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菩提……帝…心…蓮……」夏傾月完全的怔住,視線中的那朵蓮花,和記載中的「菩提帝心蓮」完全一模一樣,所有的特徵都沒有任何不同。而它獨特的花瓣顏色,它的光芒,還有它立於風雨,傲視天地萬物的姿態,也都在證明著它絕對不是平凡之物。只是一時間,夏傾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在不經意間,竟然見到了這隻存在於傳說和記載中的聖物。

    「……那真的就是你說的『菩提帝心蓮』?」聽著夏傾月那夢幻般的呢喃,雲澈的神情也是一陣異樣的動蕩……這就是傳說中猶若聖物一般的逆天蓮花?就這麼被自己找到了?

    這麼巧?這麼簡單?這麼幸運?

    等等……荷花都是開在水中,四百前瀕死時告訴所有人發現菩提帝心蓮的那個人,發現時是在天池之中……難道說,自己和夏傾月現在竟是踩在天池之上……被冰封的天池上!?

    「不會有錯的,和記載中的一模一樣。」

    從夏傾月臉上,雲澈見到了極其難得的激動神色。這種傳說中的聖物乍然出現在眼前,別說是她,就算是楚月嬋,也將難以保持平靜。夏傾月抬步向前,準備靠近那朵藍色蓮花,卻被雲澈伸手攔下:「等等,先不要靠近。如果四百年前的那件事是真的,那麼,那個人發現的,或許就是這一朵!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應該就站在天池之上。那個人在發現之後,留下的卻是死亡之音……說明,這朵蓮花的背後,極有可能隱藏著巨大的危險。」

    夏傾月腳步收回,緩緩點頭。越是珍奇的東西,越是有可能有強大的玄獸守在身旁。當然,這些玄獸並不是為了守護其安全,而是它所蘊藏的強大力量,會給予玄獸以滋養,在適當的時機,守護玄獸則會將之吞服來讓自己的力量得到巨大的飛躍,所以會對它拚死保護,絕不容許其他人靠近和碰觸。

    「茉莉,這周圍有沒有強大玄獸的氣息?」雲澈潛下心來,向茉莉詢問道。

    但他等了好一會兒,卻沒有得到茉莉的回答。

    雲澈閉上眼睛,神識進入到了天毒珠之中,卻發現茉莉正安安靜靜的躺在她的白玉床上,雪白的臉上一片恬靜,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並擺著一個很怪異的手勢。身體周圍,不時有綠色的光芒閃爍。

    難道是在驅毒?

    雲澈沒有敢打擾茉莉,意識從天毒珠中退出,然後集中精神感應四方,卻並沒有感知到任何危險氣息的存在。他沉吟一番,猶豫著道:「這裡很空曠,如果有玄獸存在的話,一眼就可以看到。而如果我們是踩在天池上,天池也早已被完全冰封,天池裡的玄獸也自然被封在下面,不會出來。這樣一想的話,或許有可能並沒有我們想象的危險。」

    「總之,還是小心些為好。雪中也可以藏匿玄獸。如果這朵菩提帝心蓮真的有玄獸在守護,那一定會是極其可怕的玄獸。」夏傾月微微低眉。

    再次感知了一些周圍的狀態,雲澈抬步向前:「你在這裡不要動,我過去看看。」

    「我們一起吧。」夏傾月跟在了他的身側:「萬一有危險,兩個人還可以互相照應。」

    意外發現了這種傳說中的聖物,兩個人激動與緊張並存。菩提帝心蓮這種東西,絕不是一般人所能找到,更不是一般人所能得到。兩人緩緩邁步,小心翼翼的靠近……一直到兩人站到了菩提帝心蓮前方觸手可及的位置,依然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兩人也同時長長舒了一口氣。

    菩提帝心蓮近在咫尺,看著無比妖異的花瓣和花蕊,雲澈興奮無比的搓了搓手掌:「嘿嘿,看起來,在這裡碰上冬天也不完全是壞事!這裡的天氣對玄獸造成的影響,尤其是天池之中的玄獸,要比我們大的多。」

    一邊說著,雲澈伸出左手,碰觸向盛開中的菩提帝心蓮。

    「等等!」夏傾月出聲喊住他:「如果你是要把它採下的話,一定要小心。這種極其高等的聖物,採摘的難度也極高。如果稍有不慎的話,很容易讓它的效用大量流失。」

    「這一點你放心,別忘了,我可是神醫。」雲澈自信無比的笑了起來。有天毒珠在身,無論什麼植被,他都可以做到最完美的攫取。摘取之後也將直接進入天毒珠,其中所蘊含的力量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流失。

