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話,頓時讓所有人愣住。竊竊私語聲在四面響起,不斷的有人搖頭,表示對這件事根本毫不知情。每個人的眼神,也都是格外怪異,畢竟,蘇苓兒現在年紀還太小,今年纔剛滿十歲,若是指腹爲婚、兩小無猜的許配,倒也正常,但云澈可是個活脫脫的成年人!這可就有點不太協調……

    再照目前的局面來看,任誰都會想到,這極有可能是爲了碾殺蘇橫嶽一脈的野心而編造出來的說辭。

    蘇橫山也是一陣發愣,但馬上就反應了過來,他看了雲澈的眼神一眼,面不改色的道:“沒錯!雲澈,是我見過的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俊傑,讓我頗爲欣賞,至少論資質,他比蘇浩宇要勝過十倍!這一點你們都親眼所見,再加上他對小女有救命之恩,我便將小女許配給了他,待小女滿十六歲,便擇日成婚!”

    蘇苓兒眨了眨無辜的水眸,滿臉懵懂。她今年畢竟已滿十歲,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許配”是什麼意思,她就算不是知道的完全透徹,也至少知道最起碼的概念。她看看父親,看看雲澈,心裏亂跳,懵懵的不知所措。

    “胡說!”蘇橫嶽咬着牙,暴怒道:“蘇橫山,不要把所有人都當成傻子!這小子,明明只是你臨時搬來的救兵,所謂許配一事,根本就是託詞!否則,在場之人怎麼會沒有一個人知道!”

    “呵呵,那只是我沒有當衆宣佈而已,難道我許配自己的女兒,還要其他人同意不成。”蘇橫山冷聲道,他目視四周,沉着的道:“看起來,大家都不太相信。那好,我蘇橫山便在此,當衆宣佈這件事……”

    他看向了雲澈,雲澈也看向了他……蘇橫山的眼神很複雜,雲澈的眼神,卻是無比的堅決與平靜,這是深愛着同一個女孩的兩個男人的眼神碰觸,從彼此的眼神之中,他們一個人清楚的看到了毫無雜質的父愛,另一個,看到的是一種讓他內心顫蕩的……至死不渝。

    看着雲澈的目光,蘇橫山的眼神和心海,也一下子平靜了下來,所有的忐忑,都化作了一種奇妙的安定感……

    他之前的情緒,一直沉浸在雲澈所帶來的震驚之中。他雖然厭惡蘇橫岳父子,但也不得不承認,蘇浩宇的資質極高,太蘇門內無人能及。但就是這樣一個天才,卻在比他還要小上兩三歲的雲澈面前遭遇慘敗,連三招都沒走過去。而他之後的一擊,更是將有着地玄境實力的李雲機都重傷。這樣的年齡,卻擁有如此驚人的實力,在他的認知裏,只能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擁有如此實力的少年,他必然出身自扶蘇國最最頂級的宗門……不對!他出身的宗門,或許在整個滄雲大陸都屬頂級!

    太蘇門雖然稱霸扶蘇國江東一帶,但斷然不敢妄想年輕一輩中出現這樣一個弟子。他所在的宗門,必然是太蘇門只能膜拜和仰望的存在,這一點,他完全確定,毫不懷疑。同樣的想法,也出現在在場幾乎所有人的心中。

    就出身而言,只有苓兒配不配得上他,他完完全全配得上他的女兒。

    雲澈的長相萬里挑一,內蘊的氣質和深邃如星空的眼神無人可及……這些在蘇橫山心裏可以是次要,但他對蘇苓兒表現出的那種深入骨髓和靈魂的愛護,以及那一次次展露出的,縱然以生命守護她也絕不猶豫的堅決,讓他無法不動容。雖然他和蘇苓兒明明上午才相識,但這種感覺,他卻是看的、感覺的無比清晰,同時心裏也無比驚訝。

    而對一個父親來說,還有什麼,比把自己的女兒託付給一個願意用生命守護她的人更要安心。

    同時,蘇苓兒對雲澈表現出的那種無理由、無來由的依戀和信賴,也是清清楚楚。

    雲澈的人品如何,他原本無法斷定。他今日,原本可以完全置身事外的他,卻不惜強勢出面,同時也將自己置身於險境之中。這是一份對他蘇橫山,也是對太蘇門的恩情,而他也感覺的到,雲澈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因爲苓兒。

    綜合之下,若是可以把自己女兒的未來託付給這樣一個人,女兒的一生他都可以完全放心。如果一定要找出一點不完美的話,那就是雲澈已經婚配,女兒將來嫁過去,也只能是二房。

    今天之前從未想過蘇苓兒婚配之事的蘇橫山,此時的心境卻變得無比安和,他面帶微笑,用緩慢,而中氣十足的聲音宣佈道:“今日,我便在此宣佈,將小女蘇苓兒,許配給雲氏公子云澈,小女今年尚幼,待年滿十六,便擇日成婚!在場諸位,皆可爲見證!”

    蘇橫山的話字字鏗鏘,讓人聽不出一絲虛假和勉強,說完之後,他還面帶微笑的向雲澈輕輕點頭,眼神溫和……那是一個女孩的父親在審視自己女婿的眼神,場中眼神最毒辣的人,也看不出分毫做戲的成分。

    雲澈迅速向前,單膝跪下,真誠的道:“小婿雲澈,多謝岳父大人成全!”

    “雲澈,你要想清楚,我們太蘇門的女兒從不外嫁,你若要娶我女兒,今後就是我太蘇門的人!”

    雲澈毫不猶豫的點頭:“我明白!今日起,我雲澈,便是太蘇門門下弟子!與太蘇一門榮辱與共!”

