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p>“哧~~~”

    p>空間被切裂的聲音無比刺耳,凌傑手中的天鴦劍劍氣橫掃,一劍破空,論劍臺的堅硬檯面如豆腐一般被直線切開,百丈之外,一股從他們的體表直滲心底的凌厲氣勢讓幾乎所有人背脊發寒,那森寒的橙色劍光和劍意便彷彿就抵在了他們背脊上一般。

    p>凌傑一出手,果然便是全力,面對橫掃而來的劍氣,雲澈雙手橫劍,天狼獄神典總訣運轉,全身玄力爆發,隨着一聲低沉的爆鳴,霸王巨劍迎着天鴦劍的劍氣一劍轟出。

    p>“轟!!”

    p>凌厲與強橫的力量轟然撞擊到一起。可怕的玄力風暴肆意宣泄,玄力屏障猛的一震,兩人腳下的臺石被瞬間衝出瞭如蛛網一般的裂紋。

    p>淡橙色的劍氣被不斷摧裂,重劍的力量風暴也被快速撕裂,透過狂亂交纏的力量,兩人的目光撞擊在了一起……一個如劍刃般凌厲無前,一個如山嶽般沉靜巍然。

    p>這一劍的碰撞,他們的心裏同時吃了一驚,論劍臺邊緣的看衆,更是紛紛睜大了眼睛,驚駭莫名。

    p>“好……好強!隔着這麼遠,我都能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劍氣!”一個排進前百位的宗門弟子用顫抖的聲音道。

    p>“我也感覺到了!凌傑竟然這麼強,之前的比賽,他根本沒有使出過全力。不!連一半的力量都沒用出過。這一劍要是對上我,我根本連一絲抵抗的能力都沒有。他……他真的只有靈玄境六級嗎?”

    p>“天劍山莊的人,果然都是一羣怪物!但……但這樣的一劍,雲澈居然接下來了!!”

    p>凌傑傾力釋放的劍勢與劍意,再加上有着天玄之威的天鴦劍,這一劍之風華,超越了昨日八位戰的所有!不僅僅是那些年輕玄者,看到這一幕的長者們,也都是劇烈動容。

    p>“不但征服了天鴦劍,而且至少發揮了天鴦劍六成的力量。”蕭絕天的聲音裏透着深深的震撼:“此子將來的成就,只會在凌雲之上。”

    p>蕭絕天的目光轉到雲澈身上,凌傑的這一劍,讓他都爲之驚豔。而以一把地玄劍,將凌傑以天玄劍釋放的這一劍給完全接下來的雲澈,讓他竟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評價他。

    p>砰!!

    p>兩股力量同時爆裂,兩人也被向後衝擊而去,凌傑的後腳在地上一點,整個人驟然向前,快的就如一道一閃而過的幻影,他手中的天鴦劍更是失去了蹤影……快到了竟如憑空消失了一般。

    p>“好快!”雲澈的心中微微一驚,凌傑無論是身速,還是劍速,都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甚至到了連他的眼睛都捕捉不到的程度。

    p>雲澈索性不再去試圖捕捉凌傑的劍影,玄力涌動,霸王巨劍向前狂猛揮出,隨着重劍揮舞的弧線,一道道劍光被接連轟碎,重劍掃過凌傑的身影,卻只碰觸到一片消失中虛影……與此同時,冰冷的感覺從他的後頸處傳來。

    p>哧!!

    p>橙黃色的劍氣如閃電般刺落,將空間劃出一道黑痕,也將雲澈的殘影給切成了兩半,雲澈的真身出現在了三丈之外,反擊轟然而至,狂暴的重劍風暴與凌傑的劍氣密集的相撞着。

    p>使用重劍爲武器的劣勢可謂極多,最顯著的劣勢,便是難以駕馭,以及過於沉重的重劍會大幅度拖累行動速度。但,天狼獄神典卻讓雲澈對重劍的駕馭近乎到了完美無瑕的程度,縱然是龍闕這把天玄重劍,雲澈也不過僅僅用了幾天的時間便已完全駕馭。至於重劍對行動速度的拖累,則被變幻莫測的瞬身玄技“星神碎影”彌補。

