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位戰的兩場比賽,都以讓人始料未及的結果結束。雲澈與凌傑的對決,讓人們飽餐了一頓視覺盛宴,而夏傾月與凌雲的對決,則徹徹底底的打破了所有人的認知,對戰結束之後,目睹對戰全程的人內心久久無法平息。

    排位戰,二十歲之下年輕人的對決,居然出現了領域!

    「唉,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老了,年輕人的時代,已經提前到來。一個凌雲,已讓我們這些老東西汗顏,而夏傾月……呵呵,在這個女娃娃的面前,我竟有些抬不起頭的感覺。」一個鼎盛宗門的老者感嘆著道。

    (ps:別問我「長江」是怎麼回事!我完全不知道!)

    「這也是好事,至少證明著我們蒼風帝國的玄界未來可以達到更高的層面。」

    「冰雲仙宮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找來的這個弟子。這場排位戰結束后,『夏傾月』這個名字,將震顫整個蒼風帝國,年輕一代第一人的名號,也要易主了。」

    「讓天劍山莊成為陪襯,這個女娃娃,無疑是歷史上的第一人,相信天劍山莊現在一定不好受吧。」

    所有的議論聲,都集中在了夏傾月身上,卻鮮有幾人提到明日對戰的另一個主角雲澈。這也難怪,雲澈和凌傑的對決雖然精彩,但比之凌雲和夏傾月的對決差了至少好幾個檔次,雲澈勝凌傑也勝的不是那麼容易,還折了武器,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連凌雲都擊敗,還可以施展領域的夏傾月的對手。

    夏傾月領域一出,或許整個地玄境範疇,都無人是她的對手。這種超脫境界和玄力規則的能力,簡直就像是上天給開的金手指。

    天劍山莊的人現在的確不好受。

    被領域凍結軀體和經脈,又被夏傾月一擊創傷,還伴隨著施展劍靈分身的後遺症,凌雲整整昏迷了三個時辰都還未醒來。昏迷中的凌雲臉色蒼白,眉宇間不知閃過痛苦的神情……不知是因為身體上的痛苦,還是在年輕一代從無敵手的他無法承受當眾慘敗,也讓天劍山莊蒙羞的結局。

    「雲兒還未醒嗎?」凌月楓走過來,臉色無喜無悲。

    「還沒有。劍靈分身不是自行消失,而是被擊潰,大哥的靈魂應該也受到了不小的創傷,不過再過一兩個時辰應該就醒過來了。」凌傑擔心的道。

    「唉……」凌月楓長長一嘆,閉上了眼睛:「這兩戰,你和你大哥都發揮出了全部實力,我們敗的無話可說。看來,是我這些年太過自傲和坐井觀天了……我們天劍山莊的霸主時代,就要就此終結了嗎……」

    …………………………

    夜幕降臨,天空殘月高掛,無聲的傾灑下皎潔的月芒。月芒之下,夏傾月靜坐在荷花池旁,手托香腮,靜靜的看著天空並不圓滿的明月,眸若靜水,毫無漣漪,不知在想著什麼。

    寒風微飄,一個雪白的倩影無聲的來到她身側,夏傾月垂下目光,站起身來,輕輕一禮:「師伯。」

    楚月嬋微微頷首,然後伸出玉手,手心之中,是一枚如雪一般純白,又釋放月一般光芒的葯丹:「你今天動用領域,元氣小傷,明日最多恢復六成,服下它,便可以恢復十成。」

    「冰魄回天丹……」夏傾月美眸訝然,卻沒有接過:「冰魄回天丹珍貴無比,不應該浪費在傾月的身上。」

    「你是冰雲仙宮未來的支柱與希望,宮主之位,將來也非你莫屬,任何珍奇的東西用在你身上,都不是浪費,服下吧。」

    楚月嬋在冰雲仙宮有著僅次於宮主的聲望與威嚴,夏傾月不再抗拒,伸手接過,然後直接服入口中。

    「謝謝師伯。」

    冰魄回天丹入體,周圍的夜風忽然變得冷凜,捲動著天地元氣快速的湧入夏傾月體內,讓她損傷的元氣和玄力以極快的速度回復著。

    楚月嬋看了夏傾月一會兒,眼神一陣複雜的變幻,輕語道:「傾月,明日一戰,千萬不要小看了對手,更不要以為自己勝券在握。就實力而言,他雖然有所隱藏,但就算全部釋放,也遠遠不如你,你的領域之內,天玄境之下,也的確無人是你的對手,但,他有兩件東西,是你遠遠不及的。」

    夏傾月抬眸,皎月般的美眸中微現訝然:「請師伯指教。」

    「第一,是他的戰鬥經驗和敏銳到極點的五感,他的戰鬥經驗和危境之時的反應、判斷和決斷,不要說你,縱然是我,都遠遠不及……第二,是他的毅力和爆發力。即使他被你壓制到毫無還手之力的絕境,也千萬不要以為他敗了,相反,絕境之下的他,或許會變得更加可怕,常人的毅力,可以從身體里壓榨出最後的力量,而絕境之下的他,可以從靈魂中壓榨力量……明日一戰,你非但不會輕鬆,或許,還會陷入苦戰。這不是虛言,而是我作為師伯,對你的忠告。」

