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楚月嬋,你是什麼意思?」

    事情都了這個地步,焚莫離在急怒攻心之下,幾算得上是完全豁了出去。他雖然只在多年前見過楚月嬋一面,但依舊一眼就認出。只是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傳說中的冰嬋仙子會忽然對他出手。

    楚月嬋冷冷的道:「身為焚天門大長老,卻無理由出手攻擊一個後輩,無恥之極。」

    「哼!」焚莫離陰沉著老臉:「他重傷我焚天門門主之子,就憑這一點,他死一萬次都不夠!楚月嬋,我焚天門的事,還輪不到你們冰雲仙宮來插手!」

    「我管定了!」楚月嬋伸出冰玉一般的手掌,掌心之中,一團湛藍的光芒若隱若現。

    「好~~」焚莫離眉頭死死沉下:「早就聽聞冰嬋仙子年紀輕輕,便已踏入半步王玄之境,甚至超越了當年的煜仙宮主,蒼風女子,無出其右,今天,老夫便來領教一番冰雲七仙中的第一人!」

    面對楚月嬋,焚莫離有著十足的底氣。雖然兩人同為半步王玄,但楚月嬋才剛踏入半步王玄幾年的時間,而焚莫離已停留了整整三十年,雖然他這輩子都已不可能突破至王玄,但半步王玄之中,他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

    「喝!!」

    焚莫離大喝一聲,全身爆燃起濃烈的紫色火焰,他雙手高舉,以紫色玄炎在手間凝起一把足有幾十丈之長的炎刀,驟然劈斬向楚月嬋……紫色玄炎,蒼風帝國所有玄者認知中所出現過的最強之炎,至少要天玄境後期才能釋放出紫色的玄炎,傳聞紫色玄炎之下,玄力低於地玄境後期的玄者將被一瞬間燒成焦炭,連一絲抗拒掙扎的可能都不會有。紫炎橫掃,一個小湖的湖水也將在很短的時間內被完全蒸干,恐怖無比。

    焚莫離的這一記炎刃速度並不快,但楚月嬋的身後不遠處就是雲澈,她若閃開,以紫色玄炎之可怕,雲澈插翅難飛,但楚月嬋若正面抵擋,焚莫離有足夠的自信讓她在這一招之下便至少吃個小虧。

    楚月璃腳下未動,完全沒有避開的意思,而是手掌上翻,虛空抓向了炎刃……

    叮!!

    正帶著讓人窒息的熱浪快速下落的巨大炎刃就如忽然撞擊在了一堵看不見的屏障之上,忽然停滯在了那裡,隨之,一道湛藍的光芒於炎刃的尖端出現,然後在「咔咔咔」的寒冰凝結聲中極速蔓延,轉眼之間便包裹了整把炎刃,讓原本炙熱無比的紫色玄炎,變成了冰冷無比的藍色玄冰。

    當冰系玄力達到足夠的境界,能冰封的將不單單是軀體和物體,還有各種形式的玄力!

    乒!!

    隨著楚月嬋玉掌的翻動,一振響徹整個論劍台的爆裂聲傳來,被冰封的炎刃在半空中爆裂,化作無數細小的藍色冰晶,遠遠的飛散而去……

    「什……什麼!?」

    焚莫離倉皇的倒退兩步,快速震散自己手掌上的冰層,滿臉的驚駭和難以置信。而這時,他看到前方的楚月嬋向他伸出了手掌,一道藍光在他的視線之中一閃而過……

    一道半尺來長的冰柱忽然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沒錯,完完全全就是憑空出現,以焚莫離半步王玄的至高玄力,根本絲毫沒有看清它究竟是怎麼出現,又是什麼時候出現,就是這一根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冰柱,卻攜帶著讓他遍體發寒的恐怖寒氣,他的眼瞳還沒來得及收縮,湛藍冰柱便以一種他完全無法理解的速度,撞擊在了他的胸前……

    砰!!

