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昏迷,久久未起。也意味著他和夏傾月的交戰終於終結,這屆排位戰的最後一場,也就此落下了帷幕。

    比賽結束,人們心中的震撼卻久久無法平息。這場對決的雙方沒有一個是來自天劍山莊,最終的桂冠,也就此落在了冰雲仙宮的手中……但這些在此刻都已不重要,這一戰的過程,讓所有觀望者如同走過了冰火九重天,每一個畫面,都在狠狠的衝擊著他們的視覺與心靈。

    兩人都只有十七歲,卻上演了一場超越境界與界限,打破所有人認知的交戰,尤其是雲澈,雖然他最終敗在了夏傾月面前,但他確確實實只有真玄境界的玄力,卻讓他所帶來的震撼還要勝過夏傾月。在這樣的兩個人面前,天劍山莊的光芒被完完全全的掩下,就連排位戰前公認的年輕一代第一人凌雲,此時看來也敗的理所應當,毫不冤枉。

    「冰璃仙子,恭喜貴宮這次奪得第一位。」位於冰雲仙宮坐席右側的宗門引領者連忙向楚月璃道賀道……至於楚月嬋,他縱然身為一宗之主,也提不起說話的勇氣。

    位列左側的宗門之主也隨之奉承道:「貴宮培養出這樣一位天才弟子,奪得首位也是理所當然。貴宮今後必將威名遮天……」

    楚月璃眉頭微鎖,對他們的話沒有回應。最終的結果,讓她大舒一口氣,這是她極欲看到的結果,這個結果,也意味著冰雲仙宮就此獲得了歷史性的突破,首次奪得排位戰的首位,今後的威名也將遠勝以往,但取得這個結果的艱難程度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她更沒有想到最大的障礙不是凌雲,反而是那個快要被她遺忘……一年半以前那個玄脈殘廢,一無是處,還被逐出家門的少年。

    雲澈昏迷,夏傾月看上去完好無恙。本該舒心的楚月璃卻莫名有些心神不寧,她身為夏傾月的師傅,自然最為了解夏傾月的力量,而剛才那驚天動地的力量風暴,絕對不是來自夏傾月。雖然最終看到的是雲澈倒下,夏傾月似乎連傷都沒有,但她內心始終無法安定。

    「雲澈倒地十息未起,本屆排位戰最終戰的勝者是來自冰雲仙宮的……」

    「等等!」

    凌無垢剛要喊出「夏傾月」的名字,一個冷幽的聲音忽然打斷了他。

    發出的聲音的人,赫然是夏傾月,發出聲音時,她的腳步也在向前邁動,走到了雲澈的身前,雙手前拂,一層淡藍色的冰靈緩緩沉下,籠罩在雲澈的身體上。默默的看著冰靈將他身上的傷口逐漸冰封,她轉過身去,輕輕的道:「勝的人不是我,而是他,這一戰……我認輸。」

