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凰瓊華綾是一種極其特殊的武器,類似於鞭,但與鞭又有著很大的不同。它的一些特性更是獨有。凌雲交手過的對手無數,但遇到「綾」這類武器,還屬第一次。不過可以看的出,「纏繞」是這種武器的核心攻擊手段之一,但凌雲全然沒有想到它的纏繞竟是如此的迅疾和霸道,一股幾乎無法抗拒的大力從手上驟然傳來,讓他猝不及防間,天鴛劍被直接脫手捲走。

    凌雲雖驚不亂,閃電般後撤,避過冰凰瓊華綾的攻擊,手掌伸出,劍意涌動,被捲起的天鴛劍在冰凰瓊華綾間一陣劇烈掙扎后快速脫離,自行飛回到了他的手中……

    「天劍雷極!!」

    天鴛劍一甩,一陣雷電霹靂聲震耳的響起,一百多道劍光就如雷電之芒一般轟向夏傾月,冰凰瓊華綾轉攻為守,環繞她的軀體快速旋轉,將一道道雷電劍芒全部擋下,而凌雲的絕命一擊,也在這時如奔雷般刺來,那彷彿隱入空間夾縫的劍芒直取冰凰瓊華綾舞動時微小的破綻。

    面對這危險一劍,原本蜿蜒如蛇的冰凰瓊華綾忽然綳直射出,與天鴛劍正面撞擊在了一起,隨著「叮」的一聲刺耳響動,冰凰瓊華綾就這麼與天鴛劍緊緊相抵……原本柔軟如緞的長綾,此時卻彷彿化作了堅不可摧的精鋼,將凌雲注滿長風劍意的一劍都完全擋下。

    「砰!!」

    隨著一朵冰蓮的爆開,夏傾月與凌雲被同時向後震開,夏傾月輕渺落地,凌雲落地時,雙臂卻已包裹了一層層厚厚的冰晶,他微一動眉,才將冰晶震落,隨之以無比驚異的目光看著那道雪白長綾。

    那明明只是一道長綾,為什麼竟能變得和劍一樣堅韌!

    「竟然能把這最能駕馭的冰凰瓊華綾施展的如此收放自如……這怎麼可能!」凌月楓失聲驚喊道。而如果讓他知道夏傾月接觸冰凰瓊華綾才只有一年的時間,不知會不會驚的當場暈過去。

    「冰凰瓊華綾之中封印著一部分冰凰之魂,極難駕馭。宮主當年用了整整三十多年的時間,才算的能發揮它十成的威力,而傾月只用了一年,便可發揮出近七成的威力,這樣的悟性,再過千年,我宮也幾乎不可能出現第二個。」楚月璃讚歎著道。

    天鴛劍為天玄器,冰凰瓊華綾也為天玄器,但天玄器與天玄器之間也有著差別,天劍山莊的無極劍為上品天玄器,天鴛劍與天鴦劍大致為中品,而冰凰瓊華綾則為貨真價實的上品天玄器,就駕馭程度而言,夏傾月也似乎不輸於已得到天鴛劍三年的凌雲……所以武器之上,夏傾月佔據著絕對的優勢!

    剛才幾個照面的碰撞,凌雲也隱隱察覺到了這一點。而武器上的差距,他全然不懼,而讓他真正心驚的,是夏傾月的玄力底蘊,竟是絲毫不下於他。

    「喝!!」

    凌雲一聲大吼,雙目之中的眼白快速收縮,放大的瞳孔之中,映出了兩桿凌厲的劍影,他全身劍意毫無保留的調動,濃烈到了近乎化至實質,一眼看去,他的身體周圍就如有一簇透明的火焰在燃燒。

    嘶啦!!

    凌雲劍出,盪起如風暴一般的漫天劍影。凌雲的劍勢變化也讓夏傾月纖眉微動,冰凰瓊華綾凌空飛舞,一股刺骨的寒氣罩向凌雲的漫天劍影……

    砰!!!!