    焚莫離被冰柱撞擊的部位瞬間大幅度下陷,後背誇張的凸出,一道血箭伴隨著一聲痛苦之極的悶哼聲從焚莫離口中射出,整個人如一道被射出去的箭矢,遠遠的飛了出去,在砸在論劍台的檯面之後貼著檯面又連退幾十丈,將堅硬的檯面犁出一道幾十丈的深痕。

    全場霎時一片安靜,就連一直沉默不語的天威劍域凌坤,也在這時終於第一次出現動容。凌月楓如被閃電劈中般站起,失聲道:「空間壓縮……這……這是……王玄之力!!」

    「王玄之力」四個字一出,便如在所有人耳邊響起一聲晴天炸雷。

    「王……王玄?這這……這不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這可是凌莊主親口喊出來的!而且如果不是真正的王玄境,焚莫離怎麼會被她一招打成這狼狽樣。」

    「我的天啊,我們蒼風帝國竟然又出現了一個王座,還是這麼年輕的王座。就算她是今年才踏入王玄境,也要比凌莊主還要早……是這幾百年來,最早踏入王玄境的人!」

    「這麼一來,冰雲仙宮除了傳說中的煜仙宮主,又出現了一個王座!還有傳聞說冰雲仙宮的太上宮主其實還一直在冰雲仙宮中,並沒有離世,如果這個傳言也是真的,那麼冰雲仙宮,豈不是有了三個王座!焚天門和蕭宗都才只有一個王座而已!」

    楚月嬋已成王座的消息讓所有人震驚,這個本就高高在上,如若落仙的冰嬋仙子,此時在人們的眼中無疑更是成為了高踏雲端,讓人幾乎連仰望都仰望不到的真仙。在蒼風帝國,王座是傳說級別的存在,更是無敵的存在,蒼風帝國之所以只存在四大宗門,而沒有「五大宗門」,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只有這四大宗門存在著至高無上的「王座」。焚天門和蕭宗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冰雲仙宮又一個王座的出現,無疑意味著在實力層面上.將他們甩開了一大截。蕭宗宗主蕭絕天緩緩的站了身來,獃獃的看了一會兒楚月嬋的背影,動了動嘴唇,又緩緩的坐了回去……二十年過去,她依舊仙氣逼人,縱然是背影,也美的如幻美一般,只是,她此時的光芒太過耀眼,讓他這個蕭宗宗主,也只能感受到深深的自慚形穢。

    他當年在排位戰第一次楚月嬋后,也對她痴戀不已,魂牽夢縈,只是他沒有凌月楓那般瘋狂,更沒有像凌月楓一樣讓自己卑若塵埃,不惜一次次的去往冰雲仙宮,只能無奈無果而終,但至少,他還一直覺得自己足夠配得上她……

    但此時,他幾乎連直視她眼睛的勇氣都沒有了。如此年輕的王座……不要說現在,縱觀整個蒼風帝國的歷史,也幾乎從未出現過。她彷彿就是上天過分溺愛的寵兒,給了她太多太多耀眼璀璨的光環,這些光環之下,他甚至想不出,整個蒼風帝國之內有誰能有資格配得上她……

    至少,他自認自己這個蕭宗宗主沒有資格。

    幾百年來,四大宗門出現過的半步王玄很多,但這些達到半步王玄的至強者之中,能最終進入王玄境的十中無一,焚莫離停留半步王玄三十多年,也不得不任命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稱作真正的王座。半步王玄和真正的王玄境雖只有半步之遙,但這半步,卻是橫跨天與地的半步,強度之差,不啻天壤。

