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夏傾月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頰,碰觸到了一縷冰涼的淚痕。

    眼淚這東西,對她而言太過陌生。在四歲那年大哭一場后,她便再也沒有流過一滴眼淚。冰雲仙宮的冰心訣,讓她可以在任何環境下平靜情感,無喜無悲,無哀無怒。冰雲訣之下,她的內心也一直清冷而空靈,幾乎已找不到什麼東西可以引起她內心的動蕩……除了,在面對雲澈的時候。

    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白玉一般的手緩緩垂下,輕輕放在了雲澈的臉上,她的視線已被淚光模糊,模糊之中,看到的不再是一張完全僵硬的面孔,而是一張張時而堅毅、時而淡漠、時而鎖眉、時而賤笑的臉……

    只是,她註定是一個必須追求玄道至高峰的人,為了能達到那個高度,她願意捨棄一切,也自然排斥著這個不知不覺中印入她內心的影像……

    第一滴眼淚落下后,她的眼淚便如衝破阻礙的溪流,不受控制的道道流動,很快便沾濕了她的整張臉頰。

    「就算我再怎麼靜心……我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完全封閉自己的情感,我一直以來的冷漠,只不過是我自私的逃避而已……」

    夏傾月緩緩的站起,雙手放在了胸口,閉上眼睛,輕輕的道:「雲澈,你是我夏傾月所嫁的男人,怎麼可以就此隕落……夫為婦綱,我卻從未盡過一次身為妻子的責任……」

    淡藍色的光芒,在夏傾月的身上緩緩浮現,並逐漸變得濃郁,也將這個冰冷的空間照耀的格外夢幻。這些藍光持續了很久,然後在夏傾月的牽引下,全部聚集到了她的雙手之上,讓她的兩隻玉手同時凝聚起近乎刺目的冰藍光芒。

    光線暗淡了下來,微弱的柔光映照著夏傾月無比恬靜的臉頰。她輕輕的閉上了眼睛,這一刻的她,美到了無法形容的極致……

    雲澈本已跌入了死亡的深淵,在意識完全消散那一刻,他以為自己再也不會醒來。

    是來到冰冷的地獄了嗎?

    劇痛的感覺從胸口隱隱傳來,也讓雲澈的意識越來越清醒,緩緩的,他睜開了眼睛,雙目隱約捕捉到了些許微弱的藍光。

    耳邊傳來茉莉的聲音,雖然聽上去氣呼呼的,但依然無法掩飾聲音中的喜悅和如釋重負。

    「你原本的確應該死了,但這個女人卻把自己所有的玄力都給了你,封住你的內傷,隔絕了這裡的寒氣,所以你暫時又活過來了,不過,這裡可是那隻霸玄獸的身體里,你們根本不可能出去。所以你們兩個人,終究還是要死……不同不過是順序顛倒過來。她,會死在你前面。」

    把玄力……全部給了我?

    「傾月!傾……」

    「她把玄力全部用來給你平緩內傷、抵禦寒氣以及恢復生命力,自己沒有玄力護身,這裡的寒氣根本無法抵禦。如果不是她的身體常年適應冰寒,你還沒醒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被凍死了,不過現在,也不過是奄奄一息……這是一隻冰系的霸玄獸,它體內的寒氣之重,根本不是你們所能承受的!」茉莉沉眉冷言道。

    明明對他一直冷漠的她,卻願意在他重傷未愈時悄然跟隨保護,在他遇到危險時出現帶他離開……現在,又為了拯救他,冷卻著自己的生命。

    「傾月!快醒過來……傾月,快醒醒!」

    只是,這裡的溫度實在低的太過可怕,寒氣如噩夢一般滲入到夏傾月的身體之中,帶走著她越來越少的生命力。

    雲澈迅速抬起左手,赫然看到天毒珠正在閃動著幽綠色的光芒。

    「這裡面,難道還隱藏著什麼寶物?」雲澈下意識的道。

    雲澈用力喘息一口,忽然伸手指向前方:「茉莉,你幫我到那邊看看天毒珠終究發現了什麼東西……天毒珠這次的光芒很奇怪,不但光芒強烈,而且閃動的頻率很高,或許,會是什麼不同尋常的東西。」

    「我關心的不是什麼異寶……而是所有可能的希望!」雲澈喘著粗氣道:「我的身上,沒有任何有可能帶我和傾月脫離險境的東西……現在有可能救我和傾月的,只有傳送類的東西……萬一……萬一那就是帶有空間屬性的寶物呢!?」

    雲澈的精神頓時一震,能讓茉莉發出驚訝之音,那果然絕對不是尋常之物,他急切的問道:「你發現了什麼?會不會真的是空間類寶物?」

    在茉莉半興奮半鄭重的聲音中,一個蒼藍色的光點從黑暗中飛來,落在了雲澈的手心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