    凌無垢親自建起的玄力屏障在他們玄力碰撞的那一瞬間直接崩裂。這屆排位戰兩個地玄境的超級強者也在這一刻,終於步入了真正的全力對決。

    劍似流光閃電,而綾時而綿若雲霧,時而又堅如玄冰,或纏,或掃、或刺、或斬……變幻萬千,而如此多的變化,在夏傾月的手中卻舞動的輕鬆寫意,毫無晦澀。初次對上這樣的武器,換做一個普通人必定眼花繚亂,應接不暇,但凌雲畢竟是凌雲,他的劍技看似急攻,實則全為虛晃,似攻實守,以眼睛和意念全面捕捉冰凰瓊華綾的各種變化,三百多劍后,他已有所適應,轉守為攻,劍劍直取冰凰瓊華綾的破綻。

    哧!!

    劍光閃動,平整的地面上現出了十幾道深深的印痕。

    轟!!

    冰凰瓊華綾輕輕拂地,而就是這個看上去軟綿綿的拂動,卻帶起一聲震耳的巨響,一道裂痕伴隨著驚人的寒氣極速蔓延,一直蔓延到凌無垢的腳下,驚的他連連退步。

    凌雲飛身而起,踏空而行,每行一步,便會帶起一個劍刃風旋,在他沖至夏傾月身前時,三十多個劍刃風旋從不同的方向席捲向夏傾月,每一股劍刃風旋中都蘊藏著至幾十道劍芒。

    前方凌雲,周圍捲來幾十個劍刃風旋,這是一個讓人膽寒的絕望之境。夏傾月神色恬靜無波,隨著冰凰瓊華綾的輕舞,一個巨大的淡藍色蓮花在她的腳下華麗無比的盛開……

    「冰獄蓮華!!」

    十二片淡藍色的花瓣競相綻開,釋放出如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芒,而這一次,這朵巨大冰蓮卻沒有被用作攻擊,亦不是防守,而是自發的爆開……

    嘩!!

    漫天的冰晶密集的飛舞,與劍芒瘋狂相撞,冰晶絞碎著劍芒,劍芒也絞碎著冰晶,混亂的冰蓮與劍刃風暴中,天鴛劍與冰凰瓊華綾也如狂風驟雨般的快速交擊著。逐漸的,人們已經看不到了天鴛劍與冰凰瓊華綾的影像,最後連凌雲和夏傾月也只能看到兩抹極速掠動的虛影……唯有激烈的碰撞聲,以及漫天舞動的冰晶、劍芒經久不息。

    大半個論劍台,整整百丈範圍全部被劍芒與冰晶籠罩,就連凌無垢也被逼退到了百丈之外。周圍的人早已看傻,一些長者已快速在坐席前築起玄力屏障,以防這些力量忽然暴走擴散,傷及宗門年輕弟子。看著論劍台上的激戰,他們心中的震驚無以言表……這真的是兩個年輕人之間的對戰嗎?

    這種程度的對戰,怎麼可能是發生在兩個年輕人之間!!

    蒼風皇室坐席上,秦無傷同樣已是看的兩眼發直,回想起自己二十歲時的實力,他一陣唏噓,自言自語道:「這兩個人,將來都必是蒼風帝國的皇者……尤其是夏傾月,更是無人可及!」

    凌月楓的神色越來越凝重。他本還以為同樣是地玄境三級,凌雲應該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因為碾壓同級對他而言是輕而易舉的事。但,他眼睜睜的看著凌雲一點點的傾盡全力,卻始終沒有佔得半點上風,一時間,他的心裡多了幾分焦躁,因為這樣的戰況,讓他無法不想到一種可能……

    那就是凌雲戰敗的可能。

    而若是凌雲敗了,那麼,他將和凌傑一樣,就此止步半決賽,兩兄弟分列第三、第四位!勢力排位,也同樣落在第三位!!

