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凌坤一皺眉,稍稍一想後點頭道:“是東南方向沒錯,怎麼?”

    軒轅玉鳳站了起來,臉色變得格外難看。自各大宗門紛紛離去後,天劍山莊賓客區也基本空了下來。停留在東南區的,也只有一個宗門……那就是冰雲仙宮!

    “凌叔叔,幫我一個忙……”

    ——————————————

    月明星稀。

    凌月楓踏空而行,他並沒有去往凌雲的小院,而是半路轉向,來到了冰雲仙宮的庭院前。

    冰雲仙宮所在庭院的空氣透着一種獨特的清涼,凌月楓閉上眼睛,輕嗅了一番這裏的氣息,似是在陶醉着什麼。少許,他睜開眼睛,目光落在了楚月嬋所在的房間,房間裏還亮着燈。只不過,在他目光注視着房間裏燈光的時候,他感覺到那裏滲透中縷縷刺骨的寒氣……他知道,自己已經被發現了。楚月嬋如今的境界,絲毫不下於他。

    凌月楓輕輕的吸了一口氣,凝音成線,向楚月嬋傳音道:“在下凌月楓,想和冰嬋仙子單獨一敘。不知冰嬋仙子可否出來一見。”

    “何事,說!”

    楚月嬋沒有出現,她的回答只有短短的三個字,每一個字都毫無感情,冰冷的幾乎能把人凍成冰雕。

    敢這麼和凌月楓說話的,蒼風帝國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人,包括冰雲宮主林煜仙也是如此。而面對楚月嬋如此冷言,凌月楓也只能苦笑一聲,道:“自從當年我們在排位戰上第一次相見,已經過去了很多年。只是從那之後,我十年之內二十幾次前往冰雲仙宮,都沒能再見到你一面,直到這次排位戰……”

    “陳年舊事,沒必要再提!凌莊主有什麼要事,請直說吧。”楚月嬋冷冷的道。

    凌月楓一聲短嘆,道:“當年,我對你的心意,天下皆知,相信你不會不知道。當年即使承受着天下人的恥笑和父親和怒罵,我依然一次次的前往冰雲仙宮,只爲能再見你一面……如今,這麼多年過去,我對你的記憶,依然停留在那一年。即使到了今天,我平生最大的願望,依然是能再見看你一眼……我已不奢望你的垂青,只希望你能讓我再看一眼,讓我知道你現在的樣子……”

    凌月楓是個癡情之人,但他又是個很難生情的人。在遇到楚月嬋之前,他所有的精力都傾注於劍道。直至遇到楚月嬋,那天人之姿讓他失魂丟魄,所有的情感也毫無保留的全部爆發。距離當年已過去三十年,常理說來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什麼感情也該淡了,但在凌月楓心裏,楚月嬋的影子卻始終沒有淡去,不知是該說他太過癡情無悔,還是該說楚月嬋魅力太大。

    “你已有妻室,又兒女雙全。你我不過是有過幾面之緣的陌路之人,沒有相見的必要,我現在容顏如何,也與你毫無關係,如果沒有其他事,凌莊主請回,深夜叨擾女性賓客,這不應該是你凌莊主的待客之道!”楚月嬋的聲音裏,開始帶上了隱隱的怒氣。

    “唉,你的性子還是和當年一樣。”凌月楓神情感傷:“我只是想見你一面,了卻心願,僅此而已,絕無其他念想,見過之後,我便馬上離開,此生再不打擾你半分……”

    “嘶!!”

    伴隨着一聲輕微的撕裂聲,一枚冰凌不知從何處飛來,直刺凌月楓的面門。凌月楓一伸手,將那冰凌抓在手中,一股冰寒在他的手掌間快速蔓延至內心。

    沒有告辭,也沒有再多說半個字。凌月楓轉身離開,落寞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當年他不但身爲天劍山莊少莊主,更是俊雅超羣,談吐不凡,傾慕他的女子不計其數,但他卻偏偏癡戀上一個最不應該的人……以他凌月楓在蒼風帝國的勢力、名望、地位,一生可謂沒有他得不到的東西和完不成的心願,唯有楚月嬋……上天給了她最完美的外表,卻給了她最冰冷的心。讓她成爲了凌月楓一生缺憾。

    不遠處,夜幕下的一個角落,軒轅玉鳳已是臉色扭曲,渾身發抖。

    有凌坤的玄力隔絕,凌月楓和楚月嬋都沒有發現他們兩人的存在,他們之間的交談雖都是用的傳音,卻全部被凌坤無聲無息的給攫取了過來。軒轅玉鳳原本還心存僥倖,現在親耳聽了凌月楓對楚月嬋說的話,簡直連五臟六腑都快氣炸了。

    “凌月楓……你還真是個癡情男兒……三十年,都整整三十年了,你居然還忘不了這個女人……我以爲你是在介懷排位戰的事,還安慰你半天……原來……你竟然是在想這個女人!居然還在我眼皮底下,想着要和她私會!”

