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架勢讓凌傑一瞪眼,原本已放下的鴛鴦雙劍也重新橫在身前:「不愧是讓我凌傑折服過的人,就是應該有這樣的氣魄,縱然要敗,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好,我便給你這個未來的小弟,一個最有尊嚴的敗!」

    「嘿!」雲澈嘴角微微咧動,雙眸閃動著危險的光芒:「小盆友,你好像完全搞錯了一件事,我舉起這半截重劍,可不是為了敗的有尊嚴,而是為了擊敗你。[」

    「擊敗我?呃……你確定?」凌傑眼睛瞪的更大了。

    雲澈平淡的說道:「坦白說,之前和你的交手,我並沒有用出全力。在沒有必要的時候,我會習慣性的保留一些實力,尤其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因為我的眾多經歷告訴我,在人前每多展現一分力量,多亮出一張底牌,便會讓自己多一分危險。不過,你不但能讓我遍體輕傷,還斬斷了我的重劍,這著實讓我意外,你也的確有了讓我認真對待的資格……我便以我手中的半截重劍,讓你親眼見識一下什麼是重劍!!」

    雲澈的一番話說的雲淡風輕,卻是大大刺激了凌傑的自尊心,讓他極不服氣的同時也有了幾分怒火,低吼道:「好!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全力,如果你能用這半截重劍勝了我,別說讓我喊你老大,讓我喊你親爹都行!!」

    隨著隔著百丈之遠,但凌月楓是何等耳力,凌傑這句衝動加賭氣的話一出,凌月楓臉上的肌肉一陣哆嗦。

    「……喊爹就算了!要是被人知道我有你這麼大一個兒子,我還怎麼把妹!準備……好好的接下我這一劍!!」

    凌傑剛要說話,但音未出口,便被他給咽了回去,眉宇之間凝起一抹深深的詫異。

    手持半截重劍,雲澈的天狼獄神典毫無保留的運轉起來,轉瞬之間,他與重劍的交流便已達到完美無瑕的境界,氣息與斷裂的霸王巨劍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了一起,讓霸王巨劍不再是他手中的一件武器,而是化作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這種氣息完美融合的感覺極其微妙,而要做到這一步,堪比登天還難。凌傑在折服天鴦劍后,最後的願望便是將天鴦劍完全征服,與之氣息相融,雖然他天賦極高,但他知道自己要做到理想的這一點,至少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而化作他人,絕大多數一生都不可能做到。

    之前雲澈拿起重劍時,氣勢大氣磅礴,如若一座無法撼動的山嶽,但此時,凌傑卻分明感覺不到了重劍的氣息,視線中,那半截明明就被雲澈抓在手裡,但感覺卻告訴他這把重劍已經不存在,而是完全的融入了雲澈的力量與靈魂之中……天衣無縫、無懈可擊!

    這便是在龍神試煉的無盡平原之中,雲澈獵殺數萬強大玄獸后收穫的最大成果!

    這種感覺,正是凌傑準備用一生去追求的完美境界,此時,卻完完整整的呈現在了他的眼前,讓他的靈魂劇烈激蕩。

    「接……劍!」

    這一次,雲澈主動攻擊,他低低躍起,半截重劍在他雙手間揮灑,以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跳斬砸向凌傑。

    雲澈的重劍轟擊,凌傑已面對過多次,但這一次,重劍剛剛抬起時,他便有了一種徹底窒息的感覺,雲澈身體跳起時,他彷彿看到了一座高不見頂的山嶽凌空向他撞來。

    明明只剩了半截重劍,但這一劍的威力與威勢,卻超出了之前每一劍!

    轟!!!

    重劍雖然斷裂,但由於完整狀態太過巨大,縱然只剩半截也依舊有五尺之長,基本和凌傑手中的鴛鴦雙劍平齊。凌傑身影一晃,如疾風般遠遠避開,雲澈一劍落空,半截重劍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帶起一聲山崩地裂般的巨響,霎時,碎石狂亂紛飛,沙塵漫天瀰漫,一個數尺深的大坑出現在了雲澈的腳下。

    這一劍的威力,讓凌傑,還有論劍台周圍所有的人狠狠倒吸了一口涼氣。

    「洸流斬!」

    凌傑猛一吸氣,鴛鴦雙劍環繞著他的身體快速飛舞,帶起道道將空氣空間肆意撕裂的劍氣劍芒。面對兩把強大天玄劍的攻擊,雲澈的眼神出奇的平靜,他看也不看兩把天玄劍一眼,鎖定凌傑的位置,半截霸王巨劍一劍一劍的轟出。

    轟!