    p>天狼獄神典和星神碎影的同時存在,完美的彌補了重劍武器兩個最大的缺陷,也讓雲澈幾乎成爲了最適合使用重劍的人。相比之下,大道浮屠訣賦予的強大臂力反而是次要……因爲只要玄力等級足夠,再沉重的重劍都可拿起。但重劍的駕馭和重量對行動力的拖累,卻絕非玄力強度所能干涉。

    p>而當這兩大缺陷不再存在,那麼,重劍所釋放出的,將是其他武器永遠無法企及,狂暴至足以讓鬼神戰慄的力量。

    p>重劍無鋒,大開大合,每一劍,都會轟碎幾道甚至十幾道不同狂亂而刺眼的劍光。玄力屏障劇烈的震動着,重劍所捲起的風暴讓論劍臺中央捲起了經久不息的風暴。他們腳下的溝壑和裂痕越來越多,破碎的檯面碎石被風暴捲起,如箭矢飛鏢一般四散飛射。

    p>重劍不知揮舞了多少次,橙黃色的劍光也不知被轟碎的多少,但在凌傑驚人的速度下,卻始終沒有沾到他的一絲衣角。

    p>兩人看上去似乎僵持不下,且凌傑似乎處在主動一方,但實則他的心裏叫苦不迭,雲澈重劍的速度在他眼中並不快,他揮出一劍的時間,足以他連刺十幾劍,但就是這十幾劍,雲澈一劍就能全部震開,而云澈橫掃來的一劍,那驚人的力量他要連出十幾劍才能抵消……而且還是迅速後撤足夠距離的情況下。如果哪次他反擊時自己離的太近,他萬萬沒有把握硬擋下來……即使自己手中的是天鴦劍。

    p>而他每次以爲自己終於抓到足夠的機會時,刺中的都是雲澈的虛影,雲澈隨之而來的反擊,都會讓他險象環生。

    p>他是斷然不敢和雲澈硬來,若是硬碰硬,他雖然自信能把雲澈的身體捅個透明窟窿,但若捱上雲澈一劍……丟半條命都是輕的。

    p>以往,一旦能近對手的身,凌傑的劍便能輕易將對手封入死局,但現在,雲澈卻彷彿一個根本不能靠近的魔神,讓他攻擊時看上去暢快淋漓,眼花繚亂,實則束手束腳,招招驚心。

    p>這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讓凌傑難受無比。因爲雲澈之前,他還從未遇到過使用重劍的對手。

    p>當!

    p>天鴦劍與霸王巨劍短暫碰觸,接着霸王巨劍的衝擊力,凌傑遠遠躍開,落地之時,天鴦劍指向上空,一聲大喝從凌傑口中吼出:“天威劍陣——天星繚亂!”

    p>天鴦劍飛射而出,在飛行中光芒大盛,隨之,光芒如夢幻般快速分散,散成十幾把一模一樣的天鴦劍,隨後是數十把,直至上百把,上百把天鴦劍就如紛亂的流星,沿着不同的軌跡和方向飛射向雲澈,這些天鴦劍都不是單純的幻象,因爲每一把,都帶着無比凌厲的劍氣。

    p>這種匪夷所思的奇異劍陣,讓不少年輕玄者當場面無血色。雲澈眉頭微凝,卻是毫無懼色,重劍向上撩起,全身玄力如衝破封鎖的火山一般在重劍之上瘋狂爆發。

    p>“隕月沉星!”

    p>漆黑的重劍撩起一個巨型黑月,就如一個無底的黑洞,吞噬向飛射而來的繚亂流星。

    p>乒乒乒乒乒乒乒乒…………

    p>那一道道無堅不摧,蘊藏着天玄劍威的劍影在重劍捲起的力量風暴之下,便如脆弱的冰凌,被一片又一片的輕易粉碎,然後又被擴散的力量風暴絞成碎末,不過是轉眼之間,原本聲勢駭人的繚亂劍陣還沒碰到雲澈的半根頭髮,便被毀了個體無完膚,所有的劍影在不到兩息的時間裏全部消失,只剩天鴦劍被遠遠震開,飛回向凌傑的手中。

    p>“什……麼!!”凌雲的眉頭猛的沉下,滿面驚容:“天星繚亂,竟然這麼容易被破了!?”