    他蒼風帝國第一勢力天劍山莊,古往今來從未被撼動過的第一霸主,將只能成為這屆排位戰的季軍!連亞軍都沒保住!這在天劍山莊的歷史上,從未有過!這對天劍山莊的聲威、名望,將是無法想象的沉重打擊。

    另一方面,這屆排位戰第一位的獎勵龍鱗寶甲,是凌坤從天威劍域帶來,賜予天劍山莊的大禮。它之所以被用作這屆排位戰第一位的寶物,也只是虛晃一槍而已。因為賽前,他們自己,以及其他所有的人,都無比確信這屆排位戰的第一位必然屬於凌雲,再也不可能有他人。所以,龍鱗寶甲不但最終還是歸他們天劍山莊,還以此向世人展露了他天劍山莊的「豪大」手筆。

    如果凌雲敗了,這件龍鱗寶甲,也將落入他人之手。

    無論哪個後果,都是天劍山莊絕對不能接受的。

    看了一眼凌月楓的反應,軒轅玉鳳安慰道:「月楓,不用擔心,別忘了,雲兒還有劍靈分身沒有動用。劍靈分身一出,夏傾月決然沒有贏的可能。」

    「天威絕劍乾坤!!」

    天鴛劍上,青色的劍芒瘋狂暴漲,一直延伸到二十多丈之外,遠遠看去,凌雲的手中就如在握著一把二十多丈長,半丈多寬的龐大巨劍,凌雲雙手齊舉,青色劍芒便如上天的裁決之劍,轟向夏傾月。

    轟!!!

    巨響聲中,一道百丈之長,五尺多寬,深不見底的巨大溝壑在論劍台上裂開,將論劍台狠狠的切成了兩半,而夏傾月已在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遠遠的高空,她周圍冰靈緩慢飄動,片片的雪花從上空徐徐而過。起初,雪花只是零星幾朵,隨之越來越多,冰冷的風也緩慢吹起,最後,風與雪交融在一起,化作漫天的暴風雪傾盆而去。

    「這是……冰雲訣第六重,引動天雪之境!!」凌月楓大驚失色!據他所知,之前半步王玄的楚月嬋,也才是達到了這個境界!夏傾月雖然天賦極端驚人,但她天賦再高,又怎麼可能以地玄境三級的玄力,達到冰雲訣第六重境界……這無關天賦,而是有著最基本玄力法則限制啊!

    這樣的力量,根本已不像是單純的玄力,而更像是無法抗拒的自然之力。那片片雪花看似嬌軟,但每一片,都蘊藏著恐怖的寒氣與冰雲毀滅之力,凌雲快速後退,但依舊被鋪天蓋地的暴風雨籠罩其中,他劍光甩動,將暴風雪迅疾切割,硬生生的撐住了這個根本不該屬於地玄層面的攻擊,而在這時,一道白芒從他的身前忽然飛至,他雖然察覺,但抵禦天雪的他根本無法顧及,被冰凰瓊華綾輕輕的拂在胸口。

    砰!!!

    凌雲一口鮮血噴出,灑在純白的雪花之上,而同時,也在這正面受到的一擊下,他借力向後遠遠遁出,脫離了漫天暴風雪的攻擊,在空中連續十幾個翻滾后,他重重的落在地上,單膝跪地,手撐天鴛劍,口中大口喘息著。

    凌月楓「忽」的站起,伸手一抓,凌傑手中的天鴦劍被他吸入手中,然後飛擲向了凌云:「雲兒,接劍!!」

    凌雲抬頭,眸中閃過痛苦的掙扎,但他還是伸手把天鴦劍抓在手中,眼神,也重新恢復剛毅。

    之前凌傑對戰雲澈,便上演了一場凌雲助劍。而現在,一模一樣的場景竟在凌雲身上上演。

    論劍台雅雀無言,誰也沒有發出噓聲。因為任誰都知道,這一戰,天劍山莊絕對絕對輸不起。若是讓堂堂蒼風第一勢力,至高無上的霸主淪落到第三位,無疑會是天劍山莊世代無法抹去的恥辱。

    凌雲也自然不會不知道這一點。所以,縱然動用雙劍有傷他的傲氣與尊嚴,他也沒有拒絕……與天劍山莊的聲威相比,他的個人尊嚴,根本無關緊要。

    這一戰,他必須勝。

    左手天鴛,右手天鴦,凌雲緩緩站起,握著天鴦劍的手也緩緩鬆開。失去了持握的天鴦劍卻詭異的沒有跌落,而是就這麼懸浮在了那裡。

    凌雲雙手合在身前,眸中盪動起奇異的光芒,就如劍芒一般凌厲,身體周圍,也環繞起一股淡灰色的玄力光芒。

    「劍…靈…分…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