    轟!!

    轟!!!

    轟!!!!

    …………

    雲澈的每一劍揮出,地上都會多出一個深深的巨坑,並伴隨著震耳的巨響和漫天飛舞的碎石沙塵,可以想象,那每一劍里蘊藏的近乎是災難性的力量。轟鳴聲聲聲震耳盪心,就如有一個巨人正從遠方踏地而來,堅硬無比的玄力屏障,也隨著雲澈每一劍的揮出而大幅度戰慄。

    在雲澈砸出第一劍,所有人便已驚呆。隨著他的每一劍,便如在他們的耳邊、心上響起一聲驚雷。當他的霸王巨劍被斬斷,幾乎所有人都已經比賽已結束時,他卻以半截重劍,揮出了石破天驚的一劍又一劍……聲威,還要遠勝之前他手持完整重劍時。

    之前,凌傑還能以鴛鴦雙劍將重劍風暴給撕裂,但,陡然間強盛了數倍的重劍力量將注滿劍意的鴛鴦雙劍一次次輕易的震開,別說撕裂,就連靠近都不能。縱然他以極高的身法和劍速抓住破綻時,雲澈卻根本不理會已近身的鴛鴦雙劍,儘管一劍轟出,那整整籠罩數丈範圍的恐怖風暴會逼的凌傑不得不撤劍遠遠避開。

    哧~~

    轟!

    哧~~

    轟!!

    …………

    刺耳的切裂聲,震耳的轟鳴聲交雜在一起,狠狠的撞擊著所有人的聽覺和靈魂。兩人在交戰中移動了數十個身位的距離,但他們的腳下,卻多了上百個重疊在一起大坑,道道裂痕更是密密麻麻,多的根本難以數清,整個論劍台中心被摧毀的面目全非。

    沙塵和碎石一**的揚起,高達十數丈,將兩人的身影都幾乎完全淹沒,只能隱約看到兩個晃動的影子,以及如流星火光般迅疾飛舞的青色、橙色劍芒。

    「這……這……這是真的嗎?」

    「雲澈的重劍明明被兩把天玄劍給斬斷了,為什麼只有半截重劍的時候,威力卻忽然一下子大了這麼多,難道……」

    「難道雲澈之前根本就沒有用出全力……連一半的實力都沒有用出來?」

    「真玄境十級……我的老天,這到底是個天才,還是怪物!」

    轟!!

    雲澈一劍轟地,凌傑雖然躲避的無比迅疾,但依然被波及,被衝擊的向後倒飛而去,還未落地,凌傑便目光冷光一閃,鴛鴦雙劍在身前交錯,青橙光芒變得無比濃烈……

    「天威絕劍……斷月!!」

    這是剛才凌傑斬斷霸王巨劍的一擊,無論速度、威力,都極端恐怖。但云澈已因這一劍吃了大虧,怎會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在鴛鴦雙劍劍芒閃動時,雲澈的視線便已冷凝,精力集中之下,快如閃電的兩道劍芒速度已不是那麼可怕,在他的感知之中劃出了一道清晰的軌跡。

    「不要以為只有輕劍有劍芒,重劍……也可以有劍芒!!」

    面對這將霸王重劍都斬斷的可怕一擊,這次有足夠準備,完全可以以星神碎影避開的雲澈卻沒有選擇躲避,反而撩起了半截霸王巨劍,劍身之上,忽然蒙上了一層幽黑的玄力光芒。

    「喝!!」

    雲澈一聲暴吼,重劍對著飛射而來的斷月劍芒兇狠無比的撩起,隨著一聲幾乎將人耳撕裂的呼嘯聲,一道巨大的漆黑劍芒在所有人猛然收縮的瞳孔中爆射而出,撞向了漆黑劍芒。

    「什……什麼!!」凌月楓驀的站起,口中發出一聲失控的驚喊。

    如果說凌傑的青、橙劍芒是兩彎細月,那麼來自雲澈的劍芒,便是一輪巨大的漆黑滿月。

    轟!!

