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劍切開雲澈的力量衝擊,然後刺在了雲澈的肩膀上,蕭楠的嘴角也微微勾起……這一劍之銳利,足以將精鋼刺透,他百分之一萬的確定,這一劍之下,雲澈的肩膀將被直接刺穿。

    他感覺到風靈劍切開了雲澈轟出的力量,切開了他的護身玄力和外衣,然後刺在了他的身體上,他嘴角的弧度緩緩的變大,但下一個瞬間,他的表情便完全凝固在臉上。

    隨著風靈劍刺入皮肉,雲澈的左肩上血花飛濺,但風靈劍,也在這時牢牢的止住,再也無法前進半分。如同那半指厚的皮肉之下,是根本堅不可摧的萬年玄鐵!

    什……什麼!?蕭楠心中大駭,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知覺。

    雲澈的反擊也在這時轟然而至,他重劍一動,周圍十丈空間的氣流都被強橫的攪動,迎面而來的狂暴氣流讓蕭楠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想也不想,以最後的速度撤劍,全力向後一翻,直退到十丈之外,然後氣喘吁吁,滿目驚然的看著雲澈的肩膀。

    雲澈的左肩處的衣服上,一小朵血花緩緩蔓延,但只蔓延了幾息的時間便停止,從血跡來看,那傷口並不嚴重,而且已完全止血……蕭楠的眼角接連抽搐,那是他幾乎全力的一擊,配合的還是身為地玄器,鋒利無比的風靈劍,一劍正面刺中,連巨石、精鋼都能如穿豆腐一般,卻沒有刺穿他的身體,似乎連他的骨頭都沒觸及……僅僅只是皮肉傷。

    不僅僅是他,場外的所有人,包括看的最清楚的凌無垢都是滿臉的難以置信。他們可都親眼看著蕭楠全力一劍刺在了雲澈的身上。這一劍之凌厲,縱然有著靈玄境巔峰的玄力護身,也有被刺穿的可能,但在只有真玄境的雲澈身上,卻明顯只傷到了皮肉。

    「怎麼回事?」蕭狂雨臉上的笑容收斂,緊皺眉頭道。

    「……應該是雲澈的身上穿了什麼護甲!也只有這個解釋了!」蕭狂雷道。

    雲澈的身上自然沒有什麼護甲,只有薄薄的一層外衣。他的護身玄力雖然只有真玄境,但他不但有著二重境界的大道浮屠訣護身,還剛剛被龍神之血淬鍊了軀體——那不是普通的龍血,而是龍神之血!如今雲澈在「龍」之一系的血脈強度和軀體強度,已完全不亞於普通的真龍……而,靈玄境的玄力催動下的地玄劍,能將一條真龍的軀體刺穿嗎?

    當然不能!

    別說雲澈還有真玄境的玄力護身,縱然沒有這層護身玄力,只是毫無防禦的站在那裡任由他捅,他也別想以風靈劍刺穿雲澈的身體。

    「很不錯的一劍。」雲澈表情平淡的瞥了一眼肩膀上的傷口,用一種讚賞的語氣道。這一劍,也給他敲響了警鐘,四大宗門之所以強大,他們的宗門玄功玄技的強大是主要原因之一,雖然眼前這個蕭楠在四大宗門的弟子中只能算是墊底,但也決不可大意。若不是他身體極為強橫,換做別人,剛才已經吃了大虧。

    雲澈不再廢話,向前一步,一劍轟出。

    隨著重劍揮舞的軌跡,猶若化作實質的氣浪伴隨著空間的輕微扭曲直衝蕭楠,蕭楠迅速從剛才的震驚中收斂心神,眼睛一瞪,風靈劍接連斬出,揮出一片暴雨般的劍影,將迎面而來的衝擊力快速擊散……但云澈簡單的一劍,蕭楠足足揮出二十多劍才抵禦掉全部的力量,這個事實,讓蕭楠的心裡再次一緊。

    在之前的兩輪小組賽,他也曾關注過雲澈的比賽,對那些輕易敗在雲澈手中的宗門弟子完全是嗤之以鼻。

    而現在,自己親自與之交手,他才清楚的明白為什麼那些人總是敗的那麼快……因為他明白了雲澈那簡簡單單的一劍之下,蘊藏著多麼恐怖的威力。

    他與雲澈不過交手了幾個照面,連續的驚駭便已讓他的心理防線臨近崩潰,再看著雲澈和他手中的漆黑巨劍,心中快速滋生著「根本不可能戰勝」的恐怖感覺。

    「暴風之鷹!!」

    蕭楠大吸一口氣,風靈劍上劍氣激蕩,每一縷氣息都如鋼針一般的鋒利刺骨,他長嘯一聲,飛身而起,一劍刺向雲澈的天靈。而雲澈根本不閃不避,迎著他的風靈劍一劍揮出……

    轟!

    重劍撞擊空氣,竟然帶起一聲沉悶的轟鳴,那可怕的氣浪蕭楠雖然已親身領教,但依然被嚇的不輕,他身上綠光閃動,身體快速一轉,攻擊方位驟變,轉而攻向雲澈的下盤,但云澈的重劍也如影隨影,快速下斬,逼的蕭楠不得不全力倒退,險象環生。

    他很確定,如果自己被對手的重劍風暴掃中,重傷都是輕的!

