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路上,雲澈和蘇橫山相互攀談,從蘇橫山的口中,他進一步確認了這裡的確是滄雲大陸,年份,也是滄雲1999玄年!在蘇橫山問及自己的來歷時,他隨口回答自己是和夏傾月離開宗門進行歷練,不久前遭遇到一隻兇猛玄獸的襲擊,夏傾月從而重傷昏迷。

    從蘇橫山的玄力氣息,和之前遭遇的三個黑衣人的實力來判斷,這個太蘇門的實力層次,應該要比新月城的蕭宗分宗高上一兩層,但斷然不是四大宗門那個層次。

    蘇橫山身為門主,相比於門主的威嚴和霸氣,他更多的,反而是一種溫文爾雅的氣質,即使面對他一個晚輩,也絲毫沒有江東第一宗門之主的傲然,對他的那份欣賞和感激更是毫無虛假和保留的掛在臉上。若不是聽他親口說出,雲澈絲毫看不出他竟是門主!

    關於蘇苓兒的事,他想儘可能多的知道。在他問起父女二人為什麼會遭受攻擊時,蘇橫山長嘆一聲,臉上露出了深深的怒色:「都是些宗門恩怨,說出來只會讓雲小兄弟笑話……只是我沒想到,他們竟會對苓兒下手!這種畜牲行徑,不可原諒!」

    「唉!」蘇橫山嘆息一聲:「這一點,我又何嘗不知,只是,我實在不願去懷疑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雲澈哥哥,你看,這就是我的家!很大對不對!後面的這座大山,也是我們家的呢!」

    「爹!苓兒,你們回來了!」一個二十歲出頭青年男子大老遠的迎了上來,激動的喊道:「聽說你們遭到了黑木堡的伏擊,看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爹,苓兒,你們沒有受傷吧?」

    「什麼!黑木堡的人竟然對苓兒下手?真是豬狗不如!喪盡天良!」蘇浩然一臉怒氣,然後向雲澈一拱手:「雲兄弟,感謝你出手救下苓兒……」

    雲澈不動聲色把夏傾月往懷中攬了攬,讓她的容顏離開蘇浩然的視線,微笑著淡淡道:「舉手之勞而已,浩然兄客氣了。」

    而這個蘇浩然看向夏傾月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

    蘇橫山點頭:「我這就過去,浩然,你去給雲小兄弟夫妻二人安排住房……哦,就安排在棲龍閣吧。」

    蘇橫山帶著蘇苓兒腳步匆匆的離開,蘇苓兒還一步三回頭,臉上清楚的寫著不捨得和雲澈分開。在蘇浩然的帶領下,雲澈抱著夏傾月來到蘇橫山所說的棲龍閣,將夏傾月輕輕的放在那張唯一的大床上。

    「雲兄弟和這位姑娘可是……夫妻?」

    「呵呵,」蘇浩然乾笑一聲,道:「雲兄弟真是好福氣,竟然娶了這麼一個美若仙女的妻子。哦,雲兄弟的天賦也是不俗,居然已踏入靈玄境,不錯不錯。」

    「浩然兄謬讚了。」雲澈隨口道。

    蘇浩然說話的時候,眼睛不時的瞥向夏傾月,目光每瞥動一次,他的手指就會顫抖一分……他這輩子都沒見過夏傾月這般絕美的女子,更是想象不到一個女人居然可以美到這種程度。他甚至有好幾次忍不住要失控直接打暈雲澈,然後去肆意享用一番這個沉睡中的美人。

    蘇浩然伸出右手,有些難耐的抓了抓,道:「這位姑娘昏迷不醒,看來是受了不輕的傷,我剛好通曉些醫術,讓我查視一下,再去拿一些靈藥,應該可以讓她很快醒過來。」

    雲澈踏前一步,毫不客氣的攔在蘇浩然身前,不咸不淡的道:「不必了。我老婆的傷勢,我再清楚不過,不勞浩然兄費心。感謝浩然兄的招待,就不耽誤你更多時間了,請吧。」

    雲澈看著蘇浩然離開,他關緊房門,冷冷一笑,低聲道:「居然敢覬覦我老婆……哼!想法你可以有,但如果敢有想法之外的東西,就算你是苓兒的哥哥,也別想好過!」

    「茉莉,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她快些恢復?」雲澈問道。夏傾月現在的狀況雖然暫時穩定下來,但經脈損傷太過嚴重,就算是他,想讓夏傾月完全恢復過來,也要很長的時間。這裡他和夏傾月只能停留十二個時辰,回去之後在天池秘境也最多只能再待上半天,出了天池秘境,冰雲仙宮的人不可能在讓雲澈再碰她。如果她被帶回冰雲仙宮,雲澈不相信她們能讓夏傾月完全恢復過來。」

    雲澈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茉莉卻是果斷的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就是你和他一起找到的那株菩提帝心蓮!」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