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沒事吧?」楚月嬋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冷硬,但身體被他緊貼,溫熱熟悉的氣息讓她心跳徹底紊亂,即使努力運轉冰心訣也無法平息。!.

    那五個月的時間,她幾乎每時每刻都被他抱在懷中,與他身體上的碰觸,她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甚至在那段時間裡,她在不知不覺中適應和莫名享受著這種感覺……但心裡的聲音告訴她,那時是因為她全身癱瘓,只能依靠他的照顧保護,但現在不一樣……自己已經和他鑄下大錯,一定不能再繼續錯下去……

    雲澈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楚月嬋身上,整一個軟綿綿半死不活的樣子。他用虛弱無比的聲音道:「我……沒事……小仙女……不要離開我……」

    「……」楚月嬋無法言語。雲澈虛弱的聲音每一個音節都在碰觸著她的心靈,讓她承受著一種心疼如針扎的感覺。她無法推開雲澈,也無法去順從,只能就這麼靜靜的和他擁在一起……其中,她逼迫自己狠了好幾次心,也終究不忍把他推開。

    夜深人靜,這裡也只有他們兩個人,不會有任何其他人看到與打擾,他又受了重傷……就這麼,再放縱最後一次好了……這是楚月嬋心中,不斷安慰和勸說著自己的理由。

    直到,為了探查雲澈現在的傷勢,她將玄力在雲澈的身上快速遊走了一圈……

    砰!!

    趴在楚月嬋身上的雲澈被一把推開,後背直接撞到床后的牆壁上,疼的雲澈齜牙咧嘴:「啊疼疼疼疼……」

    「你竟然敢裝樣子騙我!」楚月嬋面罩寒霜,眸凝慍怒,冷冷的道。只是,在知道他非但不是傷情惡化,反而大幅度好轉后,她內心也一下子放鬆了下來,臉上慍怒,心中,更多的是一種絕不會表露出來的輕鬆。而這種感覺,也讓她內心有了些微的慌亂……因為這是她絕不該有的情緒。

    雲澈伸手揉了一下後背,可憐巴巴道:「因為,我怕我的小仙女真的就那麼走掉了。小仙女,我知道這些天你一直……」

    「不許再說了!」

    楚月嬋胸口一陣起伏,她冷聲打斷雲澈,轉過身去,聲音只有冰冷與無情:「我和你之間發生過的一切,都是錯誤,我已經快要忘記,也請你全部忘掉!如果忘不掉,就當成是一場虛幻的夢,永遠不要想著把它變成現實。」

    雲澈:「……」

    「你我的事,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如果你不想因此橫生枝節,就永遠不要展露你得到的六重冰雲訣……你是傾月的夫君,如果你不想讓她,還有冰雲仙宮被世人恥笑,捲入論理的深淵……就放棄一切對我的念想……」

    楚月嬋閉上了眼睛,身上的冰靈混亂的飄動著:「離開天劍山莊后,我們永世不會再相見。」

    說完最後的一句話,楚月嬋也消失在了雲澈的眼前,留下雲澈靜靜的看著那點點還未完全散去的冰靈……

    「唉。」許久之後,雲澈躺回床上,口中發出長長的嘆息。他把雙手放在鼻端,依稀能嗅到屬於她那如冰蓮一般的氣息。

    「看起來,你好像沒能如願。」茉莉幸災樂禍的道。

    「你不懂。」雲澈歪過頭,嘟囔道,然後又是一嘆,想著楚月嬋最後的幾句話……被世人恥笑……捲入論理的深淵……這些字眼,深深的刺激了他的神經。

    夏傾月是他的妻子。

    而楚月嬋,又是夏傾月的師伯,同時還是半個師父。

    違亂論理這種東西,無疑會引來世人異樣的眼光和輿論……尤其,那還是在蒼風帝國猶若聖地一般的冰雲仙宮。

    且不說楚月嬋對他是否有那種真正意義上的男人之情,僅僅是這道鴻溝,身為冰雲仙宮的「冰雲七仙」之首,她也絕不會背負著讓冰雲仙宮千年聲譽蒙羞的後果去跨越。

    所以,無論她內心如何,決絕,都是她唯一的選擇。

    ——————————————

    主賽場和次賽場的排位戰都已結束,五百多個宗門的排位都已決出。

    第一位:蒼風皇室,第二位:冰雲仙宮,第三位:天劍山莊,第四位:蕭宗,第五位:焚天門。這個排位結果公布之後,在蒼風帝國玄界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軒然大波。雲澈和夏傾月這兩個只有十七歲的少男少女,他們的名字,也在這幾日之內傳遍了蒼風帝國的每一個角落,然後又以極快的速度傳至其他六國。

    蒼風帝國的排位戰,也一直為其他國家所關注。而這屆排位戰的結果,也對其他國家造成了相當程度的震撼,讓他們無法不記住雲澈和夏傾月這兩個名字。

    關於雲澈的來歷、境遇、在蒼風玄府的事迹、在排位戰上的表現……都被杜撰成了不知多少個版本在市井流傳,尤其是和夏傾月的一戰,被描述的天花亂墜、驚天動地,簡直就如鬼神之戰一般……其他,甚至還包括他和蒼月公主纏綿悱惻、感天動地的感情……

    如果雲澈現在在蒼風帝國隨便哪個城市的哪個街道走上一圈,都會被自己的傳聞刺激的當場抽風。

    雲澈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了排位戰的影響力,在平靜的天劍山莊里,也渾然不知現在外界已經在遍傳他的名字和各種誇張離奇的傳說。

