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苓兒,我先帶你去認識一位姐姐,然後再送你回家好嗎?」

    雲澈的注意力一直沒有離開過夏傾月,他牽著小苓兒的手來到了夏傾月身邊。

    果然,在蘇苓兒看到夏傾月時,眼睛一下子閃亮了起來,口中一陣嬌呼:「哇啊!好漂亮的姐姐!比我見過的任何一位姐姐都漂亮……可是,她為什麼躺在這裡,是受傷了嗎?」

    「嗯!」雲澈點頭,來到夏傾月身邊,將手心重新按在她的心口:「不過她會很快好起來的。」

    夏傾月的體溫已經逐漸的恢復正常,但氣息依舊很是虛弱,更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身為一個醫者,他很清楚夏傾月現在的狀態……把自己的全部玄力轉移到他的身上,自身完全虧空,又在這種虧空的狀態下被冰寒完完全全的侵入體內……包括她的血液、內臟、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她被傷的何止是元氣,命脈也受到了相當大的創傷,全身就此癱瘓都有可能。

    茉莉說的沒錯,如果不是她修鍊冰雲訣,身體在一定程度上適應冰寒,早已在之前雲澈醒來前就香消玉殞。

    以她如今身體的虛弱程度,雲澈只能以最柔和的方式驅散著她身體里的寒氣,不敢有其他任何的舉動。

    小苓兒蹲在一邊,雙手捧著腮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認真凝重的樣子,一直就這麼看了他很久,像是在努力的探究著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雲澈的手從夏傾月心口移開,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伸手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熱汗,這時,他才發現一直沒有打擾他的小苓兒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那可愛而專註的樣子讓他不自禁的笑了起來:「你為什麼老是看著我呢?」

    「因為雲澈哥哥很好看。」小苓兒毫不猶豫的回答。

    「好看?」被一個天真爛漫,毫無城府的稚齡少女如今的稱讚,雲澈免不了心中得意了一番,他笑吟吟道:「雖然我長的的確很好看,但好看的人也不一定都是好人,苓兒就不怕我也是壞人嗎?」

    「不怕!」苓兒搖頭,很堅定的道:「雲澈哥哥一定不會壞人!」

    「為什麼?」

    「因為……」苓兒想也沒想,就急急的為雲澈分辨起來:「雲澈哥哥不但救了我,而且一看就是很好很好的人。唔……爹爹從小就教我不可以和陌生人靠近,我從小到大,看到生人都會躲的好遠。可是,雲澈哥哥一點都不一樣,看到雲澈哥哥的時候,我一點點都不害怕,還感覺好親切……比親哥哥還要親切!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認識雲澈哥哥一樣。在看著雲澈哥哥的時候,心情還會變得好開心。」

    一邊說著,小苓兒笑了起來,露出了兩顆珍珠般的小虎牙。

    雲澈也跟著笑了起來。其實,他內心的感覺和小苓兒又何嘗不是一樣,就這麼安靜的看著她,他的心情就會變得格外愉悅,就像是真的看到了他的苓兒又回到了身邊一樣,就連夏傾月的身體狀態所帶來的心痛都被沖淡了許多。

    夏傾月現在已經沒有了性命之憂,他接下來能做的,就是一點點的為她恢復元氣,靜待她的醒來。醒來之後,依然也需要緩慢的恢復元氣,這個過程將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之後,他需要更長的時間去調理她的身體,不讓她留下任何後遺症,至於完全恢復玄力,或許半年之內,都沒有可能。

    也還好面對的是他,若是他不在身側,以夏傾月目前的狀態,或許會終生癱瘓。

    「漂亮姐姐還沒有好嗎?她什麼時候醒過來呢?」小苓兒看向依然昏睡不醒的夏傾月,很關心的問道。同時心裡默默的想著:要是我長大了,也和漂亮姐姐一樣好看就好了……

    「放心,她已經沒有事了,只是還需要休息一段時間。」雲澈用很輕鬆的語氣道。

    夏傾月的狀態暫時穩定,他臨時也不敢有多餘的舉動。他也該正式探索一番這個邪神將他和夏傾月送來的這個地方究竟是哪裡。眼前這個被他救下,深深刺激他心靈的女孩,就憑她和蘇苓兒一樣的名字,還有著相似的容顏,就註定他無法就這麼不再管她。