    從可怕的重劍轟擊上,蕭楠可以想象的到那把重該有多重,而駕馭如此大的一把劍,動作應該是相對遲緩的,破綻和消耗也要大的多,那麼,最合適的戰術自然是以速度牽制和尋找破綻進行必殺一就擊。

    蕭宗的玄力屬性為「風」和「雷」兩種,其中修「風」的最多。「天鷹訣」,亦是一種能讓身體敏捷度大幅度提升的神奇玄功。蕭楠開始以迅捷的身法和輕靈迅疾的劍技與雲澈周旋,但他馬上就發現,雲澈拖著如此重的一把劍,身法之迅疾竟絲毫不下於他……這也就罷了,就連揮劍速度,都完全不下於他。他雖然無法做到瞬間連出數劍,但他的重劍從靜止到完全揮出,和揮出之後完全收回,都只用短短的一剎那,讓人根本無法從中看到一絲沉重感的存在。

    蕭楠連攻十幾次,都被雲澈輕描淡寫的一劍給逼了回去,不但毫無奏效,而且一次次退避的狼狽不堪,險象環生。

    重劍的威力雖然巨大,但不是應該也同樣有著很大的破綻嗎!?為什麼這個使用重劍的人,竟然毫無破綻……蕭楠額頭大汗淋漓,咬著牙暗暗笑道。

    「天鷹無極劍!」

    蕭楠高高躍起,身後鷹影重現,凌空一劍刺向雲澈的胸口……這便是他剛才切開雲澈力量的一劍,他心裡很清楚,第一次能湊效是出其不意,第二次很難再像第一次那般奏效,但面對雲澈的時間越長,他越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他所能依仗的,也唯有這一劍。

    哧~~~~~

    風靈劍切開空氣,切開空間,帶著刺耳的撕裂聲直刺而下,這是能將力量都切裂的一劍,有了前車之鑒,雲澈應馬上避讓,側面反擊,但云澈卻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霸王巨劍兇猛的上撩,口中一聲平淡的低語:「你切開我這一劍試試!!」

    雲澈的這一劍用上了六分力,如果說之前的一劍是狂風,那麼,這一劍則是不折不扣的颶風,蕭楠的力量可以在狂風中破風而行,但若面對颶風,便只有被絞碎的結局。

    風靈劍的劍氣和劍勢被一瞬間摧毀的乾乾淨淨,劍身發出了戰慄的嗡鳴,蕭楠大驚失色,俯衝而下的身體猛然翻轉,全身玄力瘋狂涌動,但卻依然無法完全抵禦雲澈這一劍的衝擊,他的玄力防禦被層層削弱,最後終於完全崩潰,未被抵消的一股力量沖入他的身體,讓他全身巨震。

    蕭楠在十丈之外落地,臉色一片蒼白,一口逆血衝出,沿著他的嘴角緩緩滑落。

    周圍頓時鴉雀無聲,蕭宗的六人全部站了起來,滿臉驚駭。

    雲澈並沒有趁機追及,站在原地……而在此時,人們才驚覺,整個過程,他的兩隻腳都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壓根沒有動過!!

    蕭楠臉色嚇人,口中粗喘如牛,反觀雲澈呼吸平穩,臉色平淡無波,完全看不出有什麼消耗。蕭楠的嘴角動了動,手臂最終還是垂了下來……

    「你比我想象的,要厲害的多……我認輸。」蕭楠頹然道。

    「你也一樣,比我想象的要厲害一些。」雲澈微微笑了笑,看了一眼肩膀上的傷口。

    被雲澈這麼一說,蕭楠的心中竟忽然有了一種淡淡的滿足感,連慘敗的失落都淡去了很多,他抬起頭,向雲澈笑了一笑。

    「蕭楠認輸,蒼風皇室雲澈勝……進入明日的十六位淘汰賽!」

    這個結果一出,本安靜了一段時間的論劍台再次被喧囂聲代替,看著安然走下台的雲澈,一雙雙眼睛都徹底的直了……沒錯!這個所有弟子中的倒數第一人,在進入三十二位戰,居然又擊殺了蕭宗弟子,殺進了前十六!!

    「楠弟,別灰心,要不是他穿了高級的護甲,你第二劍的時候就已經贏了。可惜我在第二組,要不說不定還能給你報個仇。」蕭狂雷拍了拍蕭楠的肩膀,安慰道。

    「不,」蕭楠搖頭:「他根本沒有穿什麼護甲。那一劍,他完全是用自己身體擋下來的。他的身體,簡直就像是鐵打的!」

    「什麼!」蕭狂雷眉頭一皺,和蕭狂雨對視一眼,兩人都是面露驚容。

    「雲師弟,你沒事吧?傷的重不重?」雲澈一下來,蒼月就滿是驚慌擔憂的迎了上來,手裡抓著一大把早已準備好的療傷葯和回玄丹。

    「沒事,」雲澈毫不在意的一笑:「只不過是皮肉傷,已經止血了,也不用上什麼葯,太陽下山之前就能全好了。」

    雲澈這句話絕對不是誇大,以他目前達到第二重境的大道浮屠訣,這種輕傷,分分鐘就能恢復個七七八八。

    不過蒼月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就放心,雲澈最終還是被她拉到一邊,細心小心的傷了一遍葯,又纏了一圈繃帶。

    論劍台上,第二場比賽已經開始。

    比賽雙方分別是天劍山莊凌傑,與天槍雷火堡的木雄義。前者靈玄境六級,後者,則是靈玄境八級。就玄力等級上,位列四大宗門弟子之外的首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