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苓兒側過身來,把螓首枕在雲澈的手臂上,目光朦朦的看著上方翠竹縫隙中透下的月光,許久,她輕輕的道:「如果可以在竹林,又是在月亮的下方睡覺,一定是一件很美很美的事。」

    雲澈目光向上,輕然一笑,手掌一推,只聽「砰」的一聲,上方的竹頂出現了一個足夠大的空洞,一輪滿月,完整的出現在苓兒的視線之中。大量的月光也趁機傾瀉而下,照亮了竹屋之中的每一個角落。

    「哇!」蘇苓兒一聲嬌呼,看著天空的滿月,感受著來自身邊男子的氣息,她第一次體驗到了一種連心兒都醉掉的感覺。

    「雲澈哥哥,我真的可以像漂亮姐姐一樣成為你的老婆,和你永遠都在一起嗎?」苓兒痴痴的問道。現在的她,還不是很明白什麼是男女之情,但她很單純,很強烈的,喜歡和渴望著和他在一起。

    雲澈握住她的小手,輕輕的道:「當然了!你的爹爹,已經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把你許配給了我。等哪一天我回來了,而苓兒又長大了,我們就可以成婚,然後永遠的在一起……」

    蘇苓兒先是淺笑,然後反應過來什麼,一下子抓住雲澈的手臂:「等你……回來?雲澈哥哥,你……你要走?」

    這是個邪神之魂製造出來的幻境。幻境這種東西,雲澈並不陌生,鳳凰試煉、龍神試煉中,他所去到的地方,也都是幻境。在幻境之中出現的人,也都不會知道自己其實只是一個幻象。只是,幻境畢竟是幻境,他只能在這裡停留十二個時辰,他離開之後,這裡的一切,也都會全部消散。

    感受到蘇苓兒聲音中的慌亂,他心中一窒,說道:「苓兒,我不是屬於這裡的人,我的家在很遠很遠的地方,雖然我不想離開,但也必須回去,而且明天,就必須走……不過苓兒放心,等你長大之後,我一定會回來……回來娶你,然後把你帶走,和你長相廝守……好嗎?」

    這些都是不可能實現的謊言,因為十二個時辰結束后,所有的一切都會消失,無論是曾經的蘇苓兒,還是現在的蘇苓兒,都不可能再出現在他的世界。但他的這個承諾,卻是源自靈魂,沒有任何虛假。如果蘇苓兒還在這個世上,那麼,哪怕要付出天大的代價,他也必將它實現,再也不會讓她苦苦的守候著自己。

    夜晚一下子變得很靜,月光不再耀眼,就連醉人的夜風也彷彿消逝不見。當雲澈明天就會離開,而且似乎要離開很久的訊息進入蘇苓兒的心海中時,她發現自己正在陶醉的一切,都悄然化成了不舍與悲傷……這片竹林,她和父親也來過很多次,每一次,她會開心,但絕不是今夜這般幸福,她最喜歡的不是竹林,而是現在陪著她一起看竹林的人……

    蘇苓兒撲倒在了雲澈的身上,她沒有哭,把眼睛閉的緊緊的,如夢囈一般輕輕的道:「雲澈哥哥……你一定會回來,我會好好的,乖乖的長大,等你回來娶我,無論多久,我都會等……一直等到你回來娶我……」

    這種來自十歲少女的痴戀話語,雖然稚嫩無邪,但卻要比一個成年女子的動情話語更要觸人心腑,因為稚齡女孩的話語不會有一絲的虛假、做作與刻意,只有最純粹、最單純的情感、心聲與渴望。

    ————————————

    第二天,雲澈背著蘇苓兒回到太蘇門時,已經是正午時分。時間上,距離邪神之魂所說的十二個時辰,只剩下最後不到半個時辰。

    昨夜他們相擁入眠,凌晨,天還未亮,雲澈背著她爬上了太蘇山一起看了日出,一起吃了來自太蘇山的野味,他們在太蘇山上留下了很多的聲音與足跡……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臨近。

