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場蓄勢已久後爆發的宗門紛爭,最終以一個誰也沒有預料的結果而終結。雲澈並不知道蘇橫山會怎麼處理蘇橫岳父子,以及一直支持他的一衆長老和弟子們,也沒有去關心,在黑木堡的人離開後,他便帶着蘇苓兒離開。

    這件事,也讓雲澈對蘇橫山的性格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顯然,這是一個正直正派,威嚴中帶着謙遜,更有着慈愛之心的人,但卻不是一個太好的宗門之主……因爲他做事不夠狠,不夠果決。否則,一個長老輩的人物,也不至於如此猖獗。雖然,到了如今這一步,蘇橫嶽已和叛門無異,但云澈可以預想的到,他的處理方式,依然不會太決絕。畢竟,蘇橫嶽畢竟是他的兄長,再加上他不僅僅是一個人,他的身後,有着諸多支持他的長老輩人物。

    從今天的事上,雲澈也看到了太蘇門潛在的危機。

    “雲澈哥哥,你和爹爹說我已經是……未婚妻,未婚妻是什麼意思呢?”蘇苓兒把着雲澈的手,目光朦朦的問道。她隱隱約約的知道未婚妻三個字是什麼意思,但又想從雲澈口中聽到他的回答。

    雲澈微笑道:“就是說,苓兒長大以後,要嫁給我當老婆……和你的漂亮姐姐一樣。”

    夏傾月斜眸看了他一眼,神色微帶異樣。

    “老……婆……是什麼意思?”蘇苓兒嘴脣微張,這個稱呼,她更爲迷茫。

    “就是隻有我才能稱呼苓兒的兩個字。苓兒成爲我的老婆以後呢,我們就要永遠在一起,互相陪伴,互相照料,互相讓對方開心,一起做所有喜歡的事……”雲澈輕聲說道。這些話,說出來真的很簡單,但那時的蘇苓兒,直到香消玉殞,也沒能從他的口中聽到。

    蘇苓兒的腳步一下子放慢了好多,彷彿因爲雲澈的這些話而懵了過去。

    雲澈低頭,認真的問道:“苓兒,那你長大之後,願意做我的老婆嗎?”

    蘇苓兒擡起雪嫩的臉頰,然後很用力的點頭,甜兮兮的笑了起來:“嗯!我喜歡和雲澈哥哥在一起!”

    雲澈把蘇苓兒的小手更加握緊,心中瀰漫着溫暖……與夾雜其中的酸澀。

    夏傾月終於無法沉默下去,她側過美眸看了一眼嫩嫩小小的蘇苓兒,猜測了一下她的年齡,微皺月眉道:“你是認真的?”

    雲澈知道夏傾月在想什麼,任誰看到他竟然如此認真堅決的想要收一個才十歲的小女孩當老婆,心中都會冒出“禽獸”二字。他翹了翹嘴角,無奈道:“我是認真的沒錯……不過,我有我的原因。再說……”雲澈的表情帶上了輕微的苦澀:“這只是一場夢,不是麼?既然只是場夢,那就讓它……美到虛幻吧。”

    “……”夏傾月完全不明白他在想着什麼,但看他眼神中認真和惆悵,她轉過臉頰,不再去問。

    “傾月老婆,你今天……”雲澈小心翼翼的問:“怎麼那麼……嗯……聽話。”

    夏傾月眼眸垂下,清淡的道:“我現在的力量,原本該屬於你,你若想使用它,我不會拒絕。”

    雲澈一愣,用手捏了捏鼻頭,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一下次從地玄境跨越到王玄境,這個進度,也實在太嚇人了。不過跨度太大的話,有可能會造成境界不穩。傾月,我先陪你回棲龍閣調息一段時間比較好,以免萬一留下什麼後患。”

    夏傾月點點頭:“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你陪苓兒玩吧。”

    雲澈也沒有堅持,叮囑她一番要保持足夠的警惕後,帶着蘇苓兒離開。畢竟,他之前答應過苓兒,夏傾月醒來之後會一直陪着她玩。

    雲澈走遠後,夏傾月回過身來,看着雲澈的背影,心緒一片茫然,有些失神的自語道:“還因爲……我們是夫妻……嗎……”

    ………………………………

    “苓兒,你想去哪裏玩?”

    “嘻,和雲澈哥哥一起,心情會變得特別好,去哪裏玩都好……唔……讓我想想!對了,我們去後面的竹林裏玩好不好?”

    “竹……林?”這兩個字,觸動了雲澈的某根神經。

    “嗯!就在山腳下,有一片好大好大的竹林,我最喜歡那裏面的風了。只是爹爹說那裏會有很危險的玄獸出現,從來不讓我一個人去,爹爹又總是那麼忙碌,很少帶我去玩。”

    “竹林……竹林……好,那我們就去竹林裏玩。”

    太蘇門南,一大片竹林一直蔓延到遙遠的山腳之下,濃郁的翠綠色充斥了整個視野。竹枝茂密,隨着竹葉的擺動,陣陣清新到極點的風不斷拂來,讓人心曠神怡。

    “哇哦!好舒服!”站在竹林之中,蘇苓兒眼睛閉合,張開雙臂,翹動着小鼻子,用力的嗅着來自竹林的清新味道。

    眼前的竹林沒有云澈和蘇苓兒當初居住過的那一片茂密,但一樣的翠綠,一樣的清新怡人,僅僅是這麼看着,感受着迎面拂來的風,便感覺整顆心靈都在被輕柔的洗滌着。看着竹林,看着蘇苓兒,雲澈一時間有些癡了……當初,那麼美好的竹林,那麼美好的苓兒,那麼美好的二人世界,爲什麼他看到的,卻偏偏只有仇恨……

