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今日的論劍台,透著一股異樣的氣氛。尤其是焚天門的幾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這場比賽,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勝!元戈敗給了冰雲仙宮的夏傾月,燼兒在昨天不幸遇到了凌雲,我們進入八位戰的,只剩下你一個人!看來,這次四大宗門中,我們依然排行第四基本已成定局,但如果你敗給了雲澈這小子,那我們將連前四位都無法進入,而是只能排在第五位!這對我們焚天門來說,是絕對無法接受的恥辱……你明白嗎?」

    而八位戰的第一場,便是決定結果的一戰!若是戰勝了雲澈,焚天門穩進前四,甚至前三都有可能,但若萬一敗了……

    焚莫離緩緩點頭,雲澈所表現的實力雖然越來越驚人,但他也完全不認為焚絕壁有輸的可能,不過他的臉色依舊沒有舒緩,沉聲道:「你有這樣的自信自然是好,但自信可以,千萬別狂傲!因為那會蒙蔽你的眼睛。另外,對戰雲澈,千萬不可以輕敵,他昨日忽然展露的身法詭異莫測,連我都沒有看清門道。而且,他也會控火,對我們的焚天之炎說不定會有一定的剋制能力。最值得留心的是,他似乎一直都沒有表現出完整的實力……務必小心!」

    焚絕壁滿是輕視的神色和話語讓焚莫離皺了皺眉,聲音又嚴肅了幾分:「絕壁,有一句話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這一戰敗了,那麼,整個焚天門都要蒙羞,你,也便成了我們宗門的罪人。到時候,門主都不一定會原諒你。」

    焚絕壁湊到焚絕城耳邊,半眯起眼,低聲道:「大哥,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是希望廢他兩條腿呢,還是燒掉他的臉呢,還是把他變成太監呢?」

    「不會讓大哥失望,」焚絕壁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陰險的低笑了起來:「對我而言,這與其說是一場比賽,到不如說是一場……嗯,無比美妙的遊戲。」

    雲澈一臉的平靜,不過從對面焚絕壁的眼裡,他卻分明看到了輕蔑和戲謔,還有絲絲摻雜其中,近乎變態般的殘虐**。雲澈嘴角動了動,一絲冷笑一閃而過。

    但在雲澈眼裡,焚絕壁卻連盤菜都算不上,對他的威脅,還完全不如昨天的木雄炎。至少木雄炎那些未知的火器讓他在忌憚之下選擇出奇制勝,速戰速決,但這個焚絕壁,對他壓根沒半點威脅可言……因為這貨只是個玩火的。

    「這根本沒有可能的吧?焚絕壁和昨日的木雄炎玄力相等,但實力絕對不是一個檔次上的。他可是焚斷魂的二兒子!」

    「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

    「那是當然,這場比賽對焚天門而言只能勝不能敗,就算對方是只螞蚱,也絕對不能留力。」

    「嘿!」焚絕壁對著雲澈陰險的一笑:「你如果選擇不上台,直接投降的話,我還真拿你沒辦法,好在你沒讓我失望,乖乖的上來了,現在,你就算想要投降,也已經來不及了,今天,會是讓你終生難忘的一天。」

    論毒舌,雲澈絕對是個行家,他這番話一出,讓焚絕壁當場暴怒:「找死!!」

    這一刀的威力,讓幾十丈之外的人群都一陣驚呼。雲澈微微沉眉,身形暴退,霸王巨劍迅速揮出,揮出一**強橫的玄力風暴,和焚絕壁的火焰風暴碰撞在了一起。霎時間,雲澈的重劍之力被焚天之炎燒灼,焚天之炎,也被重劍之力層層摧滅。在兩股力量相撞的位置,火焰與空間同時劇烈的扭曲起來。

    一聲巨響,重劍之力與火焰風暴同時消弭,兩人被巨大的風浪遠遠排了出去。焚絕壁站住腳,眼神變得更加危險起來:「嘿,倒還真是讓我驚訝,居然能接下我六成力量的一擊,看來你能走到這裡,倒也不是全靠運氣,只可惜,你在我面前,依舊只是個廢渣。」

    狂笑聲中,焚絕壁忽然急速向前,身上、鬼炎刀上也都重新燃起火焰,他的身體帶起一大串的火焰虛影,直攻雲澈。在臨近雲澈還有不到五丈距離時,他身上的火焰顏色忽然變化,由赤色,變成了藍色。

    玄力化火,從火焰顏色上便可大致判斷威力。不過如鳳凰之炎、朱雀之炎、金烏之炎這類特殊火焰,則不是普通的玄火,而是神獸獨有的「神火」,有著自己獨有的特性和顏色,並不遵循這樣的規則。

    是在人們認知中,一般只有到達了地玄境,才能釋放的高威玄炎!

    「藍……藍炎!!」

    「不愧是焚天門門主之子,看來焚絕壁的實力必須要重新評估了。他能燃燒藍色玄炎,看來雲澈是一丁點勝的希望都不可能有了。」

    「來,讓我聽聽你嚎哭、哀求、掙扎的聲音吧!」

    【容我再坑幾天,畢竟婚後的第一個春節,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事…………鞠躬……嗚嗚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