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木天北雖然是在「邀請」,但語氣卻充斥著傲然與強硬,大有我邀請你加入天槍雷火堡是看得起你,你應該感情涕零的意味。話中對蒼風玄府的不屑更是極其濃重。雲澈感覺到身邊秦無傷升騰起來的怒氣,微微一笑回應道:「感謝木堡主看的起,不過相信木堡主已經知曉,我雲澈是蒼風玄府的弟子,暫時還沒想過要離開,所以對於木堡主的盛情邀請,我只能拒絕了。」

    「木天北!注意你說話的分寸!」秦無傷怒聲道。

    秦無傷怒意橫生,恨不能不顧風度的與之破口大罵,但同時心裡也是一陣咯噔,生怕雲澈真的被他們就此挖走,因為他無法不承認,天槍雷火堡的實力,要遠遠勝過蒼風玄府,再直白一點,兩者的縱然實力與條件,根本不再一個層面之上,雲澈若是去了天槍雷火堡,修玄條件要比在蒼風玄府好出不知多少倍。

    「哈哈哈哈!」木天北大笑了起來:「好!不愧是傳說中的蒼月公主,不但如傳聞中那般高貴,而且夠魄力!雲賢侄,你可聽清楚了?不過就算他們不答應也沒關係,只要你願意來我天槍雷火堡,就算是整個蒼風玄府全上進行阻攔,我也不放在眼裡。」

    這番話一出來,氣氛頓時為之一屏。

    木天北想過雲澈有可能拒絕,但絕不會想到他一個小輩,竟敢對他說出這樣的無禮,甚至帶著羞辱的言辭。他雙眉一皺,臉色陰沉了下來:「雲賢侄,你剛才說什麼?我好像沒聽清楚……」

    彷彿有一糰子氣在胸腔里炸開,木天北怒氣沖頂,臉上的肌肉一陣發抖。天槍雷火堡雖然不及四大宗門,但也從無人敢招惹,巴結還來不及。但現在,一個小輩,居然在他堂堂堡主面前面不改色的大肆諷刺,他目光兇惡,低沉的道:「好……很好……」

    雲澈三言兩語間,毫不客氣的將木天北對蒼風玄府的蔑視與諷刺數倍的還了回去。要說雲澈對蒼風玄府,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感情,就算被驅逐出去,他也不會覺得什麼。他這番毫不畏懼的反擊,為的不是蒼風玄府,而是蒼月。

    木天北重哼一聲,拂袖而去。木雄義和木雄炎也跟在了他的身後,在離開院子時,木雄炎轉過身看了雲澈一眼,臉上露出一抹陰毒的笑。

    「秦府主放心,」雲澈淡淡一笑,道:「這次的排位戰,我真正的對手只有一個,在遇到這個真正的對手前,我絕對不會敗。至於明天的木雄炎,他別說對我構成危險,連讓他使出真正實力的資格都沒有。」

    一夜過去,新的一天開始。新的比賽也即將來臨。清晨時分,論劍台周圍已坐滿了人,靜待著十六位戰的開始。至少到目前為止,這場蒼風排位戰的戰程還是中規中矩,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不太尋常的話,那就是雲澈這匹超級黑馬。

    十六位戰,註定要比昨日的三十二位戰激烈和緊張的多。

    「炎兒,廢了他!」木雄炎上場之前,木天北聲音低沉的囑咐道。一夜過去,他的怒氣依然沒消。他成為堡主之後,雲澈是第一個敢對他說出侮辱之言的人,足以讓他記恨到骨子裡。

    論劍台上,雲澈和木雄炎相對而立。木雄炎雙目微眯,微帶冷笑,那輕鬆寫意的姿態,彷彿眼前的雲澈不過是他手中的一條獵物。雲澈則是一片平靜。

    對於化玄為雷火,雲澈倒是並不怎麼放在心上,但他無法判估木雄炎身上的火器到底有著多麼大的威力,而無數次的生死逃亡經歷告訴他,無法確定的東西,往往是危險的來源,他面對木雄炎,最安全的打法,就是把可能的危險,在最短時間內完全扼殺。

    「比賽開始!!」

    雲澈不答話,握緊重劍,身影一晃,已如一道疾風般沖向木雄炎。

    「找死……爆!!」

    十枚雷火珠同時炸開,肆虐的雷火之光瞬間淹沒了雲澈的身影。木雄炎還沒來得及笑出聲,便陡然發現,雷火珠炸開的那一瞬間,雲澈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那裡。

    下一瞬間,他便忽然察覺到眼角影子一晃,雲澈竟已欺盡了他的身側,距離他不到兩步之遙。化作他人,此時縱然能反應過來迅速抵擋,也必然手忙腳亂,但木雄炎卻非但不驚慌,反而陰笑起來,他沒有側身,玄力猛一鼓動,三根赤紅色的雷火箭從他的肩膀驟然射出,直飛雲澈的面門。

    論劍台周圍驚呼一片,蒼月更是緊張的尖叫了一聲。如此近的距離,又是完全出乎意料的迎面飛射,這三支雷火箭就算是神仙,都不定能躲得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三支雷火箭已射至雲澈眼前,從他的面部一穿而過……

    木雄炎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他還來得及從錯愕中回神,一股灼熱無比的氣浪已從上空轟然而至……

    轟!!

    排位戰到了現在,雲澈卻是第一次使用星神碎影,第二重境界的連環三重影可謂鬼神莫測,同樣,也是第一次使用鳳凰炎技……一切,都是為了速戰速決,直接避開所有可能的不安定因素。

    砰砰砰轟轟轟……

    【在老家,要多陪爸媽,更新會比較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