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並沒有聽他們提到這個“宗門至寶”是什麼,但看他們重視的程度,甚至爲了其而不惜如此大動干戈,想來必然是極其不得了的東西。也說不定,真的是和菩提帝心蓮一樣“聖物”級的東西。

    因爲宗門至寶太過珍貴,甚至成爲了太蘇宗從扶蘇國頂級宗門上升至滄雲大陸頂級宗門的希望,因而這“宗門至寶”用在誰身上至關重要!若是用在一個普通弟子的身上,無疑是暴殄天物。由於這件事務必慎重,所以直到這一代,那一件“宗門至寶”依然沒有被使用,而是被藏在一個未知的地方,且那個藏匿之地,必須以一把特別的鑰匙才能打開。那把特別的鑰匙,便掌握在每一任的門主手中。

    這一代,便是在蘇橫山的手中。

    蘇橫嶽是個野心極重的人,他在年輕時就覬覦那件宗門至寶,但他資質雖是上游,但還不到驚豔的程度,所以縱然有想法也不敢提出來。門主之位的爭奪,他便是因爲野心太重,敗給蘇橫山。但他在太蘇門也有着相當高的威望,這麼多年來靠各種手段拉攏起相當豐厚的羽翼,再加上他極力推行與黑木堡合作,太蘇門長老會中有此想法的人也自然都倒向他。

    如今,蘇橫嶽之所以如此堅決的想要蘇橫山交出至寶鑰匙,甚至不惜與蘇橫山翻臉,還藉助黑木堡的力量,便是因爲他的兒子蘇浩宇!

    蘇浩宇今年剛滿二十歲,玄力已是靈玄境八級!這在太蘇門歷史上,可是從未有過!他認爲以自己兒子的資質,完全有得到宗門至寶的資格。他一次次向蘇橫山提起,甚至讓自己派系的人聯合向他施壓,蘇橫山都絕不答應。蘇浩宇雖然資質驚人,但決然達不到先祖所一再強調的“驚世”二字。而且,蘇橫嶽一直身懷野心,如果把宗門至寶當真給了蘇浩宇,將來,太蘇一門的大權也將徹底落入蘇橫嶽這一脈……爲了一己私慾,甚至不惜判出太蘇門,依仗黑木堡的力量,太蘇門若是落在他的手中,後面簡直不堪設想。

    “蘇橫山,你若是早些把宗門至寶交出來,我兒浩宇也就早已一飛沖天,不出十年,將引領整個太蘇門登上一個我們現在只能仰望的高度!”蘇橫嶽冷笑着道:“不要以爲我們都不知道你心裏的想法,你是嫉妒我兒資質,還妄想私吞宗門至寶。嘿,人嘛,會嫉妒和自私也是正常的,但你卻要整個太蘇門受你拖累,作爲太蘇門長老,我可絕不答應!”

    “你放屁!”蘇浩然怒聲吼道:“明明是你包藏私心,意圖染指宗門至寶,卻反過來血口噴人,簡直不知羞恥!”

    “唷!”蘇橫嶽冷聲一聲:“當老子的還沒說話,你這個當兒子的倒是先沉不住氣了。莫非你這個門主之子自認比我家浩宇更有資格享用那宗門至寶?也對,你要是能贏了浩宇,那自然是比浩宇更有資格。浩宇,出來,和你的浩然族兄比劃比劃。”

    “是,父親。”

    蘇橫嶽身後,一個一身白衣,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走了出來,雖是一臉平靜,但目光裏的傲然,卻是表露無遺:“浩然兄,廢話說的再多也沒用,只要你能贏了我,這宗門至寶,我自然是沒臉享用,我們今後也絕對不再這件事上對門主有任何異議,請吧。”

    “你!!”蘇浩然一張臉憋的通紅,卻是根本不敢上前。蘇浩宇雖然比他還小上半歲,但玄力已高達靈玄境八級,他根本不可能是對手,真交起手來,他唯一的後果就是被虐的灰頭土臉,顏面盡失。

    蘇橫山也是胸口起伏,然後狠狠的吐了一口氣。

    “怎麼?浩然族兄莫非是不敢?嘿……浩然族兄不需要太緊張,不過是切磋而已,我一定不會下手太重,再說,萬一你贏了小弟,那豈不是得償所願?”蘇浩宇向蘇浩然伸出手指,嘴角帶笑,滿臉的嘲諷。

    “好了,都不要再吵了。”

    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太長老蘇忘機在座椅上睜開眼睛,緩慢的聲音帶着沉重的威嚴:“這件事,橫嶽做的的確有失妥當,但也情有可原。橫山啊,先祖雖然說要等一個足以驚世的弟子出現纔可動用宗門至寶,但先祖所說的‘驚世’可有很多種理解。浩宇是我太蘇門百年難遇的奇才,才二十歲,便已步入靈玄境後期,這在扶蘇國,倒也但的上‘驚世’二字,在我看來,完全有資格享用宗門至寶。我敢保證,接下來數百年內,太蘇門都基本不可能再出現資質比得上浩宇的弟子!”

    蘇忘機的話,顯然句句都在偏向於蘇橫嶽這邊,但有些話,卻也無從反駁,他盯着蘇橫山,淡淡的道:“浩宇今年二十歲,也不算小了,若再大一些,使用宗門至寶的效果必然大打折扣。橫山,若你還是執迷不悟,一直死守着宗門至寶不放,那若是太蘇門永遠不出現所謂的‘驚世’之才,這宗門至寶就永遠封藏在那裏嗎?宗門原本可早日一飛沖天,卻因此而久久停滯,若是哪天宗門遭遇大難,再動用這宗門至寶,可就太晚了!”

