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天北雖然是在“邀請”,但語氣卻充斥着傲然與強硬,大有我邀請你加入天槍雷火堡是看得起你,你應該感情涕零的意味。話中對蒼風玄府的不屑更是極其濃重。雲澈感覺到身邊秦無傷升騰起來的怒氣,微微一笑迴應道:“感謝木堡主看的起,不過相信木堡主已經知曉,我雲澈是蒼風玄府的弟子,暫時還沒想過要離開,所以對於木堡主的盛情邀請,我只能拒絕了。”

    木天北面不改色的道:“雲賢侄,你有這樣的堅持自然是好事,但你在做決定之前,可要想清楚了,蒼風玄府不過是些凡夫俗子的修玄之所,在帝國各大修玄勢力中,連個中游都算不上,要不是掛着皇室的名望,根本連個墊底都不配!說到底蘊、資源、功法,和我天槍雷火堡有着天壤之別!你這樣的明珠,在個區區的蒼風玄府之中,別說不可能會有太大進境,到頭來,說不定也只會被同化爲凡夫俗子。”

    “木天北!注意你說話的分寸!”秦無傷怒聲道。

    “秦府主,我可有哪一句說錯?”木天北總算看了秦無傷一眼,蔑然笑道:“蒼風玄府這麼多年,可曾培養出一個能讓人記住的頂尖弟子?至於雲賢侄,應該也是外來的吧?雲賢侄的表現,當真讓人驚豔,但可惜不是你們蒼風玄府有資格留住的!反而只會將這有能力在將來名震天下的天才給糟蹋埋沒!而到了我天槍雷火堡就不同了,我們會給予他最好的資源和最上乘的功法傳承,三年之後,我木天北有足夠的信心,讓他在這排位戰中奪得前三位,天下聞名。雲賢侄,人這一生說到底是爲自己而活,不要爲了所謂的‘義氣’,耽誤了自己的前程和將來。小小一個蒼風玄府,根本不配你留在那裏。”

    秦無傷怒意橫生,恨不能不顧風度的與之破口大罵,但同時心裏也是一陣咯噔,生怕雲澈真的被他們就此挖走,因爲他無法不承認,天槍雷火堡的實力,要遠遠勝過蒼風玄府,再直白一點,兩者的縱然實力與條件,根本不再一個層面之上,雲澈若是去了天槍雷火堡,修玄條件要比在蒼風玄府好出不知多少倍。

    不過蒼月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她微微笑道:“雲澈雖然是蒼風玄府的弟子,但蒼風玄府創立的初衷,是爲帝國無數年輕的玄者提供修煉之地,並不干涉弟子的去留自由,木堡主的話已經說的足夠明白,若是雲澈因此心動,願意離開蒼風玄府而加入你們天槍雷火堡的話,我們絕不會干涉。”

    “哈哈哈哈!”木天北大笑了起來:“好!不愧是傳說中的蒼月公主,不但如傳聞中那般高貴,而且夠魄力!雲賢侄,你可聽清楚了?不過就算他們不答應也沒關係,只要你願意來我天槍雷火堡,就算是整個蒼風玄府全上進行阻攔,我也不放在眼裏。”

    “嘿,木堡主完全不需要有這方面的考慮。”雲澈淡淡的一笑,目光散漫的盯着他道:“蒼風玄府只允許弟子待到二十歲,我早晚有離開的時候,不過,就算現在蒼風玄府就把我驅逐出去,我也絕對不會加入你們天槍雷火堡。倒不是說你們天槍雷火堡實力不濟,而是我覺得有一個連何爲尊重,怎麼說人話都不知道的堡主,所引領的宗門就算實力再強,估計也只是個烏煙瘴氣的三流之地,還是不去爲好。”

    這番話一出來,氣氛頓時爲之一屏。

    原本滿是怒氣的秦無傷一聽這話,首先感覺到的不是解氣和暢快,而是驚嚇,他完全沒有想到,面對威震天下的木天北,雲澈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反觀蒼月只是微微驚訝,因爲她足夠了解雲澈……這貨從來不怕得罪人!說話時,怎麼快意怎麼來,不需要隱忍的時候,他從來不會忍氣吞聲。

    木天北想過雲澈有可能拒絕,但絕不會想到他一個小輩,竟敢對他說出這樣的無禮,甚至帶着羞辱的言辭。他雙眉一皺,臉色陰沉了下來:“雲賢侄,你剛纔說什麼?我好像沒聽清楚……”

    “我說,有一個連何爲尊重,怎麼說人話都不知道的堡主,所引領的宗門就算實力再強,估計也只是個烏煙瘴氣的三流之地,還是不去爲好。”面對木天北逼人的目光,雲澈一臉微笑,不緊不慢的重複了一遍:“這次,木堡主可聽清楚了?”