    「甚至你就算敗了,我也不會太驚訝。」

    楚月嬋的話,讓夏傾月的美眸之中盈.滿了深深的驚訝。

    楚月嬋心如玄冰,心情清冷,平日里極少說話,字字如金。她是第一次,聽這個人人敬畏的師伯一次說出如此多的話。而她的所有話,都是在給予一個男子高到極點的評價……高到近乎不真實的評價。

    如果不是楚月嬋親口說話,她根本無法去相信。

    「是,師伯的話,傾月會牢記。」夏傾月輕輕的道。隨之,她稍稍猶豫,還是問道:「傾月有一個冒昧的問題想要問師伯……」

    「你是想問,我為什麼那麼了解他嗎?」楚月嬋微微閉目。

    「是……」

    楚月嬋轉過身去,就在夏傾月以為她要離開時,她卻忽然幽幽說道:「當初為了給你煉製『冰心玉液』,我離宮去尋取三顆冰系天玄獸的玄丹。在得到第三顆玄丹時,我不慎身染劇毒,然後就遇到了他,他幫我解掉身上劇毒,也因此讓我欠他一個人情。」

    夏傾月粉唇張開,目光顫盪。

    「我回宮之後兩月便再次離宮,之後,我消失了五個月,那五個月的時間,我便是和他在一起,我為了償還人情而保護他,但最終,卻是他也救了我的命。我得以突破至王玄境,也是因為他。」

    「……」夏傾月久久無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

    連楚月嬋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會把這些決定深隱心中一輩子的秘密告訴夏傾月。或許,是她內心深處,對她有一種莫名的虧欠……因為畢竟,夏傾月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而她作為夏傾月的師伯,卻……

    「這些話,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你的師父。」

    「是。」夏傾月下意識的點頭,腦中一片迷濛。

    「作為交換,你能否回答我的一個疑惑?」

    今天的楚月嬋和她說了好多的話,讓夏傾月有了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她點頭道:「師伯請問。」

    楚月嬋回眸,聲音寒中帶柔:「我在教你冰心訣的時候,曾探視過你的意識,發現你並不是真正的喜歡修玄,卻又對玄力有著極高的渴望,能告訴我你的理由嗎?」

    夏傾月一怔,一抹微不可察的凄傷從她的眸中一閃而過,她的眸光悄然間變得迷濛,就算身體周圍的冰靈,也變得沉靜下來。

    「因為……我的母親……」面對楚月嬋的坦誠,她沒有選擇沉默與隱瞞,而是用很輕很輕,如雲霧一般的聲音回答著:「父親和母親的相遇很傳奇……父親在城外遇到母親時,母親一身是血,正處昏迷之中,醒來之後,她沒有任何的記憶,體質也很弱很弱……後來,母親嫁給了父親,由於體質太弱,生我時很艱難,也讓我險些沒有保住……」

    「在我四歲那年,母親忽然恢復了記憶……她走了,是像仙女一樣飛走的……走的時候,她抱著我和弟弟,哭的肝腸寸斷,她說如果她不走,會給我們全家帶來災難,她說,她去的那個地方,叫做『眾神之域』,是我們永遠不可能到達的地方……那之後,父親雖然依舊堅強,但我經常看到他在一個人時暗自垂淚,十幾年過去,他也沒有再婚娶……弟弟那時懵懵懂懂,長大后,最羨慕的,便是別人可以有母親……」

    「眾神之域?」楚月嬋的眉頭微微收緊,因為以她的閱歷,也從未聽過這個名字,「你可知,那是個什麼地方?」

    夏傾月失神的搖頭:「我不知道。我查過很多的典籍,我沒有找到過這個名字。」

    「所以,你追求無上的玄力,是為了能夠達到某個足夠高的境界后,或許便可以知道那個名字,對嗎?」

    「嗯……」夏傾月微微點頭,抬起雪白的面頰,怔怔的看著天空的殘月:「我只想一家得以團聚,雖然這個目標或許很遙遠,但我相信,在我走的越來越高的時候,我終有一天,可以看到母親的身影……」

    這時,一個刻意放輕的腳步聲從庭院外靠近,隨之,一個清朗的聲音從庭院大門處傳來:「在下蕭宗蕭狂雨,求見貴宮『冰月仙子』夏傾月……在下並無他意,只是剛好有一件冰玉瓊花釵剛好適合冰月仙子,也只有配在冰月仙子的身上,才不會暴殄天物,還請……」

    蕭狂雨話未說完,楚月嬋忽然伸手一推,一股化作實質的寒氣猛然涌動,在庭院門口築起一個足有一丈高的厚重冰牆,那撲面而來的刺骨寒氣讓蕭狂雨驚然失色,迅速後退,臉色一陣抽搐后,卻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用力一咬牙,一甩手,悻悻離開。

    能讓他堂堂蕭宗二少如此吃癟的,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