    三道劍芒在半空相撞,來自三把劍的強橫威力同時爆發,互相碰撞、交織、吞噬,迸發出夢幻般的雜色光團。光團之中,無數道劍氣瘋狂的涌動著,但這些劍氣碰觸到那輪漆黑滿月,轉眼之間便會被絞碎的無影無蹤,逐漸的,光團之中的青色與橙色越來越少,到最後完全消失,只縮小了不到一半的漆黑滿月猛然向前,飛向凌傑。

    凌傑一個大幅度移位,狼狽無比的貼身避開,他還未站穩,身後,便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他表情凝結,看著雲澈,一時間愣在那裡。

    天威絕劍——斷月,竟被雲澈正面摧毀了。

    而且,是用的一把已經斷裂,只剩半截的重劍!

    「好……好強,好強……」凌傑無意識的低吟起來,他此時才完全的明白,雲澈之前說的「並沒有用出全力」並不是逞強揚威的話。面對此時的雲澈,他有一種根本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短暫的安靜,除了微風,便只剩下凌傑沉重的喘氣聲。過了好一會兒,他的的氣息和心緒才終於平靜,直起身體,直直看了雲澈一眼后,忽然腳下一點,整個人彈射而起,一直躍到了幾十丈高的高空。

    雲澈忽然爆發的力量,震驚了所有人,也包括凌月楓。他一而再的給予雲澈越來越高的評價,但云澈卻是一次次的讓他明白自己依舊遠遠低估了他。當雲澈甩出不可思議的重劍劍芒,將斷月劍芒給完全摧毀時,他便知道,這一戰,凌傑已幾乎不可能勝。

    「他要用那一招了。」凌雲抬起頭,看著躍至高空的小傑,低聲道。

    「……這或許是他,最後的希望了。」凌月楓輕輕的嘆息一聲:「沒想到,真是沒想到,雲澈竟然可以把重劍發揮到如此的威力,我已經完全看不透這個少年人……究竟是什麼人,竟培養出了這麼一個絕世妖孽……」

    雲澈抬頭看向了上空的凌傑,他的耳邊,傳來凌傑慎重的聲音:「老大,這一招,你一定要接下來,因為如果你接不下來的話,很有可能就會死……我相信你能接的下……如果你接下了這一劍,我就心甘情願的當你的小弟!絕不後悔!」

    說話間,天鴛劍和天鴦劍已從凌傑手中飛出,一左一右懸浮在了他的兩邊,劍身之上,釋放出了無比強烈的劍之光芒,這是一種突破極限,打破常理的劍芒,劍芒在膨脹中變得越來越刺眼,遠遠看去,就如天空之上忽然多了兩個青色與橙色的太陽。

    一股凌厲到極點的劍氣鋪天蓋地的罩下,隱隱的繪起了一個龐大的劍陣,雲澈所在的位置,便是劍陣的中心。雲澈仰起的頭放下,雙手緩緩攥緊殘缺的霸王巨劍,隕月沉星之力蓄勢待發,而這時,霸王巨劍忽然一陣顫動,一抹黑芒微閃而過,與此同時,雲澈的腦海之中,忽然多了一些不知來自何方的靈魂片段。

    這些片段,記載了一個戰場英雄,震世霸王的風姿。千軍萬馬之中,他一劍揮下,帶起如同山崩海嘯般的氣浪,數百個凶煞的敵人在這一劍之下血肉橫飛,化作戰場上的死亡骸骨。他每一劍,都彷彿能震蕩蒼穹和大地,敵軍浩浩蕩蕩,不見盡頭,卻沒有一個人,能進入他十丈之內。他的重劍肆意揮舞,在萬軍之中如入無人之境。

    而他所揮舞的,正是雲澈手中的這把霸王巨劍。

    這些靈魂片段,是霸王巨劍那微小的靈性所記載的零星畫面。也是它身為霸王之劍,畢生不會忘卻的榮耀。

    隕月沉星的力量消散,雲澈閉上了眼睛,循著靈魂片段中的那個霸王的姿勢舉起了半截霸王巨劍,一股霸道無比的劍勢,在重劍之上緩緩凝聚。

    「老夥計,謝謝你在最後給予我的珍貴禮物。這一劍,便名為——霸王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