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一出現,黑木堡中的一個人便眼睛一瞪,迅速向前對黑木青牙耳語道:「堡主,就是他……就是他在我們即將擄走蘇橫山女兒時壞了事!」

    被扇耳光的那個黑木堡弟子臉部高高腫起,他懦懦的後退,一個字都不敢多說。

    「是他?」蘇橫岳盯著雲澈的眼神一下子變得陰狠,他冷笑起來:「我正愁著到哪裡去找這小子,他倒不知死活的自己跳了出來!」

    蘇浩宇立即會意,他探知了一番雲澈的玄力等級,臉上隨之露出不屑,他向前一步,沖著雲澈道:「這是哪跑出來的野小子,看樣子也不像我太蘇門的人,呵!這是我太蘇門商議大事的地方,不是你這種不知從哪鑽出來的野小子撒野的地方,趕緊滾!你若不想自己滾,本少爺倒是可以送你滾!」

    雲澈卻是一點都不生氣,他用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蘇浩宇,打量的過程中還一會兒點頭,一會兒又失望搖頭,活生生的像是在打量一頭正在售賣的牲口,他手托下巴,不緊不慢的道:「嗯,你就是號稱太蘇門資質最高的蘇浩宇?長的還算可以,雖然比起本少來差了起碼十萬八千八百里,但也湊合著能看,只可惜這嘴太臭,臭的讓人反胃。」

    「不不不不!」雲澈晃了晃手指頭:「我長這麼大,還從來不知道找死倆字咋寫。我只是剛才不小心聽說你就是所謂的太蘇門資質最好的天才弟子,所以過來見識見識長的是人模還是狗樣,順便嘛……」雲澈右手伸出,活動了一下手腕:「來討教討教你這個所謂的第一天才。」

    「呵呵,真是不知死活。」蘇橫岳和黑木青牙同時冷笑。

    蘇浩宇激怒雲澈,本就是為了激他和自己動手,然後自己趁機狠狠教訓他一頓,沒想到他還沒怎麼說幾句話,雲澈就自己要和他交手。蘇浩宇心中冷笑,雙手抱在胸前,不屑的道:「就憑你?還不配和我交手!」

    「你……找死!!」

    雲澈鬆開牽著蘇苓兒的手,將她輕推到蘇橫山身邊,卻沒有拿出武器,兩隻手在身前卻互相把玩起來,口中漫不經心的道:「我向你討教,已經是給了你天大的面子,你居然還想讓我亮出武器?就你,好像還沒資格。」

    「哼!這個白痴,簡直丟人現眼!」蘇浩然在心中暗罵道,想到美若仙女的夏傾月,他內心不受控制的一陣蕩漾,同時暗恨道:那麼一個美人,竟然嫁給這樣一個白痴,簡直是老天瞎眼!

    蘇浩宇長劍刺出,玄力涌動間,細長的劍攪亂周圍的空氣,盪起圈圈空間漣漪,這一劍所蘊藏的威力,頓時在場的不少長者點頭讚賞。

    「我靠!這小子找死!」

    「小兄弟小心!!」本就心中忐忑的蘇橫山見到雲澈這般舉動,頓時再也無法平靜,驚喊出聲……但云澈的手掌,距離蘇浩然的劍只有不到半尺之遙,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雲澈的手掌碰觸到了蘇浩宇的長劍。

    咣!!!

    「什……什麼?」

    蘇浩宇倒退兩步,瞳孔收縮,右手手掌血流如注,疼痛無比,這始料未及的變化讓他大腦直接處在半懵狀態,還沒能來得及喘息,雲澈的身影便已衝到了他的身前,冰冷的面孔出現在了他的瞳孔之中,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他的胸口。

    一聲悶響,蘇浩宇整個胸口都凹陷下去,肋骨斷了個乾乾淨淨,整個人如滾地葫蘆滾出了很遠,在地上拉起一道長長的血痕。

    號稱太蘇門第一天才的蘇浩宇,不但被雲澈空手接白刃,還轉眼之間打成重傷,這讓蘇橫山震驚的同時也喜出望外,忽然看到李雲機出手,他迅速沖了過去,同時大吼道:「李雲機你敢!!雲小兄弟小心!」

    砰!!!!

    本欲趕過來營救雲澈的蘇橫山停在了那裡,看著手持巨劍的雲澈,雙目里滿是震驚。

    這個看上去才十七八歲的少年,居然轉眼間擊敗了蘇浩宇,又一招砸傷了地玄境玄力的李雲機……縱然是他們親眼所見,卻依然不敢相信這竟是真的。

    「砰」的一聲,龍闕被雲澈深深的插入地下,他冷眼看著李雲機,譏諷道:「聽蘇門主剛才所說,你的命是先門主所救,還收留你在太蘇門十幾年,結果你不但不知恩圖報,卻反而幫助別有用心者來為難脅迫他的後人……呵!養條狗還知道忠誠,你真是連條狗都不如,剛才砸你的這一劍,我都嫌髒了自己的手。」

    蘇橫岳一股腦的將十幾顆丹藥塞到蘇浩宇口中,然後持續的灌輸玄力為他化解藥力,穩住傷勢,他猛的轉頭,目視雲澈,目光就如帶血的刀刃:「你這個該死的小輩!居然敢傷我兒子,我必要你死亡葬身之地!!」

    「你!!」蘇橫岳眼睛圓瞪,肺都差點氣炸,要不是他必須給蘇浩宇灌輸玄氣,他肯定已經不顧身份向雲澈出手。

    「哼!」蘇忘機冷哼一聲:「老夫說的話,自然一言九鼎。可惜,你不是我太蘇門弟子!你就算現在拜師也沒用,太蘇門從無外來弟子!李雲機也不過是半個家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