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口中說着“不拖後腿”,但他的本意明顯是要保護雲澈,畢竟雲澈此時所表現的狀態,若是獨行的話,實在太危險。

    凌傑的這份心,雲澈自然很是感動,但他卻是一擺手拒絕,道:“不用了,既然是歷練,還是獨行比較好。尤其是你,小杰,你雖然天賦不錯,劍意劍心也都是上乘,但你一直都是在天劍山莊之內,最缺乏的,就是這種孤身一人面對險境的歷練。跟我同行的話,會讓你這次歷練的效果大打折扣。”

    “可是,可是……”

    “沒有可是。”雲澈伸手捏着下巴:“當我小弟這事可是你親口應承的。怎麼,我的第一個決定你就不聽了?”

    “額……”心思單純,腦袋還不是太會拐彎的凌傑被雲澈一句話堵住,糾結了半天,只好道:“那好吧。老大,你可一定要小心。我老爹之前的話,真不是嚇唬你們。”

    “不用擔心,我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死了的人,再說,我的身上可是穿着龍鱗寶甲。”雲澈一捏自己的衣角,露出一片反射着冰冷寒光的龍鱗。作爲排位戰第一位的獎勵,雖然天劍山莊萬般不捨,也不得不咬着牙忍着痛把這個本屬於他們的天玄護甲給予了秦無傷。秦無傷在昨日把這件龍鱗寶甲交給了他,他今天便直接穿在身上。

    龍鱗寶甲只有很薄的一層,穿在身上既不冰冷,也不顯重,且會根據穿戴者的體型自行調整貼合。這個護甲,是當之無愧的保命之器。如他所料,在他露出龍鱗寶甲時,周圍頓時射來十幾道充斥着貪婪與妒忌的目光。

    凌傑轉身對凌雲道:“大哥,我老大說我最好一個人行動,那我就不和你一起了,我先走了……老大你一定要小心。不然我漂亮的公主姐姐就要一個人了……啊啊!我去也!”

    凌傑喚出天鴦劍,挺起胸膛,鼓足氣勢,一個人走向前方。凌雲向雲澈一點頭,目光看似不經意的瞥了一眼夏傾月所在的位置,向前幾步後,終於輕吸一口氣,走到了夏傾月身前,彬彬有禮道:“夏仙子,我們結伴同行如何?三年前我來過這裏,對這裏多少有些熟悉,這裏危險重重,我們結伴同行不但足以應對任何危險,也可以到達更遠的地方。如果發現什麼寶物,也由夏仙子優先選擇,如何?”

    不遠處,焚絕城和蕭狂雨同時面露異色。他們同樣在三年前進入過天池祕境,那時,凌雲一人當先而去,不給任何人與他結伴同行的機會。而現在,他居然主動要和一個人同行,而且他說的話,怎麼聽都透着一種請求的意味。

    他是什麼心思,只要不是白癡都心知肚明。

    “謝凌少莊主好意,傾月已決定獨行。”面對凌雲的主動邀請,夏傾月卻是毫無猶豫的直接拒絕。

    凌雲在年輕一輩主動邀約的人加起來不會超過五指之數,而被拒絕則完完全全第一次。凌雲面色不變,也不再堅持,點點頭:“既然如此,請夏仙子務必小心。”

    說完,凌雲也獨自離開,身影很快消失在漫天飛雪之中。

    連凌雲都被拒絕,原本躍躍欲試的蕭狂雨咬了咬牙,掙扎了很久,終於還是選擇放棄。至於其他人則更沒有一個敢去嘗試。即使是蕭狂雷這等蕭宗宗主之子,也斷然聚不起勇氣去和夏傾月搭話。以她在排位戰上所表現出的實力,要穩穩的勝過他們一個層面。這些大宗門的子弟在外都是地位超然,無所不從。但在夏傾月面前,他們都有一種根本擡不起頭的感覺。

    別的不說,單單實力這一點,他們就沒資格與夏傾月同行。

    孤身一人的雲澈目光掃了周圍一眼,沒和任何人打招呼,隨便選了個方向,不緊不慢的走去。

    “夏師妹,我們先走了,你務必要小心。”水無雙和舞雪心打過招呼,結伴離開。夏傾月頷首,目送她們離開,隨之目光不經意的看了雲澈離去的方向一眼,眸中閃過少許複雜的神采,隨之一個人行向北方。

    整個世界都被飛雪覆蓋,唯一能用來辨別方向的,只有那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冰峯。雲澈一路向前,縱然有玄力護體,也被凍的連續哆嗦。

    “這裏不是冰,就是雪,至於什麼‘天池’更是連影子都沒有,這樣的地方,又怎麼會有天材地寶之類的東西。就算是有,肯定也早就被冰雪給埋掉了……呼,好冷。”

    雲澈一直走了半個多時辰,看到的依然只有無邊無際的雪原和漫天的飛雪,沒有任何收穫。這和他預想的奇花異草遍地、怪石靈玉成堆、視線裏滿是高山峻嶺密林的景象全然不同,而且走了這麼久,連個玄獸的影子都沒見到!