    雲澈的左手輕輕的觸在幽藍色的花莖上,手心一抹綠光悄然釋放。這時,他忽然回頭,問道:「傾月老婆,你就不怕我把它摘掉之後獨吞了?」

    夏傾月美眸側過,神情一片淡然:「這朵菩提帝心蓮是由你發現,本就該屬於你,與我有何關係?」

    雲澈頓時一怔,心裡閃過一絲異樣,當下不再說話,手中一閃綠光,隨之,整朵菩提帝心蓮便直接消失在了那裡,進入到了天毒珠之中。

    菩提帝心蓮的確是極其高等的天材地寶,但它再高等,也不可能高過天毒珠。在天毒珠的力量下,本極難採摘的菩提帝心蓮在雲澈手裡和最普通的花草一樣,被輕而易舉的摘下。

    從發現,到靠近,到成功採摘,整個過程順利無比,別說風險,連點阻滯都沒有,簡直順利的有些不正常。雲澈拍了拍手,站起身來,剛要說話,忽然,一聲低沉無比,猶若來自無盡深淵的咆哮聲傳來……聲音的方向,似乎是來自腳下,而隨之,他們的腳下開始了隱隱的顫動,並顫動的越來越激烈。

    雲澈的臉色猛的一變,一把抓起夏傾月的手,沉聲道:「快走!!」

    菩提帝心蓮的旁邊,果然不是沒有玄獸的守護。

    天池秘境嚴冬降臨,天池冰封,這隻常年守在菩提帝心蓮旁邊的玄獸也在天池之底陷入了沉睡之中。雲澈和夏傾月靠近時,它沒有發覺,依然沉睡。但當菩提帝心蓮被摘走,氣息完全消失時,它終於醒來,並引燃了滔天的怒火。

    那是一聲雲澈兩世以來聽過的最可怕的咆哮,那聲咆哮所蘊含的威壓,幾乎將他的精神和五臟六腑給直接碾碎。夏傾月的感受和雲澈別無二致,兩人以最快的速度沖向遠方,極速之下,轉眼之間,他們已在兩百丈之外,腳下的戰慄,也在這時越來越激烈,彷彿大地隨時可能崩塌。

    轟!!!!!!!!!!!!!!

    嗷吼!!!!!!!!!!!

    雲澈和夏傾月的身後,響起了一聲猶若天塌地陷般的巨響,伴隨著一聲足以讓蒼穹和大地都崩裂的恐怖咆哮。

    這聲咆哮,震的雲澈大腦瞬時變成一片空白,和夏傾月一起撲倒在了冰雪之中。他們同時下意識的回首,然後看到了他們有生以來最震撼的一幕。

    地面被完完全全的掀起,覆地的冰雪和無數巨大的冰塊被遠遠的撩向了高空,一直飛到了他們無法看到的高度。隨之,一波巨大的水浪衝天而起……沒錯,是水浪!雲澈想的沒有錯,他們的下方,踩踏的便是被冰封的天池。覆蓋天池的冰足有數十丈之厚,卻如薄薄的紙片一般被輕易的沖碎,下方被帶起的池水衝到半空,便已化作高高矗立的堅冰,水浪之下,一個龐大無比的白影衝天而起,一直躍起了百丈之高,然後重重的落下……落下那一剎那的巨響猶若天崩地裂,周圍的冰層也大面積崩裂,有一道裂痕直接蔓延到了雲澈和夏傾月的腳下。

    這是一隻大到了完全超出雲澈與夏傾月想象的巨獸。它的高度足有百丈,全身白毛覆蓋,有著類人的軀體,凶狼一般的頭顱和猩紅色的眼睛。它落下之時,便如一座小山,連天上射下的光芒都遮擋大片。而它釋放的氣息,比之萬座山嶽還要沉重恐怖。雲澈和夏傾月在它龐大的身軀面前,就如兩隻飛蟲般渺小,他們以最快速度逃出的距離,在它的腳下,不過只是兩步之遙。

    …………………………

    在兩座冰峰之間,凌月楓在一棵沒有完全被冰雪覆蓋的古樹下終於有了第一個收穫。他剛要將那片漆黑色的靈芝摘下,遠方,忽然傳來了一聲玄獸的咆哮聲。傳來咆哮聲的地方很遠,所以聲音並不大,但卻讓凌月楓全身巨震,臉上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情,而他的靈魂,竟在這來自很遠方向的咆哮聲中不受控制的戰慄起來。

    「這是……這是……霸玄獸的威勢!!」凌月楓看向遠方,臉上露出無法抑制的驚恐。

    「天池秘境之中,竟然隱藏著一隻霸玄獸……」

    「等等!這個叫聲分明充滿著憤怒!難道是有人走入了它的領地,或者觸怒了它?」

    想到這裡,凌月楓的臉色一變再變。這個聲音所蘊含的威勢,讓身為王座的他都深深恐懼。他感覺到這個聲音的主人若想滅掉自己,根本不需廢吹灰之力。霸玄境……一個從來不屬於蒼風帝國的層面,因為蒼風帝國的歷史上,從來未出現過一個真正的霸皇。「王座」已是蒼風帝國的極限和頂峰,「霸皇」、「帝君」這樣的名字,只會存在於蒼風玄者的幻想之中,是他們根本無法理解和想象的層面。

    而觸犯這隻霸玄獸的人,他將在瞬息之間化作灰飛……不可能有第二個結果。

    凌月楓下意識的後退兩步,然後向遠離咆哮聲的方向飛去。現在,他只能深深的祈禱觸犯到這隻恐怖霸玄獸的人不是他天劍山莊的人。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