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依夏傾月之前所言,服下一株菩提帝心蓮,可以讓一個地玄境的玄者,直接跨越至天玄境。而夏傾月所服下的這一珠菩提帝心蓮,是以天毒珠淬鍊,其效用要比傳說中的強出數倍,雲澈想過她有可能因此直接跨越至天玄境中期,甚至中後期……

    一個只有十七歲的女性王座!!

    王玄境是什麼概念?在整個蒼風帝國,所有的王座加起來,也絕對不會超過十個人,而這十個人,他們是蒼風帝國玄界最最頂峰的存在。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著遠勝蒼風帝皇的威名。而這些王座之中,原本最年輕的,便是天劍山莊的凌月楓,後來一場意外,原本至少還要十年才能突破的楚月嬋,因雲澈帶有龍息的元陽而直接突破,取代凌月楓成為最年輕的王座。

    這豈止是誇張,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這在蒼風帝國,是完完全全的空前……甚至絕後。

    「從天玄至王玄,所需要的力量,是地玄至天玄的數十倍,她會有了如此驚人的突破,或許,是和她的九玄玲瓏體有關。」茉莉輕聲自言自語道,不過這個聲音並沒有被雲澈聽到。

    蘇橫山張了張嘴,已是震驚的大腦發懵,過了好一會兒,他低聲向雲澈道:「雲小兄弟,敢問這位姑娘現在是……什麼修為?」

    「什……什……什嗎!」

    如果在平時,一個人指著一個十七歲的少女說她有著王玄境的修為,所有人都會把他當成瘋子。但就在剛才,他們親眼所見,兩個天玄境的超級強者,在她手下僅僅一招便同時慘敗……這至少是天玄境後期才可能有的力量!

    現場的氣氛開始發生驟變,所有的注意力和心神,都落在了夏傾月的身上,她所帶來的震撼,將其他所有的一切都給掩下,之前上演的各種恩怨,在這巨大的震撼面前,根本是微不足道。

    要真正做到保護好自己,保護好身邊的人,擁有絕對的力量,是唯一的方法,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談。

    如果,那顆菩提帝心丹他沒有用在夏傾月身上,而是自己服下,那麼,擁有如今力量的人,或許就會是他……王玄境,在他當初於初玄境、入玄境苦苦掙扎、修鍊、突破時,這是一個神話一般的境界,一個那時連想都沒想過的境界。如今,才不到兩年的時間過去,他已與一個真正的王座並肩而立,同時,也與這樣的力量擦肩而過。

    看著被兩個貼身護法扶起來的黑木青牙,雲澈目光一沉,冷笑道:「黑木青牙,你意欲擄走我未婚妻苓兒,還出手殺我這筆賬,你現在想好怎麼向我岳父和我交代了嗎?」

    「殺你?你以為我不敢嗎?」雲澈的臉色頓時陰下:「我岳父大人一屆門主,凡事要從大局考慮,即使你對苓兒下手,他在對付你這件事上,也會多有顧慮。但我可不一樣……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黑木堡堡主,我殺你,和殺一條都狗沒有任何區別!傾月老婆,殺了他!」

    那麼,以他們的層面,或許殺一個黑木堡堡主,真的和殺一條狗沒什麼區別!

    一股寒氣伴隨著冰冷刺骨的殺機撲面而來,這一下,黑木青牙是亡魂皆冒。他之前那句話只是隨口出的狠話,說完之後,他才忽然醒悟自己面對的根本不是太蘇門,而是一個根本不屬於太蘇門的王座!一個王座要殺自己,又怎麼會有什麼顧忌!

    死亡的威脅之下,黑木青牙怪叫一聲,硬是在重傷狀態下發揮出了十二成的力量,如蚱蜢一般迅疾無比的后躍而去,躲過了來自夏傾月的冰蓮,但落地時卻如條死狗般直接撲下,半天無法站起來……身為黑木堡堡主,一個有著天玄實力的強者,他或許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是如此狼狽凄慘。

    「否則怎樣?」雲澈一側目,盯著他冷冷的道:「他要殺我的時候,你在旁邊看戲,我們要殺他,你卻出來嘰歪?呵,我岳父和我未婚妻苓兒都是太蘇門的人,看在他們的面子上,剛才的話,我可以當做沒聽到,你再敢多說一個字,我馬上讓我老婆殺了你!你要不要試試看!」

    坦白說,蘇橫山現在的心裡可謂是舒爽至極,黑木青牙與他幾為死敵,他卻從來奈何不得,蘇忘機身為太長老,平日里經常不將他放在眼裡,他縱然氣憤,也是能忍則忍,此時看著黑木青牙,蘇忘機噤若寒蟬,他自然是爽心至極。但以他的本性,也自然不願看到事情真的發展到極端,他上前拍拍雲澈的肩膀,搖頭道:「雲小兄弟,算了,黑木青牙雖然卑劣,但他在江東畢竟名聲赫赫,就這麼在太蘇門內殺了他,總歸有些不妥。他現在已身受重傷,看山去一年半載都不可能痊癒,讓他付出些代價,就此放過他吧。」

    蘇橫山一愣,看雲澈的樣子,顯然是把今天的「定親」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放在了心上。他笑了起來:「你看我,只顧著定親,卻忘了改口……澈兒,我剛才的話,你覺得如何。」

    黑木青牙本已全身精神緊繃,額頭冷汗淋淋,聽到他們的對話,他精神一振,迅速拿出一枚空間戒指,丟向了蘇橫山,整個過程,卻是一言不發……為了保命,他不得不軟下骨頭,當眾交出「代價」,恥辱之下,他胸腔欲裂,哪還說得出話來。

    黑木青牙胸腔猛然起伏,然後眼白一翻,直接昏了過去。他的兩個護法連忙把他帶起,用驚懼的目光看了夏傾月一眼,再不敢停留,隨同而來的黑木堡弟子也都跟在後面,灰溜溜的離開。

    當初,在他遇到蘇苓兒時,她的世界被憂鬱和灰暗完全填滿……結合此時蘇苓兒的身份,可想而知,那時的她,一定遭遇了家門的巨變和各種各樣的絕望。

    即使……這僅僅是個幻境……十二個時辰后,一切都會化作泡影……但他依然傾盡所有的心念去做著所有可以為苓兒做的事,只為那顆對蘇苓兒深愛,而又愧疚到最深處的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