    這哪是來尋找奇珍異寶,簡直就是來活活受罪的!

    “這個小世界的存在很怪異。”茉莉沉吟着道。

    “怪異?”

    “這個小世界的確是人爲製造出來的,而且力量層次極高,存在的時間也應該已經很久,會衍生出一些中低等的天材地寶並不奇怪……怪異的是,這樣的一個小世界,並不應該出現在這樣一個地方,因爲它根本不是這個位面的力量所能創造出來的。”

    “可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某個強者留下來的。”雲澈隨口道。對於這個天河祕境的來歷,他毫不關心。他不緊不慢的走着,忽然道:“茉莉,有幾個人跟着我?”

    “四個。”茉莉回答。

    “四個?”雲澈一怔,這個數量,和他猜想的並不相符。

    “你的身邊,永遠不會缺少的就是想要殺你的敵人,不想想爲什麼嗎?”茉莉冷淡淡的道。

    “不!這些人完全稱不上什麼敵人。”雲澈晃了晃手指,冷笑道:“不過是一羣自己找死的踏腳石而已!”

    “這四個人中,有三個應該是要來殺你的,另外一個似乎並不是,反而有可能是來救你的。”茉莉道。

    “嗯?救我?是誰?”

    “過會兒你就知道了。”

    雲澈的腳步逐漸放緩,低眉沉吟了一會兒,道:“茉莉,過會兒,你幫我殺一個人。”

    “可以!”

    茉莉答應的這麼爽快,倒是讓雲澈愣了一下。茉莉每次的出手,都會造成身上的劇毒蔓延,所以不到生死攸關的時刻,且敵人又是雲澈絕對無法應對的,她斷然不會出手。而這次,雲澈才一開口,她就直接答應了下來,這讓雲澈無法不心裏打鼓,弱弱的道:“呃……難道你就沒有什麼其他的……附加條件?”

    “當然有!”茉莉的聲音逐漸冷硬了下來:“你現在的身體狀態,你自己最清楚。這個小世界,也是一個絕無後患的完美殺人之地。有哪些人會有可能在這裏殺你,你心裏最清楚。但你依然敢來,完全是因爲我的存在!你讓我殺的這個人,我非殺不可,否則,你就會死,還會連累我死。”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絕不願意對我的力量產生依賴。但你好像已經完全忘記了你說過的這些話。在做很多事情,以及衡量自己能力的時候,會把我的力量也計算在內。在我的力量可以動用的時候,整個天玄大陸,你都不可能遭遇真正的險境。這種心靈上的潛在依賴,會對你的成長造成極大的遏制……”茉莉的每一個字都說的極爲嚴肅,那語氣就像是經歷過無數風雨閱歷,在教訓晚輩弟子的大宗師一樣。

    茉莉的話,雲澈倒是小部分認同。比如這次,他不想放棄探索天池祕境的機會,而如果不是因爲茉莉的存在,他也絕不會帶着現在的身體狀態進入這裏。焚絕城倒是其次,關鍵是,他從木天北的身上,也感覺到了對他的殺機。

    木天北身爲天槍雷火堡的現任堡主,實力絕不亞於秦無傷。

    “我再幫你殺最後一個人,然後,我會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裏自封玄力,以天毒珠潛心驅毒。以後所有的事,你都只能靠你自己,別想再指望我。”茉莉冷冷的道。

    “……不用這麼絕對吧?”雲澈心裏一動:“萬一我遇到無法抵擋的生命危險怎麼辦?我死了的話,你也會跟着消亡,你就不怕……”

    “哼!依附天毒珠這麼久,我因爲強行動用力量而毒發數次,到現在,我身上的毒比之遇到你時根本沒驅散多少!與其一次次毒發,看不到痊癒的希望,倒不如直接死了一了百了。”茉莉沒好氣的道。

    雲澈張了張口,默想了一下,緩緩點頭:“好吧,我知道了。而且,我也很贊成你的這個決定。”

    這時,前方漫漫風雪之中,忽然多了兩個模糊的人影。隨着雲澈腳步不緊不慢的向前,這兩個人影也在視線中越來越清晰。

    看清這兩個人時,雲澈停住腳步,露出艱險中遇到夥伴般的驚喜,小跑着上前打招呼道:“這不是焚少門主和絕壁老兄麼,你們怎麼在這裏?能在這茫茫天池祕境中相遇,誰敢說這不是上天註定的美好緣分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