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不知道。」雲澈沒有對茉莉否認,但也無法承認,他微微猶豫后,心一橫說道:「但我的確跨越過輪迴,因為我最初在天玄大陸被毒死,後來又在滄雲大陸出生,並在二十七歲那年墜崖……醒來時,卻又回到了天玄大陸,並在當初被毒死的我身上蘇醒……一直到現在。而苓兒,就是我在滄雲大陸最重要的人,她明明也已經死了!」

    茉莉:「……」

    「你的身上,竟然還發生過這種事!」茉莉著實的被驚到。她聽過關於輪迴鏡的傳說,但並未見過輪迴鏡,更沒有見識過它的能力。而如果雲澈所說的是真的,那倒是和傳說中輪迴鏡的「穿越輪迴」之力吻合!也唯有輪迴鏡,才能做到這一點!

    「那麼,你的記憶里,有沒有一種東西,一直都存在於你的身上……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你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那枚吊墜吧?我記得,你打開的時候,裡面是一面鏡子……」茉莉緩緩的道:「原來除了天毒珠,你的身上,竟然還有一件玄天至寶!不過這件玄天至寶,你是從哪裡來的?」

    「我不知道……它一直都在我的身上,我之所以一直戴著它,是因為它是我找到親生父母的唯一憑證。」雲澈晃了晃頭:「我現在只想知道,既然滄雲大陸是真的,那它到底在什麼位置?我又該怎麼回到那裡去……那是真的苓兒……我必須再找到她!」

    「……如果我可以脫離你的身體隨意行動的話,最多三天的時間,我就可以找到滄雲大陸的所在,但對現在的我來說,卻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滄雲大陸距離天玄大陸應該不太遙遠,等你的實力到達了一定的高度,自然能看到更廣闊的世界……對你來說,這是回到那片大陸的唯一方法。」

    不太遙遠……這是以茉莉的實力層面而言!若是真的不太遙遠,天玄大陸又怎麼會沒有半點關於滄雲大陸的記載與傳說。就算如茉莉的猜測,滄雲大陸和天玄大陸是位於同一個星球之上,那麼兩者之間,也必然隔著一段無比遙遠,跨越比登天還難的距離。

    茉莉的最後一句話,也重重點醒了大腦一片混亂彷徨的雲澈,讓他一下子變得清醒。

    對……沒錯!自己現在亂想再多也沒有用!至少,歸根結底,苓兒還在這個世上,這是一個無比之大的驚喜。而要再見到苓兒,唯一的方法,就是讓自己變得強大,只要足夠強大,強大到足以俯瞰天地的時候,滄雲大陸,就會出現在自己的視野之中,就可以再找到苓兒!!

    雲澈的心緒頓時變得無比平靜,他深吸一口氣,忽然問道:「茉莉,如果真的是因為玄天至寶的干涉而讓滄雲大陸時間倒流,那麼,現在的滄雲大陸上,會不會再出現一個那時候的我以及天毒珠?」

    「這一點當然不可能發生。」茉莉淡淡的道:「而且有一點你搞錯了,若真的是觸動了輪迴鏡的力量,那麼時間逆流,僅僅是其干涉的一小部分,它最核心的干涉,是『因果』和『輪迴』。現在的滄雲大陸不但不會有你和天毒珠的存在,甚至……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雲澈「……」

    「因果」、「輪迴」……這是無比虛幻和神話的字眼,更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觸摸到的存在。雲澈沒有想過,這種無比虛幻的存在,居然還可以被干涉。他攤開手心,看著那枚暗淡的吊墜,低低的問:「如果它真的就是輪迴鏡,那麼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製造出了這樣的東西……」

    「這一點無從追溯。」茉莉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干涉『因果』與『輪迴』,是比干涉『次元』與『時間』更艱難千萬倍的事。當初真神存在時,的確可以以神力,輕微的干涉時間,但沒有一個真神,擁有干涉『因果』和『輪迴』的能力。因為那是混沌秩序的最基本法則,是絕不應該被觸動的,否則,混沌秩序將有可能出現無法預料和控制的紊亂,但輪迴鏡,卻偏偏可以干涉這最最基本的混沌法則……天毒珠與你的身體結合,也完全是因為這種『因果』干涉,讓原本不可能的事就此發生。沒有人知道它是由誰創造,又是以什麼力量創造出來。」