    他向蘇苓兒問道:「苓兒,你的家在哪裡?離這兒遠嗎?為什麼那些人要抓你?」

    苓兒的小手從腮邊移開,指向了北方:「我的家就在那邊,離這邊並不太遠。今天,本來是爹爹帶我出來玩的,但是半路上,忽然出現了好多穿著黑衣服的人,爹爹和那些黑衣人打了起來,讓我快點跑……我就一直跑,跑出很遠之後,又忽然出現了剛才的那三個壞人一起追我……如果不是大哥哥救我,我已經被他們抓起來了。唔……爹爹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不過爹爹那麼厲害,一定會把所有壞人都打倒的。」

    說到「爹爹」時,小苓兒的水眸里盈動著崇拜,卻並沒有太多的擔心,顯然對她的「爹爹」非常的有信心。

    因為長時間的奔跑,最後又重重摔了一跤,小苓兒的鞋子已完全覆上了灰塵,裙角也髒了很大一塊,小腿上還有一大塊淤青。雲澈之前一直記掛著夏傾月的狀況,這才注意到,頓時一陣心疼,他來到苓兒身邊,拿起了她纖細的小腿,輕輕問道:「苓兒,是摔傷了嗎?疼不疼?」

    「有一點點……不過已經不是很疼了。」在雲澈拿起她小腿時,她的神情間分明閃過痛楚,但馬上又被讓人心暖的微笑代替,像是在反過來安慰雲澈。

    「來,讓我看看,我可是一個很厲害的神醫,無論什麼樣的傷,我都可以治好的。」雲澈坐在了苓兒身邊,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的脫著她的鞋襪,因為他必須檢查一下她的腳踝有沒有被傷到。

    雲澈一邊解著她的鞋子,一邊問道:「苓兒,能不能告訴我這裡是哪裡?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都還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很遠的地方?」女孩一臉的驚訝,然後興奮的道:「怪不得雲澈哥哥一點都不老,卻像爹爹一樣厲害。你和這位漂亮姐姐一定是從那些傳說中很厲害的地方來的對嗎?爹爹說,在那些厲害的地方,有著很多非常厲害的人,有很多比爹爹還要厲害……啊!對了,差點忘記回答雲澈哥哥的問題了……」

    苓兒伸手指了指遠方:「我的家叫做『太蘇門』,就在那座最高的山的山腳下。那座山就叫做『太蘇山』,雲澈哥哥有沒有聽說過那座山呢?爹爹說,我們家的山在滄雲大陸是很有名的哦。」

    「嗯,當然有聽過。」雲澈點頭,微笑著道:「我的一位師父曾經說過,太蘇山是一座仙山,被列入十三仙山之一,我有一段時間很嚮往。沒想到這裡竟然……就……是…………」

    雲澈的聲音忽然緩了下來,然後完全卡在了喉嚨里,驀地,他全身一震,就連瞳孔都劇烈收縮了一下,聲音,變得顫抖起來:「太蘇山……滄雲……滄雲……滄雲大陸?你說這裡是……是……滄雲大陸?」

    「對啊,這裡當然是滄雲大陸。」雲澈忽然間的奇怪反應讓苓兒疑惑。

    雲澈整個人怔在那裡,大腦一片混亂,過了好一會兒,才好不容易讓心緒平息下來。滄雲大陸……一個封存在他記憶里的地方,一個他前生所停留的地方,一個他終結生命的地方,一個他以為就此永遠絕緣,再也不可能出現在他生命里的地方。

    在蒼風帝國,他曾經試圖打探過關於滄雲大陸的訊息,但「滄雲大陸」這個名字卻根本無人知曉,各種記載之中也沒有任何一處提及到滄雲大陸,他便知道,滄雲大陸和天玄大陸處在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兩者根本毫無交集,今後,也將永遠只存在於他的記憶,是一個在天玄大陸之中,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

    他完全沒有想到,邪神將他送到的地方,竟然會是這裡!

