂雷、蕭震和焚天門的焚燼!!

    四大宗門在這場排位戰的核心弟子,全部在第二組!

    凌雲自不必說,玄力高達地玄境三級,傲視全場。水無雙、舞雪心、焚燼、蕭狂雷、蕭震都是靈玄境九級,玄力在這次排位戰都僅次於凌雲,也都有可能取得次位。最低的夏傾月,也有靈玄境八級。

    反觀第一組,屬於四大宗門的弟子僅有五個,而且全部是各宗門的第二、第三線,分別是天劍山莊的凌飛宇、凌傑,蕭宗的蕭楠、焚天門的焚絕壁,焚元戈。

    其中,只有凌飛宇是靈玄境九級,其他人:焚絕壁靈玄境八級,凌傑年紀太小,只有靈玄境六級,蕭楠和焚元戈同樣年紀尚小,這次來是以歷練爲主,分別只有靈玄境六級和靈玄境七級。

    兩組的差距,大的出奇!

    “這兩組的實力差距也太大了吧?以前的排位戰,兩組的差距有這麼大過嗎?”。

    “從來沒有過。不過這都是根據參賽弟子自己隨機抽到的號碼排列,出現這種狀況也沒有辦法。只能說,分到一組的那些人,太幸運了。二組的那些核心弟子,隨便拿出一個都能碾壓一組的全部。”

    “反正不管怎麼樣,最後的勝者都只會是凌雲。”

    “太好了,雲師弟所在的一組頂尖強者很少。”看到比賽安排,蒼月開心的道。

    秦無傷也是笑着點頭:“不是很少,是基本沒有。看來,幸運之神一直在眷顧着我們。如果運氣繼續好下去,說不定雲澈不會止步於三十二強賽,說不定能擠入十六強!如果那樣的話,那可真是奇蹟中的奇蹟。”

    “第一場比賽就是姐夫的,姐夫的對手……啊,是蕭宗的蕭楠!哇,是蕭宗的啊……額,不過這個蕭楠的玄力是靈玄境六級,姐夫之前已經戰勝了很多靈玄境六級的對手,這一場,一定也能贏!”夏元霸滿是期待的道。

    “不,”秦無傷遠沒有他那麼樂觀:“同一等級,四大宗門弟子的實力,遠不是其他宗門弟子可比的。這個蕭楠雖然只有靈玄境六級,但他就算是戰勝其他宗門靈玄境八級的弟子,也並不奇怪。這也是爲什麼,他能以這樣的玄力進入三十二強……雲澈,千萬不要大意。若事不可爲,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

    “是。”雲澈應聲。

    論劍臺上,展示完出戰順序的玄石被凌無垢收起,他朗聲道:“三十二位戰出戰順序已確定,第一場對戰馬上開始,對戰雙方:蒼風皇室雲澈、蕭宗蕭楠,請馬上做好準備,並在六十息之內上臺!”

    雲澈毫不拖泥帶水,當即起身,走向了論劍臺,他的身後,響起了蒼月和夏元霸帶着緊張的加油聲……畢竟,他這次面對的,是四大宗門的弟子!

    “楠兒,去吧,這次的對手,你應該足以輕鬆獲勝,但只是‘應該’,而非‘絕對’,記得爺爺說過的話,無論對手是誰,都不可以輕敵。”蕭無機向蕭楠叮囑道。

    “是,爺爺。”看到雲澈已上臺,蕭楠也站起身來,微一提氣,身體高高躍起,凌空一縱幾十丈,然後輕飄飄的落在了論劍臺上,與雲澈相對而立。

    “雲澈……這個名字,怎麼總覺得以前在哪裏聽過。”看着臺上的兩人,蕭無機皺了皺眉,低聲自言自語道。

    “蕭楠的第一個對手,居然就是這個一路靠逆天的運氣爬上來的黑馬,嘿,還真是走運,如果他這都輸了,那簡直丟人到老家了。”旁邊的蕭狂雷低聲道。

    臺上,蕭楠已拿出自己的武器,一把寒光閃閃的碧綠之劍,此劍名爲風靈劍,是一把強大的地玄器,他握劍向雲澈一拱手:“蕭宗劍宗弟子蕭楠,請賜教!”

    因爲蕭狂雲的關係,雲澈對蕭宗的印象極差,不過這個蕭楠顯然和蕭狂雲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類型,面色堅毅,彬彬有禮,而且面對他這個“極弱”的對手也是滿目凝重,毫無輕視之色。雲澈也點點頭,拿出霸王巨劍:“蒼風玄府弟子云澈……請賜教……凌長老,不用等六十息,我們已經可以開始了。”

    “好!”凌無垢點頭:“三十二位戰第一場對戰——開始!”

    凌無垢的聲音一落,原本喧囂的論劍臺霎時安靜一片,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論劍臺上,但卻並不是盯着來自蕭宗的蕭楠,而是看着雲澈。這是玄力等級相差極爲懸殊的兩人,但這一次,卻沒有一個人再發出嘲諷、蔑視,或者直接斷言云澈已經必敗,因爲在雲澈之前的比賽中,人們每次說出相似的話時,雲澈都會回敬一個讓他們目瞪口呆,面紅耳赤的結果。

    現在,更多的人想知道,以真玄境的玄力奇蹟般闖到三十二強的這個雲澈,有沒有可能再次創造奇蹟,將這個蕭宗弟子也打敗。

    期望看到戲劇化的結果,某種概念上來講,也算是人的一種潛在本能。

    論劍臺上,在凌無垢話落之後,一股凌厲的風暴陡然從蕭楠的身體和風靈劍上釋放而出,然後圍繞着他的身體肆意遊走着,這股風暴並不強烈,但卻凌厲無比,就如無數把刀子在混亂的飛舞,縱然是遠離論劍臺中心的看衆,都能隱約感覺到一種讓人心驚膽寒的鋒利氣息。

    反觀雲澈,在這樣的驚人氣場之下,卻是面不改色的看着蕭楠,無論身體、重劍,都毫無動靜,更沒有要主動攻擊的跡象。

    “接招……風極劍!!”

