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凌無垢先是一驚,然後迅速上前檢查起蕭狂雷的狀態,簡單查探后便鬆了一口氣,手掌快速翻動,將蕭狂雷身上的傷口全部封住,然後直接宣布:「蕭狂雷已暫時失去行動能力,冰雲仙宮夏傾月勝,進入明日的四位戰!」

    蕭宗的六人已全部站起,個個面色驚然。蕭絕天飛身而起,如一頭憤怒的雄鷹般飛撲到論劍台,玄力掃了一番蕭狂雷的傷勢后,臉色再次一變。

    三十多道傷口,都並不深,他很清楚蕭狂雷剛才為什麼三十多道傷口忽然迸裂,這種事發生在冰雲仙宮弟子的面前,實在太正常不過。讓他吃驚的是,蕭狂雷之前的樣子,竟分明是毫無察覺,更讓他吃驚的不是這些傷口,而是傷口之下,將蕭狂雷的大部分經脈都封鎖的寒氣。這些寒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打入蕭狂雷的經脈之中,然後在剛才忽然爆發,否則,玄力壓制下,蕭狂雷也不至於讓這樣的傷口血流如注。

    蕭絕天深深的看了夏傾月一眼,低聲道:「本以為冰雲仙宮在這一屆排位戰不會再有太過出彩的表現,看來是我看走眼了。能在雷兒體內種下這麼多寒氣還讓他無知無覺,你的冰雲訣,至少在第五重境界……還好雷兒沒亮出驚塵劍,否則,只會敗的更加難看!」

    蕭絕天的聲音很低,低到了只有夏傾月才能聽到,說完,他帶起全身僵硬的蕭狂雷離開了論劍台。

    今天的比賽,伴隨著一場又一場的出人意料。八位戰最後一場的比賽,再次以一個讓人始料未及的結果結束。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蕭狂雷為什麼會忽然倒下?之前被玄力光芒遮擋,什麼都沒看到。」

    「蕭狂雷應該是被夏傾月的絕招給傷到了,力量碰撞時太過激烈,再加上冰雲仙宮的冰雲訣可以瞬間冰封傷口,所以蕭狂雷被傷了很多劍都不知道……大概是這樣吧?」

    看眾們議論紛紛,蕭狂雷的傷口忽然迸裂,他們還可以解釋,但忽然直挺挺的倒下,就讓他們大惑不解了。主坐席上,凌月楓微微皺起眉頭,道:「看來,這個才十七歲的少女遠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雲兒,你應該慶幸她今年只有十七歲,若她與你同齡,將可能是足以與你比肩的勁敵。」

    凌雲默然不語。

    八位戰結束,明日四位戰的戰事安排,也很快顯示在中心玄石上。

    第一場:蒼風皇室雲澈——對戰——天劍山莊凌傑。

    第二場:天劍山莊凌雲——對戰——冰雲仙宮夏傾月。

    「哇啊啊!姐夫和姐姐居然都進前四了!太太太……太好了!」看著玄石上的名字,夏元霸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他這次歡天喜地跟著雲澈來天劍山莊,只是出於和其他玄者一樣對排位戰的嚮往,絕對絕對沒有想到他的姐姐和姐夫居然成為了這場排位戰的主角之二,自己最親近的兩個人在蒼風帝國的最頂層年輕玄者中殺入了前四,那種喜悅、自豪、榮耀感,強烈的簡直難以形容。

    「啊?姐夫,你為什麼一直板著臉呢?難道不高興嗎?」見雲澈非但不興奮,反而面色沉靜而凝重,夏元霸疑惑的問道。

    雲澈搖頭,微微一笑道:「沒有,只是沒想到傾月她竟然會這麼強。」

    「嘿嘿,我也沒有想到。」夏元霸攥起拳頭,目光閃閃的道:「如果父親知道姐姐現在已經這麼厲害了,一定會高興壞的。母親知道的話……」說到「母親」,夏元霸的聲音卡了一下,目光不自禁的暗淡了下去,小聲低念道:「也一定會很欣慰吧。」

    雲澈沒有注意到夏元霸後半句話的異常,他沉下心緒,在心海中問道:「茉莉,你之前說的『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瓏體』,究竟是什麼?你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我本來也一直沒有注意,但剛才她動用了兩分真正實力的時候,便逃不開我的眼睛了。不過,如此低等的力量位面,應該並不會知道『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瓏體』的概念,包括她自己也不會知道,頂多只是自知有些地方和其他人不同而已。」