    「澈兒,真的不考慮再多留幾天嗎?苓兒可是一點都不捨得你啊。」

    看著趴在雲澈背上,死活不肯下來的蘇苓兒,蘇橫山無奈的笑道。對於雲澈和夏傾月,他心中自然是感激的,但還沒來得及怎麼招待,他們便已前來辭行。

    「我也很想留下,但卻真的有不得不離開的理由。請岳父大人見諒……」他回首看了一眼背上的女孩,用儘可能平靜的聲音道:「我也捨不得苓兒。」

    蘇橫山點了點頭,他已經認定雲澈和夏傾月必定是出身自聖地級別宗門的弟子,他們行動和決定,他即使有著「岳父」的頭銜,也根本不敢去干涉,他看了靜靜趴在雲澈背上,兩隻手兒用力抱著他脖子的女兒一眼,暗嘆一聲,道:「現在就要走嗎?」

    「是……」

    「讓苓兒代替我,送送你們吧。」

    送雲澈和夏傾月的,只有蘇苓兒一個人,因為蘇橫山知道,雲澈在意的只有苓兒,就算他親自相送,也只是多餘。

    出了太蘇宗門,蘇苓兒陪著雲澈走出了很遠,一直走到再也看不到太蘇門的輪廓,距離滿十二個時辰,也終於到了最後的倒計時。

    蘇苓兒牢牢抓著雲澈的手,一路上笑語嫣然,一點都沒有露出悲傷的樣子。到了這裡,雲澈的腳步停了下來,他輕輕的道:「苓兒,就送到這裡吧,再遠一些的話,我會擔心你回去路上的安全。」

    蘇苓兒沒有一點點的抗拒,她點了點頭,笑嘻嘻的道:「嗯!我聽雲澈哥哥的話,你和漂亮姐姐路上一定要小心哦……唔,雲澈哥哥,可不可以給我一樣東西……一樣……可以讓我感覺到雲澈哥哥一直在我身邊的東西……」

    她一邊笑著……一顆她沒有控制好的淚珠,卻從眼角滑落了出來,在她稚嫩的臉上劃下了一道長長的水痕。

    雲澈的心中一顫,然後馬上被難言的酸澀充滿,他蹲下身來,輕輕的褪掉蘇苓兒的外衣,然後從身上脫下龍鱗寶甲,在夏傾月詫異的眸光中披在了她的身上,龍鱗寶甲會根據穿戴者的體型自行調整,即使蘇苓兒的身軀很是嬌小,依舊很是合度:「苓兒,這件衣服叫做龍鱗寶甲,它可以很好的保護你,你要經常把它穿在身上,就像我在你的身邊保護你一樣。」

    把珍貴無比的龍鱗寶甲脫下,送給幻境中的蘇苓兒,這看上去無比可笑,但云澈卻根本無法控制……因為這是他在離開蘇苓兒后,所能給她的最好的守護。

    他拿出一枚紫色的空間戒指,將天毒珠里儲存的各種食物、飲水全部轉移到了裡面,又拿出了自己平時煉製的各種丹藥放入其中,並一種一種的教導著她:「這些是小回天丹,受傷的時候用……這些是青露丹,不小心中毒的話就吃掉一顆……這些是回玄丹,沒有力氣的時候就吃掉一顆…………將來,如果……我是說如果有哪一天,你不得不離開家門,又不斷的遭遇危險,一定要記得這裡面的東西,你要用這裡面的東西,好好的保護好自己,好嗎……」

    蘇苓兒聽著他的話,不住的點頭,再點頭……

    雲澈沒有把這枚空間戒指戴在蘇苓兒的手上,因為那會太容易被人盯上,畢竟,有著巨大容量和壽命的紫色戒指即使在太蘇門裡,也算是相當貴重的寶物。他用金蠶絲從戒指中穿過,然後掛在了蘇苓兒的脖頸上,讓紫光閃閃的空間戒指沒入她的裡衣之下。