    蘇橫山眉頭越收越緊……如若蘇橫嶽只是個本份的長老,蘇浩宇也本性純良的話,若是有足夠多的人建議祭出宗門至寶,蘇橫山雖然會覺得不妥,但也不至於如此堅決。但蘇橫嶽這一脈爲了得到宗門至寶而有的一系列所作所爲,讓他在這件事上決不能妥協!!

    他拉攏派系,還可以原諒。但依仗黑木堡的力量來施壓……這本質上,根本就是叛門的行爲!!

    將宗門至寶交給利慾薰心而不惜叛門的人,他就算死,也不會同意!

    “這樣如何?”蘇忘機眯着眼,緩緩的道:“橫山,宗門之中,你可以任意挑選二十歲以下的弟子,若能有哪個弟子戰勝浩宇,宗門至寶之事,橫嶽今後便不許再提!”

    蘇橫嶽和蘇浩然一派的人全部笑了起來,蘇橫嶽一臉正色道:“好!只要是我太蘇門二十歲以下門內之人,哪個能戰勝浩宇,證明浩宇不是資質最強者,我馬上拍屁股走人,這宗門至寶一事,我一個字都不會再提,還會對今日‘不妥’的行爲向門主賠禮……但若是沒有人能勝過浩宇呢?”

    “那就請橫山,把宗門至寶的鑰匙交給浩宇吧。相信長老會,還有在場的各位同門,都不想看到這件事再繼續鬧下去。”蘇忘機慢吞吞的道。

    蘇橫山雙手攥緊,指間“啪啪”作響,他剛要怒斥,忽然,一個少年人驕狂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好提議!真是好提議!不愧是太長老,連提議都這麼有水平,這麼好的提議,我當然是舉雙手贊成!”

    雲澈臉上掛笑,不緊不慢的走過來,他的手上,牽着一臉緊張,緊緊依偎在雲澈身側的蘇苓兒。

    在雲澈實在看不下去,從棲龍閣走出時,剛好看到躲在一棵樹後偷看的蘇苓兒。看到他從房間裏出來,蘇苓兒連忙小跑過去,急聲道:“雲澈哥哥!爹爹說過的,你不可以過去!那邊好危險。”

    “放心,我不會有危險的。”雲澈微笑着道:“苓兒,你留在這裏,千萬不可以靠近……等這件事解決,我就陪你玩。”

    說完,雲澈便要向前,剛邁動腳步,便又再次停了下來,向蘇苓兒道:“苓兒,你相信我可以保護你嗎?”

    看着雲澈的眼睛,蘇苓兒想也不想,用力的點頭:“嗯!”

    “那,我們就一起過去!在我的身邊,任何人都傷害不到你!”雲澈輕輕的道,然後拉起了蘇苓兒的手。因爲在他的心裏,他的身邊,纔是蘇苓兒最安全的地方,其他任何地方,他都不會放心。

    雲澈這驕狂的聲音一出,頓時讓他成爲了全場的焦點。蘇橫山頓時大驚失色:“雲小兄弟,還有苓兒……你們怎麼來了!趕緊離開這裏,這裏的事和你們無關,也不是你們現在該來的地方!”

    雲澈之前出手救下蘇苓兒,若是被黑木堡認出他就是毀掉他們重要計劃的人,說不定會就此盯上他。至於蘇苓兒,她到來這裏更是危險。蘇白的話一出,他已經有了徹底撕破臉,然後動手的打算。這絕不是他們應該來的地方。

    “爹爹,我……我不害怕的,我來給爹爹加油。”蘇苓兒向蘇橫山甜甜的一笑,卻是把身體又靠近了雲澈一分,兩隻小手把雲澈的手掌抓的緊緊的。

    “是我要帶苓兒過來的,因爲把苓兒放在我身邊之外的地方,我不放心。”雲澈站到他身側,低聲道:“但請蘇前輩放心,我就算死,也不會讓苓兒傷到一根頭髮。”

    “……”蘇橫山看着雲澈的眼神,呆了一呆……他幾十年風風雨雨,相似的、同類的話聽到很多很多次,卻沒有哪一次,能像這次這般讓他動容。那句“我就算死,也不會讓苓兒傷到一根頭髮”不僅僅是從雲澈的口中說出,更是源自他的意志和靈魂……看着雲澈的眼睛,感受着他聲音中所包含的意志,他一萬分相信,如果要以性命爲代價才能保護住苓兒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讓自己死。

    他輕輕的握着蘇苓兒的手,那種朦朦朧朧的巍然感,就如同正在守護着自己的整個世界。

    而蘇苓兒也是牢牢的抓着他,偎依着他,即使到了他這個父親面前,也依然留在他身邊,而沒有向他撲過來。她的眼睛裏透着對他的擔心,卻唯獨沒有恐懼……彷彿只要能依偎在他身邊,她便什麼都不怕。

    雲澈和他的女兒明明是今日才相遇相識,他無法理解,爲什麼兩人竟會出現這種程度的情感契合。他相信就算是十幾年形影不離的兩人,也難以達到這種毫無雜質的守護與依賴。

    難道,真的是某種天定緣分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