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安靜整潔的房間,並不太明亮的光線從半開的竹窗中灑入,讓房間不至於太過昏暗。

    雲澈靜靜的躺在鬆軟的牀上,全身塗滿了味道並不重的傷藥。這個姿勢,他已經保持了三天,也意味着他已經昏迷了整整三天。

    牀前一陣冰靈浮動,然後逐漸閃現出一個全身雪衣的女子倩影,她擡起冰雪一般的手掌,放在了雲澈的胸口,感知着他的傷勢和玄力的恢復狀況,少頃之後,她周身的冰靈開始快速飛舞,她的手掌也完全張開,覆在他的胸前,淺淡的冰藍色光芒無聲的籠罩住他的身體……

    這個狀態,持續了整整半刻鐘的時間。這時,門外傳來刻意放輕的腳步聲。女子收回手掌,身體輕輕一晃,已如夢幻般消失在了那裏。

    雲澈的眼睛,也在這時出現輕微的顫動,然後緩緩的睜開。

    全身無處不痛,但也痛的並不厲害,還透着一種讓他格外舒適的清涼感。雲澈嘗試着動了動身體,結果讓他喜出望外,雖然很是乏力,但身體的活動卻並不顯得僵硬,頂多活動幅度過大時會有些疼痛,但這已足以證明,他的身體機能已基本恢復完全。

    大道浮屠訣第二重境所賦予的回覆能力,果然不是蓋的!

    門被推開,蒼月捧着一個湯碗走了進來,後面跟着秦無傷。此時的蒼月公主看上去很是憔悴,像是已經幾天幾夜沒有閤眼。雲澈微微動了動身體,輕喚道:“師姐,秦府主。”

    “啊!”蒼月一聲嬌呼,險些把手裏的湯碗丟開,她把湯碗往桌上一放,急匆匆的來到雲澈身前,驚喜的道:“雲師弟,你……你醒了……太好了!九牧婆婆說你可能要昏迷十幾天,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更早的平安無事。”

    蒼月口中的“九牧婆婆”,便是長居迴天閣之中,天劍山莊之內的第一神醫。

    “我已經沒事了,讓師姐擔心了。”看着蒼月的臉色,雲澈心疼的說道,說話的同時還伸出已經可以隨意動作的右手抓住蒼月的小手,向她證明自己真的已經沒事。

    “呵呵,醒了就好,這樣,我和公主殿下也就安心了。”秦無傷點頭而笑,臉上露出輕鬆的神情,“雲澈,你可知道,你現在已是天下聞名了,還被稱作當今年輕一輩的第一人。而這個稱號對你來說,也是當之無愧。不過我相信,以你的性情,應該也不會太過在意這些虛名。”

    “名號這東西,雖然好聽,但很多時候反而是一種累贅。”雲澈很平淡的一笑,然後問道:“師姐,我睡了多久了?”

    “已經三天了。”蒼月回答道:“雲師弟,你現在感覺自己怎麼樣?有沒有特別不舒服的地方?”

    “放心,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三天……”雲澈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探索天池祕境,是在什麼時候?”

    “天池祕境會在後天開啓。”秦無傷嘆了口氣:“不過以你現在的狀態,應該無法參加這次的探索了,不過沒關係,你今年才十七歲,錯過了這一次,三年之後同樣有機會。”

    “後天……”雲澈閉上了眼睛。他的天毒珠之中,有着很多他自己煉製的大回天丹,再加上他超強的恢復能力,到後天的時候可以讓身上的傷好上九成,但玄力的恢復就不可能這麼快,或許連一半都恢復不到。再加上他燃燒了鳳凰之血的源力,至少三個月內無法動用鳳凰炎力,實力上更是大打折扣。

    自己的身體狀態和恢復能力雲澈自知,如果能恢復一小半的力量,後天去參與探索天池祕境,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危險性上要提高很多。

    畢竟,進入了天池領域,也就等同於離開了天劍山莊範圍,一些在天劍山莊內不敢妄動的人,就可以肆意而爲了。

    “也不一定這麼悲觀,我的玄功帶有很強的自愈能力,到了那一天,我會根據自己的恢復狀態決定是否進入天池祕境。不過,我已經醒過來的事,先不要告訴其他人。”雲澈說到。

    雲澈的“玄功”是什麼,秦無傷不知道,也始終沒有人能看出,他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蒼月把湯藥餵給雲澈喝下,又陪了他許久後便離開,讓他一個人安靜休養。

    “你還真是拼命,就不怕自己廢了嗎?”茉莉沒好氣的道。

    “類似的事經歷的多了,心裏也大致有數,我再怎麼亂來,也不會真讓自己廢了。”雲澈調整了一個更舒服的躺姿,從天毒珠裏拿出一顆大回天丹丟入口中,然後用恢復的少量玄力緩慢煉化:“不過才三天的時間外傷就好了七七八八,內傷直接痊癒,第二重的大道浮屠訣果然非同凡響。”

    “哼,你真以爲只憑借第二重境的大道浮屠訣,你就能恢復到現在這個程度?”茉莉冷哼着道。

    “……難道還有其他原因?”