    蘇苓兒總是那麼的憂鬱,她不斷的勸他放下仇恨……也許,她在那時,已經放下了自己的所有過往,只想與他廝守。她後來的憂鬱,並不是來自於她的過去,而是來自於他……

    “雲澈哥哥,這裏很美對不對?”蘇苓兒笑盈盈的道:“這裏是我最最喜歡的地方了,每次來到這裏,我都會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精靈,所有不開心的事都會全部忘掉,我喜歡這裏的一切……我經常想,若是將來長大了,一定要把家安在一片翠綠的竹林中……唔!光是想想,都覺得好幸福。”

    雲澈的心猛的一震。

    難怪……難怪在師父亡去後,她拖着重傷昏迷的他逃亡好幾天後,在那片竹林中停了下來。那時,他以爲蘇苓兒只是認爲竹林之中適合隱匿……原來,她是真心的喜歡着竹林,從小,就有着一個關於竹林的夢。

    在竹林之中,她的心可以靜下來,她可以認爲自己是一隻精靈……也只有在竹林之中,她纔可以克服所有的孤單、擔憂、懼怕、憂鬱、茫然……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的,永遠等待着他的歸來。

    雲澈的雙手攥緊,內心如針扎般疼痛,愧疚如潮水一般盈.滿了他的靈魂。他越來越知道,自己虧欠苓兒的,十生十世都還不完……

    “苓兒,我們在這裏建造一個家好不好?”雲澈輕輕的說道。

    “啊?在這裏……建造一個家?”蘇苓兒一臉的驚訝。

    “嗯!”雲澈微笑着點頭:“苓兒不是一直很想可以住在竹林中嗎?那我們,就用這裏的竹子,建造一個小小的竹屋,這樣的話,只要苓兒想,就可以隨時住在這裏。”

    “竹……屋?”蘇苓兒怔了一小會兒後,星眸一下子變得無比閃亮:“真的……可以嗎?可是,傷到這裏竹子的話,會不會好可惜……”

    “哈哈!”雲澈笑了起來,他輕輕的撫了一下苓兒的臉頰,憐愛的道:“這裏有那麼的竹子,而只有很少的一些,可以幸運的成爲小屋的部分,這些竹子知道自己可以爲最可愛的苓兒搭造竹屋的話,也一定會非常的開心。”

    “嗯!!”蘇苓兒放下了心中的顧忌,無比開心的喊道。

    雲澈伸出手指,化玄爲刃,手指一掃之下,十幾顆翠竹被整齊的切斷,沒過多久,他們的身前便堆起來了一大堆足夠粗壯的竹莖,茂密的竹林之中,也有了一片足夠的空地。

    以雲澈的玄力,這個工程並不太難,但也很不輕鬆,但有蘇苓兒在旁邊加油打氣歡呼雀躍,還時不時的給他擦汗,雲澈雖是汗流俠背,卻是一點都不覺得疲累。

    天色逐漸暗下,一個簡單的小竹屋也終於成型。這個小竹屋要比他當初和蘇苓兒一起住過的那間小上很多,也粗糙的多,連最基本的遮風擋雨都做不到,但小巧之中卻是有一種格外的清新感,而且這不僅僅只是一個小竹屋,它的內部,還有着一張用竹子搭起來的小牀和小桌。

    竹屋成型時,雲澈滿耳都是苓兒歡呼雀躍的聲音,她圍繞着小竹屋開心無比的奔跑着,空靈悅耳的聲音傳出很遠很遠……便真的如一隻無憂無慮的竹林精靈一般。

    “雲澈哥哥,我們今天就住在這裏面好不好?這是我以前的夢想呢……而且有云澈哥哥陪着我,我一點都不會害怕。”

    “嗯,好啊!”

    竹林之中,他們從下午,一直玩到明月高掛。這一天,來自苓兒的笑聲,比雲澈在那些年裏聽到的還要多。這個下午,來自苓兒的歡聲笑語,構成了他的整個世界。今天的他,也只屬於苓兒一個人。

    明月高掛,跑了一下午的苓兒也終於累了。她和雲澈並肩躺在那張他們一起搭起的竹牀上……竹牀很簡單,很硬,稍微一動,還會“吱呀吱呀”的響,但躺在上面,呼吸着清晰的空氣,嗅着翠竹的氣息,感受着不時從縫隙中透過來的風,兩個人都是愜意無比,當然,更重要的,是身邊之人的陪伴。

    “雲澈哥哥,我真的好想……和你永遠在一起……唔,我這樣說,會不會讓雲澈哥哥很奇怪……明明,我們今天才在一起,可是,在看到雲澈哥哥的第一眼,我就好喜歡……我是不是一個很奇怪的女孩子?”

    小牀很窄,蘇苓兒輕靠在雲澈的身上,小聲的說道。

    “不會啊。”雲澈微笑起來:“因爲我看到苓兒的時候也是一樣。人的一輩子,很難有一個人可以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時就莫名的喜歡,如果兩個人彼此都有這樣的感覺,那麼,他們或者是天定的一對,或者……有着往世的情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