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着雲澈的樣子,焚絕壁險些笑出聲來,他半眯着眼睛,和焚絕城一步步的靠近:“是啊,還真是巧,在這個茫茫無邊的地方都能碰上。不過你看上狀態好像不是太好啊,這麼長的時間居然才走到這裏,看來之前受的傷好的不怎麼樣麼。”

    “沒必要和他廢話。”焚絕城冷冷的道。他目光陰沉的看着雲澈,淡淡的冷笑一聲:“雲澈,你真以爲,我們在這裏相遇是偶然嗎?”

    “難道不是?”雲澈一愣,然後恍然:“哦!我知道了,你們一定是覺得這裏太危險,想與我同行對不對?這當然沒有問題。”

    “不!我們只是送你去一個地方,至於同行,就不必了。”焚絕城笑的更加陰沉。

    “送我去一個地方?”雲澈臉上露出疑惑:“哪裏?”

    “黃泉路!”焚絕城冷笑一聲,手中紅光一閃,已握住了一把遍體通紅的長刀,刀尖帶着灼熱的殺氣,指向了雲澈的面門。

    雲澈目光中閃過惶恐,腳步迅速後退,說話也有些結巴起來:“焚……焚少門主,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看着雲澈面露恐懼的樣子,焚絕壁暢快的大笑起來:“無冤無仇?你還真是天真的可笑。好吧,看你馬上就要成爲死人,我就大發慈悲讓你死的明白。在排位戰你讓我重傷,害我顏面盡失也就罷了,蒼月公主可是我大哥看上的女人,你居然連她都敢碰!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啊?”雲澈瞪了瞪眼,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這……這不應該啊!我和蒼月公主是兩情相悅,這幾年一直在一起,我怎麼從來沒聽她說起來你對她有想法?哦!我明白了,焚少門主應該只不過是一廂情願而已,而我的蒼月公主從來都沒把你放在眼裏,那隻能說明是你焚少門主魅力不夠,關我雲澈什麼事?”

    “你!”焚絕城眉頭猛收,一臉怒然。

    雲澈彷彿沒看到他怒氣橫生,繼續道:“再說,你就算今天真殺了我又能怎麼樣?恕我雲澈直言,焚少門主好像也壓根沒有哪一點能配的上我的蒼月嘛……我的蒼月可是堂堂皇室公主,論身份之尊貴,蒼風帝國的女子沒有一個比的上,而你焚少門主不過是一個宗門的少門主而已,蒼風帝國的公主只有一個,而少門主千千萬萬,多的跟糞坑裏的石頭一樣,簡直就是白雲和爛泥的區別。再說長相,我的蒼月貌若天仙,你看你,驢臉猴鼻,牛頭馬嘴,一臉猙獰,醜就算了,還滿臉黑氣,一看就短命,連我身爲男人都同情你。”

    “再說成就,我今年才十七歲,都戰敗了地玄境三級,還拿了排位戰第一位,你今年都二十三四了,貌似也才地玄境二級,這差距,也太大了,你我之間,眼睛瞎了纔會選擇你……哦哦,我前段時間偶爾聽姻春院的小紅小綠小紫說起焚少門主的小丁丁才半寸長,麻桿粗……嘖嘖,你這情況,別說我的蒼月,就是守寡四十年的大媽都不可能看上你。唉,作爲男人,我對焚少門主的同情猶若滔滔江水……”

    從記事開始,焚絕城就深知自己是一條人中之龍,在年輕一輩中,他位於最最頂尖的層次,足以傲視所有人。現在卻雲澈說的簡直一無是處。焚絕城不是個容易被激怒的人,但云澈的話實在太惡毒,他明知是對方是在故意羞辱自己,一張臉依然變成了豬肝色,身上的殺氣數十倍的爆發:“你……找……死!!”

    焚絕城暴怒出手,刀身燃起藍炎,一刀刺向雲澈的胸口。這一刀焚絕城絲毫沒有留手,還傾注着他滿腔的暴怒,地玄之威下,附近的飛雪全部在一瞬間化作水汽,就連下方的厚厚積雪也以驚人的速度下陷。

    一刀迎面刺來,雲澈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龍闕劍被他瞬間抓握在手中,迎着焚絕城的炎刀猛然砸去。

    一聲巨響,藍炎四濺,地面的積雪被揚起十幾丈的高度,也將視線完全的封鎖。焚絕城的全身一震,雙臂更是一陣麻木,手中炎刀險些脫手飛出。他心中一驚,大腦也一下子冷靜了下來。而前方卻已不見了雲澈的蹤影,他毫不猶豫的一個閃身,掠起一個赤紅色的影子,退到三十步之外,而在這時,他聽到了一聲來**絕壁的慘叫……

    漫天積雪落下,顯露出了雲澈的身影,他提着龍闕,笑眯眯的站在那裏,腳下,赫然踩着焚絕壁。龍闕八千多斤的重量隨着雲澈的踩踏幾乎全部壓在焚絕壁的身上,讓他兩眼泛白,臉色發青,痛苦無比的哀嚎着。

    焚絕城臉色驟變,眼神更是變得無比陰晦:“你……你的傷,竟然……”

    “沒錯,我是裝的。”雲澈的腳從焚絕壁的後背轉移到腰部,直壓的他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爲的,就是等幾條不自量力的雜魚自己上來送死!”

