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苓兒。」看到蘇苓兒嬌嫩的小臉,雲澈被喜悅和溫暖充滿,而這種喜悅感直達靈魂深處,是其他任何形式的喜悅都無法取代的。他只需就這麼靜靜的看著苓兒,便感覺人生已完美無暇。

    「哦?」雲澈的眉角微微一動,然後點了點頭,微笑道:「好,我知道了。」

    「啊?這麼急著離開?我還想和苓兒說說話呢。」

    苓兒此時的天真、笑顏、無憂無慮,是一種讓雲澈近乎眩暈的幸福感,也奢侈的讓雲澈如在夢境之中。他輕輕微笑,緩慢而認真的點頭:「好!到時候,我一定陪苓兒玩,還給苓兒講很多的故事……一言為定!」

    關上房門,雲澈的臉色很快變得凝重。

    床上,夏傾月雙目輕閉,正處在入定之中,安靜的吸納和引導著來自菩提帝心丹的力量。不過她的五感並非封閉,雲澈和蘇苓兒的交談,她都聽在耳中。

    「雲澈,你以前來過這個地方?」茉莉忽然說道。

    「那你為什麼對那個小女孩那麼特殊?你和她今天才剛剛認識,卻因為她情緒完全失控,剛才在看到的她的時候,你的靈魂反應更是極不尋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茉莉用一種很是嚴肅的口氣問道。雖然從同為小女孩的她口中說出「那個小女孩」這種稱謂多少有點怪怪的……

    茉莉:「……」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時間已是近黃昏,這時,外面忽然開始傳來一**急促的腳步聲,似乎是很多人在急急忙忙的沖向一個地方,腳步聲一直持續了很久,不陣陣不正常的噪雜聲開始從相對較遠的地方傳來,以雲澈的耳力,隱約聽到其中不時夾雜著冷笑和怒斥的聲音。

    太蘇門議事大殿的前方,此時已經聚滿了人,一方,是太蘇門的一席首腦和一眾弟子,蘇橫山站在最前方,雙目怒視。他們的對面,站著三百來個一身黑衣的人,黑衣人的簇擁之下,是十幾個裝束各異的中年人,還有一個老者則大搖大擺的坐在不知從哪搬來的藤椅上,眼睛半眯,老神自在,一副不把所有人放在眼裡的傲然架勢。

    蘇橫山滿臉怒色,目光又轉向了另外一人:「還有你!李雲機,當初你遭遇大禍,命懸一線,是誰救了你?又是誰給了你這十幾年的安生?你就是如此報答我父親和我太蘇門的恩情?」

    「呵呵,雲機說的一點都沒錯。」蘇橫岳笑呵呵的道:「先父把門主之位交給你,真是他畢生最大的錯誤!你早點把至寶鑰匙交出來,並和黑木堡合作,這江東一代,早就是我們的天下!你這般冥頑不靈,只會讓整個太蘇門受你拖累!」他看向坐在那裡的老者一眼,冷笑道:「就連一直不過問宗門之事的太長老也都早已看不過眼!你還是乖乖交出門主之位,安心當個執教長老吧!門主這位置,可一點都不適合你!」

    「蘇門主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一個黑衣人中年人緩緩走了出來:「我們黑木堡可是無比真誠的想和太蘇門合作,你予我藥材晶石,我予你神兵利器,穩穩的雙贏。相比之下,橫岳兄的見識和眼光就比你強太多了,也難怪你太蘇門這些年一直停滯不前,死氣沉沉。」

    「嘿嘿!」被蘇橫山當眾怒罵,黑木青牙卻是半點都不惱怒:「蘇門主誤會了,本堡主只是讓人請貴千金去鄙門做個客而已,『擄走』這詞,可用的不太恰當啊。」

    黑木青牙咧嘴而笑,卻不再說話,而且退後兩步,雙手抱胸,一副悠然看戲的姿態……沒錯,他今天本來就是來看戲的……一場門內之爭的大戲。無論什麼結果,都對於百利而無一害。

    太蘇門資歷最高的太長老發話,威勢自然非同尋常。蘇橫山的臉色一陣變化,卻是毫無猶豫的道:「絕對不可!」

    從雙方越來越激烈的爭辯中,雲澈終於聽明白了大概。

    到了蘇橫山這一代,原本實力比太蘇門低上半個檔次的黑木堡卻是發展迅猛,隱隱到了可以與太蘇門相庭抗爭的程度,這也讓長老會中支持與黑木堡合作,共霸江東的人越來越多,到了最後,近乎已超過半數,也讓蘇橫山承受的壓力與日俱增。

    太祖門的一個先祖從一個叫「南疆聖地」的地方獲得,據說是「聖物」級別的至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