    嘩~~~~

    論劍台上頓時一陣嘩然,人們都是面面相覷,一臉愕然。雲澈昏迷,夏傾月完好,誰勝誰敗顯而易見。而夏傾月一句話,卻是在刻意將到手的勝利拱手讓人,這根本讓人無法理解。

    楚月璃站了起來,詫異道:「傾月,你在亂說什麼?馬上收回你剛才的話!」

    楚月嬋忽然冷冷的出聲,道:「看上面。」

    楚月璃下意識的抬頭,然後目光一凝,表情也凝固在了那裡,怔怔的說不出話來。

    一條白色的長綾在這時從上空飄落了下來,正好落在了夏傾月的肩膀上,被她抓在了手中。凌無垢正要出聲詢問,忽然看到落下的冰凰瓊華綾,即將出口的話也卡在喉嚨里。

    雲澈雖然昏迷,但他的龍闕,一直牢牢的抓在手中。

    而夏傾月剛好雖然站立在雲澈面前,而且看上去沒有受到什麼創傷,但卻少有人注意到,她的冰凰瓊華綾卻已不見了。

    而直到此時,冰凰瓊華綾才從空中飄落而下,可想而知之前它是被轟向了多遠的高空……

    「他最後一擊的力量集中在我的冰凰瓊華綾上……如果是集中在我身上,我現在說不定已經死了。這一戰,他勝,我敗。」

    楚月璃怔了半晌,長舒一口氣,美眸閉合,久久無言。

    結局,隨著夏傾月的主動認輸而翻轉。而如果單單隻有夏傾月的認輸,結局並一定會改變,畢竟,所有人親眼看著雲澈倒下昏迷,凌無垢身為裁判,也不一定會接受這種已經分出勝負后的認輸。

    但從天而降的冰凰瓊華綾和夏傾月最後的一句話,卻向所有人宣告了真正的誰勝誰負。

    凌無垢點了點頭,沒有再詢問夏傾月,再次舉手,高聲宣佈道:「夏傾月認輸,本屆排位戰最終戰的勝者是……」

    「蒼風皇室所屬……雲澈!!」

    隨著最終結果的宣布,這屆排位戰也在此刻終於塵埃落定。論劍台頓時變得沸沸揚揚,這是一個在排位戰前,任何人都沒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的結果,反而,如果誰在排位戰前說出這一屆的第一位將是蒼風皇室,那麼這個人,將被所有人直接當成白痴或瘋子。

    蒼風皇室,這個本該凌然天下,卻在玄界一次次背負著嘲諷和輕視的名字,在今天,在歷史上第一次,響起在排位戰最終戰的舞台上!

    「……雖然沒有得到第一位,但擊敗了凌雲,壓下了天劍山莊,也算是完成了初衷。」短暫的失落之後,楚月璃微微的笑了一笑,神情也恢復淡然:「沒想到,這屆排位戰給我帶來最大震撼的,居然是傾月所嫁的這個人,命運,果然是這世上最奇異的東西。」

    楚月嬋默然不語,眸若冰晶。沒有人能了解她此刻是怎樣的一番心境。

    「太厲害了,太好了……不愧是老大!能當我凌傑老大的人,果然不同凡響!」凌傑雙手緊攥,齜牙咧嘴的低吼著。已經自詡為雲澈小弟的他,此時頗有一種與之俱榮的感覺。至於天劍山莊昨日的潰敗,早就被他拋到腦後。

    而蒼風皇室的坐席那邊卻沒有傳來歡呼,凌無垢宣布結果后,蒼月大呼一聲「雲師弟」,再也顧不得其他,以最快的速度衝上論劍台,夏元霸也滿臉惶然的跟在後面。秦無傷的動作雖然稍慢,但速度自然比他們快的多,幾個閃身,便已來到了雲澈身前,快速俯下身來查看他的傷勢。

    「雲……雲師弟他怎麼樣?」蒼月的雙手伸出,卻又不敢去碰觸雲澈的身體,臉上早已遍布淚痕。

    秦無傷的手從雲澈的身上離開,臉上露出輕鬆的神情:「公主殿下放心,他的傷雖然看上去很嚇人,但卻都是些皮肉之傷,頂多修養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痊癒。內傷也很輕,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玄力嚴重透支,玄脈呈衰竭之像,恢復起來需要很長的時間。但也不至於留下無法治癒的後遺症。只是天池秘境……以他現在的狀態已經不可能參與探索了,唉。」

    聽到這些,蒼月提著的心才總算放下了一些,她緊緊抓著雲澈的手,不願放開。

    蒼月的關切、言語、淚痕……夏傾月全部默然看在眼中,她的腳步停止,沒有再靠近,剛剛從師傅那裡要來的一瓶雪顏丹也被她悄然的收起。

    「秦府主,萬分祝賀。」凌無垢向秦無傷道。天劍山莊的敗局已定,原本一直屬於他們的王者之位,如今被蒼風皇室所奪,凌無垢卻也表現的很是坦然,主動向秦無傷道賀,不等他回應,他又接著道:「秦府主不需多言,先隨我去回天閣。」

