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麼回事?你的精神波動怎麼這麼劇烈?」茉莉忽然出聲問道。她感覺的到,雲澈的心緒動蕩強烈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她甚至能清楚的聽到雲澈心臟劇烈跳動的「噗咚」、「噗咚」聲。

    這些在雲澈的腦海中混亂交織,讓他的靈魂無比劇烈的戰慄著,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在指向著一個可能……他顧不得驚嚇到女孩,一下子伸手掀起她的裙擺和裡衣,在她白嫩的右腿膝蓋上端,他看到了兩點並排在那裡的艷紅色小痣……

    在看到那兩點小痣的一瞬間,雲澈最後的情感防線完全崩潰,他全身熱血上涌,眼前一陣金星亂冒,差點當場暈了過去!他的心海和靈魂深處有什麼東西在劇烈的翻攪著,酸、澀、苦、痛……一起蜂擁而上,眼睛在一瞬間便被朦朧的淚水籠罩。情感崩潰間,他一下子抱住了女孩,狠狠的抱緊,如同抱住了自己的整個世界。

    此時的女孩,她的每一個字,對他而言都猶若夢幻般的天音,她的一切,都緊緊連在了他的靈魂和命脈之上。聽到她的聲音,雲澈幾乎是惶然的讓自己的雙臂放鬆,又怕自己這樣會驚嚇到她,又連忙鬆開手臂,但雙手,依然輕輕的把著她瘦瘦的肩膀,似乎生怕自己不抓著她,她就會從自己面前消失一樣。

    那麼……這一切,果然只是邪神帶來的一場幻境嗎?

    「雲澈哥哥,你怎麼忽然哭了?」女孩的心裡滿是迷茫,但看到雲澈臉上的淚痕,她的水眸里蘊起心疼,伸出手兒,迎著他的目光,輕輕的去抹掉他臉上的淚珠。她一定不知道,雲澈的每一滴眼淚都是多麼的彌足珍貴,如今卻為了她宛若泉涌。

    「啊?那會不會很痛?唔……我幫雲澈哥哥吹一吹好不好?很小的時候,我有一次眼睛進了沙子,娘親給我吹了一小會兒,就完全好了。」

    「沒關係,沙子已經沒有了,你看,已經好了。」雲澈向著她用力眨動了一下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最溫和的笑:「現在最最要緊的,是苓兒腳上的傷……馬上就會好,一點都不會痛的。」

    整個過程,雲澈的動作很輕很輕,如同在碰觸著一個美麗而脆弱的水晶娃娃。這種基本不能被稱作傷的小傷,對雲澈的醫術而言根本不堪一提,但為了不讓蘇苓兒感覺到哪怕一絲的痛楚,他集中了自己所有的精神,每一個動作,都凝聚了他所有的心力。整個過程下來,他比拯救了一個瀕死病人還要疲累,但卻甘之如飴。

    女孩看向他的眸光中,帶著點點閃亮的星辰。她對雲澈的崇拜,又直線的上升了好大一截。

    「苓兒!苓兒……你在哪裡?苓兒……」

    雲澈先於蘇苓兒聽到,眉頭一動,目光掃了過去,看到一個中年人正腳步匆忙的向這邊走來,他神色惶然,頭髮凌亂,身上的衣著也略顯狼狽,但依舊能從他的面相間捕捉到一種不怒而威的上位者氣質。

    中年人腳步飛快,很快就近了過來。聽到他的聲音,蘇苓兒眼睛一亮,興奮的道:「爹爹……是爹爹的聲音!」

    「苓兒!」中年人喜出外望,以最快的速度沖了過來,一把抓著蘇苓兒的肩膀,緊張萬分的道:「太好了太好了……苓兒,你怎麼會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你有沒有哪裡受傷?有沒有人要抓你?」

    中年人滿心記掛著蘇苓兒的安慰,看到她后,更是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這才看到雲澈的存在,他上前一步,滿懷感激道:「這位小兄弟,感謝你救下小女,蘇某真是感激不盡。」

    從中年人的神情間,雲澈看到的是對蘇苓兒濃濃的關切,至少,他對蘇苓兒的父愛是沒有一絲雜質的。

    雲澈微微點頭:「這是我的妻子,身體受寒,元氣大傷,或許要昏迷很長一段時間。」

    一念至此,中年人道:「小兄弟,你應該是從外面來的吧?現在可有落腳的地方?如若不棄,就到我們太蘇門小住幾天如何?也可讓蘇某了表謝意。」

    「哈哈哈哈,小兄弟不必客氣。比起你救小女的大恩,這根本算不上什麼。」中年人溫和的笑了起來:「對了,在下姓蘇名橫山,雲小兄弟請。」

    「嘻!爹爹真啰嗦,雲澈哥哥是最最好的人,才不會怪我呢。」一邊說著,蘇苓兒跑過去抓起雲澈的手,笑嘻嘻的道:「雲澈哥哥,說好了跟我們一起回家,不可以半路逃跑哦。」

    蘇橫山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從時間上來算,苓兒和雲小兄弟也就相處了頂多兩刻鐘,怎麼就這麼熟絡了?而且看苓兒的樣子,平時不太願意接觸生人的她卻好像對雲小兄弟格外的喜歡……真是怪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