    排位戰結束后,各大宗門也都相繼離開。最後,只留下了包括天劍山莊在內,排位前十的十個宗門。千辛萬苦衝進前十,為的就是能入天池秘境,絕對沒有一個人願意錯過。

    距離天池秘境開啟的時間,也越來越近。

    雲澈醒來后,恢復的速度也數倍的加快。他這兩天哪裡都沒去,潛心修養。以他那天在論劍台上的傷勢,也不會有人相信他非但醒了過來,而且傷勢已好了個七七八八。

    天池秘境開啟前夜。

    凌月楓站在庭院里的一顆古樹之下,默默看著天空的殘月。他的衣服已被夜露打濕,顯然,他已站在這裡很久。

    「唉。」凌月楓忽然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月楓,不要多想了,事情已經過去,再想也沒有用。這一次,並不是我們弱,而且那兩個人強的出乎預料。我們輸的也並不冤枉。」

    軒轅玉鳳走了過來,輕語安慰道。

    凌月楓一直在獃獃出神,看著殘月不知在想著什麼,竟沒有注意到軒轅玉鳳什麼時候靠近。他眼眸中閃過一抹複雜之極的色彩,然後轉過身來,嘆息道:「自先祖以天威絕劍威震天下,創立這天劍山莊,已有一千兩百多年歷史,霸主之位從未被撼動過。而唯獨到了我這一代,卻……我雖然日夜都在儘可能的坦然面對,但依舊是無法釋懷。深感愧對先祖,愧對天劍山莊千年基業。」

    「不要這麼說。」軒轅玉鳳安慰道:「你年紀輕輕便繼任莊主之位,抗下偌大山莊所有重擔,到今天已在位二十一年。這些年,我與你一起走過,看著山莊日益壯大,雲兒和傑兒在你的培養下,也遠勝你當年,這些,都足以讓你我引以為傲。這次排位戰的結果雖不如願,但排位戰考量的只是頂尖階層的年輕一輩,有著太高的偶然性。若論根基、資源、威望、綜合實力,就算留在這裡的九個宗門加起來,也無法與我們相提並論,又有什麼不能釋懷的呢?」

    軒轅玉鳳的一番安慰,讓凌月楓的眼神緩緩的平靜下來,他攬過軒轅玉鳳,動情的道:「夫人,你說的對。我凌月楓這輩子得妻如你,已是再無所求了,又有什麼事是不能釋懷的呢。」

    軒轅玉鳳溫婉一笑,靠在丈夫的肩膀上。

    凌月楓目光偏移,看向遠方,道:「雲兒的房間還亮著燈……唉,我看的出來,他這幾天一直魂不守舍,我擔心最不能釋懷的便是雲兒。我怕他的自信和劍心因而受到巨大的打擊。不如,我過去一趟,和他談談吧。」

    軒轅玉鳳起身,緩緩搖頭:「雲兒的異狀,或許並不是因為那日的戰敗。」

    「夫人的意思是……」

    軒轅玉鳳道:「也好。月楓,你就去看看他吧。讓他把心中的話說出來,或許你給他一些引導,他便能自己從中走出來。」

    凌月楓點頭,然後便腳步緩慢的走出庭院,走向凌雲的庭院所在的方向。

    軒轅玉鳳回到房內,不多時,一陣敲門聲響起:「玉鳳,是我。」

    這個聲音讓軒轅玉鳳連忙站起去打開房門,來著,赫然是凌坤。

    凌坤在房中就坐,看了軒轅玉鳳一會兒,道:「玉鳳,這些年過的怎麼樣?凌月楓這小子沒欺負你吧?」

    「月楓對我一直很好,謝謝叔叔關心。」軒轅玉鳳微笑著回答,她為凌坤倒了一杯茶,然後坐在他對面,神情之中多了一抹憂鬱:「我這麼晚見叔叔,是想……是想知道,我父親他……他可還在生我的氣嗎?」

    「呵呵,」凌坤笑了一笑,道:「玉鳳,你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你這個做女兒的還不清楚么?九長老其實早已氣消,這些年天威劍域和山劍山莊多有來往,你當真以為,這是我一個小小的執事能促成的么?其實一直都是九長老在暗中促成,這次我帶過來的龍鱗寶甲,也是九長老親自授命……只是九長老性子倔強,雖然心裡早已接受你嫁給凌月楓,但嘴上一直硬著。而他這些年真正在氣的,其實是你這麼多年都不回去見他一面。」

    軒轅玉鳳眼眶濕潤起來:「當年讓父親生了那麼大的氣,還讓他大失顏面,我怎麼還有臉回去見他……」

    「唉,傻孩子,你錯了……你畢竟是九長老唯一的女兒,他再怎麼,也不會真的怨恨你。他這些年雖然嘴上不鬆口,可誰都看得出,他對你想念的緊,否則也不會老是把你那些過往事一遍遍的拿出來說……等封印妖人的事結束,你便和月楓一起,再帶著雲兒和傑兒,隨我回一趟天威劍域,九長老見了你,見了自己的兩個外孫,心裡都不知會高興成什麼樣子……你們之間沒了這個隔閡,九長老今後說不定會經常自己到這裡來看望你和他的兩個外孫。天劍山莊將因此受益匪淺,雲兒和傑兒若能得到九長老的親自指導,實力必將突飛猛進。」

    軒轅玉鳳好不容易穩下自己失控的情緒,緩緩點頭:「……好。等月楓回來,我便和他說。」

    「那就好。」凌坤笑了一笑,然後隨口道:「來這的時候,我看到月楓正匆匆的向東南而去,可是有什麼急事?」

    「他是去……」

    軒轅玉鳳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猛的抬頭,臉色一下子變得僵硬難看:「東南?你說……東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