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一顆很小的圓珠,普通玻璃球般大小,如藍寶石一般晶瑩剔透,但釋放的光芒要比藍寶石深邃濃郁的太多,就如一顆閃耀的藍色星辰一般。在它被雲澈抓在手中時,它就如同被從沉睡中忽然喚醒,陡然射出無比強烈的蒼藍之光,強烈到將雲澈的整個身軀都籠罩其中。

    “這個是……”蒼藍色的光芒妖異而濃烈,照耀了這裏的每一個角落。雲澈將它拿在眼前,呆呆的看着它。而這時,他因虧空而沉寂下去的玄脈,忽然傳來了劇烈的動盪——那是一種興奮的動盪,帶動着他全身幾近僵化的血液和精神都開始蕩動起來,一種奇異的感覺也在這時襲向雲澈的心間……拿着手中的這枚蒼藍之珠,他有了一種無比安定的感覺,彷彿它本就應該是自己的東西,此時終於重歸他的身上。

    而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同樣的感覺,他在得到另一件東西的時候也出現過。他的記憶瞬間回到了赤龍山脈——炎龍洞窟——那顆衝紅色的——邪神火種!

    “你還愣着幹什麼,快把它吃下去!它的氣息,和你當初吃下的火屬性邪神種子除了屬性不同,其他完全一樣!這分明就是邪神留下的水屬性種子,被這隻大傢伙吞到了肚子裏,從而有了這隻冰屬性的霸玄獸!”

    茉莉是憑氣息判斷,而云澈的感覺則比茉莉還要真切,他可以完完全全的確定,這一定是和當初在炎龍洞窟發現的那一顆一樣的另一顆邪神種子!看了一眼在冰寒中生命即將流逝到終點的夏傾月,他毫不猶豫的將這顆蒼藍色的圓珠拍入口中,直接嚥下。

    瞬時,雲澈的玄脈猛然動盪,身體表面陡然釋放出一團蒼藍之芒,這些蒼藍色的光芒將夏傾月留給他的淺藍玄力光芒完全吞沒,然後如同一大團蒼藍色的火焰一般在他的身體表面燃燒。

    寒冷的感覺完全消失了,雲澈閉上了眼睛,全身被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所充斥。他身上的蒼藍光芒越來越濃郁,逐漸蔓延到了夏傾月的身上,一瞬間,覆蓋在夏傾月身上的冰晶連融化的過程都沒有就直接消散,周圍被藍光碰觸到的地方,所有的冰凌也都隨之消失。霸玄獸體內恐怖至極的寒氣,在這蒼藍色的光芒之下,竟是不堪一擊。

    玄脈在雀躍中動盪着,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玄力快速的涌來,讓原本虧空的玄脈以極快的速度恢復着玄力……在那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溫暖力量下,他幾近破碎的內臟也以驚人的速度快速癒合着。

    玄脈中的玄力越來越多,一直增長到了所能盛納的極限,卻依舊沒有停止……

    一聲輕響,雲澈隱約聽到了什麼被衝破的聲音。與此同時,一種關卡被直接突破的感覺從雲澈的玄脈深處傳來,他身上持續了許久的藍色光芒,也在這時終於熄滅。

    那一瞬間,雲澈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整個玄脈都生了近乎昇華般的變化,其中所蘊藏的玄力,更是渾厚濃稠到了他難以置信的程度。他對自己身體、對周圍的感知也在這一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整個軀體、靈魂、玄脈都如忽然間脫胎換骨……

    雲澈仰起頭,緩緩的呼出一口氣,頓時,一股比之之前強橫了不知多少倍的玄力氣場從他身上散發而出!這樣的玄力氣息,已經脫離了真玄境的範疇,真真正正的踏入了靈玄之境!就連他的內傷也直接痊癒!

