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受了一記冰凰居然還能站起來,他的防禦能力當真驚人。”楚月璃低聲道,但隨之,她的臉上露出驚詫。

    “呃……啊!!”

    雲澈的身上,熄滅的鳳凰之炎重新燃起,而無論火焰的強度,還是雲澈的氣息,都比之剛纔沒有絲毫的減弱。他舉起龍闕,大吼一聲,揮出一道巨大的灰色劍芒,然後緊隨劍芒之後攻向夏傾月。

    “……不但能站起來,就連氣息都沒有變弱,怎麼會?”水無雙和舞雪心同時驚訝失聲。

    燃火的龍闕就如一道飛舞的火龍,在激盪的龍吟聲中蜿蜒盤旋,灌注着冰雲之力的冰凰瓊華綾則如一條白蛇,迎着漫天飛舞的火龍,釋放着無比恐怖的冰雲之威……

    天玄器的降生都極爲艱難。龍闕之內封印着一條幼龍之魂,冰凰瓊華綾之中同樣存留着一隻冰凰的殘魂,兩者在品級和強度之上勢均力敵。

    雲澈的所有玄技毫無保留的瘋狂釋放,鳳翼天穹、霸王怒、隕月沉星、鳳凰破……每一擊都石破天驚,但在把冰雲訣運轉到第七重境界的夏傾月面前,這些足以驚山裂地的神威之擊卻被一次次輕易的擋下,而夏傾月的反擊更是恐怖非常,若不是雲澈有星神碎影在身,根本連和夏傾月短暫僵持的資格都沒有……【長】【風

    轟!!

    一朵冰蓮在雲澈的肩膀炸開,雲澈翻滾着倒地,左肩肩膀血肉模糊,但他基本連停滯都沒有,便又忽然從地上一躍而起,鳳凰炎重燃,再度攻上,重劍大開大合,威力沒有絲毫的衰弱。

    砰!

    重劍被狠狠盪開,冰凰瓊華綾閃電般拂來,將雲澈的身體牢牢的纏繞,然後凌空捲起,一瞬間,雲澈全身的鳳凰之炎被熄滅,取而代之的是將他全身冰封的厚厚冰層,隨之冰凰瓊華綾向下方狠狠砸下……

    砰!!!!

    冰層爆裂,地面被砸出一個深深的大坑,雲澈則已消失在了檯面之上,被砸入了不知多深的地下。這一下之重,讓周圍的年輕玄者們一陣驚呼,夏傾月淺藍的眼眸中也晃過一絲不忍……這樣的一擊,完全足以讓一個靈玄巔峯的玄者都七暈八素,五臟移位,玄力潰散,但夏傾月卻忽然感覺到冰凰瓊華綾上傳來強橫的反震力,竟將冰凰瓊華綾的纏繞粗暴的掙脫。

    雲澈從大坑中猛然跳起,一記霸王怒當空砸向夏傾月……他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碎不堪,但眼神卻是兇狠而又平靜,身上的力量氣息,依舊沒有半分的減弱。

    所有人的心裏都同時冒出一股莫名的悚然。

    玄力的強度之上,夏傾月完全碾壓雲澈,雲澈和她的交手完全落在下風,不多時已是遍體鱗傷。但云澈有着大道浮屠訣護身,身體又被龍神之血淬鍊過,拋開護身玄力,他的軀體強橫強度不亞於一條真龍,夏傾月縱然有着壓倒性的實力,接連創傷他十幾次,也沒有對他造成一次真正的重傷。

    而每一次受到冰雲重擊,雲澈都會第一時間站起,縱然全身是傷,氣勢和氣息都沒有絲毫的減弱,人們看在眼裏,一次次駭然瞠目。

    夏傾月的玄力雖然強至地玄境三級,但這樣的玄力要駕馭冰雲訣的第七重境界毫無疑問非常勉強。運轉第七重冰雲訣的夏傾月所承受的負荷,絲毫不亞於開啓“焚心”的雲澈。雲澈一次次的被擊倒,但身上的力量氣息始終沒有減弱,反倒是夏傾月,她的力量氣息一直在以一個均勻的速度緩緩下降着。

    “在任何時候都不要以爲你打敗了他,他在陷入絕境時,往往會是他最可怕的時候……他,可以從靈魂之中壓榨力量……”