    p>“因爲那是重劍!”

    p>這十幾天裏幾乎從不言語的凌坤在這時忽然開口,他雙目如鷹,默然的盯着雲澈,淡淡的道:“重劍的威勢,在他身上完整展現,而重劍的劣勢,在他身上則被壓縮到了極致。此子的師父,必然是一個曠世奇人。”

    p>“天威劍陣,有着滅天之威,無人不懼。這個世界上,能將天威劍陣剋制到如此程度的,唯有重劍!”

    p>周圍的人已經全部看傻了,看上去那麼嚇人的劍陣,就這麼……徹底破了!?

    p>論劍臺上,凌傑已高高躍起,抓住了飛落而下的天鴦劍,半空之中,他身體一轉,劍光閃動,整個人彷彿完全融入到了劍光之中,瞬間來到了雲澈身前。

    p>天劍山莊的極限瞬劍技——劍光雷極!

    p>剛纔的天星凌亂只是半個幌子,這纔是凌傑真正蓄勢待發的絕殺一劍!

    p>凌傑這一瞬的速度,超出了雲澈的反應範圍,劍光一閃間,天鴦劍便已刺到了雲澈的身前,讓他根本來得及再揮劍抵擋,也來不及發動星神碎影。

    p>電光火石之間,雲澈直接瓦解掉所有迴避與抵擋的念頭,手中重劍沒有半點本能之下該有的回撤動作,反而毫不猶豫的轟向前方。

    p>哧!!

    p>隨着一聲輕響,天鴦劍輕易破開雲澈的護身玄力,刺入了他的左胸,一道血箭迸射而出。凌傑一劍絕殺成功,本該是欣喜,但他的臉色卻在這時忽的一變,因爲他的天鴦劍刺穿護體玄力,穿過血肉,刺入骨骼……然後點在了堅硬無比的萬年玄鐵上,再也無法前進半分。

    p>別說沒把雲澈的身體給捅個透明窟窿……只刺入了短短半寸都不到。

    p>這不是哪個阿貓阿狗隨便刺出的一劍,而是來自凌傑,注滿着洶涌劍意,更是由天玄器天鴦劍所刺出的一劍,就是磐石和玄鐵,都能如穿豆腐般輕易刺穿!卻無法刺裂雲澈的骨骼!

    p>凌傑的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而云澈重劍也已在這時向他揮出,重劍所到之處,氣流瘋狂爆開。凌傑迅速全力收劍暴退,同時連續揮出數道劍氣去抵禦,但即便如此,他依舊被重劍的力量風暴掃到,狂暴的力量讓他心頭窒息,五臟六腑劇震。

    p>凌傑踉蹌着落地,後退數步才勉強站穩,嘴角一絲血絲緩緩溢出。天劍山莊坐席上,凌雲眉頭大皺,猛然站起,低吼道:“小杰,接劍!!”

    p>在凌雲的吼聲中,一把全身泛動着奇異青光的細劍從他手中飛射而去,如一道流星般瞬間穿越百丈距離,毫無阻隔的穿透玄力屏障,被有些發懵的凌傑抓在了手中。

    p>青劍入手,兩把劍如同忽然有了靈性,同時發出了興奮的劍鳴。橙色與青色的光芒在交相輝映中變得越來越強烈,同樣變得強烈的,還有兩股向外洶涌激盪,又在激盪中融合在一起的劍氣。

    p>“這是……大哥的天鴛劍!”凌傑一手握着青劍,一手握着橙劍,兩把劍在這一刻都似乎放下了所有傲氣,讓他甚至有了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p>手握雙劍,凌傑緩緩擡頭,眸中毫無十六歲該有的稚氣,亦沒有什麼激動的色彩,就連之前的鋒芒,都全部隱下。

    p>“嗯?”雲澈眉頭微皺,心中警惕忽生。因爲他眼前的凌傑,氣場上忽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種變化並不是來自於他自身,而是來自……他手中的那兩把劍!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