    彷彿有一團子氣在胸腔裏炸開,木天北怒氣衝頂,臉上的肌肉一陣發抖。天槍雷火堡雖然不及四大宗門,但也從無人敢招惹,巴結還來不及。但現在,一個小輩,居然在他堂堂堡主面前面不改色的大肆諷刺,他目光兇惡,低沉的道:“好……很好……”

    “彼此彼此。”雲澈則是無比平靜:“你看不起我蒼風玄府,我也看不起你天槍雷火堡,這樣一來正好扯平了,木堡主沒有其他的事的話,可以回去了。讓我加入天槍雷火堡的事,以後千萬不要再提了,在我眼裏,蒼風玄府要比天槍雷火堡好千萬倍,別說你一個堡主出面,就算是全宗門的人都給我跪下,我也絕對不會答應。”

    雲澈三言兩語間,毫不客氣的將木天北對蒼風玄府的蔑視與諷刺數倍的還了回去。要說雲澈對蒼風玄府,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感情,就算被驅逐出去,他也不會覺得什麼。他這番毫不畏懼的反擊,爲的不是蒼風玄府,而是蒼月。

    如果這裏不是天劍山莊,不能肆意動手的話,木天北一定會直接出手將雲澈給斃了。他氣急反笑,死盯着雲澈道:“好一個狂妄的小輩,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我原來還憐惜人才,想讓炎兒明天對你手下留情,但看起來,是你自己不想要命!!我倒要看看明天這個時候,你還有沒有能力站在我面前狂妄……我們走!!”

    木天北重哼一聲,拂袖而去。木雄義和木雄炎也跟在了他的身後,在離開院子時,木雄炎轉過身看了雲澈一眼,臉上露出一抹陰毒的笑。

    雲澈的一番諷刺反擊,自然讓負氣的秦無傷心中大爽,心中對雲澈感激之餘,更多的是擔憂,他低嘆一聲道:“雲澈,你剛纔太沖動了。你可以乾脆的回絕他,完全沒必要將他開罪。這樣一來,明天比賽的話,唉……”

    “秦府主放心,”雲澈淡淡一笑,道:“這次的排位戰,我真正的對手只有一個,在遇到這個真正的對手前,我絕對不會敗。至於明天的木雄炎,他別說對我構成危險,連讓他使出真正實力的資格都沒有。”

    ————————————

    一夜過去,新的一天開始。新的比賽也即將來臨。清晨時分,論劍臺周圍已坐滿了人,靜待着十六位戰的開始。至少到目前爲止,這場蒼風排位戰的戰程還是中規中矩,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不太尋常的話,那就是雲澈這匹超級黑馬。

    至於排位戰最終的結果,早在第一天的測玄儀式上就已在所有人的心裏註定……首位必然屬於凌雲,第二、三、四位,還是由冰雲仙宮、蕭宗、焚天門來爭奪,其他宗門根本沒有角逐其中的資格。

    十六位戰,註定要比昨日的三十二位戰激烈和緊張的多。

    十六位戰第一場:蒼風皇室雲澈——對戰——天槍雷火堡木雄炎。

    “炎兒,廢了他!”木雄炎上場之前,木天北聲音低沉的囑咐道。一夜過去,他的怒氣依然沒消。他成爲堡主之後,雲澈是第一個敢對他說出侮辱之言的人,足以讓他記恨到骨子裏。

    “父親放心,我會讓他一輩子都別想再站起來。”木雄炎咧嘴一笑,輕鬆的道。

    論劍臺上,雲澈和木雄炎相對而立。木雄炎雙目微眯,微帶冷笑,那輕鬆寫意的姿態,彷彿眼前的雲澈不過是他手中的一條獵物。雲澈則是一片平靜。

    秦無傷昨夜和他詳細說過,天槍雷火堡分爲天槍宗和雷火宗,其中雷火宗能夠化玄爲雷火併引爆,造成極其巨大的殺傷力,同時雷火宗也一直傳承着各種高等火器的製作和控制能力,每一個雷火宗弟子身上都隱藏着十幾種,甚至幾十種危險火器,危險無比,讓人防不勝防。

