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炎兒!!」

    木天北大驚失色,飛身向論劍台上撲來。凌無垢也迅速向前,以玄力將木凶身上的火焰全部驅滅。

    隨著火焰的熄滅,木凶的慘狀也呈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全身焦黑,血肉被炸開大片,雙肩、膝處甚至都露出了森森白骨,頭髮焦了大半,一張臉更是血肉模糊……怎一個慘字了得。

    不過,由於木凶身上的火器都是遇火自爆,而非玄力催動,所以爆炸的威力也並不是很大,雖然讓木凶受了極其嚴重的外傷,但內傷卻很是輕微,倒也不至於殘疾。只不這嚴重的外傷想要痊癒,只怕要很長的時間,而且會留下遍布全身的醜陋傷疤……包括他的臉上。

    木天北沖開玄力屏障,來到木凶身前,快速檢查了一遍他的傷勢后,微鬆一口氣,然後無比怨毒的看了雲澈一眼,但他一句話都沒說,帶起全身鮮血淋淋的木凶走下論劍台。木凶此時的慘狀,根本原因是由他身上暗藏的火器而起。眾目睽睽之下,他若是向雲澈發難,只會讓眾人低看,而且有凌無垢在場,他也不可能把雲澈怎麼樣,只能帶著滿腔怨恨默然下台,只是,那道針對雲澈的殺氣,卻如冰獄一般冰冷陰森。

    「蒼風皇室雲澈勝!晉級明日的八位戰!」

    木凶被木天北帶下去之後,凌無垢高聲宣布了這一戰的結果。

    按照以往蒼風排位戰的進程,越是向後,參戰弟子的實力越強,每一戰的戰況也越是激烈,消耗的時間也自然越長。這是十六位戰的第一場,人們都想看雲澈這個超級黑馬究竟能不能在這一場再次勝出,夢幻般的進入八位戰,有不少的人願意相信他依然有贏的可能,但絕對沒有想到,他竟然贏得如此迅速,如此輕易。

    這場對戰才剛剛開始,便已經結束。快到了讓人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凌無垢宣布結果,他們才在震驚中,接受了這個不可思議的事實。

    繼昨日敗了靈玄境六級的蕭楠之後,雲澈竟又在今天,幾息之間敗了足有靈玄境八級的木凶。雖然木凶的慘狀是因他身上的火器爆炸而起,但明眼人足以清楚的看的出,就算沒有火器爆炸,木凶也已徹底的敗了。

    那詭異莫測的雙重虛影,還有那石破天驚的火焰轟擊……在場的強者們,在震驚之中,又一次意識到,他們完完全全低估了雲澈。雲澈之前一路越級勝利,竟還一直都隱藏著實力,直到這一戰,才為了速戰速決而露出冰山一角。

    「蒼風帝國境內,竟然還有如此人物,連我都看不清他的極限。每次我以為已經是他極限的時候,他都會讓我再次大吃一驚。」凌月楓站起身來,平靜的臉上微帶驚容:「真玄境九級的玄力,卻可以發揮出如此驚人的實力,別說蒼風帝國,整個天玄大陸,都從未聽說有人能做到。此子,究竟是何方妖孽!他的師父又是何方曠世奇人,竟然能培養出這樣一個弟子!」

    凌月楓的這番感嘆,自然是給了雲澈高的不能再高的評價,凌雲眉頭微皺,忽然問道:「父親,他剛才所施展的身法,究竟是如何完成的?若是以玄力瞬身,不但會帶起明顯的玄力波動,而且虛影和實影也會有明顯差別,但他身化三影,我卻沒感覺到一絲玄力波動,而且三個身影完全相同,根本無法分辨虛實,我還從未見識過這般詭異的身法玄技。」

    凌雲的話,讓凌月楓一時沉默了下去,然後緩緩搖頭:「為父,也並沒有看清。」

    「什麼?!」凌雲目光轉向凌月楓,臉上閃過一絲駭然。

    「這傢伙居然又勝了,而且,他竟然還會控火!大哥,你能看出他玩的是什麼火嗎?」焚絕壁右手一晃,一團火苗在他掌心間燃起,他看著火苗,慢悠悠的道。

    「哼,不過是最低等的玄火,在我們焚天門面前玩火,班門弄斧。」焚絕城沉著臉,不屑道。

    焚絕壁對著手掌一吹,將火苗直接吹滅,他笑眯眯的道:「大哥,用不著氣憤,相反,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好事?」焚絕城眉頭一皺。

    「難道大哥忘記了,他勝了這一場后,明天的對手是誰嗎?」焚絕壁聲音低緩,笑意也陰沉了下來。

    焚絕城目光一斜,隨之臉色微動::「是你!」

    「沒錯,哈哈哈哈。」焚絕壁狂笑了起來:「沒想到,小組賽上我沒能和他碰面,居然在淘汰賽上遇上了他,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奇妙了,這簡直是上天送給我和大哥的禮物。這個所謂的天才,就由我,來親手終結吧。敢招惹大哥的人,我會在他的心裡永遠留下我的陰影。」