    秦無傷點頭,帶起雲澈:「有勞凌長老帶路。」

    身為這屆排位戰的最終勝者,雲澈卻沒能來得及去接受全場的歡呼與注視,便被匆匆帶離。身為主角的他雖然離開,卻論劍台的喧鬧卻是持續了很久很久。那些年輕的玄者們在這一刻全部失了傲氣,經歷了這場充斥著無數驚撼和變數的排位戰,他們才知道一直自詡天才的他們,在真正的天才面前渺小的根本不值一提。

    這是最特殊的一場排位戰,因為它打破了十幾項歷史。它的過程、結局,無不是充滿了震驚的色彩。可以預想,這場排位戰之後,將會在蒼風帝國掀起一場巨大的風波,且這場風波會持續很久很久。

    當然,對於這場排位戰的結果,也有很多極其不爽的人。

    比如被雲澈狠狠挫敗,連大長老都因此情緒失控而被大傷顏面的焚天門。

    又比如早早對雲澈放了狠話的天槍雷火堡。不過相比焚天門,天槍雷火堡更多的是不安。木天北怎麼也不可能想到,雲澈真正的實力竟是那麼的可怕,更沒想到他居然奪得了這屆排位戰的首位。

    這樣的一個人,羽翼豐滿之後,必是蒼風大陸的一代王座!而天槍雷火堡幾百年的歷史,也未出現過一個王座,更是不敢招惹王座。

    想到這些,木天北自然無法安寧,後背的冷汗涔涔而下,悔的腸子都青了。

    ……………………………………

    蒼風皇室,帝王寢宮。

    身為蒼風帝國當代帝國的蒼萬壑,此時卻是臉色潮紅,眼神恍惚,如同正處在睡夢中一般。

    而蒼萬壑也的確以為自己正在做夢。

    他接到了秦無傷的傳音:蒼風皇室奪得了排位戰的第一位……

    馬上,他接到了女兒的傳音:蒼風皇室奪得了排位戰的第一位……

    拿著傳音玉,蒼萬壑整個人都處在發懵狀態,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他信任秦無傷,更信任蒼月,但來自他們口中的同樣一句話,他卻怎麼都不敢去相信,因為那實在太夢幻,太不真實……簡直就像是夢中之音,天方夜譚。

    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很快,他的貼身太監沖了進來,撲倒在他面前,嘶啞著嗓子大呼道:「恭喜皇上!賀喜皇上!排位戰已於今日巳時結束,我們皇室……皇室……奪得了首位!首位!!」

    蒼萬壑的嘴唇動了動,哆嗦著道:「這個消息,你確定是真的嗎?」

    「這是天劍山莊放出的消息,千真萬確!現在,帝國各地都已得到了消息,沒有一個字是虛假!」太監激動萬分的道:「代表皇室參戰的雲澈第一輪小組賽全勝,第二輪小組賽全勝,在淘汰戰擊敗蕭宗、焚天門、天劍山莊、冰雲仙宮的對手,全戰全勝……取得了第一位!!如有半句虛言,奴才必遭天打雷劈!」

    蒼萬壑的臉色越來越紅,激動的情緒蔓延到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蒼萬壑大笑了起來,笑的無比歡暢,他在位十幾年,還是第一次笑的這麼暢快淋漓,彷彿心中所有的鬱結、濁氣,都在這暢快的大笑聲中被完全釋放了出去:「這才是我蒼風皇室該有的威勢,這才是真正的俯視天下!君臨八方……傳令……傳令下去!全帝國從今日起大赦三年,所有分支玄府每年的供給加倍,蒼風玄府的賞賜另宣!從即日起,開始在蒼風大殿備好最高規格大宴,朕要親自迎接雲澈他們凱旋歸來……至於雲澈的賞賜,另宣!」

    「奴才領旨……」

    「等等!馬上給朕備好佳肴美酒,朕要好好的暢飲一番,哈哈哈哈!」

    蒼萬壑平時寸食難進,如今心情大暢,食慾也隨之大開。此時此刻,他深感自己就算馬上歸天,也已是毫無遺憾。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