    大道浮屠訣帶來的恢復能力,不是常人所能想象。雲澈目前的內傷外傷已經痊癒,玄力也恢復了七成左右,雖然對付焚絕城有些太過勉強,但折騰死一個重傷未愈的焚絕壁卻是易如反掌。當然,嚇唬一下焚絕城也足夠了,雲澈連地玄境三級的夏傾月都能擊敗,有着地玄境二級玄力的焚絕城當然不會天真到認爲自己是他的對手。

    “不可能!我探聽過你的傷勢,你不但傷的極重,玄力更是完全虧空!短短的五天時間,根本不可能恢復!而且……你又怎麼事先知道我要來殺你?”焚絕城咬牙道,他嘴裏雖然說着“不可能”,但內心已被驚駭填滿。他的手臂,依然殘存着雲澈那一擊所帶來的麻木感,如果不是力量恢復,又怎麼能揮出那麼可怕的一擊。

    “嘿嘿嘿嘿,”雲澈嘲諷的笑了起來:“所以我說,你焚少門主只不過是自以爲是的白癡而已。這天池祕境關閉之後,一切痕跡都會消失,對你們來說,是個再完美不過的殺人之地。對我來說同樣如此,我對想要殺我的人,可從來不知道仁慈兩個字怎麼寫……那麼,就先從你這個可憐的弟弟開始吧。”

    話音未落,雲澈腳下的力量猛然加重,讓焚絕壁再次慘叫一聲,五臟六腑都被重壓到扭曲。焚絕壁的實力雖然不弱,但在他面前就是一盤菜,更何況重傷未愈,實力還大幅度下降的焚絕壁。焚絕城的臉陰沉的如黑雲一般,他咬牙切齒的道:“那你儘管動手試試!大長老爲防萬一,在進入祕境之前,在我和他的身上打下了特殊的靈魂印記,他如果死了,大長老就會第一時間知道是誰殺死了他!到時候,你……還有所有與你有關的人,都會受到焚天門不遺餘力的報復!都會以這個世界上最悽慘的方式死去!!”

    “對……對……你……你不能殺我!你敢殺我……大長老就會知道……你不能殺我!!”

    身爲焚天門宗主之子,焚絕壁從來沒有被人踩在腳底下,更是第一次真正面對死亡的威脅。他這類人,也往往是最怕死的人,此時的焚絕壁臉色煞白一片,嘴脣鐵青,一半是被雲澈給揍的傷勢復發,另一半則是被嚇的。

    “他說的倒是真的,這兩個人的身上,的確被留下了特殊的探知印記。他們如果死了的話,留下印記的人就會馬上知道殺死他們的人是誰。”茉莉道。

    “是麼?”雲澈臉色不變,反而對着焚絕城冷笑了起來:“你真以爲這樣我就不敢殺他?你以爲我會怕你們焚天門?”

    說話中,雲澈手中的龍闕劍忽然落下,毫不留情的砸在焚絕壁的右腿上,只聽“咔嚓”一聲,焚絕壁的右腿腿骨應聲而斷,一陣宛若鬼哭狼嚎的聲音淒厲無比的傳出,即使在這漫天飛雪的平原之上依然傳出了很遠。

    “你!!”焚絕城沒有想到雲澈居然如此心狠手辣,這足以讓焚絕壁終生殘疾的一劍落下的沒有半點猶豫。來**絕壁的淒厲慘叫讓他的整張面孔都扭曲起來,雙手指骨間啪啪作響。

    雲澈的玄力恢復了七成,並不代表他的實力恢復了七成。因爲強焚鳳凰之血的緣故,三個月內不能動用鳳凰炎力,也讓他的綜合實力大幅度降低,以他現在的狀態,斷然沒有擊敗焚絕城的可能。

    但云澈的表情卻是無比篤定,剛纔一個照面的交擊也讓焚絕城心生忌憚,而在焚絕城面前,他非但沒有一絲顧忌,反而三兩下把焚絕壁給搞殘,顯然一副根本不怕把他激怒,反倒故意要把他激怒的樣子,這讓焚絕城在極怒之餘,反而更加不敢輕舉妄動,非但不敢上前,反而全心提防,還做好了全力撤離的準備,以防雲澈忽然攻擊他。

    咔嚓!

    雲澈又是一劍砸下,把焚絕壁的左腿腿骨也直接砸斷,在焚絕壁聲嘶力竭的慘叫聲中,雲澈緩緩的擡頭,臉上掛着嘲諷和挑釁的笑……這樣的笑意,讓焚絕城頭皮一陣發麻,身體完全不受控制的向後接連倒退,他忽然衝着上空大吼一聲:“木堡主!你在幹什麼……還不出手!!”

    焚絕城聲音剛落,雲澈斜上方的風雪忽然變得混亂起來,暴.亂的風雪之中,一支銀色長槍帶着恐怖無比的呼嘯聲飛射而來,長槍所到之處,風雪全部被粗暴的排開,遠遠看去,就如在封天的冰雪之下劃下了一道耀眼的銀線。

    長槍所攜帶的死亡氣息讓雲澈全身的汗毛瞬間豎起,但他的眼神卻是無比平靜,嘴角反而勾起一絲陰笑,龍闕劍順勢向下,猛然砸在了地上。

    轟!!

    隨着雲澈的這一記重擊,地面的冰雪被誇張的揚起,冰雪之外,被揚起的還有焚絕壁的身體,被震到半空的焚絕壁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什麼,便被一支銀槍貫胸而過……

    這是來自天玄強者的絕殺一擊,力量何其恐怖。被一槍貫胸的焚絕壁連慘叫聲都來得及發出,身體便直接炸開,碎成十幾塊遠遠的散落了出去……銀槍繼續向下,貫穿了雲澈星神碎影后留下的虛影,然後沒入了不知多深的土地之下。

    …………………………

    【無懈可擊!!】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