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藍色玄炎與赤色玄炎絕不僅僅是威力上的不同,更是層面上的不同。靈玄境的玄力防禦可以大幅度抵禦高威赤炎,但在低威的藍炎面前,也往往會如薄紙一般被輕易焚毀。

    當然,這些「分身」不過是他以藍色玄炎幻化而出,但由於和他的本體極其相似,所以和真身虛實難辨,足以輕易的混淆對手的視線,讓對手眼花繚亂,無從下手。「分身」從幾個到十幾個,再到幾十個,全部在藍色火海中混亂的游移,掠起無數串的藍色光影,真身則在這些分身的掩護和干擾下,從不同的方位一刀一刀的劈向雲澈,讓雲澈在步步後退間險象環生。

    「不愧是焚天門,這驚人絕妙的玄技,是我們這些宗門萬萬不可能企及的。」

    「絕壁的玄力之所以三個月都沒有提升,皆是在修鍊玄炎和焚影幻身,否則,他必已達到靈玄境九級。在出發前,門主和我說到這些時,我還沒怎麼放在心上,沒想到,他竟已經達到如此境界,恐怕就是燼兒,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我也是看走眼了。看來,我之前是白擔心了。」

    砰!

    「哎呀呀,這個舞台也實在太小了,這貓戲耗子的遊戲才剛開始這麼一小會兒,就要結束,實在是有些無趣啊。更無趣的是,你居然連一聲慘叫都沒發出過,實在是太不配合了。」

    「焚天斬!!」

    焚絕壁在狂笑,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下一秒,雲澈的全身都被藍色焚天之炎吞噬,尤其是他的那張小白臉,會被藍炎「重點關照」,燒的焦黑一片,面目全非。

    而在藍炎即將把雲澈吞噬時,他的神情終於不再平靜,但露出的卻完全不是焚絕壁想要看到驚恐與絕望,反而是……一絲嘲諷的冷笑。

    蔑視的聲線穿透灼熱的氣浪,注入了焚絕壁的雙耳之中,雲澈在這時忽然踏前一步,重劍掄起,兇猛揮出。

    隨著重劍的揮舞,空間輕微扭曲,空氣瘋狂暴.動,一陣如布帛撕裂的聲音響起,那撲向雲澈的恐怖玄炎竟被重劍直接切裂,然後如被打破的幻影一般快速消弭。

    「什……什……什麼!!」

    「這……這不可能!」

    「一定是我的藍炎初成,還未真正成熟,所以才會被他毀滅,一定是……一定是這樣!」

    「有種……你破我的焚天龍炎試試!!」

    「他竟然不惜自損精血來發動龍炎!看起來還是全力發動。」焚絕城緊皺眉頭,臉色低沉一片。

    「哼!被逐出排位戰,總比戰敗的好!」焚絕城咬牙道。他如今無比的渴望雲澈能馬上死去。之前,他對雲澈只是生出殺念,但完全沒把他當成敵人,因為在他眼中雲澈根本不夠資格。但隨著雲澈一次又一次展露出更強的實力,到了此刻,他已無法不膽戰心驚。他才十七歲尚已如此,再他完全成長之後,不知會達到一個何其驚人的高度。

    「糟了!」楚月楓「呼」的站起,他很清楚焚絕壁要做什麼,更知道焚天門的「龍炎」有著多麼恐怖的威力,他低沉的向凌無垢傳音道:「馬上做好救雲澈的準備!千萬不要讓他死在龍炎之下。」

    「雲澈……去死吧!!」

    「炎龍……是焚天門的禁忌絕技——焚天之龍!」

    「焚絕壁瘋了嗎!竟然自損精血用這一招,以這一招的威力,雲澈很有可能直接死在場上。」

    周圍的議論聲讓蒼月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她雙手捂著嘴唇,美眸瞪大,在極度的驚懼和擔心中一絲聲音也無法發出來。

    轟!!

    竟然這麼難搞……雲澈心中一動,揮出的重劍迅疾上撩,全身的玄力如同破閘的洪水一般湧向雲澈的雙臂。

    轟!!!!

    一劍將威力恐怖的炎龍轟擊掉大半的力量,這一幕對場上的人,尤其是焚天門人的衝擊不啻于晴天雷霆,但儘管如此,剩下的炎龍之力已臨近雲澈的胸口,雲澈再無抵擋的可能。

    凌無垢頓時大驚失色,高吼道:「放手!!你不想要手了嗎!!」

    雲澈充耳不聞,雙手死死的抓在了炎龍的脖頸之上,「邪魄」之下的玄力、邪神之種的火焰操縱之力、鳳凰炎力、龍神之力、大道浮屠訣賜予的強橫軀體力量,在一瞬間全部湧起……

    這時,炎龍忽然如被掐住了七寸的毒蛇,痛苦的扭動起來,但任憑它如何的掙扎翻騰,都無法逃脫雲澈全力合攏的雙手,掙扎之中,炎龍的力量快速消散,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從一條炎龍快速縮成一條小炎蛇,最後縮成了一條細小的蚯蚓……然後完全消散於雲澈的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存留。

    論劍台的所有人都在不知什麼時候站了起來,每一個人都目光獃滯,久久無聲,如同這個世界的聲音已被完全的抽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