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池祕境,西北方向。

    轟!!

    一座山壁被直接轟裂,露出了大片被冰雪掩埋的泥土和岩石。按照以往進入天池祕境的經驗,這些山壁之下往往會存在着一些罕見的奇石。

    轟開了山壁,焚莫離卻沒有向前,而是全身一震,整個人僵在了那裏,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他身邊的中年人連忙問道:“大長老,怎麼了?”

    焚莫離的臉色逐漸變得無比陰沉,身上忽然釋放的怒氣與殺意讓中年人膽戰心驚,許久,他才用低沉的聲音道:“絕壁……死了!”

    “什麼!!”中年人大吃一驚,他們才進入天池祕境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還沒有什麼收穫,便首先得到了如此一個噩耗,他驚問道:“大長老,絕壁身上有你留下的靈魂印記。是誰……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敢殺絕壁!”

    “是木天北!”焚莫離雙手攥緊,幾乎要把手骨捏碎。忽然,他一拳轟出,一道紫炎衝向前方,將前方的小山直接轟成了碎末,口中發出憤怒到極點的吼聲:“木天北!!我焚天門與你無冤無仇,你竟下此毒手!一個月之內,我必要你們天槍雷火堡永遠從世上消失!!”

    另一邊,木天北從空中落下,看着滿地焚絕壁的碎屍,他身體晃了一晃,臉色如生吞了死蒼蠅般難看。焚絕城的臉色更是比他難看十倍,一張原本還算俊逸的臉此時扭曲到了連他親媽在旁都絕對認不出來。

    焚絕壁死了……他剛剛還以靈魂印記的存在恐嚇雲澈,焚絕壁卻轉眼就死了……還不是死在雲澈的手下,而是死在木天北準備絕殺雲澈的一槍之下。

    啪啪啪啪……

    輕快的拍手聲從旁邊傳來,雲澈整張臉都寫滿了幸災樂禍,他目光轉向木天北,感激的道:“不愧是天槍雷火堡的堡主!這一槍真是絕塵驚鴻,精妙無雙。晚輩之前和木堡主小有過節,還一直耿耿於懷,沒想到木堡主見晚輩有難,非但不落井下石,冷眼旁觀,反而仗義出手,一槍射死了焚天門的二號少門主!這份胸懷、這份氣魄、這份膽量,實在是讓晚輩既羞愧,又佩服!順帶一提,聽說這個焚絕壁身上帶着焚莫離留下的靈魂印記,現在焚莫離應該知道木堡主一槍射死他家二少主的壯舉,現在肯定正氣的一佛出世二佛昇天呢哈哈哈哈哈哈……”

    雲澈一番嘲諷挖苦之後,還不忘記帶上一陣狂笑。木天北臉色由青變黑,由黑變白,窩在肚子裏的氣險些沒把他的胸腔給爆開。他雙手緊攥,怒聲咆哮道:“小輩!這件事,焚少門主自然會替本堡主解釋!你死到臨頭還笑的出來!看我不一根很敲斷你身上的骨頭!!”

    木天北暴怒起身,撲向雲澈,右手成爪,直抓雲澈的天靈蓋而去。

    雲澈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目帶嘲諷的看着木天北越來越近的右爪,這個反應讓木天北心裏頓時一突,動作也隨之慢了下來。而就在這時,一股冰冷至極的寒氣忽然撲面而來,幾點寒芒直射他的眼睛,木天北身形停止,一把抓向迎面而來的東西,卻是幾根釋放着透骨冷氣的冰凌。

    而另一邊,一條白色的長綾從風雪中飛射而出,纏在了雲澈的腰部,帶着他飛速離開。長綾的另一頭,是一個雪白纖柔的女子身影!

    “傾月?”雲澈驚訝的看着忽然出現的夏傾月,他沒有想到,茉莉所說的第四個跟蹤他的人……竟然是夏傾月。

    “不要說話,快走!”

    夏傾月月眉擰緊,帶着雲澈在風雪中極速前行。這樣的環境之下,其他玄者的行動會受到很大影響,而對她而言,卻非但沒有影響,反而可以藉助冰雪而快速恢復玄力,所以縱然帶着一個雲澈,速度依然極其之快,兩人很快便沒入風雪之中。

    木天北也當然認出了那個人便是夏傾月,他甩掉手上的冰凌,卻並沒有追趕,而是停在那裏,半天沒有動靜,只有臉色一陣變幻。

    “木堡主,你還站在那裏幹什麼!快去殺了他!”焚絕城急聲喊道。

    木天北卻依舊沒有動作,他大吸一口氣道:“那個人,是冰雲仙宮的夏傾月!只有雲澈一個人的時候,我當然想除之以絕後患!但他身邊現在有夏傾月,如果我殺了他,冰雲仙宮的人就會知道!我堂堂天槍雷火堡堡主在天池祕境殺了雲澈的消息一旦傳出,我還怎麼立足!”

