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劍山莊凌傑認輸,蒼風皇室雲澈勝,進入明日的最終戰!」

    凌無垢呆了整整三息,側目看了凌月楓一眼后,才用帶著深深異樣的聲音宣布了這個結果。

    啪啪……啪啪啪啪……

    論劍台的邊緣,忽然響起了響亮的拍掌聲,起初只是零星幾個,然後快速擴散至一小片……一大片……最終幾乎所有人,包括一些宗門長者都站起身來,面帶異彩的發起讚歎的掌聲。

    在排位戰歷史上,精彩對決后的掌聲很常見,但如此熱烈,響徹全場的掌聲卻極其罕見。但這一戰對得起滿場的喝彩。很多到場的宗門並沒有取得太理想的排位,但親眼目睹了這一戰,他們都一種「慶幸到來」的感覺,因為他們親眼見識到了天劍的風姿和重劍的神威,更見證了兩個必定成為蒼風未來皇者的少年的第一次對決。

    而此刻回想起他們一個只有十六歲,一個只有十七歲,一個玄力只有靈玄境六級,一個才真玄境十級,人們的心臟無不是一陣不受控制的戰慄。

    凌無垢宣布他勝利的聲音和滿場的喝彩聲在耳邊環繞,雲澈的臉上卻並沒有露出什麼興奮的表情,而是默然的看著手中的半截霸王巨劍,只剩下半截的霸王巨劍此時已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一聲清風輕輕拂過,帶起雲澈的發梢,也帶起了霸王巨劍破碎的劍體……

    一塊塊漆黑碎片從劍上接連散落,落在了雲澈的腳邊,最後留在雲澈手裡的,只剩下一個沉重的劍柄。

    曾經威凌戰場,成就霸王之名的霸王巨劍,終於在今日,在雲澈的手下壽終正寢。

    雲澈蹲下身來,把碎片全部細心的收起,沒有讓任何一片遺落。最後,劍柄也被他收入天毒珠之中。看著雲澈空蕩蕩的雙手和臉上不知怎麼形容的表情,一步步挪過來的凌傑神色一陣發窘,作為用劍之人,他當然最清楚愛劍意味著什麼,那是近乎親人般的存在。他憋了好半天,才弱弱的道:「額,啊,老……老大,御劍台那邊,也有不少重劍,其中有三四把也是地玄級的,我我我……我賠給你,你就算要全拿走,都沒關係。」

    話一出口,凌傑便下定決定,如果雲澈真的要把所有的地玄重劍拿走,就算父親反對,他也一定想盡辦法如雲澈所願。

    「不用了,」雲澈很隨意的一笑:「我早說過了,能毀掉它是你的本事,沒必要覺得愧疚之類。咋樣,現在服了么?」

    見他笑的毫無芥蒂,凌傑放下心來,心中的忐忑也轉為了一種暖暖的感覺:「嘿嘿,服了,徹底服了,嘴上服氣,心裡服氣,全身上下都服氣,以後你就是我凌傑的雲老大!啊啊……老大!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你才真玄境十級,居然就這麼厲害!你半年前實力明明差我一大截,現在卻能完虐我!還有你的身體,到底是怎麼練的?簡直比石頭還硬啊……還有還有,老大,我老爹說重劍是最沒前途的武器,為什麼你用的這麼厲害,跟你打了一架,連我都想該修重劍了……」

    凌傑的這幾聲「老大」喊得心甘情願,順順暢暢,他目視雲澈,雙眼放光,一連串的問題接連而出,每一個問題他都極想知道答案。不過雲澈只回答了最後一個:「重劍是最適合我的武器,但不適合於大多數人,你可千萬別腦袋發熱去玩重劍。」

    「嘿嘿……」凌傑傻傻一笑,他當然也只是隨口說說。

    凌傑的玄力透支,基本是被雲澈半扶著走下論劍台。這時,極少有什麼動靜的凌坤,卻從座位上緩緩的站了起來,目光轉向了雲澈。在巨大的論劍台上,他的這麼一個舉動可以說極不起眼,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在一種莫名氣場的牽引下,全部下意識的看向了他,他忽然起身的舉動,也讓所有人心裡一咯噔。

    天威劍域,一個對他們來說神聖而遙遠,近乎神話般的存在,掌聲一下子停止了,整個論劍台也變得落針可聞,所有人屏住呼吸,等著看這個來自天威劍域的高人究竟要做什麼。

    「年輕人,你是叫雲澈對嗎?」凌坤看著雲澈,笑呵呵的道,聲音很是溫和。

    雲澈腳步一頓,心中晃過一抹驚訝,他微一點頭,不卑不亢的道:「是,晚輩雲澈,不知凌前輩有何指教。」

    「你現在,是這個蒼風帝國皇室所立的玄府弟子?」凌坤問道。

    「是。」

    凌坤緩緩點頭,說出了一句石破天驚的話:「那你可有興趣,加入我天威劍域?」

    凌坤的這句話,每一個字都如在人們耳邊響起一聲驚雷,秦無傷愣住,蒼月愣住,就連凌月楓都完全愣在那裡,全場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的深深的驚呆之色。