    雲澈默然內視,他看到自己原本如水晶般晶體剔透,如火焰般赤紅的玄脈,現在卻變成了混雜在一起的赤、藍兩色。五十四個玄關,每一個也都閃動着紅藍相間的光芒。不僅僅是玄脈,就連他的經脈、血液,甚至每一個細胞之中,都多了點點蒼藍色的成分。

    赤色與藍色既不是完全的涇渭分明,也不是完全的融合,而是融合中的涇渭分明,既雜亂無章,互不排斥的混合,又互不干擾的**存在。

    雲澈所吃下的,的確就是當初邪神所留下的水屬性種子。

    當初吃下火屬性的種子,雲澈的玄脈也變成火屬性,並有着極致的火元素親和能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操縱火元素,並且不會被任何形式的火元素所傷。

    如今又吃下水屬性的種子,雲澈的玄脈也變成了水、火兩種屬性!在自然界中,水、火是相剋不相容的兩種屬性,但這兩種屬性,卻在邪神玄脈之中實現了完美的共存!

    同時,當初楚月嬋在他體內留下,卻因與火屬性玄脈完全相悖而被迫封存的“冰雲訣”,也在這一刻完全甦醒!

    雲澈睜開眼睛,雙手一錯,一個蒼藍色的屏障便已向外擴散而開,將夏傾月身體周圍的寒氣完全隔絕。神奇的邪神力量讓他傷勢痊癒,玄力恢復,而且直接完成了從真玄境到靈玄境的跨越,他的所有緊張、忐忑、擔憂也全部消失,內心無比的平靜……因爲他的靈魂,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昇華。

    雲澈伸出手掌,意念一動,一小塊冰晶凝結在了他的掌心,然後,這塊冰晶變成了水、又變成了雪,又變成了霧……在他的意念之下隨意的變動着它的形態。如今,他的軀體已與水元素完全親和,繼火焰之後,世間一切形式的水系力量,也都不可能傷害的了他。

    茉莉回到他的身側,神情雖然毫無波瀾,心中卻是如釋重負:“你果然是有着很強的氣運在身,我爲了尋找邪神的種子而來到天玄大陸,卻一無所獲,你卻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接連遇到了兩顆!尤其是這一顆種子,出現的時機簡直無比巧合!邪神種子中蘊藏着強大的元素‘源力’,現在你不但可操控水元素,而且會對水元素產生‘絕對’的免疫能力。這裏的寒氣已經完全傷害不到你!”

    “但這不代表我已脫險!”雲澈雙手攥緊,目光落在氣息無比微弱,全身依舊一片冰冷的夏傾月身上:“我必須帶她馬上離開這裏!否則,她會難以支撐下去。”

    這時,雲澈的腦中忽然“嗡”的一聲,然後響起了一個無比蒼老和遙遠,如同來自遠古時代的聲音。

    “我力量的繼承者……你終於來了……”

    這個聲音……是……

    雲澈迅速閉上眼睛,凝聚精神,試探着用意念迴應道:“你是……邪神?”

    “沒有錯……你剛剛吃下的這枚種子……有着我留下的一縷殘魂……我在這個小世界中等待了很多很多年……終於等到了你的到來……”

    雲澈心裏一動,一個想法脫口而出:“難道,我現在所在的這個小世界,是你當初開闢的?”

    蒼老的聲音徐徐的道:“沒錯……不過……這不重要……如今我留下的種子已得到了新的歸屬……這絲魂魄……也將馬上散去……我力量的繼承者……放鬆你的精神……平穩你的呼吸……讓我看一下你的記憶……讓我可以知道我最後的這絲力量……可以爲你做些什麼……”

    雲澈沒有抗拒,也沒有防備,將精神完全放鬆了下來,任由一絲細微的力量侵入到了他的意識海中……幾息之後,這絲力量便又從他的意識海中抽離。

    “原來如此……你只是一個平凡的人類……卻有着不平凡的命數與氣數……你的經歷告訴我……你會是一個合格的繼承者……我對你的未來充滿了期待……只是……我卻註定不可能看到你的未來……你現在最強烈的渴望……是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我會用我最後的力量完成你的這個渴望……並且送你去一個特殊的地方……”

    雖然不知道蒼老聲音中所說的“特殊的地方”是指什麼地方,但只能能離開這裏,已足夠讓他欣喜若狂:“謝謝你!我的妻子現在狀況很危險,再在這裏停留的話,會危及她的生命!拜託你儘快送我們離開!”