    鳳凰之靈說過,他有三世人生。沒錯,他的確是三世。第一世:他在天玄大陸蒼風帝國的蕭門長大,十六歲那年,與夏傾月的成婚之日,被蕭玉龍毒死,人生就此終結。第二世:他降生於滄雲大陸,被醫聖撿到,半生學習醫術,救死扶傷,半生仇恨盈心,殺戮無數,二十七歲那年,被逼入絕雲崖而終結。

    第三世,他帶著第一世和第二世的所有記憶,在第一世中死去的自己身上蘇醒……

    他的認知告訴他自己的經歷是多麼的詭異和驚世駭俗。

    他也曾經懷疑過滄雲大陸的一切會不會只是一場夢……否則,他又怎麼會在至少是二十七年前死去的自己身上蘇醒……這個世上一切都有可能逆轉,但惟獨時間不可能倒流。如果滄雲大陸的一世不是幻夢,那麼拋開其他的一切,在時間上,至少倒流了二十七年。

    但如今,「滄雲大陸」這個名字再次出現在他世界之中,用雷霆一般的聲音告訴他……滄雲大陸的一切根本不是虛幻,也不可能是虛幻。

    「雲澈哥哥,你怎麼了?你的樣子好奇怪?啊呀……」蘇苓兒一聲痛呼,原來是雲澈失神之間,不小心碰觸到了她腳腕上的淤青。

    雲澈回過神來,連忙小心拿住她的小腳,將她的襪子緩緩脫了下來:「沒事,我剛才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弄痛你了嗎……對了,苓兒,你能不能告訴我,這裡是哪個國家?」

    太蘇山是位於滄雲大陸最東方的扶蘇國,這一點雲澈很清楚的知道,他只是想用女孩的回答,更清楚的確認自己真的回到了滄雲大陸。

    「當然是扶蘇國!」苓兒脆聲回答。

    「那……今年是哪一玄年?」

    「滄雲1999玄年!」苓兒脫口而出,很確定的回答。

    雲澈的動作頓時一滯……

    滄雲1999玄年?

    自己跳下絕雲崖時,分明是滄雲2014玄年,如今時間過去了一年半,這裡的時間應該是滄雲2015玄年才對!

    如果真的是時間倒流了二十七年,那今年也應該是滄雲1987玄年才對!

    為什麼會是滄雲1999玄年?

    滄雲1999玄年的這一天,他還在滄雲大陸,年滿十二歲,他的苓兒年紀比他小兩歲,剛滿十歲,那時,他們還沒有相遇,他一直跟隨著師父走南闖北,學習著越來越深博的醫術,識遍著天下百草,同時也剛剛知道了天毒珠的存在……

    難道,邪神所說的將他送來的地方,只是一個它製造的幻境?畢竟,邪神的殘魂讀取了他的記憶,會認為這或許是他最想來的地方。

    他的思緒再次陷入混亂,手中的動作也變得緩慢,苓兒小腳上,那隻染塵的襪子終於褪下,如奶脂一般的細嫩腳面上,兩點淡褐色的傷痕印記無比的醒目……

    雲澈的全身再次一顫,如同被雷光狠狠劈中。

    這個傷痕……

    和他的苓兒……同樣的位置、同樣的形狀、同樣的大小、同樣的色澤……一模一樣的傷痕!!

    他的腦中,浮現出他第一次見到這個傷痕的畫面……那時,苓兒告訴他:「這是我七歲的時候,被一隻很可愛的小雪貂咬到的。不過不怪它,是我不小心踩到了它的尾巴。對了,那隻小雪貂叫靈靈,我們還成為了很好的夥伴。」

    後來,他用一種自己調配的藥膏,將她腳上的這抹傷痕給完全消除,讓她的腳兒重新變得白璧無瑕。

    見雲澈忽然望著她腳上的傷痕發獃,小苓兒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道:「這是我七歲的時候,被一隻很可愛的小雪貂咬到的。不過不怪它,是我不小心踩到了它的尾巴。對了,那隻小雪貂叫靈靈,我們還成為了很好的夥伴呢!」

    「……!!!」

    雲澈緩緩的抬起眼眸,愣愣的看著巧笑倩兮的小女孩,眼前一陣天旋地轉……

    【今天只有一更啦,大家不用在等了……明日三更!】r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