    蕭楠手中風靈劍猛然前指,霎時,他周身的風暴混合着數十道劍影,帶着凌厲到讓人膽寒的風聲卷向雲澈,所到之處,堅硬無比的論劍臺臺面被撕扯的片片破碎。

    這一劍之威,引得全場四處驚呼。

    “哇啊啊……好,好可怕的劍勢!”夏元霸一聲驚呼,目中滿是驚恐,連他一個只有初玄境的入門玄者,都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一劍的可怕。

    “四大宗門的優勢之一,便是他們極其強大的玄功玄技!這一劍,同等級的對手,四大宗門之外的弟子無人能正面接下!”秦無傷凝重道。

    “快躲開!”蒼月緊張的低呼道。

    風暴與漫天劍影同時鋪面而來,雲澈卻依然是一動不動,彷彿已經嚇傻。直到風暴與劍影臨近身前,將他的頭髮和衣袂全部強烈的吹起時,他纔有了動作……上一秒,就如一座巍然不動的高山,下一秒,卻忽然變成了一座轟然爆發的火山。

    五十四玄關全開,狂暴的玄力在一瞬間轟然爆發,手中的霸王巨劍迎着劍影風暴猛然掃去,帶起一個巨大的力量漩渦,重重的迎擊在蕭楠的劍影風暴上。

    砰砰砰砰……

    激烈的碰撞聲震耳欲聾,重劍的那一揮之力,宛若釋放出了一條猙獰的蛟龍,以它強橫無匹的身體和爪牙兇猛的衝擊着風暴劍影,碰撞聲中,蕭楠釋放出的風暴劍影,在重劍的一揮之力下被層層絞碎,完完全全的消逝在了那裏……而重劍的威力卻沒有就此散盡,繼續向前,帶起一股洶涌的勁風吹過蕭楠的身體,讓他剎那的窒息之下差點被衝擊的倒退。

    什……什麼!?

    蕭楠的雙手和心魂同時顫蕩,臉上露出了濃濃的不可置信。

    面對雲澈,他沒有輕敵,剛纔的那一劍,雖不是他的絕招,但也是最強的幾個劍招之一,這一招釋放之後,他確信雲澈根本不可能正面接下,唯一的選擇就是全力避開,而他的手已牢牢抓在劍柄之上,視線死死鎖定他的方位,等他移位之後會閃電般追擊,打雲澈一個措手不及,手忙腳亂,從而佔得先機,速戰速決。

    他怎麼都沒想到,雲澈選擇的卻不是迴避,而是正面迎接……而且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劍,便完完全全的接下了!

    “他竟然……接下來了!”

    “這個雲澈真的是真玄境?蕭楠的這一劍,就連我,都不可能正面接的下來!”

    周圍的看者們在極度的震驚中近乎麻木,這個雲澈簡直就像是個怪物,一次又一次的將各種不可能**裸的呈現在他們眼前。尤其是深知那一劍威力的蕭宗之人,都是臉色一陣疾變。

    雲澈踏前一步,全身玄力涌動,重劍橫掃而去,霎時,論劍臺之上颳起一陣恐怖之極的風暴,在這股風暴之下,蕭楠別說呼吸,連眼睛都幾乎無法睜開,他本欲迎上的劍快速收回……因爲他所有的知覺都告訴他,這一劍,有着摧山裂地之威,如果就這麼正面迎擊的話,輕則重傷,重則喪命。

    他來不及震驚一個真玄境的玄者竟能釋放出如此恐怖的攻擊,他玄力聚於腳下,身體瞬間拔起十幾丈,避開了雲澈這狂暴的一擊,停在半空最高點時,他周圍的空間忽然蕩起一圈圈水紋般的漣漪,身後,形成了一隻青色巨鷹的虛影,展翅欲飛,傲然無前。

    蕭楠飛墜而下,整個身影也在飛墜時融入了綠色巨鷹的虛影之中,彷彿化作了一隻俯空而下的雄鷹,他的劍指在前方,帶着鋒利無比的氣質直刺雲澈胸口,劍尖所至,空氣如水波一般盪漾開來。

    上方刺來的一劍凌厲無比,遠在十丈之外時,便讓雲澈有了一種身體被洞穿的可怕感覺,但身負重劍的他,斷然不會在輕劍之下退讓。他面不改色,雙臂一甩,向上一劍轟出。

    重劍之威若排山倒海,重劍所指向的方向,空間都出現了輕微的扭曲。雲澈的第一劍,蕭楠第一時間避開,而此時,他身在半空,縱然想避開也不可能。但迎着雲澈的狂暴一擊,他的眼中卻毫無緊張之色,唯有堅毅和一閃而過的冷光。

    他背後的巨鷹虛影忽然展翅,風靈劍之上,青光大盛。

    哧!!

    雲澈那一道所帶起的力量風暴在刺耳無比的撕裂聲中,竟被蕭楠一劍切裂,如被迎面切開的流水一般向兩邊分散而去。

    將玄力風暴都切開的風靈劍也就此帶着無比鋒利的氣芒直刺向前,直直刺在雲澈的左肩上。

    “啊!!!”蒼月一聲驚呼,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

    “什麼?這……這是什麼劍技?竟……竟然把玄力都給切開了!”秦無傷也是大驚失色。

    “略有驚,但果然無險,勝負已定。”看着刺在雲澈身上的一劍,蕭宗蕭狂雨淡淡一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