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一個傳入他耳中的名字,讓他的心海一下子動蕩起來,無法控制的接連顯現著一個女孩的面容與身影。

    蘇苓兒,一個承載著他今生最沉重的痛、最大的遺憾和最銘心的後悔的女孩,她的眼神永遠是那麼憂鬱,她永遠都在默默的照料、守候、付出、等待著他……只是她所有的付出,直到香消玉殞,都沒有等到他的回頭。

    他知道她背負著血海深仇,卻又始終不知道她的過往是什麼。她不肯告訴他,直到她在他懷中死去,也不願告訴他究竟是誰下的毒手……因為她不願讓早已在仇恨中迷失的他再添一段仇恨。而更主要的原因,還是他自己……如果他能對她關心的多一些,堅持想要知道她的過去,她的仇家,他一定可以很早就知道。

    那一片竹林,那一間簡陋的小竹屋,那一條永遠那麼清澈的小溪,那一個只為等待、守候他而停留在那裡的女孩……組成了他和蘇苓兒的全部記憶。她為了他付出了全部,痴心無悔,而他卻從未為她做過什麼,連一個最簡單的承諾都沒有過。最後抱著她的時候,他縱然嚎啕大哭的撕心裂肺,悔恨的用頭拚命的撞擊石頭,也再也換不回對她哪怕一絲一毫彌補的機會。

    每當關於蘇苓兒的記憶被翻起,他都會心痛的一陣窒息。

    他側過目光,看向了那個倒在地上,即將落入三個黑衣人手中的小女孩。

    她也叫蘇苓兒,和他已經失去的苓兒是一樣的姓氏,一樣的名字……雲澈站起身來,面對這個和她有著相同名字的小女孩,他也註定無法坐視不理,因為「蘇苓兒」這個名字,撥動的永遠是他那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經。如果可以有哪怕一絲彌補的機會,他縱然要豁上半條命,也不會有一絲猶豫。

    中間的黑衣人抓在小女孩的上衣后領上,將她小小的身體直接提了起來,獰笑著道:「還真是倔強的小丫頭,居然能跑出這麼遠……嘿嘿,現在他女兒落在我們手上,我倒要看看蘇橫山那老傢伙嘴還會不會那麼硬!」

    「你……你們這些壞人!爹爹一定會來救我,然後把你們全部打倒!」小女孩的眼睛里盈.滿著害怕,但她卻沒有哭泣,死死的忍著淚水,在黑衣人的手中奮力掙扎呼喊著。

    「哈哈哈哈!」黑衣人狂妄的大笑起來:「那真是再好不過了,我真是巴不得他來!我倒要看看他蘇橫山……」

    黑衣人話音未落,他的身後,一陣狂暴的風聲忽然襲來。

    這三個黑衣人的實力大致在靈玄境中期,對雲澈來說毫無威脅可言,但為了保證小女孩的安全,雲澈還是選擇了悄然靠近,近到足夠的距離后瞬間爆發,如一頭忽然衝刺捕獵的雄鷹般撲向抓著蘇苓兒的黑衣人,將猝不及防的黑衣人粗暴的撞開,同時將他手中的小女孩一把奪過,抱在了懷中。

    「啊——」受驚的小女孩一聲驚叫,下意識的抱緊了雲澈的手臂。

    雲澈很快穩住身體,背對著三個黑衣人,輕輕把小女孩放了下來,然後微笑著道:「小妹妹,不要怕,我是來救你的。有我在,你一定不會被這幾個壞人抓走的。」

    小女孩連番受到驚嚇,有些驚魂未定,但看著雲澈溫和的眼神和最善意的微笑,她心中的恐懼如同被清風帶走,一下子消散了好多,眸光也變得水盈。她看著雲澈,很用力的點頭,兩隻小小的手兒用力的抓著雲澈的衣角,躲在了他的身後。

    「哪裡跑出的野小子,居然敢管我們黑木堡的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被雲澈悄無聲息的接近偷襲,黑衣人本來是吃了一驚,以為遇到了勁敵,但在探知到雲澈的玄力只有靈玄境一級后,他的心神完全放鬆了下來,聲音低沉而陰狠。

    雲澈抓起小女孩的小手,將她護在身後,側過臉來,冷笑著道:「在小孩子面前,我不想見血,給你們五息的時間……馬上滾!!」

    雲澈的話讓三個黑衣人一愣,然後如同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般,全部狂笑了起來,直笑的前仰後合。

    「他讓我們滾!他居然讓我們滾!?啊哈哈哈哈哈!」

    「喲!這小子這麼年輕,居然就靈玄境一級了,怪不得這麼狂妄……」

    「天賦是不錯,不過這腦袋嘛,簡直連個傻子都不如,死到臨頭,居然叫我們滾,哈哈哈哈……」

    三人肆意嘲笑著,看向雲澈的目光如同在看一個可憐的白痴。而雲澈看向他們的目光,更是充滿了不屑和憐憫。

    左邊的黑衣人一搓手,向前一步,一腳踢向雲澈,眼神里滿是輕蔑:「來!讓爺爺來教育教育你怎麼做人!」

    雲澈眼睛一眯,迎著黑衣人踢來的右腳,閃電般的一拳砸向了上去。

    砰!!

