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萬不要以爲天池祕境之中只有數不清的資源和寶物,與這些同時存在的,是誰也無法預知的風險!如果貪功冒進,很有可能把命都丟在裏面。另外,天池祕境很大,從來沒有一個人能走到盡頭。同時,祕境裏的場景每一次都不一樣,即使是曾經探索過天池祕境的人,這一次同樣會看到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探索祕境時,可一人行動,也可多人行動。但如果想得到真正的歷練,長者和晚輩就要分開行動。”

    凌月楓的這些話,所有人深以爲然。如果後輩還需要長者陪同保護,那便完全等於在浪費這極其難得歷練機會,還會遭人恥笑。

    “祕境之中,傳音玉會全部失效,誰也無法傳音給任何人。”

    “祕境是探索和歷練之地,不是解決恩怨的地方!如果有什麼個人恩怨,奉勸最好不要在祕境之中解決,浪費這難得的歷練時機。尤其是長者,不要不顧臉皮對後輩下手,否則若被凌某知道,可是會很難做。”凌月楓肅然道:“如果是小輩之間因搶奪同時發現的珍寶而動手,長輩也絕不可插手。”

    “祕境越是深入,危險便越大!實力不足者,千萬不要逞強。祕境中的季節並不固定。有時爲暖春,有時爲酷夏,運氣不好的話,還會遇到嚴冬……”

    凌月楓絮絮叨叨一大堆話下來,沒有進過祕境的年輕玄者們都老老實實的聽着。這時,凌月楓的身後忽然傳來一片“滋滋”的聲音,衆人循着聲音看去,赫然看到凌月楓後方的空間扭曲了起來,就如被疾風吹動的水面一般,蕩起層層的漣漪。

    空間漣漪蕩動的越來越快,並且開始快速的旋轉,直到在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周圍的空氣瘋狂的向漩渦匯聚,帶起獵獵風聲。隨之,漩渦的旋轉又慢了下來,完全停滯時,呈現在那裏的,是一個徑長近一丈的漆黑洞口,洞口憑空的懸浮在那裏,裏面什麼也看不見,只有一片如夜空般深邃的黑暗。

    “這就是祕境的入口。”凌月楓站在洞口前方,看着滿臉驚異和激動的人們道:“以往,平均每次都會有兩三個人隕落在祕境之中,再也沒有出來。現在祕境入口已經開啓,開啓狀態將持續半刻鐘,誰想退出的,現在還來得及!”

    在場之人沒有一個退卻。怕死,永遠不可能成爲真正的強者。何況,五十個人平均每次只隕落兩三個,這樣的風險度,比之他們的宗門歷練都不如。一些宗門最高規格的殘酷歷練,成百上千的隕落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該說的我都說了,各位以宗門排位爲序,依次進入吧。蒼風皇室的朋友請當先入境。”

    蒼風皇室走出的,只有秦無傷一人。夏元霸實力太低,就算他滿是渴望的想進入一看究竟,也斷然不能讓他進入,否則和送死無異。蒼月的實力也有些過低,而且她本人對天池祕境毫無興趣。兩個人都留在山莊中照顧重傷未愈的雲澈。

    所以,蒼風皇室前來進入天池祕境的,就只有秦無傷一人。

    “秦府主,有請。”凌月楓自然心知肚明,也沒多說什麼,引導秦無傷走向祕境的入口。

    “哼!果然還是沒來嗎?真是白費我那麼多心思!”焚絕城冷着臉道,同時拿眼瞥了一下不遠處的木天北。木天北的臉色也是相當不好看。

    “沒關係,等探索完祕境,出了這天劍山莊,要他什麼時候死,他就得什麼時候死!”

    說話的人是焚絕壁。經過這些天的修養,他的傷勉強好了一半。不過**精血的後遺症斷然沒辦法消除。他如今的狀況,頂多也就能發揮出平常一半的實力。不過,他這輩子就這一次進入天池祕境的機會,說什麼也不能錯過。

    被雲澈重傷,也因雲澈而顏面盡失,回宗之後也免不了要受到重責,這些,他全部記恨在了雲澈的身上。他對雲澈的殺心,絲毫不下於焚絕城。

    “那可不一樣。”焚絕城低低的道:“在天池祕境裏殺人,不會有任何的後顧之憂。天池祕境關閉之後,一切痕跡也就永遠消失。雲澈拿了第一位,現在的聲望如日中天,可不是想殺就能殺的!想在外面毫無痕跡的殺了他,要比在祕境之中難的多!而且……木天北這方面的顧忌要比我們大的多,若不是在祕境之內,他決然沒膽子出手!”

    這時,一個急促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喂!秦府主,等等我!”