    雲澈擡頭,看向神情呆滯的蘇苓兒,微微而笑……苓兒,當年,我連一個最小的承諾都沒有給過你,欠你實在太多太多。這裏,是一處幻境,也是一場美夢,就讓我在這場夢裏,給你我所能給予你的一切。

    “哈哈哈哈,好!”蘇橫山向前把雲澈扶了起來,讓他和蘇苓兒站在一起,直面蘇忘機和蘇橫嶽道:“太長老,雲澈現在是我的女婿,也是太蘇門的女婿,自然也就是我太蘇門的人,論年齡,他比蘇皓月年輕,若資質,呵呵,想必剛纔你老也看的清楚。你老剛纔的提議,在場的所有人更是聽的清清楚楚,相信以太長老的資歷和威望,定然是說一不二,那麼眼下,以及將來,宗門至寶一事,將由我全權做主,想必您老一定不會有什麼異議。”

    蘇忘機一張老臉僵硬,難看之極,無言以對。他之前的那番話,完完全全是爲了讓蘇橫嶽得逞,卻沒想過,轉眼之間,卻成了一個讓自己跳下去的大坑。

    “蘇橫嶽,你還有什麼其他話要說嗎?”蘇橫山側目道。

    “哼!!”蘇橫嶽目光陰沉,按在蘇浩宇胸口的雙手不斷顫抖。

    “嘿嘿嘿嘿!”一個難聽的冷笑聲響了起來,一直在旁旁觀的黑木青牙走了出來,緩步走向了蘇橫山,他的身後,兩個黑木堡的黑衣老者緊隨其後,黑木青牙一直在距離蘇橫山還有不到三步距離時才停了下來,向蘇橫山一擡手:“真是恭喜蘇門主,找了這麼一個良婿,不但解決了女兒的終生大事,就連這宗門至寶,也就此徹徹底底落在你的手裏。”

    “黑木青牙,我太蘇門的宗門至寶關係我門的興盛,不屬於任何人,而是屬於太蘇全門。哼!再說我太蘇門的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別有用心的外人來多嘴,你讓人對我女兒下手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呢!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會給我一個什麼樣的交代。”蘇橫山厲聲道。

    “嘿,蘇門主無須動怒,這個交代嘛,是一定會有的。不過在這之前呢,我有一件事要提醒一下蘇門主。”黑木青牙眼睛半眯,眼縫中放射出危險的冷光:“你現在能這麼順心如意,都是因爲你這個不知從哪裏忽然冒出來的女婿。有你的這個女婿在,太蘇門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的確輪不到蘇浩宇,但若是他忽然沒了的話……”

    黑木青牙的話說到這裏,身體忽然一晃,如一道黑色閃電般衝向雲澈,一隻灌輸着洶涌玄力的手掌驟然抓向雲澈的胸口。

    “青木老賊,你敢!!”

    蘇橫山臉色一變,隨之勃然大怒,他剛要出手,黑木青牙身後的兩個老者便已迎上,將他的攻擊完全封鎖,讓他一時間根本無法去阻止黑木青牙。

    黑木青牙有着天玄境初期的實力,太蘇門能與之抗衡的人本就極少,再加上黑木青牙是靠近之後忽然出手,而那些太蘇門長老級的強者也都離的偏遠,根本來不及出手阻攔,都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黑木青牙直線衝到雲澈身前。

    黑木青牙是個品行極度卑劣的人,但任誰也沒想到他竟然卑鄙到這種程度,竟然以堡主的身份,衆目睽睽之下去偷襲一個晚輩!

    在黑木青牙和蘇橫山說話時,雲澈的便已經把蘇苓兒護在身後,同時精神緊繃。蘇橫山或許感覺不到,但他對殺氣這東西可謂敏感到極點,很早就察覺到黑木青牙的一縷殺機已將他鎖定。在黑木青牙驟然衝來時,雲澈眉頭一沉,焚心開啓,一聲大吼,“封雲鎖日”瞬間釋放。

    砰!!

    黑木青牙的手掌撞擊在“封雲鎖日”的屏障上,悶響聲中,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從前方傳來,讓他猝不及防下被逼退了好幾步。

    而云澈和被他擋在身後的蘇苓兒,卻是動也沒動,毫髮無傷。而“封雲鎖日”,也被黑木青牙的這一掌給直接震碎。

    黑木青牙心中大驚,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這個少年人給震退。他又驚又怒,一聲低吼,全身涌起十成玄力,又是一拳轟向雲澈:“小輩……死吧!!”

    雲澈不驚不亂,快速抱起蘇苓兒,準備以星神碎影避開……只有再避開黑木青牙的這一擊,太蘇門的那些長老弟子就會趕過來,黑木青牙也就別想再傷到他和蘇苓兒。

    而在這時,一股冰冷的風忽然吹起,寒風之中,還夾帶着片片飄落的雪花,一條白色的長綾隨着風雪而來,輕飄飄的迎向黑木青牙的手掌,輕的就如是被微風帶起的一般。

    轟!!!!

    這輕飄飄的白綾拂在黑木青牙手掌的那一刻,爆發出的,卻是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黑木青牙大叫一聲,五指盡斷,整個人遠遠的飛了出去,他的身後,一陣寒風跟隨而至,將那些正在衝過來的黑木堡弟子全部吹飛,一時間,漫天都是被帶飛的黑色人影,密密麻麻的就如飛蝗過境,慘叫連天。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呆立當場,正在打鬥的人也都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一個雪白的身影,隨着漫天浮動的冰靈,緩緩的飄落在雲澈的身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