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雙劍未近,劍風與冰蓮已撞擊在了一起,只聽“叮”的一聲,冰蓮在狂暴的劍風之中被絞碎,但卻並沒有就此隕落,而且化作數不清的堅冰迎着風暴罩向蕭狂雷,一時間,風暴夾帶着破碎的冰蓮在兩人的周圍旋轉飛舞,猶如捲起了一陣冰雪龍捲風。

    叮叮叮叮……

    一連串的碰撞和破碎聲中,飛散的冰花被蕭狂雷悉數震開,但這些冰花所蘊含的寒氣之重超乎了他的預料,他震開所有冰花時,雙手已是凍的通紅一片,兩息之後才完全緩過來。他腳步後撤半步,微笑道:“早就聽聞冰雲仙宮的冰雲訣天下無雙,果然名不虛傳,接下來,我要認真一些了,仙子可要小心了。”

    蕭狂雷滿含傲氣的“善意”提醒並沒有引來夏傾月的半點回應,她清冷的眸子如靜水一般毫無波瀾,又如明月一般皎美,讓蕭狂雷多看了兩眼後,心跳一陣不受控制的加快,他馬上猛一提氣,全身玄力涌起,周身旋轉飛舞的風暴變得更加迅疾,背後的雄鷹影像也變得越來越清晰,到最後便宛若化作實體一般真實。

    “風極劍!”

    蕭狂雷目光一閃,身上風暴涌動,驟然衝向了夏傾月,速度快的當真如暴風一般,場中實力低於地玄境的玄者都只能看到一縷殘影如閃電般閃現——在四大宗門之中,蕭宗的速度首屈一指!

    “呵呵,三弟看上去認真起來了,竟然直接就把極限速度給施展了出來,看起來,這場對戰用不了多久就會結束了。”蕭狂雨悠然微笑道。

    蕭絕天也緩緩點頭:“看來雷兒並沒有忽視我們的忠告,沒有輕敵,也沒有留手,很好。勝了這一場後,他面對的將是凌雲,凌雲那一戰不可能勝,那就在這一戰,盡情的展現我們蕭宗的真威吧!”

    “哼!”蕭薄雲身側的蕭震冷眼看着場上的比賽,用輕微的聲音冷哼了一聲。

    暴風般的高速移動下,蕭狂雷的長劍也迅疾掃出,劍身之上風暴席捲,隨着劍光華麗的舞動,四道足以穿山碎石的劍罡同時飛射向夏傾月。

    wωω •ttκд n •C〇

    噹噹噹當!

    四朵冰蓮綻放在夏傾月的身前,在破碎中.將四道劍罡全部當下,蕭狂雷也在這時成功近到夏傾月身前,連環劍招如暴風驟雨一般襲向夏傾月,夏傾月腳步均勻而從容的倒退,每退一步,腳下便會綻放開一朵美麗冰蓮……

    “真是驚人,這個夏傾月才靈玄境八級,冰雲訣便已達到了第四重的冰蓮之境,而且施展的駕輕就熟,上一屆的沐凌雪靈玄境十級,也才初窺冰蓮境界的門徑。看起來,夏傾月必是冰雲仙宮這幾十年來天賦最高的弟子無疑。”

    “不過看上去夏傾月明顯處在下風,所有的招式都是防禦和招架,沒有還手的餘力,這也難怪,年齡和玄力的弱勢擺在那裏。”

    蕭狂雷背後的雄鷹影像高高展翅,劍招一套接一套,一把長劍被他揮舞成漫天劍影,再配以他的速度,人影和劍影虛虛幻幻、重重疊疊,直讓人看到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劍與劍的交擊、暴風與冰蓮的碰撞,帶起連串讓人耳膜嗡鳴的音爆。

    青色的劍罡和冰蓮碎片不斷從籠罩他們的玄力風暴中飛射而出,面對蕭狂雷驚人的速度,夏傾月的動作卻是輕渺如煙,如仙子踏塵一般優雅寫意,但卻絲毫沒有受到蕭狂雷在速度上的牽制,他們的腳步每一次移動,地面便會多出數道劍痕和玄力衝擊出的坑痕。