    人們側首一看,赫然看到雲澈正心急火燎的向這邊奔來。這是排位戰之後,衆人第一次見到雲澈,此時人們在看向這個以17歲之齡破掉領域,奪得排位戰首位的少年,眼光裏都透着異樣,年輕玄者的神情間則都帶着敬畏。

    此時的雲澈看上去氣色並不好,臉色透着一種大病未愈的蒼白,腳步也有些發虛,身上還不時顯露出纏着繃帶的痕跡。

    從天劍山莊到這裏雖然距離很遠,但這樣的距離對一個能奪得排位戰首位的玄者來說,就算是全力狂奔而至也費不了多少力氣,而云澈衝過來時,卻已是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這樣的狀況,玄力估計充其量也就恢復了兩三成。

    以他那天的重傷情況,能在短短五天內恢復到這種程度,也是相當驚人了。

    “雲澈,你怎麼……”雲澈的到來,讓秦無傷頓時嚇了一跳。

    雲澈揮舞了一下雙臂,滿臉輕鬆道:“秦府主放心,我的傷已經好了六七成,玄力也恢復了不少,探索天池祕境絕對沒問題。再說,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別說我現在活動自如,就算是隻能趴着來,也絕對不能錯過。”

    秦無傷看了一眼雲澈,只能無奈道:“既然如此……好吧。”

    “雲澈,天池祕境可不像它的名字聽上去的那麼美好,裏面充斥着大量無法預知的危險,你現在狀態不佳,進入之後要萬分小心,千萬不要勉強。”凌月楓提醒道。

    “嗯,謝謝凌莊主提醒。”雲澈頷首道。他的目光一掃四周,看到了凌傑和凌雲……凌傑還向他做了一個“放心,我會保護你的”手勢……看到了冰雲仙宮的五人……他目光掃過時,楚月嬋已提前把目光移開……最後,他的目光漫不盡心的從焚天門、天槍雷火堡的幾人臉上掃過。然後便隨着秦無傷,進入了天池祕境的入口。

    秦無傷和雲澈的身影消失在入口之中時,焚絕城終於忍不住冷笑了起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空間扭曲的感覺,雲澈並不陌生。當初進入龍神試煉之地的感覺,和現在一模一樣。很快,異樣的感覺消失,一股冰冷的寒氣迎面拂來,讓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他睜開眼睛,眼前的場景讓他一陣瞠目。

    寒風刺骨,漫天飛雪,一片平坦如鏡的冰原一直蔓延到視線的盡頭,一道道巨大的冰峯如懸崖一樣高高聳立,最高的甚至直聳入雲,不見頂端,在冷日之下泛着森森寒光。

    數不清的冰屑被肆虐的寒風不知從何方捲來,打在臉上會帶起一陣劇痛。而如果是一些玄力較低的人站在這裏,估計身上早已被這些紛飛的冰屑切出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這就是天池祕境?”雲澈呆呆的道,眼前的情景,和他預想的根本完全不同。再看身邊的秦無傷,同樣是滿臉驚色。

    身後的空間不但扭曲,每一次的扭曲之後,都會有一個人被送到這裏。他們睜開眼睛之後,反應比雲澈要誇張的多。任誰都沒想到,傳說中神祕無比的天池祕境,竟會是一個白雪皚皚的世界。

    凌月楓最後一個進入,他眉頭大皺,道:“看來我們這次很不幸運,竟然遭遇了天池祕境的嚴冬!這可是天池祕境最嚴苛,也最危險的狀態!不過,對冰雲仙宮的朋友來說……反倒應該是最有利的。”

    “月璃,我們走!”凌月楓的話沒有讓楚月嬋有絲毫動容,她沒有與任何人有眼神交流,雪衣飄動間,她已遠遠離開,身影很快就化作視線中的一點白痕,和漫天飛雪交融在了一起。

    “無雙、雪心,你們結伴行動。傾月,你最好獨自行動,能在這裏得到什麼,就看你們自己的本事了。”交代一句,楚月璃也御空飛起,緊隨楚月嬋之後。

    凌月楓魂不守舍的看了楚月嬋離去的方向一眼,身體浮起,道:“我們也走吧。讓後輩們自己選擇方向,之後的一切,便看他們造化。”

    說完,凌月楓也沒對凌雲凌傑說什麼,便遠遠飛去,他們探索的區域,斷然不是後輩們能比的。其他長者也都沒有異議,都是簡單交代幾句後,向不同的方向離開,很快便全部消失在視線之中。如果是擔心後輩的安全而留下來陪同或保護,那無疑是害了他們。

    剩下的,便全是年輕一輩的玄者們。這些人中也並不都是參加這屆排位戰的年輕弟子,也有陪同者,以及上一屆排位戰的佼佼者……比如蕭宗的蕭狂雨和焚天門的焚絕城。

    每個宗門留下的年輕弟子都是至少三人,最多的有五個人,除了蒼風皇室。因而云澈在這個年輕隊伍中顯得格外尷尬,他只有一個人倒是次要,以他在排位戰展露的實力,其他弟子都巴不得能和他結伴同行,但問題是,雲澈現在重傷未愈,玄力也頂多恢復個兩三成,和他結伴,無疑是帶個累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