    “那你就連夏傾月一起殺了!”焚絕城面目猙獰的道。

    “什……什麼!?”木天北神色猛的一驚。夏傾月是什麼身份?她可以稱得上是冰雲仙宮有史以來最天才的弟子!他若殺了夏傾月,萬一被冰雲仙宮知道,那就不是他能否立足的問題了,整個天槍雷火堡都會成爲冰雲仙宮的死敵,承受她們的極致怒火,數百年基業必將被連根拔起,後果,絕不是他能承受的。

    “這有什麼可猶豫的嗎?”焚絕城大聲道:“殺了他們兩個,祕境關閉之後,將是神不知鬼不覺!我二弟的事,我也會向大長老解釋清楚。你若是就這麼放他們走了的話,你出手欲殺雲澈的事,同樣會被他們傳出去,你木天北今後的名聲一樣會一落千丈!而且,雲澈的性子有多狠辣你也看到了,你之前就招惹過他,剛纔又出手想取他的命,等他將來成長起來,你覺得你們天槍雷火堡還能安寧嗎!到時候,遭殃的可就不止你一個人!”

    “如果你還是想不明白!”焚絕城的聲音裏開始帶上威脅:“我二弟的事,我也就懶得向大長老解釋了……呵呵,你要不要破罐子破摔,乾脆把我也殺了,讓我焚天門更恨上你一層呢?”

    木天北全身一僵,臉色一陣抽搐後,腳下忽然冰雪揚起,整個人如蒼鷹一般追向了夏傾月和雲澈離去的方向。

    “傾月,你……怎麼……會在這裏……”

    速度太快,雲澈一張口,大量的風雪便灌入口中,他用了半天力氣,才總算完整說出一個明知故問的問題。

    夏傾月沒有言語,不知是沒聽到,還是太過擔心被木天北追上,不敢有絲毫分心。

    在之前雲澈離開後,她因爲擔心雲澈會遇到危險,便悄然轉移方向,跟隨其後,漫天風雪的環境很容易隱匿氣息,所以無論雲澈、還是木天北,都沒有發現她一直在附近。至於爲什麼會無法自抑跟在他的後方,她給自己的理由,是雲澈的傷畢竟因她而起,她有責任在這處危險之地護住他的安全。

    只是她沒想到焚絕城和焚絕壁想要趁機殺他,更沒想到還有一個宗主級別的木天北!

    雲澈眼珠子一動,身體忽然一歪,一頭栽倒了冰雪之中,然後很是悲慘的被夏傾月在冰雪中拖行,夏傾月連忙停下身來,聲音急促道:“你沒事吧?快點起來!如果被木天北追上就糟了。”

    雲澈直起上半身,甩掉頭上的冰雪,慘兮兮的道:“傾……傾月老婆,我的內傷好像復發了……已經……已經跑不動了……你快走……不要管我!他要殺的人是我……你只要遠遠的離開,他不會把你……怎麼樣的……咳咳咳咳……”

    雲澈一陣咳嗽,硬是把之前灌到胸腔裏的冰雪給咳了出來。

    夏傾月神色焦急的看了一眼後方,再也顧不得其他,收起冰凰瓊華綾,右手從雲澈肋部穿下,將他貼身扶了起來:“抓緊我……在這種環境之下,我們不一定逃不掉!”

    雲澈這次倒是很麻利的伸手抱在夏傾月的腰上,夏傾月的腰肢細細軟軟,不堪一握,很難想象這弱柳一般的身體,竟然能釋放出冰天封地的力量,雲澈一抱上便捨不得鬆開,還舒服的差點哼出聲來。

    被一個男人貼身抱住,一種深深的異樣感在夏傾月心中一閃而逝,馬上,她冰雲訣全力運轉,施展起冰雲仙宮的專屬身法玄技“冰幻雪舞”,極速向北方遁去。

    “小輩!哪裏逃!準備受死!”

    身後,忽然傳來木天北的嚎叫聲。夏傾月迅速回首,赫然看到後方的風雪之中竟又映出了木天北的影子,而且越來越近。

    夏傾月美眸凝起冷光,左臂伸出,隨着一團冰藍光芒的舞動,周圍幾十丈空間的飛雪全部在她的引動之下飛向了木天北。

    砰!!

    一聲巨響,所有的飛雪被木天北輕易震開。木天北身爲天槍雷火堡堡主,有着天玄境五級以上的玄力,綜合實力上幾乎不亞於夏傾月的師父楚月璃,根本不是夏傾月所能抵抗。她就算是強開冰雲領域,也基本無法影響到他。

    雲澈正抱夏傾月抱的舒舒服服,雙手還不時的在她纖腰上摸下摸,好不愜意,偏偏這木天北衝過來攪合,還追的越來越近,逐漸到了可以攻擊到他們的距離。雲澈很不爽的一齜牙,低低的道:“茉莉,殺了他!”

    砰!!

    前方明明什麼都沒有,眼看着就要追上夏傾月和雲澈的木天北卻忽然撞在了一個奇硬無比的東西上,直把他撞的七暈八素,凌空轉了好幾個圈,他穩住身形,晃了晃頭,再看向前方時,夏傾月和雲澈早已失去了蹤影,他的前方,靜靜的飄着一個穿着紅色可愛公主裙的小女孩。

    飛雪密集的落下,充斥着周圍的每一個角落,但小女孩的身上卻沒有被沾染上絲毫雪花。看着她,木天北小愣了半天,因爲這個小女孩長的太精緻,簡直比蒼風帝國最好工匠所精心雕琢出的最上等瓷娃娃還要精緻千萬倍,就是這樣一張精緻的過分的小臉,卻掛着完全與年齡和可愛形象不符的冷酷。

    她伸出比白雪還細嫩的手指,指向木天北,水晶般的眸子釋放出微帶血色的光芒:“你想怎麼死?”r1058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