    一個半步王玄在一個真正的王座面前,便和一個弱小的嬰兒無異,根本毫無威脅可言。焚莫離主動向楚月嬋出手,完全是自取其辱。

    焚天門坐席中,焚絕城飛快的衝出,抱起不知是傷重昏迷還是氣昏過去的焚莫離,快速檢查一番傷勢后,面向凌月楓的方向,匆匆一禮,道:「凌莊主,凌長老,舍弟被重傷,焚莫離長老心焦之下才會做出這等衝動之舉,還請凌莊主和凌長老看在沒造成什麼後果,又被冰嬋前輩出手教訓的份上寬宏大量,饒恕焚莫離長老。排位戰之後,晚輩一定和焚莫離長老一同專程向凌莊主和凌長老賠罪。」

    「哼!」凌月楓面帶怒色:「焚莫離身為德高望重的宗門大長老,卻倚老賣老,不知輕重,無視排位戰規則不說,還欲惡意出手重傷正當獲勝的參賽弟子,按照排位戰規則,不但焚莫離要被逐出,整個焚天門都要被剝奪參賽資格!」

    說到這裡,凌月楓又語氣一緩:「但念在焚莫離也是心急衝動,又被冰嬋仙子教訓,也算是受到懲罰了,此事就此作罷吧,排位戰後探索『天池秘境』的資格,也予以保留,但若敢再犯,不但探索天池秘境的資格會被剝奪,怕是你們焚天門參加下一屆排位戰的資格也要失去,好自為之吧。」

    焚天門畢竟不同於其他宗門,凌月楓也不願意輕易得罪,所以雖是說的無比嚴厲,但事實上卻是做出了很大的讓步,也算是給足了焚天門面子。焚絕城長舒一口氣,向凌月楓行了一個晚輩禮,帶著焚莫離離開了論劍台。

    所有的目光,重新全部回到了楚月嬋的身上。雲澈緩步上前,微笑道:「冰嬋仙子,謝謝你救……」

    雲澈的話還沒說完,他眼前便是冰靈一晃,那個美麗而冰冷的倩影已消失在了論劍台,回到了自己的坐席上。

    雲澈默然一笑,笑意中的意味,也只有他自己才會懂。

    「這個楚月嬋,還真是不簡單,才這麼年輕,便已經是個王座,也難怪你當年被迷的失魂落魄。」軒轅玉鳳向身邊的凌月楓側目道。

    凌月楓微微一笑,道:「夫人這話說錯了,我當年所迷的,並非是她的天賦,而是她的容顏,沒想到她不但天姿國色,連天賦也是這般絕世,實在是讓人驚嘆。」

    見他笑的很是坦然,軒轅玉鳳也頓時安心,把半個身體輕輕的依在凌月楓的身上。

    八位戰第二場:天劍山莊凌傑——對戰——天劍山莊凌飛宇。

    兩人同屬天劍山莊,但一個靈玄境六級,一個靈玄境九級,怎麼看,都是一場不比,便知道結果的對戰。

    凌傑首先上台,雙手抱胸,嘴角微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過了好一會兒,凌飛宇才躍上論劍台,站在了凌傑身前,只是他的臉色多少有些糾結。

    「你們兩個平日里已經比試過多次,這次,確定還要再比過一次嗎?」凌無垢站在玄力屏障外,面無表情的問道。他身為長輩,這兩個庄中年輕弟子的佼佼者是什麼實力,他當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聽他這麼問,台下的人便完全清楚,這兩個人的實力差距必然很大,平日里的切磋都是一方被另一方完全壓制,就算再比一場也不可能會有第二個結果,只會浪費時間。

    聽到凌無垢的話,凌傑卻並沒有什麼太大反應,凌飛宇的嘴角卻動了動,眼神中出現了短暫的掙扎,然後終於出了一口氣,道:「算了,我認輸。」

    嘩——

    台下的人們頓時紛紛睜大了眼睛……

    主動認輸的居然不是只有靈玄境六級的凌傑……

    而是靈玄境九級,一路勢如破竹殺入八位戰的凌飛宇!!

    【明天開始正常更新哈……讓大家久等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