    看着再次站起,鳳凰重燃的雲澈,夏傾月的耳邊響起楚月嬋說的那些話,而此時,她周身的冰靈在光芒上已出現了輕微的暗淡,她的鼻間,也有了少許的喘息。

    身前的雲澈本應對她毫無威脅,但此時,她卻從雲澈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隱隱的壓迫,心底的一個聲音告訴她,她必須儘快的結束這場對決,否則時間拖的越久,不知會發生什麼無法預料的事來。

    “結束吧……”

    夏傾月嘴脣微動,雪白的雙手在身前緩緩合攏,頓時,周圍數裏範圍內,所有的冰寒之力全部席捲而來,在她的身前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冰雲漩渦。

    雲澈剛要上前,便猛的止步……夏傾月身上的氣勢急劇攀升,冰雲漩渦越來越大,然後忽然化形,凝成一個巨大的冰晶鳳凰,與此同時,一股冰冷的威壓籠罩全場,讓所有人心頭一凜。

    冰晶鳳凰仰天長鳴,雙翼招展,帶着足以冰封百里的寒氣,衝向了雲澈。所到之處,空氣寸寸凝結。

    “哇啊啊啊啊……死了死了!姐夫小心!!”

    夏元霸雙拳緊攥,驚恐的大叫起來。夏傾月雖然實力全開,但和雲澈的交手之中,大部分時間在被動防守,然後防守之餘進行反擊,還沒有主動攻擊的時候,因爲她瞭解這個男人的傲氣,如果太快的挫敗他,將會嚴重傷及他的顏面。此刻,她終於主動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一隻震顫全場,蘊藏着恐怖冰雲之威的巨大冰凰。這隻冰凰之恐怖,縱然是夏元霸都能感覺的到。天劍山莊坐席處的凌雲也是一臉震驚……因爲這種冰凰的寒氣之中,威力之霸道,他縱然使出劍靈分身化作兩個凌雲,要抵擋下來也極其艱難。

    一股恐怖之極的威壓從前方衝擊而來,雲澈的腳步閃電般後退,身上的鳳凰炎急速燃燒,冰凰越來越近,雲澈的眼眸之中晃過一絲瘋狂的光芒,將所有的玄力和鳳凰之炎全部傾注在了龍闕之上,化出一道巨大的鳳凰炎影,隨着他一聲咆哮,手臂揮舞,龍闕脫手飛去,帶着巨大的鳳凰之影衝向了冰凰。

    冰晶鳳凰與火焰鳳凰在空中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冰雲之力與鳳凰之炎同時爆發,天空響起兩聲重疊在一起的鳳凰嘶鳴。

    玄力屏障又一次崩裂,天空被湛藍與赤紅色的光芒完全籠罩,一半空間被冰封,另一半空間被灼燒的扭曲。沒有了玄力屏障的阻擋,東側的觀衆們全部如墜冰窟,全身僵挺,而西側的人們則感覺要被火焰炙烤的燃燒起來。他們馬上快速涌動玄力,才勉強抵抗住。他們的心中的駭然,也隨之數倍增加……僅僅是威力的餘波就如此驚人,可想而知夏傾月的冰雲與雲澈的火焰究竟有多可怕。

    運轉冰雲訣第七境的夏傾月有如此神威雖然驚人,但也並不太讓人意外,而云澈……他以真玄境十級的玄力所燃燒的火焰,居然能與這樣的冰雲進行抗衡!

    但這樣的抗衡,並沒有維持太長的時間。

    冰與火互相剋制,火可融冰,冰可鎮火,就屬性而言,雙方沒有誰佔到便宜。就威力層面而言,雲澈完勝夏傾月,但威力強度之上,夏傾月毫無疑問的碾壓雲澈。

    火鳳與冰凰在半空激烈的衝擊、肆虐。冰藍與赤紅交織的光芒籠罩了整個論劍臺。混亂的光芒持續了幾息之後,冰凰的光芒便穩穩的壓過了火鳳,而優勢一旦形成,便勢如破竹,轉眼之間,火鳳越來越小,最後被冰凰一下子完全吞噬,只剩下一把被冰封在半空的龍闕。只縮小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冰凰猛然向前,在冰冷的長鳴聲中撲向了雲澈……

    冰凰的蒼藍之影在瞳孔中快速放大,雲澈大口的喘息着,雙目直直的看着越來越近的冰凰之影,沒有退避,唯有空中一聲低低的沉吟……

    “邪神第二式……封雲鎖日!”