    “我明白了……不過無須感謝……你繼承了我的力量……也註定要繼承我的使命……說感謝的人……應該是我……你的未來……註定超越你的想象……不斷的變強……這是你唯一的選擇……那麼……去吧……不過那個地方……你們只能停留十二個時辰……十二個時辰後……你們將被帶回到這個小世界……”

    使命?

    邪神的使命?

    蒼老的聲音在雲澈的腦海中消逝,隨之,他和夏傾月所在的空間忽然扭曲,他抱緊夏傾月,和她一起消失在了扭曲的空間之中。

    ……………………………………

    一股清新的空氣混合着淡淡的花香和泥土香味撲面而來。

    幽綠的青草、流水潺潺的小溪、一棵棵不規則分佈,高低粗細不一的大樹小樹……這是雲澈睜開眼睛後看到的畫面。而這再平凡不過的畫面,此時卻是彌足珍貴,讓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懷中的夏傾月放下。

    夏傾月依舊全身冰冷,昏迷不醒,氣若游絲,但溫度和環境的變化,讓她平靜的臉上多了一分緩和。雲澈迅速拿出一顆效用最爲和緩的小玉露丹,放入夏傾月的口中,右手按在她的心口,以玄力護住她的命脈,然後一點點驅散着她身體裏的寒氣。

    這裏似乎是一處並不常被人踏足的野外,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雲澈不知道這是哪裏,也沒有去想邪神爲什麼要用最後的力量送他們到這個地方,精力全部集中在夏傾月身上,他一邊凝心爲她驅寒,一邊默默的看着她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目光逐漸的癡了……

    你……居然願意用自己的命來救我……

    如果不是你的捨命相求……現在的我……已經是個徹頭徹尾的死人……

    面對你時,我想的最多的,就是怎麼才能征服你……而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這其中,愛慕的成分很少很少,最多的,是男人對美麗事物的佔有慾,以及我身爲你的名義夫君……那一點點可笑,卻又無法放下的傲氣與尊嚴……

    從今之後,我不會再想着征服你……而是徹徹底底的擁有你……哪怕要把冰雲仙宮給整個的拆了,我也必要你完完全全的屬於我!

    “救命……救命啊……”

    雲澈凝神聚氣間,一個急促的呼救聲從不遠處傳來,這是一個稚齡女孩的聲音,聲音空靈如幽谷清泉,卻帶着深深的惶恐與懼怕。隨之,片片雜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

    雲澈玄力步入靈玄境一級後,目光也有了大幅度的增長,他循着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個穿着一身黃衣的小女孩正匆忙的向這邊逃來,太遠看不清她的長相,但從嬌小玲瓏的身軀來看,年齡應該只有十歲左右,但卻顯然已有了相當的玄力基礎,奔跑的速度相當不慢。

    她的身後,三個一身黑衣的人正不緊不慢的追趕着,伴隨着陣陣戲弄般的笑聲:“嘿嘿,你使勁跑,再使勁點,我看你能跑到哪裏去……”

    雲澈正凝心保護夏傾月的心脈,不想分心,而且在這個還完全未搞清楚狀況的地方也不想多管閒事,馬上又收回目光,不再理會。

    “噗通”一聲,已筋疲力竭的小女孩撲倒在了地上,她掙扎了好幾下,卻沒有趴起來,雙眸裏已是淚珠盈眶,卻咬着牙,倔強的不肯讓眼淚流出來。

    她的身後,三個黑衣人不緊不慢的走了過來,中間的那個人伸手抓向了她,肆意的笑道:“蘇苓兒,你再跑,再接着跑啊……哈哈哈哈哈……”

    雲澈的眼睛一下子睜開,全身如遭電擊。

    蘇……苓……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