    雲澈:「……」

    「既然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茉莉聲音嬌嫩空靈如清泉流水,卻偏偏極力表現出一種高高在上的長者語氣:「『冰雪琉璃心』,是一種獨特的心海,擁有這種心海的人性情至純至凈,宛若冰雪,隨著成長,將擁有無與倫比的領悟力和越來越強的靈魂力量,她如今的年紀,冰雪琉璃心的能力只是初步顯現,會表現出極高的悟性和記憶力,她所見過的東西,巨細纖毫,都會過目不忘,牢牢的刻於心海,永生不會忘記。隨著冰雪琉璃心能力的逐步顯現,她將可以感知善惡與危機,輕易窺破各種玄機,甚至窺視萬靈的內心。」

    「擁有冰雪琉璃心的人,在任何位面都通常是至尊至聖,超然世間的存在,縱然是神王神君,也斷然不敢招惹,因為傳說擁有冰雪琉璃心的是受到了天道眷顧,傷害者,將會遭到天道的譴罰。」茉莉淡淡的描述道。

    雲澈的眉頭一臉抽搐了好幾下,然後弱弱的問道:「這個……你確定她的身上,真的有你說的這種……額,這種天道眷顧的東西?」

    「哼!這種超脫你認知的東西,你自然不會相信,我才懶得和你解釋,反正在這個位面,她的冰雪琉璃心也不可能真正成長起來。不過,她所擁有的『九玄玲瓏體』……」茉莉的音調忽然變得怪異起來:「更是最好別讓任何知道『九玄玲瓏體』概念的人發覺,否則,嘿……她這輩子,都別想安寧。」

    「嗯?為什麼?」

    「『九玄玲瓏體』的『玲瓏』二字,指的是一個『玲瓏世界』,也就是說,她的體內,存在著一個『小世界』!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嗎?這意味著,她可以擁有無窮無盡,沒有盡頭的力量!肉身無法承受的力量,可以全部儲納在『玲瓏世界』中。這樣一來,她無論修鍊什麼玄功,都根本不會受到玄力等級和身體承受能力的限制。比如她的宗門玄功『冰雲訣』,楚月嬋半步王玄,冰雲訣修為是第六重境界,而且無法再進,很有可能是因為第七重境需要至少王玄境的玄力,但對擁有『九玄玲瓏體』的人而言,只要她願意,初玄境,便可修鍊至第七重境!再加上『冰雪琉璃心』帶來的極高悟性,她如今的冰雲訣修為高過楚月嬋,我都半點不會意外。」

    從茉莉的身上,雲澈不但接觸到了一種又一種不可思議的玄功,也不斷聽到一些完全陌生,甚至聽上去極為遙遠虛幻的概念,而這次,帶給雲澈的震動無疑最大,也最為直接……因為這些完全打破認知的概念,就出現在他名義上的妻子身上。

    「……玲瓏世界?人的身體內,還可以有這樣的東西?」雲澈失神的低語道。他曾聽說過玄力高到某個極高的境界,便可以開闢一個屬於自己的小世界,但從未聽說過,人的身體里,居然也可以存在一個小世界。

    「如果她真的有的你說的『九玄玲瓏體』,那也是屬於她的特殊天賦,與他人毫不相干,可你為什麼會說被人發現后,她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安寧?」雲澈疑問道。

    「因為,擁有『九玄玲瓏體』的人,可是這個世界上,最最上好的練功爐鼎。尤其是得她處子元陰的人,將會在陰陽交融中,于丹田中生成自己的玲瓏世界……」

    ————————————————————

    夏傾月和夏元霸所在的夏家世代經商,他們的父親夏弘義更是個老實本分,很重誠信情義的生意人,為什麼生出的一對兒女……元霸有茉莉所說的「霸皇玄脈」,夏傾月又有著茉莉口中更神秘的「琉璃心」與「玲瓏體」……

    如果茉莉的判斷並沒有錯誤的話,那這個夏弘義,可真是被老天眷顧到極點了。茉莉口中,無論霸皇玄脈,還是琉璃心、玲瓏體,都是極其罕見的存在。

    還有他們的母親……

    雲澈對夏元霸和夏傾月的母親沒有任何概念,因為他從未見過,似乎是在他們小時候便離世了。

    雲澈走在天劍山莊的小路上,默默的想著事情。夜幕已經開始降下,外面的人並不多,偶爾遇到幾個宗門弟子,他們都會停住腳步,用一種敬畏的目光遠遠的看著他。這些人中,大多在排位戰第一天的玄力測試中肆意的嘲諷過他,但此時,卻只能用一種仰望的目光看著他……排位戰前四,這是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高度。

    雲澈來到了冰雲仙宮所在的庭院前,庭院門大開著,但院內院外卻彷彿是兩個世界,院外暖風徐徐,院內卻飄動著刺骨的寒氣,正隨著空氣的流動撲面而來。

    雲澈沒有踏入院內,提起一口氣,道:「蒼風玄府弟子云澈,求見冰嬋仙子,希望能當面感謝今日出手相救的恩情。」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