    全場鴉雀無聲,只剩那陣陣刺耳的音爆和撕裂聲,每一雙眼睛都緊緊的盯着論劍臺上的兩個身影,本以爲這會是一場很快結束,甚至會出面碾壓的比賽,任誰都沒想到竟會激烈到這種程度。有着三歲年齡差距,一級玄力差距的兩人,目前的狀況竟分明是勢均力敵。

    蕭宗衆人的臉色開始逐漸不好看起來,蕭絕天的眉頭一點點沉下,低聲道:“看來,我們低估了夏傾月,她的實力,或許根本不會下於水無雙和舞雪心。”

    “沒關係,就算能和三弟僵持又能怎樣?只要三弟驚塵劍一出,勝負立判。”蕭狂雨並不擔心的道。

    “用驚塵劍,多少會有些勝之不武。現在兩人看上去勢均力敵,但若就這麼繼續下去,優勢還是在雷兒這邊,畢竟,雷兒的玄力渾厚程度,怎麼也要勝過那個才十七歲的女娃子。”蕭絕天道。

    “姐姐加油,姐姐加油啊!”夏元霸雙手捏着汗,雙目大瞪,不斷的喊叫聲。他並不能看清場上的局面,只看到夏傾月似乎一隻在後退,心裏也越來越急。

    “不用擔心,你姐姐不會那麼容易敗的。”雲澈隨口安慰道。

    “沒那麼容易敗?”雲澈的腦海中,傳來茉莉嗤鼻的聲音:“這個女人,根本就沒有敗的可能。她若用出全力的話,對面的人根本連五個照面的機會都沒有。現在的局面,不過是她爲了隱藏實力而刻意的而已。”

    “哦?”雲澈心中一陣驚詫:“五個照面的機會都沒有?這不可能吧?”

    “哼!你能跨越大境界挑戰,一半是因爲你的天賦和領悟力,一半是你的神之玄脈、神之血脈和神之玄功,而在天賦、領悟力以及體質這個領域,我終於見到了一個完全勝過你的人,那就是這個女人,她不但擁有着五十四玄關全通的‘天靈神脈’,還有着比天靈神脈還稀少難得萬倍的‘冰雪琉璃心’,她的體質,是在衆神……是在我出生的那個地方都萬年只出一個的‘九玄玲瓏體’……明日之後,你的對手是不是凌雲,還真的猶未可知。”

    雲澈:“!!!!”

    “冰雪玲瓏心”和“九玄玲瓏體”這兩個名字,通曉世間醫理和體質的雲澈無論在上一世還是這一世,都還是第一次聽到,所以無法完全明白這兩個名字的真正含義。但,從茉莉的話中,他聽出了一抹無比清晰的震驚色彩。能讓茉莉震驚的東西,豈同尋常。

    而茉莉的最後一句話,讓雲澈徹底的驚到。因爲茉莉那句話分明是在暗示……夏傾月,甚至有擊敗凌雲的可能!!

    論劍臺上的對戰已進入白熱化,蕭狂雷背後的雄鷹影像再度張開雙翼,他一聲輕嘯,身體已高高躍至高空,其周身的玄力風暴,也在這時如沸騰的開水一般暴.動起來,一圈圈淡青色的玄力漣漪向周圍徐徐擴散,將附近的空氣全部強橫的排開。隨之,蕭狂雷長劍向下斜指,周身的玄力全部凝聚在了劍尖之上,頓時,長劍的劍尖綠光大聲,一團風暴圍繞着劍尖以極其恐怖的速度旋轉呼嘯着。

    一團壓抑的氣息,也在這時籠罩整個論劍臺,論劍臺邊緣的看衆們僅僅是看着那綠光環繞的劍尖,便有了一種強烈的窒息感。

    久戰不下,蕭狂雷終於失去了耐心,但卻並沒有拿出驚塵劍,因爲就如蕭絕天所言,對付一個年齡和玄力都低於自己的人還要動用蕭宗第一神劍,不但勝之不武,而且還有可能遭人恥笑。他果斷的動用了自己的最強絕招。

    “驚鴻一劍!!”

