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闕?」這個名字,凌傑稍感耳熟,他想了好一會兒,才驚訝的道:「龍闕,不是在族譜上記載的那把重劍嗎?難道……」

    「關於龍闕的記載,要追溯到千年之前,那時天劍山莊剛剛成型沒多久,山莊里還有重劍一系。」凌月楓緩緩解釋道:「但這一系,只用了兩代的時間便沒落,到了第三代,修鍊重劍的,只剩下寥寥不到十人。當時的重劍系長老為了尋求突破,重振重劍一脈,便帶著龍闕劍前往了死亡荒原……記載之中,龍闕劍是先祖以萬年灰烈岩鍛造,劍中封印了一隻天玄幼龍的靈魂,因而取名龍闕。但龍闕劍在降世之後,從未有一次展露真正的天玄之威。那位重劍系長老帶著龍闕劍進入死亡荒原后,便再也沒有出來,龍闕劍也就此銷聲匿跡。」

    「根據得到的消息,雲澈曾經深入過死亡荒原,他手中的這把天玄重劍,也和記載中的龍闕一模一樣……應該就是龍闕無疑。」凌月楓皺著眉頭道。他深深的知道「深入死亡荒原」是一個什麼概念。

    「啊……父親,你會不會想著……排位戰結束后把龍闕劍要回來?」凌傑試探著道,目光小心的看著凌月楓的反應。

    「不。」凌月楓搖頭:「當年,天劍山莊曾尋找龍闕劍多年,卻一無所獲,最終放棄。他能得到龍闕,是他的能力和機遇,我們天劍山莊無權討要……不過這也算得上是他和我們天劍山莊的緣分。畢竟,那是我們先祖親手鑄造的一把重劍。」

    「這是本屆排位戰最後一戰,勝者,將是蒼風帝國年輕一代的新生霸主,並將得到聖地天威劍域所賜予的『龍鱗寶甲』……」

    說到「龍鱗寶甲」時,凌無垢的臉上明顯晃過肉痛的神色,天玄護甲本就比天玄武器要稀少珍貴的多,而這件龍鱗寶甲還是上品中的上品,本是他們天劍山莊所有,沒想過「虛晃一槍」卻成為「拱手讓人」,不肉痛才怪。

    「蒼風皇室雲澈對戰冰雲仙宮夏傾月……對戰開始!!」

    砰!!

    龍闕被雲澈從腳下拔出,帶起小片紛飛的碎石,威凌的氣勢毫無保留的釋放,他雙手緊握龍闕,轉眼之間,氣息已與龍闕的氣息融為一體,他看著夏傾月,低低的道:「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和你說的話嗎?如果我們成為對手,我希望你用盡你的全力,不要有任何保留!!」

    「焚心……開!」

    雲澈忽然一聲大吼,邪神第二境關焚心,毫不猶豫的開啟!一時間,他身上的玄力氣息以一個無比驚人的幅度驟然暴增,層面氣息依舊是真玄境十級,但這種氣息之濃烈,卻不知多少倍的超出了真玄境界的極限。甚至在與夏傾月的氣息強度快速拉近。

    「啊啊啊啊!!」凌傑身體前傾,嘴巴大張,發出近乎驚嚇般的叫聲。原本,昨日一戰雖然敗了,但他以為雲澈勝他也勝的相當不容易,但在雲澈拿出龍闕時,他的這種自信心頓時便大受打擊,而此時,雲澈的玄力強度卻忽然暴增,與昨日根本不可同日而言,這簡直是在凌傑的心靈上狠狠的敲了一錘。

    敢情昨日的對戰,雲澈非但在武器上放水,就連玄力上也根本沒用出全力。

    若是雲澈昨日以這樣的玄力,以龍闕為武器,要勝他,完全是輕而易舉。

    不過,事情自然不是凌傑想的那麼簡單。雲澈玄力層面過低,但依靠突破至第二重境界的大道浮屠訣可以勉強維持焚心狀態,但也只是「勉強」,而且持續時間過長后,說不定也會留下一定的後遺症。

    而他維持「焚心」狀態的極限時間,大概是五分鐘左右。

    而這五分鐘的「焚心」狀態,是他與夏傾月對抗的唯一依仗!也就是說,他必須在這不到半刻鐘的時間裡擊敗夏傾月,否則,「焚心」無法維持之後,他將一絲一毫的希望都不會有。

    雲澈忽然暴漲的玄力,讓包括凌月楓、秦無傷在內的所有人大吃一驚。從排位戰開始到現在,一個接一個誇張到讓人難以置信的事實在雲澈身上呈現,他的實力一直都沒有真正顯露,隨著排位戰的進行,對手越來越強,他的實力也才一點點的真正釋放……而到了此刻,他所有的實力才是真正的完全釋放,毫無保留。

    雲澈龍闕橫陳身前,大喝一聲,猛然砸向了夏傾月。上一世,他的敵人之中,有數不清的人實力遠勝於他,他無比清楚的知道,在不適合逃走的狀況下,若想要戰勝實力遠勝自己的敵人,最愚蠢的做法,是周旋與牽制,最具可能性的做法,便是凝聚所有實力后的集中爆發!

    所以,雲澈一上來,便是動用全力,沒有一絲的保留!八千多斤的龍闕之上,涌動著狂暴如魔神的力量氣息。

    轟!!