    天威劍域,四大聖地之一,是天玄大陸至高無上的存在。能入天威劍域的,無不是當世巔峰層面的人,毫不誇張的說,在天威劍域,就算是一個看門小廝,到了蒼風帝國都能成為威名遠揚的一派宗師,地位之上,更是足以勝過一國帝皇!在場的眾多年輕玄者都是天才級別的人物,但卻沒有一個曾奢望過能進入四大聖地之一,即使是凌雲,也從未有過。

    在天玄七國中,蒼風帝國的國域最小,國力最弱,也是距離四大聖地最遙遠的國度,四大聖地的名字,他們都只在傳說中聽過,極大多數的人一生都不可能接觸到一絲一毫。但如今,這傳說中神話般的聖地,卻主動向一個十七歲的少年拋出了橄欖枝。

    一道道目光集中在雲澈的身上……震驚、艷羨、驚嘆、妒忌、難以置信……焚天門坐席,焚絕城的臉色變得無比之難看,重傷焚絕壁,又讓焚天門蒙羞,還觸碰他的逆鱗,讓他內心充滿憤怒和恥辱……雲澈早已被他列入必殺之人。但,若雲澈成為了天威劍域之人,別說他,就是他的父親焚斷魂見了他都要客氣有加,甚至恭敬三分,整個蒼風帝國都無人敢冒犯。縱然他有一萬分的把握能殺掉雲澈,也絕對絕對不敢再動手……殺天威絕劍的人,那是在拖著整個焚天門找死!

    「天威劍域……那是一個我連做夢都不敢想的地方。」秦無傷滿面驚嘆:「連天威劍域都主動親睞於他,他的未來,我已經完全無法預知了。以他的資質,根本不是小小的蒼風玄府所配擁有,或許也只有這四大聖地,才是最有資格讓他停留的地方。也許用不了多久,能與他認識一場,都是足以讓我驕傲一生的事,呵呵呵呵。」

    秦無傷溫和的笑,蒼月的情緒則是一陣複雜……天威劍域拋出的橄欖枝,足以讓天下所有玄者羨慕嫉妒到發狂,她為雲澈而驚喜,但同時心中也生出了深深的失落和不安……他才十七歲,便已有資格進入到那個夢幻般的層面,未來根本無法預期,自己與他的差距,到時將是天壤之別,自己能配得上他嗎……他若去了天威劍域,還會回來蒼風帝國這個小小的地方嗎……

    雲澈身邊的凌傑張大了嘴巴,然後一臉興奮的向雲澈道:「老大,天威劍域,天威劍域啊!那可是聖地啊!太好了,老大你實在是太厲害了!」

    雲澈的眉頭動了動,他沒有如人們所預料般的欣喜若狂,臉上只有一片讓人驚訝的平靜,他上前一步,禮貌的道:「萬分感謝凌前輩看得起晚輩,只是,晚輩現在是蒼風玄府的一個內府弟子,暫時並沒有離府的打算。而且,晚輩在這裡還有諸多的恩怨未了,縱然心中無限神往,但也無法讓自己抽身離開……只能深謝凌前輩的錯愛和好意。」

    雲澈的回答,完全出乎了人們的意料,他們瞪大眼睛,全部懷疑雲澈是不是瘋了……被天威劍域主動招攬,多少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事,他竟然拒絕了!反而甘願留在一個小小的蒼風玄府!這簡直是只有白痴和瘋子才會做出的回答。

    凌坤卻沒生氣,反而平和的笑了起來:「呵呵呵呵,好!雖然年輕,卻不驕不躁,不慌不妄,實在是難得。我之所以想帶你入天威劍域,並不是因為你所表現出來的天賦資質,你的天賦資質在這個國度雖然足夠驚人,但在聖地之中,卻連平庸都算不上。我看中的,是你對重劍那完美的駕馭能力……天威劍域曾經也有重劍一系,但最終沒落,而你,卻讓我看到了重劍的希望,我不方便問你的師父是誰,但你若加入天威劍域,或許有可能重振重劍一系,若你能做到,將來成為天威劍域的長老級人物,也絕非不可能。」

    嘶……

    「天威劍域的長老級人物」,這幾個字,讓不少人暗中猛吸冷氣。那可是天劍山莊莊主凌月楓都沒資格見到的人物。

    雲澈依然很是鎮定,沒什麼猶豫的直接回答道:「凌前輩的盛情,晚輩銘記於心,待晚輩在這裡的恩怨了卻,一定慎重的考慮此事。」

    「好!」凌坤依舊沒有生氣,反而讚賞的點頭:「我很欣賞你的性格。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你,來,拿著這個!」

    凌坤手指一彈,一塊拳頭大小,深紫色的玉石平平飛出,被雲澈抓在了手中。

    凌坤手掌收回,淡淡道:「這是能在三十萬里之內直接與我對話的特殊傳音石,在你決定加入我天威劍域時,便以他傳音給我,我會指引你到來天威劍域,然後帶你去面見劍主大人,相信劍主大人對你的重劍駕馭能力一定無比感興趣。」

    被雲澈兩次拒絕,凌坤不但不發怒,反而給雲澈留下了傳音玉石,這份青睞,可說是厚重到了極點,讓不少人眼紅的都快滴出血來。不過凌坤也有萬分的自信雲澈會在不久后的一天主動聯繫他……天威劍域的橄欖枝,是任何一個年輕玄者都根本不可能抗拒的誘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