    蘇苓兒的雙眸之中,淚珠正吧嗒吧嗒的滴落著,每一顆淚珠,都滴入了雲澈靈魂的最深處。他把苓兒抱在懷中,輕輕的道:「苓兒,不要難過,我們又不是永遠分開,等你長大了,我就會回來……回來娶你!所以,你要開心的,快樂的長大,讓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一個最漂亮的苓兒……如果在將來,萬一遇到什麼困境,也一定不要害怕,不要絕望,要永遠記得,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即使在看不到你的時候,也在永遠想著你,牽挂著你……」

    「嗯……嗯!!」蘇苓兒用力的點頭,拚命的壓抑哭聲,細細的牙齒,已經將小巧的紅唇深深的咬了一排牙印……

    時間,開始進入了尾聲的尾聲,雲澈鬆開蘇苓兒,雙手捧起她的臉兒,在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然後轉過身去,咬緊牙齒,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方……在蘇苓兒的視線中越來越遠……

    蘇苓兒沒有去追趕,她雙手抱在胸前,也抱著來自雲澈,還殘留著他的氣息的龍鱗寶甲,在模糊的視線中,怔怔的看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終於,她再也無法遏制,淚珠決堤而出,大喊聲伴隨著哭聲響起在了這片空曠的大地上……

    「雲澈哥哥!我等你……我等你回來娶我……」

    「雲澈哥哥,你要想我……一定要想我……不可以不想我……」

    「雲澈哥哥……我會快快的長大……你一定要回來……一定……一定……一定要回來……」

    「雲澈哥哥……我捨不得你……嗚嗚……嗚嗚嗚嗚……」

    雲澈的身影越來越遠,終於在某一刻,完全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之中。她緩緩的蹲到地上,捂著臉頰,嗚嗚的大哭了起來……她的雲澈哥哥走了,就連她的靈魂,也都一起帶走了……

    蘇苓兒的大喊隨著風聲傳入到了雲澈的耳中,讓他每一步,都邁動的無比艱難,他表情痛苦,但卻不敢回頭,因為他怕自己一回頭,就再也無法邁動腳步。

    「你們之間,很奇怪。」看著雲澈的表情,夏傾月輕輕的道。她無法理解,一個成年男子,和一個才十歲的少女,為什麼會在短短一天的時間中,產生如此強烈的感情。

    雲澈仰起頭,看著天空:「傾月,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夏傾月微微一怔,她默默看了雲澈一會兒,輕然點頭:「我相信。」

    這時,他和夏傾月的周圍,忽然出現了空間扭曲的漣漪。

    「終於要回去了。」雲澈閉上眼睛,輕輕的呢喃道:「再見……我的苓兒……」

    呢喃聲中,他和夏傾月的身影已同時消失在了扭曲的空間之中,隨之,空間穿梭的感覺襲來,轉瞬之後便又消失,剎那間,一股寒風撲面而來。

    睜開眼睛,眼前已是白雪皚皚,雪白一片……他和夏傾月,已經回到了天池秘境之中,但位置卻並不是天池的上方。

    「呼……」雲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雖然,那只是幻境,少女時代的蘇苓兒,也只是以邪神的力量所構造的一個幻象,但縱然如此,和蘇苓兒的分開,依然讓他胸腔沉悶的幾欲炸開。

    「再美的夢,也終究會有醒來的時候。」雲澈看著前方,惆悵的道。隨之,他沉下意識,對茉莉道:「茉莉,邪神的魂魄為什麼要用最後的力量送我這麼一場幻境呢?難道,是在讀取了我的記憶之後,幫我了卻我的某種遺憾嗎?」

    「幻境?」茉莉的聲音傳來:「這麼說,你一直以為,你之前停留了一天的世界,只是個幻境?」

    「……那當然是幻境。」雲澈無力的道。如果不是幻境,又怎麼會出現早已離世的蘇苓兒,還是少女時期的蘇苓兒。

    「嘿……」茉莉忽然詭異的笑了起來,似乎是發現了某種有趣的事,她緩慢的道:「原來如此,怪不得你的情緒和行為會那麼異常,你竟然是把那裡當成了幻境……不過,我可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之前所在的那個世界,絕…對…不…是…幻…境!!」

    ————————————

    【這段終於寫完了,累崩了……最討厭寫這種難寫,還不討好,又不得不寫的情節了!!】r1058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