    這一劍之霸道,讓夏傾月沒有選擇抵擋,而是遠遠飄開,隨著一聲轟鳴,可憐的論劍台再一次遭受了巨大的摧殘。擊空的雲澈沒有一絲的停滯,猛然躍起,又是一劍直轟夏傾月胸前,重劍帶起惡鬼嚎哭般的呼嘯聲。

    冰凰瓊華綾也在這時環繞在了夏傾月身體周圍,迎著雲澈的霸道一劍,冰凰瓊華綾一點而收,讓雲澈的一劍直接落到空處,隨之猛然竄上,將龍闕緊緊纏繞……

    冰凰瓊華綾曾卷飛過凌雲的天鴛劍,但,雲澈與龍闕有著完美無缺的契合度,就如雲澈自己的手臂一般,縱然那是冰凰瓊華綾,也斷然不可能捲走。

    冰凰瓊華綾的撕扯力剛剛發動,龍闕忽然發出一聲震魂的龍吟,一股強橫的力量忽然霸道,反倒將冰凰瓊華綾震開,雲澈目光如劍,龍闕猛然砸下,而在龍闕下落的過程中,他的星神碎影同步發動,瞬間掠起三個一模一樣的身影,第三個身影出現在了夏傾月的斜上方,一劍轟下……

    「霸王怒!!」

    星神碎影發動時無聲無形,碎出的虛影和實影完全一致,而最可怕的,是發動時全然沒有玄力波動,只能依靠實影移位之後的玄力氣息來判斷位置,但那時,卻往往已根本來不及。

    夏傾月的冰凰瓊華綾向前捲起,正要迎向雲澈的霸道一擊,但危險的氣息,卻忽然詭異的從後方傳來,她目露訝色,冰凰瓊華綾卻已根本來不及防禦後方,她只能以冰雲訣快速在身後築起厚厚的冰晶屏障。

    轟!!

    乒!!

    連續三層冰晶屏障在一瞬間全部破碎,龐大的衝擊力與爆發力如一陣暴風般將夏傾月沖飛出去,還未等夏傾月平衡身軀,雲澈已暴吼一聲,與他的龍闕如影隨影,直衝夏傾月而去……

    「什麼!?」楚月璃站起身來,眉頭大皺。她怎麼也沒想到,他們的交手剛一開始,竟然是雲澈佔據了主動。剛才那一擊的玄力波動強度,已足以讓夏傾月受到內傷。

    不過,這當然不能說是雲澈的實力全面蓋過夏傾月,而是他一上來,便如一頭狂暴的野獸一般瘋狂攻擊,將夏傾月硬生生的逼入被動。

    一記霸王怒,如同重鎚般落在肩膀上,讓夏傾月的整隻左臂直接麻木,內腑也在玄力衝擊下受到了輕微的創傷,但她並沒有慌亂,眼神反而平靜了下來。昨夜楚月嬋的忠告猶在耳邊,雲澈讓她務必用出全力的話也同時響起,她眼神微凝,在一瞬間變得如冰雪一般寒冷而純凈,她一個輕飄的旋轉穩住身形,冰凰瓊華綾忽如一道白色閃電,迎向雲澈。

    轟!轟!轟!轟!轟!!

    雲澈的每一劍,都會帶起震耳的轟鳴聲。與重劍交鋒,正面迎擊是最不明智的選擇,但在面對夏傾月時,雲澈的重劍,卻遇到了剋星……

    冰凰瓊華綾綿軟似水,靈巧如蛇,與龍闕交擊時,強橫的冰雲力量卻不與重劍對撞,而是以冰凰瓊華綾的特性化作強大的牽引力,將重劍的轟擊一次次引到空處,與此同時,一股越來越寒氣無聲的籠罩向雲澈,然後隨著「咔」的一聲,在他的雙肩上凝結一道厚厚的冰層。

    冰寒之氣錐心刺骨,如有無數把刀子刺入了身體之中,雲澈目光一凜,一聲低吼,身上,忽然暴燃起一簇赤紅色的火焰,並在轉眼之間竄至近一丈的高度。赤火之下,冰寒之氣被快速驅散,身上的冰層,也快速消融。

    與此同時,龍闕也被赤紅的鳳凰炎完全包裹,化作一把巨大的火劍,帶著飛舞的火花直轟而去。

    「他竟然可以燃起這麼劇烈的火焰!看來他的火系玄功,絕不是之前表現的剛剛入門那麼簡單。」

    「不過才是最低等的赤火而已……」說出這句話的一個年輕弟子在這時忽然眼睛一瞪,震驚道:「這……這……怎麼可能!!」

    夏傾月的身前,無數冰晶從四周飛來,凝聚到一起,形成了一朵夢幻般的淡藍色冰蓮,冰蓮緩緩的旋轉,然後忽然散開,每一朵花瓣都化作七枚冰晶飛向雲澈,每一枚冰晶都薄如蟬翼,晶瑩剔透,卻又冷凜刺骨!

    「焚星妖蓮!!」

    以雲澈的身體為中心,一朵比夏傾月的冰蓮大了至少十倍的火焰蓮花在衝天的熱浪中綻放,如一頭火焰巨獸張開的大口,將飛來的冰晶全部吞沒,這些冰晶沒有一片能靠近雲澈,便已全部消失。

    周圍的人全部看傻……夏傾月的冰蓮,可是連凌雲的劍芒都能粉碎,又怎麼會被區區赤炎給輕易融化!?

    「這是……」

    「鳳凰炎!」焚莫離驚聲道。

    凌月楓的目光也一下子轉向了蒼風皇室的坐席……難道,這個雲澈的師門,竟是鳳凰神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