    轟!!!

    冰凰爆裂,綻放的藍芒將雲澈完完全全的淹沒,散開的冰凌就如一把把利刃,深深的刺入到堅硬的地面中。

    “總算結束了,沒想到會拖上這麼久。”水無雙說道。

    “夏師妹雖然用出了第七重冰雲訣,但一直沒有全力進攻,再加上雲澈出乎意料的頑強……嗯……啊啊啊啊!”舞雪心話還沒說完,便忽然發出一聲驚呼。

    綻放中的冰凰之華中,雲澈如閃電一般的衝了出來,身上,環繞着一個肉眼幾乎難以看清的半透明球狀屏障,在他完全脫離冰凰之芒時,身上的屏障也完全消失,他一把抓過龍闕,身上的玄力如被引燃的**一般瞬間爆發,身後,浮現出一隻仰天咆哮的蒼狼之影……

    “天…狼…斬!!!”

    重劍揮下,一隻巨大的狼影伴隨着大地的崩裂破空奔襲……

    長時間保持冰軀玉骨狀態,夏傾月已有了相當大的消耗,爲了馬上擊敗雲澈而釋放的冰凰更是讓她玄力大耗,此刻正處在短暫的力量虧空未復狀態,再加上這在她心裏是能直接決定戰局的一擊,根本毫無防備,怎麼都沒有想到,雲澈竟然毫髮無傷的從冰凰的撲擊之下脫身而出……

    她更不會想到的是,這是雲澈一直在耐心等待的機會!

    邪神第一式“隕月沉星”,是十倍的玄力攻擊暴走,而邪神第二式“封雲鎖日”,則是十倍的玄力防禦暴走!

    只是,封雲鎖日的施展,要消耗大量的玄力,而且施展後每多持續一秒,都會伴隨着巨大的消耗,所以縱然之前被夏傾月一次次擊倒,也也一直沒有動用,而在夏傾月始終無法將他真正擊潰後,終於釋放全力一擊時,“封雲鎖日”瞬間發動,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了無比堅韌的防禦,硬生生的擋下了冰凰的衝擊,然後在這個時機,向猝不及防的夏傾月揮出了他的最強一擊。

    天狼的咆哮震耳欲聾,比之剛纔火鳳與冰凰的嘶鳴叫起來還要駭人心魄。巨大的狼影帶着無匹的威勢衝至到了夏傾月的身前,輕而易舉的將冰凰瓊花綾的防禦擊潰……

    這一刻,一直淡若幽雪的夏傾月第一次花容失色。她沒有想到雲澈能脫離冰凰的衝擊,更沒想到……雲澈之前的攻擊並不是極限,此刻的一擊,威勢大到了讓她的心魂都下意識的出現了戰慄……

    千鈞一髮之際,她的身體表現極快的出現了一層厚厚的冰層,包裹住了全身……

    砰!!!

    天狼之影將夏傾月淹沒,帶着夏傾月的冰軀如同一顆冰藍色的流星一般直飛出去!一直飛到了論劍臺的邊緣,恐怖的撞擊力衝得地面大面積爆開,而她所被帶向的位置,剛好是冰雲仙宮的坐席,冰雲仙宮的坐席也隨之遭殃,雖然楚月璃她們所坐的位置被完全護住,但前方卻坍塌了一片。

    論劍臺陷入一片死寂,看着那一道從論劍臺中間一直延伸到邊緣的巨大溝壑,所有的人久久無言。

    沙塵落下,夏傾月已站立了起來,只是她冰軀玉骨的狀態已消失,長髮和雙眉都已不復藍色,而是變回原本的黑色,身體的力量氣息大幅度減弱,臉色也朦上了一層淡淡的蒼白,她右手捂着左肩,肩膀的雪衣上,一抹紅色緩緩蔓延。

    楚月嬋的冰眸一片平靜,會有這樣的結果,她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她昨夜已警告過夏傾月,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以爲自己已經擊敗了雲澈……她雖然牢記在心,但依舊在剛纔出現了鬆懈,冰凰之後以爲雲澈已是必敗無疑……從而吃了大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