    「關於輪迴鏡的傳說很多,它在久遠的歷史之中,似乎經過很多人的手,直到最後下落不明……但這麼多年,卻從未聽說有人能觸動它的力量。而比起玄天至寶,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你……你明明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低等人類,卻擁有兩件玄天至寶在身……若不是我必須依附於天毒珠,而天毒珠又與你的身體結合,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殺了你,奪走這兩件玄天至寶。」

    「雲澈,你怎麼了?」

    耳邊清冷中帶著深深疑惑的聲音響起,雲澈攥起手掌,卻沒有將吊墜再掛回脖頸上,而是收到了天毒珠之中,然後對著夏傾月隨意一笑,道:「沒事,只是忽然有一些感慨。」

    吞下了邪神留下的水屬性種子,雲澈如今對水系元素的親和力,要遠遠勝過夏傾月,在這冰天雪地之中也絲毫不覺得寒冷。他用一種怪異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夏傾月,道:「我現在很想看看,你的師父,還有其他所有人在知道你居然已經步入王玄境后,會驚詫成什麼樣子。」

    毫無疑問,在出了天池秘境后,夏傾月現在的玄力一旦彰顯,將產生巨大到難以形容的轟動。十七歲的王玄境,這完完全全的達到了四大聖地那個級別的水準……一個小小的蒼風帝國竟出了一個聖地級的弟子,或許整個天玄大陸,都將為之震動。

    夏傾月深深看了雲澈一眼,忽然道:「謝謝你。」

    「……為什麼謝我?」

    「強大的力量,對我來說很重要。也是我要用一輩子去追逐的東西,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不會走到現在的高度,所以,謝謝你……」夏傾月斂起眸光,輕輕的道。當初在流雲城,他只是一個無力而無助,縱然被萬般欺凌,逐出家門,也無力抗爭的少年,如果不是她的相助,他最在意的親人,也會遭遇厄難……如今再次相遇,他已開始成長為一棵蒼天大樹,他給予她的幫助,遠勝她當初的千萬倍。

    「嘿,我們是夫妻嘛,不需要說謝謝的。」雲澈咧嘴笑了笑:「如果你真想謝我的話呢,嗯……就笑一個給我看。我們認識這麼久,都還沒有見你笑過呢。」

    夏傾月輕輕搖頭:「我做不到。從四歲那年開始,我就忘記了怎麼哭,也忘記了怎麼笑……」

    雲澈頓時一怔,從夏傾月的雙眸之中,他看到了一閃而過的凄迷。他想了想道:「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會那麼執著的追求力量?」

    小的時候,他對有著婚約的夏傾月充滿著好奇。他和夏元霸一起玩的時候,經常會問起夏傾月的事,而夏元霸的回答每次都是一樣……那就是在修鍊。

    她幾乎所有的時間,都是在修鍊玄力。雲澈直到十六歲,也才見過她那麼幾次而已,而且每次都是匆匆一瞥。她對於玄力,有著一種讓人無法理解的執著。

    夏傾月沉默了一會兒,她伸出玉手,輕捧飛雪,徐徐道:「你又何嘗不是和我一樣呢……你,又是為了什麼這麼執著?」

    「為了我自己,還有身邊所有我在意的人不受欺凌。」雲澈毫不猶豫的道。

    「不受欺凌……」夏傾月眼睫微抿,聲音輕若飄雪:「我只求……一家團聚。」

    雲澈心中一動,詫異的看著夏傾月,默然思索著她這句話的含義,少頃,他問道:「這個『家』,有沒有包括我?說到家人的話,身為你夫君的我,才是你……名義上最親近的家人。」

    冰雪在夏傾月的掌間緩緩堆積,卻久久沒有融化。她玉手輕揚,看著雪白在寒風中四散飛離,一抹她自己也無法言喻的凄傷在心中無聲的蔓延:「我是一個不配擁有夫君的人……因為我或許永遠都無法盡到一個妻子的責任……將來有一天,我還會離開這裡,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可能再也無法回來……」她閉上眼睛,夢囈般輕語:「曾經的你,平凡如沙塵,讓我只有偶爾的牽挂,現在如鑽石般耀眼的你,讓註定沒有未來的我,越來越惶恐……」

    轟隆隆…………

    一陣幽遠的轟鳴聲響起,地面也出現了輕微的震蕩。兩個快速擴大的空間漩渦分別出現在了雲澈和夏傾月的身前。

    「看來要回去了……」

    雲澈的話音未落,兩個人便被同時吸入了空間漩渦之中。

    ...
最近更新小說