    軒轅玉鳳的每一個字,都充斥着深深的怨恨和怒火:“我軒轅玉鳳屈尊降貴,讓家人蒙羞,嫁到這天劍山莊,風風雨雨二十多年……居然還不如一個當年讓你受盡嘲笑,連見都不願見你的女人!凌月楓……你可真對得起我!!”

    當一個女人有了足夠的嫉妒和怨恨,往往會變成最可怕的魔鬼。凌月楓和凌坤畢竟同屬一宗,凌坤當然不願看到事情就此鬧到不可收場的地步,他馬上勸言道:“玉鳳,你也不必這麼生氣,月楓是什麼樣的人,你和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應該最清楚。他剛纔的話也說的很清楚,他只是想見這女人一面,僅此而已,並沒有其他念想。我也曾聽聞,月楓當年爲了追求她,十年內多次前往冰雲仙宮,卻未能如願,想來,只是趁她來天劍山莊的時機,了卻當年的一個心願而已。”

    “再說,月楓身爲天劍山莊莊主,又有誰能欺凌於他?如今卻被這個女人冷言冷語,每一句話都不給他任何顏面。你作爲他的妻子,應該先是爲他心疼纔是。你若就此回去與他爭吵,除了讓他對你心生不必要的反感,又有何用?而如果你不芥蒂此事,對他一如既往,他反而會心生愧疚,對你更勝從前,是不是?”

    “不芥蒂?怎麼可能不芥蒂。”軒轅玉鳳胸口起伏,但聲音裏的怒意已減輕了大半,她目光凝視着楚月嬋房間裏的燈光,低聲道:“叔叔的一些話倒是提醒了我。我的確不該怪月楓,他這多年對她念念不忘,倒也顯得他重情……而如果這個女人從世界上消失了,那麼,這些我不想看到東西,也就永遠不會再發生!還有另外一個人……楚月嬋害了月楓,另一個人,則害了雲兒,雲兒這些天魂不守舍,說不定,會走他父親的舊路。”

    “你是說……夏傾月?”

    “我要……毀了這禍害我丈夫和兒子的冰雲仙宮!!”軒轅玉鳳雙眉低沉,冷冷的道。

    凌坤的眉角一動,雙眼中閃過一抹詭異的神光,對軒轅玉鳳這充斥着衝動、嫉妒、怨恨,又近乎喪心病狂的話,他卻沒有勸阻,反而點頭:“如果你真是這麼想的話,我當然沒理由不幫你。不過,冰雲仙宮畢竟不是一般的宗門,滅掉容易,但卻不得不顧忌它存在千年的影響力……不如這樣如何,你跟我回天威劍域後,主動向九長老提起此事。他念你這麼多年,對你的任何要求都必定不會拒絕,到時候,我會接下此事,三年之內,讓冰雲仙宮神不知鬼不覺的從世上消失!絕不會被人查到是天威劍域所爲,更不會和你扯上任何關係,如何?”

    要滅掉冰雲仙宮這句話,只是軒轅玉鳳怒極之下脫口而出,沒想到凌坤竟如何幹脆的應了下來。若是真由聖地之一出面,滅掉一個冰雲仙宮簡直是易如反掌,對冰雲仙宮心存巨大怨恨的軒轅玉鳳當然沒理由拒絕,頷首道:“就依叔叔所言,玉鳳在這裏謝過叔叔。”

    “呵呵,小事而已。”凌坤呵呵一笑,笑的意味深長。

    ————————————————

    天劍山脈的正北深處,有着一塊平整的空地。在劍氣繚繞、氣勢讓人敬畏的天劍山脈,這裏卻彷彿是一處別樣的淨土,氣氛一片安和,就連風聲都格外緩和。

    正午時分,一行人來到了這裏。這些人,赫然是這些排位戰排位前十的十大宗門。而這裏,便是天池祕境的入口處。來到這裏的每一個人,臉上掛着不同程度的興奮。尤其是那些從未進過天池祕境的年輕玄者,更是目露奇光,摩拳擦掌,彷彿無數的奇遇已近在眼前,觸手可及。

    不過這些人中,卻並沒有雲澈。蒼風皇室的隊伍裏,也只有秦無傷一人而已。

    凌月楓站在隊伍的正前方,目視衆人,肅然道:“再有一小會兒,天池祕境的入口便會出現。在這之前,有一些事,凌某必須稍作提醒。

    “天池祕境每次最多隻能進入五十人。也就是說,在座的宗門,每一個最多隻能進入五人,至於哪五人誰進入,自然由你們自行選擇。進入祕境之後,停留的時間爲兩天……也就是二十四個時辰,二十四個時辰後,所有人都會被強行送回到這裏。不過,有一類人不會被送回……”

    凌月楓聲音一冷:“那就是死人!”

    【還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