    “這三天之中,有一個人每天都會來兩次,然後用大量的玄力來恢復你的傷勢,否則,你至少還要再昏迷上兩天,內傷也不可能這麼快痊癒。”

    雲澈愣了一愣,然後忽然激動起來:“難道是……小仙女?”

    “這個女人一直對你冷冷淡淡,不假辭色,上次還把你給轟了出去,你受傷了,她反倒偷偷摸摸的主動上門,不惜大耗玄力給你療傷,女人的想法真是奇怪。”茉莉漫不經心的道。不過最後一句話從這個其實只有十四歲的小女孩口中說出,任誰聽了都會覺得很是怪異彆扭。

    “哈哈,等你長大了,成爲一個真正的女人,或許你就明白了。”雲澈大笑出聲,心情一下子變得大好:“她一般什麼時候會來?”

    “正午,半夜。怎麼,你要等着她來?”

    “當然!她一定想不到我已經醒了過來,所以還會再來的。”雲澈很是愜意的道。

    “齷齪!”

    “齷……”雲澈怒了,齜牙叫嚷道:“喂喂!你這個小丫頭是從哪裏學來的這兩個字?這怎麼能叫齷齪,我是很單純的想要見到她好不好!雖然你比我厲害的多,腦子裏也裝着比我多的東西,但再怎麼也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當然理解不了我們成年人之間那純淨而美好的感情。”

    “你……成年人?我……小丫頭?”茉莉冷笑:“你竟然敢對師父不敬!還從來沒有人,敢稱呼我爲小丫頭!”

    茉莉的聲音裏,分明帶上了一種叫“殺氣”的東西,雲澈脖子猛的一縮,慌不迭的道:“我我我錯了……啊啊……茉莉,我絕對絕對絕對沒有稱呼你爲小丫頭,你一定是聽錯了……”

    ……………………

    當夜,時至子時,萬籟俱靜。

    雲澈房間的窗戶輕輕打開,隨着一陣涼風的拂動,一個雪白如夢的女子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雲澈的牀前。雖然光線昏暗,但依然可以模糊看的到她有着完美無暇的曼妙曲線,身上散發的氣息卻又是冰冷而高貴,無形中帶着一種巨人於千里之外的冷傲。

    她伸出手來,輕輕的放在雲澈的胸前,剛要重新檢查一番雲澈的傷情,這時,本該處在昏迷中的雲澈忽然伸出右手,將她放在他胸口的手一把握住。

    以楚月嬋現在的實力,蒼風帝國能近她身的人都沒幾個。只是她心繫雲澈的傷勢,正集中所有精神凝聚最純淨的玄力,再加上全然沒有想到雲澈竟是醒着的,就這麼被他一下子抓住了手掌。

    楚月嬋的手柔軟而冰涼,就如一塊潤滑的軟玉,只是這隻手並沒有被雲澈抓握太多的時間,在剎那的停滯後,便驀地掙開,楚月嬋整個人也迅速退開,身上的氣息變得冰冷刺骨。

    “小仙女,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擔心我……”雲澈直起上身,輕喚道。

    “原來你已經醒了。”楚月嬋的聲音冰冷的毫無一絲情感,她沒有給雲澈說太多話的機會,冷冷的道:“你不需要多想,你畢竟是因爲傾月而傷,我身爲她的師伯,有那麼一點責任爲你恢復傷勢。既然你已經好的差不多,那我也就沒必要出手了……還有,我不叫小仙女,你可以稱呼我楚月嬋,或者……楚前輩!”

    說完,楚月嬋已決絕的轉身,準備離去。

    “小仙女……”雲澈急促的叫喊一聲,急急的想要起身,忽而“啊”的一聲,口中猛的噴出一大口血,整個人也向牀下跌去。

    想要離去的楚月嬋乍然見到雲澈忽然吐血,全身猛的一顫,雪軀一個閃移衝了過去扶住雲澈。雖然光線很暗,但云澈清楚的看到她冰雪一般清冷的臉上閃過一剎那的慌亂……能讓聞名天下的冰嬋仙子爲之心慌的男人,他相信自己是第一個,也會是唯一一個。

    他口中吐出的血,其實他是服下大回天丹後,從內腑逼出的殘存淤血,早就該吐出來了,他硬生生壓制着,就是爲了防止楚月嬋見他醒來之後決絕離開。顯然,他這個策略是相當有效的,淤血吐出,五臟六腑頓時一陣舒暢。小仙女扶住他時,他也順勢抱住了她冰冷而嬌軟纖柔的腰肢……楚月嬋雖然輕輕一顫,但面對這個剛剛還大吐血的“重傷員”,根本不敢再去掙脫,只能任由他將她抱住,並逐漸越抱越緊。

    【準備調整作息,所以早睡。今日就這一章……明天會三更的。】

    【另外提個醒,接下來的天池祕境情節其實有些無聊。祕境之後,將會是超~~~級~~~大轉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