    十六戰以一場出乎所有人預料的對戰開始,緊隨而至的第二場比賽同樣讓人大跌眼鏡。凌傑輕輕鬆鬆幾劍擊敗了玄力高自己兩個等級的對手,同樣閃電般的結束比賽,整個過程雙方不過四五個照面。

    第三場:焚絕壁輕鬆獲勝。

    第四場:凌飛宇勝出。

    第五場:對手認輸,凌雲直接獲勝。

    第六場:水無雙對戰同門舞雪心,一場激戰後,水無雙以微弱的優勢獲勝。

    第七場:夏傾月勝出。

    第八場:蕭宗蕭狂雷對戰同門蕭震,以微弱優勢勝出。

    至此,十六位戰完結,這屆排位戰的前八位也就此決出,明日八位戰的戰事安排,也在十六位戰完結后,顯示在了中心玄石上。

    第一場:蒼風皇室雲澈vs焚天門焚絕壁。

    第二場:天劍山莊凌傑vs天劍山莊凌飛宇。

    第三場:天劍山莊凌雲vs冰雲仙宮水無雙。

    第四場:冰雲仙宮夏傾月vs蕭宗蕭狂雷。

    排位戰進行到現在所決出的八個人,代表著蒼風玄府現階段年輕一代的最強實力,這八個人中,四大宗門的弟子佔了整整七個,唯一不屬於四大宗門的雲澈顯然格外扎眼,

    排位戰最終成為四大宗門爭霸戰的歷史依舊重演,而雲澈則毫無疑問成為了這場排位戰上最不尋常的存在。自進入前三十二位開始,他便已註定在排位戰後名揚天下。蒼風玄府也將因為他而揚眉吐氣,重振威名,引更多的玄者加入。

    「進入前八位,也意味著我們穩穩的有了在排位戰後進入『天池秘境』的資格,這真的像做夢一樣。」回到庭院,秦無傷仰頭望天,無限感嘆的道。這的確,是他做夢都想不到的結果。

    「天池秘境?那是什麼東西?」夏元霸好奇的問道。

    「聽說是由遠古的神秘強者所開闢的**空間,裡面隱藏著無數的機遇和寶藏,三年開啟一次,進入秘境中的人每次都會有很大的收穫。」蒼月滿是嚮往的道:「秦府主,排位戰結束后,你就可以和雲師弟一起進天池秘境了,太好了。」

    「是啊。」秦無傷微笑了起來:「可惜,東方府主沒有這個福氣,這次居然沒有跟來,他可是天天做夢都想著能探索一次傳說中的天池秘境。不過話說回來,我也萬萬沒有想到,雲澈居然能走到這一步……」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雲澈,道:「越級挑戰屢見不鮮,但以真玄境的玄力屢敗靈玄境後期的對手,我聞所未聞。雖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方法做到了這一點,天賦也好,機遇也好,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場排位戰之後,你的名聲會傳遍整個蒼風帝國,乃至,整個天玄大陸。你做好這樣的準備了嗎?」

    「應該不會有那麼誇張吧。」雲澈隨口道。

    「不!只會比我講述的還要誇張。如果你是以壓倒性的玄力取勝,那麼只是單純的新起之秀,但以真玄境的玄力連勝,這完全打破了歷史,也超越了幾乎所有人的認知。現在,所有的宗門,包括四大宗門都必然已經盯上了你,調查你的身世來歷,打探關於你的所有訊息,賽後會像木天北一樣來邀你加入他們宗門的人必定不會少,你是去是留,都是你的自由,我無權干涉,但我希望你記住,無論面對誰,不要再像昨日一樣把對方得罪,因為每得罪一個人,便很可能是為自己埋下了一個隨時可能爆發的危險。你昨天讓木天北難堪,今日又讓他的兒子木凶重傷,他必定不會善罷甘休,在這天劍山莊內,他沒有膽量動手,但,在排位戰之後,天槍雷火堡應該也有進入天池秘境的資格,到時候,難保他不會伺機報復。」

    「秦府主的話,我完全明白,我雖然從來不怕得罪誰,但也不會隨隨便便去得罪別人,木天北昨日若不是嘲諷我蒼風玄府,蔑視蒼風皇室在先,我也不會讓他難堪。重傷木凶,我也是故意的。不過我既然做了,就不會後悔。他若要報復,我兜著就是。」雲澈唇角一動,勾起一絲危險的冷笑:「還指不定誰栽在誰手裡。」

    秦無傷知道自己勸不了雲澈,只能微嘆一聲,道:「明日的比賽,一定要小心。焚絕壁的玄力等級雖然和木兇相同,但傳承焚天門玄功的他,實力和木凶可以說不在一個層次上,而且焚絕壁這個人心狠手辣,手段殘忍,而且喜歡羞辱對手,焚絕塵之所以離開焚天門,勢要擊敗焚絕壁雪恥,就是因為被他打敗后受到了巨大的羞辱,你和他交手,務必務必要小心。」

    雲澈腦中閃過焚絕城那盈.滿殺氣的眼神,冷冷一笑,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道:「嗯……羞辱敵人……我可是行家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