    對於化玄爲雷火,雲澈倒是並不怎麼放在心上,但他無法判估木雄炎身上的火器到底有着多麼大的威力,而無數次的生死逃亡經歷告訴他,無法確定的東西,往往是危險的來源,他面對木雄炎,最安全的打法,就是把可能的危險,在最短時間內完全扼殺。

    所以,對他而言,這注定是一場轉眼之間便會分出勝負的比賽。

    “比賽開始!!”

    隨着凌無垢聲音的落下,木雄炎雙手擡起,十指張開,指尖之上在一瞬間凝結起十顆紫紅色的雷電球體,釋放着讓人膽顫的噼裏啪啦聲。他看着雲澈,猙獰的笑道:“雲澈,準備在我的雷火之下嚎叫吧!!我會讓你一輩子記住侮辱我天槍雷火堡的代價!!”

    雲澈不答話,握緊重劍,身影一晃,已如一道疾風般衝向木雄炎。

    木雄炎雙手一招,十枚玄力所凝的雷火珠沿着不同的軌跡飛射向雲澈。雲澈卻是不閃不避,直接迎了上去。這一幕讓木雄炎冷笑了起來:

    “找死……爆!!”

    轟轟轟……

    十枚雷火珠同時炸開,肆虐的雷火之光瞬間淹沒了雲澈的身影。木雄炎還沒來得及笑出聲,便陡然發現,雷火珠炸開的那一瞬間,雲澈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那裏。

    虛影!?

    下一瞬間,他便忽然察覺到眼角影子一晃,雲澈竟已欺盡了他的身側,距離他不到兩步之遙。化作他人,此時縱然能反應過來迅速抵擋,也必然手忙腳亂,但木雄炎卻非但不驚慌,反而陰笑起來,他沒有側身,玄力猛一鼓動,三根赤紅色的雷火箭從他的肩膀驟然射出,直飛雲澈的面門。

    “啊——”

    論劍臺周圍驚呼一片,蒼月更是緊張的尖叫了一聲。如此近的距離,又是完全出乎意料的迎面飛射,這三支雷火箭就算是神仙,都不定能躲得過去。

    嗖!!

    電光火石之間,三支雷火箭已射至雲澈眼前,從他的面部一穿而過……

    依然是虛影!!

    木雄炎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他還來得及從錯愕中回神,一股灼熱無比的氣浪已從上空轟然而至……

    “鳳翼天穹!!!”

    轟!!

    雲澈如烈鷹般從上空墜落,灼熱而狂暴的一劍狠狠的轟擊在他的後背上,一團巨大的火光在巨響聲中鋪天蓋地的炸開……

    排位戰到了現在,雲澈卻是第一次使用星神碎影,第二重境界的連環三重影可謂鬼神莫測,同樣,也是第一次使用鳳凰炎技……一切,都是爲了速戰速決,直接避開所有可能的不安定因素。

    沖天火光中,木雄炎的護身玄力如薄冰般粉碎,他噴出一大口鮮血,狠狠的飛了出去,然後撞在玄力屏障上彈回地面,他身上的火焰並沒有熄滅,而是洶涌的燃燒着,燃燒着他的衣服和皮肉,也燃燒着他身上暗藏的數十件火器……

    砰砰砰轟轟轟……

    火器遇火,全部在木雄炎的身上瘋狂的爆炸起來,將他炸的皮開肉綻,血肉模糊,慘叫聲如惡鬼一般淒厲。雲澈收起重劍,憐憫的看着他,心中暗自低吟道:這些用來對付我的火器,你還是拿來給自己享用吧!

    【在老家,要多陪爸媽,更新會比較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