    蕭狂雷大喝一聲,全身在暴風涌動中飛墜而下,整個人宛若劍神降臨,凌厲至極的劍勢鋪天蓋地的罩向夏傾月……

    “哦!沒想到三弟竟能把‘驚鴻一劍’修煉到這種地步……大概已是四成火候了吧?”蕭狂雨驚訝道。

    “這是最近纔得到的突破,看來,比賽馬上就要結束了。”蕭絕天的臉上已露出勝利的微笑。

    隨着蕭狂雷劍勢的極速落下,一道裂痕在地面上瘋狂的蔓延着。面對這可怕無比的凌空一擊,夏傾月卻顯得無比從容,她素手輕擡,將冰劍緩慢的指向上空,劍尖之上,一朵冰蓮無聲開放,只是這朵冰蓮不再是晶瑩剔透,而是帶上了天空一般的淺藍色。

    轟!!

    蕭狂雷的驚鴻一劍與夏傾月的冰蓮隔空碰撞,一聲驚雷般的轟鳴響徹全場,青色的玄力風暴將周圍的大片空間完全籠罩,冰蓮也完全爆開,灑下漫天的冰晶冰霧,一時間,兩人的身體完全被青色與淺藍色的玄力光芒所籠罩,讓人再也看不到一絲影子,只能聽到兩股爆發的玄力瘋狂的碰撞着……

    整整十息之後,青光與藍光才完全的散去,兩人的劍也在這時完全了最後一次碰撞,然後在撞擊後的衝擊下分別向後退去。

    夏傾月的神情毫無波瀾,一雙美眸依舊如水一般清澈無波,身上別說傷痕,就連白色長裙都是一塵不染,周身飄動的冰靈更是毫不凌亂。

    她對面的蕭狂雷也是如此,除了頭髮稍顯凌亂,全身不見一絲傷口。剛纔那般激烈的絕招對撞,兩人竟是奇蹟般的誰都沒有傷到一絲創傷。

    不過就臉色而言,蕭狂雷顯然沒有夏傾月那般平靜,他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是這個結果,自己用出了剛剛有所小成的絕招,但在剛纔的對撞之中,所有的劍勢和劍罡都被對方悉數擋下,連她一根頭髮都沒有傷到,這讓他心中暗驚的同時,也大感顏面無光。

    這種情況之下,他知道自己若要勝,就必須動用驚塵劍了。

    “不愧是冰雲仙宮的仙子,果然讓人無法小看,和仙子一般大的時候,我萬萬不是仙子的對手。但這場比賽,我非勝不可,若因此有觸怒仙子的地方,比賽之後,一定當面向仙子賠罪。”

    說完,蕭狂雷手中的劍已收回,右手按在了空間戒指中,便要取出驚塵劍,但就在他的右手手指碰觸到左手時,他的臉色忽然一僵,動作停滯在了哪裏,隨之,他的臉色以驚人的速度變得越來越白,越來越白……然後整個人如冰雕一般,直挺挺的仰躺在了地上。

    隨着他的倒下,夏傾月的眸光沒有出現半絲的顫動,毫無意外。

    也在這時,蕭狂雷的身上忽然崩裂開數十道大大小小的傷口,一股股血流激射而出……這些傷口全部來自夏傾月的冰劍,只是在蘊含着極寒之力的冰雲訣下,這些傷口被刺開後的瞬間便被冰封,不會出血,甚至不會感覺到疼痛,無知無覺的蕭狂雷就這樣和夏傾月激戰着,渾然不知在剛纔的青光籠罩下,自己的身體在十息之間被夏傾月連切三十多道傷口……而這些傷口每一個只要稍稍偏移,都能傷及命脈……也就是說,若不是夏傾月手下留情,那十息之內,他已經死了三十多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