    這聲交擊聲之響亮,完全超出了三個黑衣人的預料,隨之一聲清脆無比的「咔嚓」聲傳來,黑衣人的狂笑停止,一張臉完全扭曲,整個人就如一個被颶風捲起的破麻袋般遠遠的飛了出去,伴隨著一聲越來越遠,凄厲無比的慘叫……

    雲澈的臂力何其變態。如果不是顧忌著身後有著一個小女孩而將力量更多的用於推力,那個黑衣人的右腿當場就要碎成粉末。

    看著那個可怕的黑衣人竟然像一隻大鳥一樣遠遠的飛了出去,小女孩嘴巴大張成了「〇」形,口中還不自禁的「哇啊」出聲。

    這一個照面的交擊,讓其他兩個黑衣人的狂笑聲也完全卡在嗓子里,他們眼睛外凸,臉上駭然失色,他們就算是個白痴,也該知道雲澈剛才那一擊是多麼的恐怖,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實力要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強大不知多少倍,是他們根本不配招惹的。

    兩人看向雲澈的眼光由蔑視變成了驚恐,他們同時開始倒退,在看到雲澈並沒有逼過來的意思后,一個字不敢再多說,沒命的遠逃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雲澈的視線之中。

    這些人都是什麼身份,他完全不知道,自然也不會有什麼趕盡殺絕的意思,既然他們逃走,雲澈也懶得追趕。他轉過身來,看向這個和蘇苓兒同樣名字的小女孩,卻發現她正仰著小臉看著自己,水汪汪的眼眸里滿是小星星。

    雲澈本正要說話,但看著她的小臉,他即將出口的話卻忽然封在了喉嚨,整個人呆在了那裡……

    小女孩十歲左右的樣子,一張臉兒雪白精緻,粉雕玉琢的煞是漂亮可愛,一雙水眸亮晶晶的像是夜空里的星辰。可以預想的到,她長大之後,必然是個禍水級別的美人。

    而讓雲澈失神的是,這個小女孩的五官,處處透著……蘇苓兒的影子!

    她的輪廓、眉睫、鼻頭、嘴唇、下巴……都和他的蘇苓兒很像很像,拼在一起,那麼的像縮小和稚化版的蘇苓兒。只有眼睛明顯的不像。因為他的蘇苓兒眸光一直很暗淡,並總是透著讓人心疼的憂鬱,而這個小女孩的眼睛卻比寶石還要閃亮,比溪水還要靈動,宛若聚集了天地之間最最純凈的靈氣一般。

    「苓……兒……」

    蘇苓兒的容顏在他眼前浮現,在他模糊的視線中緩緩的和小女孩重疊在一起,他不自禁的伸手,輕輕撫在女孩的嫩滑的臉頰上,手指和心靈都在顫抖著。他這個動作並沒有引來小女孩的抗拒,她看著神情異樣的雲澈,眨了眨眼睛,禮貌的道:「大哥哥,謝謝你救了我……大哥哥你好厲害,一下子就把壞人給打飛到天上去了,就像……就像爹爹一樣厲害!」

    小女孩的話讓雲澈從迷濛中醒來,他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收回精神,臉上露出微笑:「不用謝,壞人都是應該得到懲罰的……你是叫……蘇苓兒,對嗎?」

    「嗯!」小女孩點頭。她比雲澈想象的要堅強,看她的樣子,剛才的害怕似乎已經完全消散,並不需要他去安慰。她歪了歪腦袋:「大哥哥,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是他們喊你的時候我聽到的。那……小妹妹你今年幾歲了?」雲澈微笑著問道。

    「十歲!」小女孩伸出雙手,張開十指,笑嘻嘻的道。似乎對她而言,到了十歲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她反問道:「大哥哥,那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我叫雲澈。」雲澈毫無隱瞞的直接回答。

    「雲……澈?」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小聲道:「好奇怪的名字……唔……為什麼會覺得奇怪呢……」

    在雲澈報出名字之後,小女孩忽然沒由來的陷入了迷茫狀態,她手指點在唇邊,歪頭看著雲澈,似乎是在努力的回想著什麼。

    「怎麼了?我的名字有那麼奇怪嗎?」雲澈笑著道。

    小女孩又把眼睛用力眨了一下,然後帶著三分迷濛,七分認真的問:「大哥哥,我們是不是在以前見過呢?為什麼我會忽然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大哥哥……就連大哥哥的名字,也有一點點……好熟悉的感覺。」

    「哈哈!」雲澈笑了起來,他忍不住用手捧了捧女孩的小臉:「我也一樣!小苓兒不但名字和我一個很重要的人一樣,就連長的也很像。這種很奇妙的感覺呢,就叫緣分。說明我和小苓兒很有緣分,會成為非常好的朋友。」

    「緣分?」小女孩很認真的咀嚼了一下這兩個字,隨之細細的眉頭笑成了兩彎細月:「嗯!只要大哥哥不討厭我,我願意和大哥哥成為非常好的朋友!」

    【在原本的設定中,滄雲大陸和幻妖界都有著一套**的玄力等級劃分,在大境界和小境界上和天玄大陸的相對應,只是名字不同而已,前文有一個地方也隨便提到過……後來想想,為了不造成大家和我自己(關鍵是我自己)的腦洞混亂,還是統一起來吧!!全部是:初、入、真、靈、地、天、王、霸、君、神、聖!】r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